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大哥的担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已经为宁国公府的稳定和楼氏家族的荣辱注定一辈子不能为自己活着,唯有希望母亲晚年可以平安喜乐,妹妹好好活着。

容郅虽好,可终归给不了楼月卿平淡无忧的未来。

楼月卿跟容郅在一起,只会徒增危机,这和他一直以来所期盼的不一样。

所以,容郅动了心,楼奕琛很担心。

如今把楼月卿送走,怕也是没用了。

只要是活着,不管送去什么地方,怕是那位都会想办法找回来。

容郅是什么样的人,楼奕琛是知道的,既然容郅亲口承认对楼月卿动了心思,那么,就当真是无法阻止了。

可如果楼月卿不愿意,那就另谈了。

听着楼奕琛的那些话,楼月卿愣了下,并非诧异于楼奕琛的反对,而是诧异于楼奕琛的袒护。

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好像已经很久之前的事了……

曾有一个少年,将她护为珍宝,也是这般,为了她操碎了心……

不管她闯了什么祸,他总会第一时间为她兜着,她想做什么,他都带她去,带她出宫玩,陪她四处闹,就算被父皇母妃训斥,也只有一句话。

……无忧开心就好。

她有不少兄长,疼她的也有几个,可是,他的袒护和宠溺,比任何一个都要多。

楼月卿唇微扬,眼角弯弯,看着楼奕琛轻笑道,“大哥放心吧,我和容郅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你不用为我担心!”

楼奕琛拧眉,“难道你也……”

如果真是如此,一切就无法阻止了。

“我不知道!”楼月卿一顿,轻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不过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是个孩子,该如何做我自己心里明白,总归不会委屈了自己就是了!”

许多事情,也许她会委屈自己,可是,这件事情,她绝对不会委屈自己。

闻言,楼奕琛没说话。

楼月卿忽然道,“对了,大哥既然回来了,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一下,过两日我打算离开楚京一段日子!”

楼奕琛闻言,倒是不吃惊,“母亲已经与我说了,不过,姑苏城那么远,你去那里做什么?还有,昨日你带进京城的两个人是什么人?”

他今日早上就到了普陀庵,一回来就直接去了普陀庵看宁国夫人,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回来,宁国夫人自然也都与他说了。

昨日楼月卿回来的时候,带着两个男人入城,自然瞒不住他,他一回来,京城里的事情就全都知道了,其他都不重要,只是楼月卿的事情在他眼里可都不是小事,何况,据说那两人卓尔不凡,看着并非闲人。

楼月卿想了想,轻声道,“我有些事情要做,昨日跟我回来的人,便是姑苏城城主宁煊和他的朋友,过两日我便与他一起去,大哥放心,不会有危险的!”

宁煊的武功也是宁老城主亲自教授,自然也少有敌手,何况,既然要回去,既然是有人保护的。

闻言,楼奕琛微微惊讶,“宁煊?你怎么会认识他?”

对于宁煊,楼奕琛虽然一直没有见过,可是自然是知道的,姑苏城乃四国都想要的城池,可是地势险要,且易守难攻,何况四国之中谁敢出手对姑苏城不利,其他三国也必然不肯,所以长久以来,四国一城的格局就这样稳定下来。

儿姑苏城的城主,一直是四国拉拢忌惮的对象,宁老城主退下来后,他的儿子上任,据说这个新城主这几年从未踏出过姑苏城,没想到竟然和楼月卿认识,没想到他会来这里。

楼月卿也不瞒着,“我师父与老城主是挚交,所以就认识了!”

她的事情,楼奕琛其实并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这些年来对外称养病的她。究竟怎么样,因为宁国夫人一直拦着不给他去看她,所以,楼奕琛一直不知道。

她和宁煊认识许多年了,因为老城主和端木雪凝之间有感情纠葛。迄今为止,都一直暧昧不明。

三十年前,两人就相爱相知,只是因为端木雪凝不喜欢束缚,所以,当年拒绝了老城主的提亲,并且避而不见,一消失就是几年,因为姑苏城是宁家的使命和责任,为了后续有人,不得不娶妻生子,奈何宁煊的母亲难产去世了,老城主便没有再娶,可是因为景媃为情所伤最后含恨而终,端木斓曦对感情产生了畏惧,两人这些年也是磕磕绊绊,却一直没有真正走在一起,直到这几年宁老城主退下来,端木斓曦才慢慢接受了。

而宁煊,对端木斓曦极是尊敬,也是乐见其成。

所以,楼月卿和宁煊也是因为两老的这些关系才打小认识。

楼奕琛闻言,剑眉微蹙,“所以,卿儿是想告诉大哥,这么些年,并非一直呆在邯州?”

即使之前就知道,可是,一直当作不知道。

这么多年,每当他提起去看妹妹,母亲都找理由让他不要去,可他怎么可能真的听话?

外出之时,曾偷偷去看过,邯州那里无人,可是,邯州别院的人,却平平静静,好似都知情,所以,楼奕琛一直都有疑惑。

只是母亲瞒着,他也不好多问。

不否认,“算是吧!”

这些年来,她去过许多地方,东至东海,西去西域,南下南疆,可唯独未曾踏上过北璃疆土。

“这些年母亲一直不让我去看你,看来是有原因的!”顿了顿,楼奕琛看着楼月卿温声道,“不过,你开心就好!”

其他的,都不重要。

楼月卿浅浅一笑,“谢谢大哥!”

她和楼奕琛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只是一直听宁国夫人说,楼奕琛极其疼爱妹妹,如果知道他的妹妹早就死了,肯定难以接受,让她不可让楼奕琛察觉,所以,见到楼奕琛,她一直都以妹妹的立场去相处,不疏远,不忌讳,何况,楼奕琛对她也是极好的。

也许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妹妹,所以一直以来都做一个哥哥该做的,不过不管怎么样,她很喜欢。

何其幸运,师父让她顶替宁国公府的女儿,才有这些珍贵的亲情。

楼奕琛也不再问什么,而是缓声道,“既然宁煊是你的朋友,大哥相信你的识人之心,多余的话大哥也不多说了,可是摄政王既然已经有了娶你的心思,逃避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大哥尊重你的选择,若你实在不愿,大哥会帮你!”

如果是为了家族的荣誉,或许把楼月卿嫁给容郅是一个极好的决定,容郅已经掌握楚国大半的权力,也是皇上内定的江山下一任帝王,楼月卿嫁给他,以后便是摄政王妃,或者,是皇后,楼月卿嫁给他,便是宁国公府的一大保障,只是,楼家的女儿,不是家族联姻的工具,所以,若楼月卿不愿,即便抗旨不遵,他也势必要帮楼月卿逃离。

楼月卿颔首,“我知道了!”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楼奕琛站起来,轻声道,“我先回去看你嫂子,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他回来就奔往这里,还没见过蔺沛芸呢,这段时间蔺沛芸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所以,自然是惦记着,事情说完了,也该回去了。

“好!”

楼奕琛走,楼月卿坐在那里沉思了许久。

与此同时,元家。

元歆儿一早被接回来的时候便已是神志不清,太医来看了,确认是受了刺激所以癫狂了,看到谁都打,没办法,元丞相只能将她绑起来让丫鬟看着。

郭家出事儿,如今和英王府又起了这样的嫌隙,本来就让他愁眉不展,如今女儿也出事,自然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这段时间,嫡长子被废,钟家被除,如今连到郭家也保不住了,而一直以来站在同一立场的英王府也因为容菁菁的死反目,元家损失惨重,几乎让他措手不及。

元歆儿是他的嫡女,虽然并非最宠爱的女儿,可也是嫡出的女儿,留着用处极大,太后一直想要用这个丫头来控制摄政王,所以即便是容菁菁的死和元歆儿有关系,他也犹豫着如何处置,可如今,除了这档子事儿,元家颜面尽失。

冷静下来一想,所有的事情,都和宁国公府的人有着大大小小的牵连,如此一来,元丞相更是气急。

看着一直跪在他面前自责请罪的郭氏,元吉脸色极其阴沉,甚至是铁青。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自作聪明到这个地步,就因为她的自作主张,元歆儿如今疯疯癫癫,元家颜面尽失,甚至牵连了宫里的太后和皇后也跟着遭受诋毁。

如今外面的人都在议论着元家的女儿被乞丐玷污之事,而元歆儿今日一早在破庙里衣不蔽体,满身乌痕的那一幕,也被外人所撞见,原价根本拦不住这些流言蜚语。

一桩桩一件件,如今让元家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局面。

皇上又不让任何人探视太后,连皇后都被禁在太后宫里,名为侍疾,实则禁足,可见如今圣上的意思。

不让元家救郭家,但是,元家不会被郭家之事所牵连。

想到这一层含义,元吉看着郭氏一脸委屈的模样,站起来,不由分说,“既然歆儿除了这件事情,你难辞其咎,从今以后,就好好待在佛堂静心礼佛,所有元家内务,皆由岑雪主持!”

------题外话------

九点多才回到家,洗了澡就码字,努力了……、

凑合吧,哎,好烦躁,明天多写点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