131:宁煊抵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莫言笑了,莫离懵了。

楼月卿心塞了一把。

“什么狗竟然……”莫离本来还一阵迷惑,一开口,莫言即刻挤眉弄眼了一番,莫离顿了顿,等等……

嘴巴被咬了,既然不是自己咬的,那就是……

反正不是狗!

至于是什么,那就难说了,蚊子也咬不出这么大个口子。

然后,多年姐妹,莫言很贴心的动了动唇,比了俩字眼。

看到莫言的口型,莫离总算是懂了。

楼月卿脸黑了,看着莫离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转头看了一眼莫言,“你出去!”

就不该带她来。

莫言抿唇一笑,出去了。

她一走,莫离也恢复一本正经。

坐在榻边,看着莫离的脸色憔悴了不少,说不心疼是假的,莫离跟在她身边近十年,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伤的那么重。

虽然如今莫离已经可以下床了,可是还是不能乱动,扯开了伤疤就更严重了。

她七岁那年,莫离十岁,就跟着她一起长大,就像姐姐一样照顾着她,虽然喜欢唠叨她,可是,关心的忠诚,她一直看在眼里,一直以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可如今,竟然弄了一身疤。

千言万语,楼月卿却未曾多说,只是轻声道,“过几日我便送你回姑苏城,到时候定能够把你身上的这些疤痕都去掉,所以,你不需要担心!”

她的心疼,莫离自己都看得出来,所以,不必多言。

莫离急忙道,“主子不用亲自送,莫离自己可以……”

路途遥远,楼月卿若是亲自送去,怕是又要颠簸了。

她身子虽然无大碍,可是还是不能这样长途跋涉,否则伤了身子底子,怕就不好了。

楼月卿莞尔,“我已经许久不见师父,顺便回去看看她,所以,你不用劝了!”

而且,她是一定要离开一段时间的,让自己心静下来,好好想想以后,想一想,该如何做抉择。

容郅的步步紧逼,心防渐渐薄弱,好像许多事情,早已脱离了控制,如此感觉,极其不喜。

“可是这路途……”

从楚京道姑苏城,就算策马日夜兼程,也要两三日,何况是坐马车,这么远,要是有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

楼月卿打断她,知道她担心什么,便道,“宁煊已经来了,有他在,不会有事的!”

“如此便好!”

宁煊在,定然不会让主子有事,只是他怎么会来?

楼月卿站起来,“好了,你先歇着,我去看看母亲,待会儿就要回去了,过两日再派人来接你!”

若是没错,宁煊如今怕是快到了,或者说,已经到了,她是一定要去见一见的,所以,只能早点回去。

“嗯!”莫离颔首,楼月卿转身出去。

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了楼茗璇,楼茗璇站在莫离所在的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楼月卿脚步一顿。

楼茗璇在等她。

挑挑眉,走了过去,缓缓行礼,“姑母!”

楼茗璇依旧是上次的模样,只是之前病了一场,所以看起来极其清瘦,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面色也有些憔悴。

穿着灰色道袍,带着灰色帽子,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不过楼月卿看得出来,楼茗璇并非当真笃信佛道,只是不想过问世事,才会留在这里。

楼茗璇缓缓一笑,“陪我说说话可好?”

楼月卿挑挑眉,没拒绝。

走到静心斋后面,不远处便是之前宁国夫人所住,如今被烧毁了的院子,看着那边的一堆废墟,楼月卿看着旁边一直沉默着的楼茗璇,挑挑眉,“姑母想说什么?”

楼茗璇目光凝视着楼月卿,想了想,轻声道,“我打听过北璃的事情了!”

楼月卿一怔,随即拧眉,脸色有些僵硬,看着楼茗璇,眼角一缩,嘴唇微抖,颤声问道,“所以?”

什么都知道了是么?

楼茗璇看着楼月卿的神色变化,见她如此,便试探性的开口,“既然你是景媃的女儿,那么,长乐公主……”

话突然一顿。

楼月卿脸色煞白,看着楼茗璇的眼神充斥着无尽的伤痛,眼角微颤,咬着唇,退后了一步,握拳……

楼茗璇见状,话没说完,看着楼月卿的神色变化,想到什么,就脸色大变。

“难道你……”若是如此,岂不是……

……

宁国夫人正在和灵儿逗乐,许久不见,小丫头还记得宁国夫人,一进门就祖母祖母的叫着,让宁国夫人心花怒放,心情都好了不少。

楼月卿从后园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笑声,她知道自己现在脸色不好,所以没有立刻进去。

莫言担心她,给她端了一杯水喝了,她才缓缓平静下来。

待到看起来无异样了,楼月卿才走进宁国夫人的房间,里面只有宁国夫人和灵儿,还有蔺沛芸一起坐在一边默不出声。

一进门,就看到一老一小腻在一起说话,灵儿直接坐在宁国夫人榻上,窝在她怀里,她一进来,宁国夫人就看到了。

一看到她,宁国夫人连忙笑着招手,“卿儿,快过来!”

楼月卿走进来,因为脸上的面纱已经摘下来,所以嘴唇上那道伤口很明显,一进来,蔺沛芸诧异地看着她,这伤口怎么回事儿?

宁国夫人也是有些惊讶。

楼月卿缓缓行了个礼,“母亲!”

宁国夫人打量着楼月卿的唇,不解的问,“你这伤口……怎么回事儿?”

怎么看都是咬出来的伤口,这唇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伤口?

楼月卿眼神微闪,下意识的摸了摸,道,“吃东西不小心咬伤的,不碍事儿!”

话一出,莫言身形一歪,差点栽了个跟斗。

自己咬的么?啧啧,主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哪学来的?

楼月卿瞪了她一眼,莫言一本正经的继续站着。

宁国夫人自然没有多想,没好气地看着她,“怎么如此不仔细?”

吃东西都能把自己咬了?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声。

灵儿却鄙视楼月卿,反驳道,“哪有,姑姑不是说这是做梦咬到的么?”

今儿一早起来,灵儿就盯上了她嘴唇上的伤口,昨晚上休息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可是一早起来嘴巴就多了个伤口,自然不能说是吃东西咬伤的,所以就说是睡觉做梦咬伤的,这小丫头记性那么好做什么?

楼月卿脸色一沉,宁国夫人和蔺沛芸都不解地看着楼月卿,这是怎么回事?

莫言笑了。

好孩子!

楼月卿嘴角微扯,随即道,“……你记错了!”

小丫头对自己的记性那是一点都不怀疑,鄙视楼月卿,“不可能,我记性可好了,绝对是姑姑你骗人!”

看着灵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宁国夫人倒是乐了,“扑哧!”一声,忍俊不禁。

蔺沛芸也捂嘴轻笑。

楼月卿什么都不想了,直接对着身后的莫言轻声道,“莫言,把她带出去!”

莫言颔首,“是!”

于是乎,无意中爆料的小丫头,就这样被莫言拖了出去!

蔺沛芸看着楼月卿的神色,就知道楼月卿想和宁国夫人单独说话,自然也识趣儿的出去了。

屋内就剩下宁国夫人和楼月卿两个人。

宁国夫人目光温柔的看着楼月卿,因为恢复的不错,所以宁国夫人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只是消瘦了些。

楼月卿一直没说话,宁国夫人就率先开口了,“怎么了?”

楼月卿抬眸,看着宁国夫人,牵强一笑,低声道,“母亲,我打算过两日回一趟姑苏城!”

闻言,宁国夫人一惊,“为何?”

现在就离开?这么快,才回来几个月就离开……

宁国夫人知道楼月卿不可能一辈子留在楚国,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开这里,自然也明白,这样离开,也许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

楼月卿道,“莫离的伤势您也知道,我是一定要送她离开这里的,而且,师父就在姑苏城!”

闻言,宁国夫人拧眉,颇为诧异,“斓曦?她在姑苏城?”

她一直不知道端木斓曦的下落,所以,并不知道端木斓曦就在姑苏城。

楼月卿点点头,看着宁国夫人道,“嗯,师父受了伤,在姑苏城养伤,现在应当是恢复的不错了,我想回去看看她,也有段时日不曾见过她了!”

一直未曾告诉宁国夫人,是因为不方便,也是怕宁国夫人担心,虽然宁国夫人和端木斓曦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面,但是两人的交情却是极好的,让她知道了,只会徒增担忧,可是如今自己要离开,就瞒不住了。

宁国夫人面色一变,“斓曦武功如此之高,怎么会受伤?”

在她的认知里,端木斓曦武功高强,医术不凡,并非普通人,只是一直没有多问,可是究竟是何人,可以把端木斓曦打伤?

楼月卿摇摇头,轻声道,“我并不清楚,不过您别担心,如今应该已经没事了!”

宁国夫人叹了一声,道,“也好,你去看看她也好,可惜我如今这样,若不然我也想去要看看,你记得替我问声好!”

她是很感激端木斓曦的,当年若非端木斓曦,她的女儿估计活不过三天,虽然最后也还是夭折了,可是起码也多活了七年,这七年,是端木斓曦给的,她很感激,何况这些年来,两人一年下来也会见那么几次,端木斓曦偶尔还会特地来见她与她说楼月卿的情况,所以,两人关系也是十分之好的。

“我会的!”

宁国夫人忽然问道,“那你大概要去多久?”

这才是最重要的。

楼月卿顿了顿,没回答。

宁国夫人拉着她的手紧紧握着,轻声道,“卿儿,母亲知道,你不可能在楼家一辈子,母亲也不强求你留下,可是,你若是要离开,一定要跟母亲说清楚,不可以偷偷就这样离开了!”

她不会强求楼月卿一辈子都作为楼家的女儿活着,只是,不想突然失去罢了。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微微颔首,“好!”

她不会偷偷离开,不会不告而别。

宁国夫人放心了。

楼月卿想了想,轻声道,“大哥应该快回来了,我会等他回来之后才离开,所以府里的事情母亲不必担心,而且,大嫂如今也懂得一些利害,所以,即便我和母亲都不在家里,府里也不会有事的!”

宁国夫人暂时不会回去,她也不在的话,府里的事情就只能让楼奕琛管着了,不过,蔺沛芸如今想必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而且经过这次,想必也没什么人敢对宁国公府不利了。

起码,会平静一段时间。

宁国夫人了然,“早点回来,还有,注意自己的身子!”

除此之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的关心,楼月卿懂得,所以,多说无益。

午时刚过,楼月卿就回京了。

因为拂云已经飞鸽传书告知,宁煊已经到了。

就在普陀庵不远处的十里亭。

马车走了一会儿,便到了。

远远的,就看到路边的一座亭子里,站着几个人。

亭子外面,还停着几匹马。

马车缓缓驶近,在亭子外面停了下来。

亭子里的人早早就看到马车,目光全都看着马车这边,等着马车靠近。

宁煊依旧是一袭白衣,玉冠束发的模样,目光幽深的看着缓缓驶近的马车,握着扇子的手,微微握紧,竟有些期待。

而他的身边,同样站着一个戴着半边铁面具的男人,穿着一身深紫色的衣袍,紫玉冠束起半头长发,留着一半垂落身后,眼角微挑,露出来的半张脸竟无一丝瑕疵,尽管戴着面具,也能笃定,面具下,必然是一张魅惑的脸,整个人看起来邪妄不已。

看到马车靠近,便是环抱着胸,似笑非笑的望着,一副满腹期待的模样。

而拂云,看到楼月卿靠近,便走出亭子。

马车停下,莫言率先下来,随即灵儿出来,被莫言抱着下来之后,楼月卿便走出马车,被莫言扶着下来。

不过,还未站稳,一阵罡风袭来,直直打向楼月卿。

只见亭子里本来还在站着的紫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身过来,伴随着一阵罡风袭向楼月卿。

宁煊立刻脸色大变,“仇俨……住手!”

可是,根本来不及挡住。

而这边,楼月卿人还未曾站稳,就看到一个身影迅速闪过来,脸色一变,随即莫言靠她最近,自然是搂着她迅速闪开。

“砰!”一声,打在马车旁边,马车一震,马受了惊,直接嘶叫一声,跑了几步。

“哇……”一声随即响起,是灵儿的哭声。

马车跑了几步,直接差点就踩到了站在一边的灵儿,灵儿立刻蹲下来,眼见拉着马车的马匹受了惊乱动,就要踩到灵儿了,拂云迅速闪身过来将灵儿拉开,才没有被踩到,可是灵儿叫了一声,便哭了起来,也是被吓到了。

楼月卿被莫言拉开,自然是没事儿,听到灵儿哭声,立刻挣开莫言的手,走向拂云那边,脸色着急的接过灵儿。

“灵儿别哭,没事了……”

灵儿显然是被吓到了,被楼月卿接过去之后,窝在楼月卿怀里一阵抽噎。

“姑姑……呜呜……”

楼月卿将她搂着,低声道,“别怕,没事了……:

眼见马因为受了惊吓,狂奔起来,莫言见楼月卿没事了,即刻就去安抚马。

而仇俨,站在亭子外,看着眼前这样一幕,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手,他只是用了一分内力,怎么就……

而且……

宁煊来不及阻止,反应过来,悬着的心,在看到楼月卿没事后,才松下来,便疾步走出亭子,看着楼月卿蹲在那里,抱着灵儿一阵哄,她没什么大碍,放下心来,转头看着仇俨,脸色阴沉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若是莫言来不及拉开楼月卿,那一掌过去,楼月卿势必重伤,仇俨武功已然不弱,一掌下来,即便是一成内力,楼月卿如今这个样子,或许死不了,重伤是必然的。

仇俨目瞪口呆,听到宁煊的话,更是颇为不解,“我……”

他只是想开个玩笑……

宁煊看着他,脸色极其不好。

那边,楼月卿安抚了灵儿,见她不哭了,才把她交给一边的拂云,随即转身看着这边的两个人,面色阴沉。

看着仇俨的眼神暗含着寒意,能想象,若是刚才灵儿真被马给踩了,她当真会想杀了仇俨。

仇俨被她这么看着,本来多年后再见的喜悦顿时化作心虚,他怎么感觉,这个女人的眼神就和当年教训他的时候一样,充满了杀机。

而且,就那一掌,怎么会躲不开呢?

楼月卿淡漠如冰的声音缓缓响起,略带讽刺,“仇门主多年不见,我还以为长进了,原来还和当年一样,这么不怕死!”

仇俨有些心虚,可是,却十分惊讶,看着她,一脸呆滞。

宁煊上来几步,圆场,“小月,仇俨并非有意,你别往心里去!”

若是楼月卿发怒,那可就大条了。

楼月卿拧了拧眉头,淡淡的说,“我知道!”

她自然是明白仇俨是无心的。

只是,灵儿受了惊吓,看着那孩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怎么不心疼?

见她确实没有误会仇俨的用意,才放下心来,可是,楼月卿的嘴唇上那道伤口太明显,宁煊一眼就注意到了,“你这伤口……”

怎么看着这么奇怪?

楼月卿闻言,神色微动,微微抿唇,“没事!”

宁煊却拧紧眉头,看着她唇边的伤口,微微沉思。

而仇俨,这才戚戚焉的凑过来,看着楼月卿虽然长得比当年还要绝色动人,可是一副隐约还能看得出病态的样子,不由得问道,“臭女人,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他这称呼一起,楼月卿脸色就更加不好了。

宁煊也是无语的看着他,简直是找死,当年就是老是这么叫着,被楼月卿见一次打一次,竟然还不长记性。

楼月卿懒得理他,转身走向拂云那里,看着灵儿已经不哭了,但是还是有些害怕的样子,特别是看到仇俨的时候,更是害怕,不由得有些担心。

看着宁煊淡淡的说,“走吧!”

说完,接过灵儿,走向已经被莫言弄好的马车。

可是,宁煊和仇俨却被吓到了。

宁萱还好,仇俨却惊呆了,走过来指着灵儿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这不会是你的孩子吧?”

看这孩子也就三四岁的样子,而且还长得有些像楼月卿,就更加肯定了,他和楼月卿,已经四年没见过了,该不会是这臭女人这么多年不知所踪就是去生娃了吧……

这就完了,这女人不会是已经嫁人了吧……

宁煊走过来,听到他的话,嘴角一抽。

不过也极其疑惑,这孩子是谁?竟然不让楼月卿这么在意。

楼月卿拧眉,横了他一眼,实在是不想搭理他。

可是他一过来,灵儿有些害怕,刚才可就是这个人要打姑姑,才会吓到她的,看到他凑过来,灵儿下意识的缩在楼月卿肩头。

坏人!

楼月卿感觉到灵儿在害怕,急忙安抚,“别怕……”

不再搭理仇俨,径直走向马车,将灵儿放上马车,让莫言上去陪着她,楼月卿才转身看着宁煊,想了想,走过去。

宁煊才问出了刚才一直没机会问的问题,“你身体没事吧?”

摇摇头,楼月卿淡声问道,“没事,你们打算住哪里?城里还是城外,我让人去安排!”

宁煊在楚京没有住的地方,客栈是不可能去住的,毕竟客栈里什么人都有,不合适,但是,宁煊不曾来过楚京,也不可能有自己的产业。

想了想,宁煊道,“城里吧!”

楼月卿挑挑眉,随即淡淡一笑,“也好!”

仇俨听到两人的对话,就不高兴了,“喂,臭……不是,为什么不能让我们住到你家里去?”

他还不知道楼月卿在楚国的身份,自然是想去看看。,而且这几年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宁煊也三缄其口,他怎么也查不到这个女人的下落,他倒要看看,什么身份竟然要这样保密。

看着他,楼月卿已经没想法了,“你若是想死,就去住吧!”

宁国公府若是住进一个外人,必然会被城中的那些世族所关注,到时候查出来两人的身份,宁煊还好,仇俨就是找死。

仇俨一顿,露出来的一只眼耸拉着。

楼月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缓缓开口,“还有,有一件事儿我还没有跟仇门主算账呢!”

天机门做的蠢事儿,他还没处理干净,估计也还不知道自己的手下做了什么蠢事儿。

果然,仇俨有些疑惑,“什么事儿?”

不该是他找她算账的吗?

当年他一大老爷们,被她一个小姑娘这样教训,差点断子绝孙,还被那么多人嘲笑,不该是他找她算账的么?怎么就成了她寻他算账?

楼月卿似笑非笑的看着仇俨,缓缓开口了,“仇门主看来还不知道,前几日我遭遇了刺杀,而杀手便是天机门的人!”

闻言,宁煊和仇俨都脸色大变。

宁煊急忙问楼月卿,“那你可受伤了?”

楼月卿挑挑眉,随即摇摇头。

仇俨显然毫不知情,加上这几日都在日夜兼程的赶路,别说楼月卿遭遇刺杀的事,怕是他爹死了他估计也不会知道,所以,对楼月卿被刺杀一事儿,还未曾收到消息。

而楼月卿传给他的消息,他也没收到。

“怎么可能?我可没有派人……等等,是有人买凶杀人吧!”

“这种问题你应该去问你天机门的人,不是问我!”说完,对宁煊淡淡的说,“走吧,回城!”

说完,直接转身走向马车,上了马车。

仇俨看着宁煊,“这……”

她还没说清楚呢。

若是他的人当真要刺杀她,自然是留不得的,只是,仇俨还是不明白,曾经武功高到他抵不过三招的人,如今为何这个模样。

他是习武之人,自然看得出来,楼月卿不仅没有武功了,而且身子还很弱,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虽然抹了东西,可是还是掩不住娇弱。

当年那女人多厉害啊,永远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如今虽然依旧淡漠,却没了那种感觉。

宁煊道,“先走吧,什么事进城再说!”

无奈,仇俨只好闭嘴。

两人翻身上马,拂云也上了马,一同回城。

楼月卿一上马车,灵儿就窝在她身边,一直不说话,没多久就趴在她腿上睡着了。

马车缓缓前进,有些颠簸,可是灵儿还是睡得很沉。

楼月卿看着灵儿蜷缩在榻上,头枕着她的腿就这样睡着,眼角还有些泪痕,有些无奈。

抬眸看着莫言,蹙眉道,“这孩子当真是吓坏了,除了她母亲死的时候,我还没见过她这样呢!”

毕竟还是个孩子,被吓到也是正常的。

若非拂云及时抱开她,估计那马的蹄子当真是踩上去了,想到这,楼月卿就对仇俨一阵恼,若不是她现在没武功,真的很像把那家伙再修理一次。

直接打残了算了。

不长记性。

莫言微微颔首,灵儿在楼月卿身边这段日子,哪里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别说吓唬她,谁看到她不都是笑眯眯的,府里的人知道楼月卿宠着她,谁也不敢怠慢,如今一下子受了这等惊吓,自然是受不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