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摄政王是登徒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当她的地方是可以来去自如的了?

多少次了?就这样来去自如,可是她却没法不让他来,府里的守卫根本察觉不到他的踪迹,甚至莫言都难以察觉,可见容郅的武功有多高。

可是,她刚才可是在沐浴……

就隔着一个屏风,她就在里面沐浴,这厮在外面坐着,而且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偷瞄……

真庆幸这厮不是那些好色之徒,否则真的是……

可话又说回来,她跟这位爷认识虽有段时间了,可却还不是特别了解,又怎么知道这厮不是好色之徒?他来多久了?会不会偷瞄……

想到这些,楼月卿就再一次对自己内力被封印一事儿,怨怼啊!

摄政王殿下看着她,原本还是有些失神,可是蓦然听见她那一声质问,就回过神来,旋即薄唇微抿,似在轻笑,然后放下手里的东西,缓缓起来。

看着容郅走过来,楼月卿连忙退后,潋滟的眸子一缩,脸上划过一丝慌乱,握着白色毛巾挡着胸前,一脸警惕的瞅着慢慢走过来的人。

因为一头墨发都放下来,直接披散到小腿后方,可见楼月卿的长发有多长,且因为清洗,所以湿答答的还滴着水,整个人看着仿若出水芙蓉般诱人让容郅目光紧紧盯着她,从未移开过,就这样走到她面前三步的距离,看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楼月卿自然是不可能让他靠近的,连忙退后几步,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他的脚“你不许再过来!”

开什么玩笑?

她衣衫不整的,他就这样走过来,像什么样……

容郅很听话,脚步一顿,就这样看着她,眉头略蹙。

“怎么?”

显然是不懂她干嘛不让他靠近……

楼月卿忍着杀人灭口的冲动,语气不悦地问,“你为何会在此?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的地方?你还真是……”

来上瘾了啊?

每次都这样不请自来,她一个姑娘家,要是碰巧这厮来的时候,她正在换衣服什么的,或者刚才他直接跑里面去了,那岂不是……

摄政王殿下显然第一次看到这样慌乱之后,故作镇定的她,心情愉悦之极,“孤来看孤的王妃,有何不可?”

仿佛是再说今日阳光明媚,偶然路过的语气,可是,楼月卿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得看着他,王妃……

“容郅,你说……”

话没问出口,楼月卿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落入了他的臂弯之内。

毛巾陡然落地,楼月卿脸色一变,整个人就已经被他迅速圈入怀里,随即脚下一空,整个人都被拦腰抱起。

楼月卿被他抱起来,下意识的搂着他的脖子,待反应过来,立刻怒吼,“你又要做什么!”

能不能好好说话?一言不合就抱人是什么意思?

然而,摄政王殿下正低着头打算说话,随即却呼吸一滞,讷讷的垂眸看着她……的胸口……

见他眼神不太对劲,楼月卿自然是顺着他的目光也瞄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僵,陡然就红了。

因为里面的抹胸本来就是随意穿上的,绑带绑的不是很紧,刚刚站着都有些松松垮垮,被容郅这样抱起来,一个拉扯,便是歪了……

若隐若现的两团……

忍着自杀的冲动,楼月卿立刻腾出一只手挡住,幸好白色的外袍袖子挺大,便直接全部挡住了。

摄政王殿下耳根微润,有些……红了!

不自然的别过头,有些鼻痒了……

被这样看了,楼月卿哪里还顾得上会不会闹大,直接怒吼道,“容郅,你个登徒子,你把我放下来!”

声音直接响彻整个屋子,估计外面楼下的人都该是听到了,楼月卿也不管了,手脚并用的挣扎了一下,直接让容郅抱着十分吃力。

然而,下一刻,摄政王殿下慢悠悠的一句话出,她就安分了。

“你再动,孤就亲你!”

那威胁的语气,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还有这暧昧的气氛……

楼月卿安分了。

摄政王殿下满意了。

低着头瞥着她,摄政王殿下似笑非笑的道,“叫这么大声,就这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与孤不清不白?”

估计刚才她的叫声,整个揽月楼的人都该是知道了他在这里,如此摄政王殿下心情十分美妙。

他可是偷偷潜进来的,被发现也是她自己惹出来的,跟他可没关系了。

楼月卿直接爆粗,“我呸,谁跟你不清不白,你把我放下来!”

枉她一直以来都是个十分沉得住气的人,从来都是行为举止张弛有度的人,不管出了什么事儿都是淡定的主儿,竟然就这样败在他手里。

从来不知道容郅这么不要脸!

摄政王殿下显然不理她的这句话,直接抱着她走向不远处的美人榻上,将她放下在上面。

被放下,楼月卿立马就作了一把。

没有桎梏了,手脚都自在了,于是乎,抬脚一踢……

容郅低头一看,随即眼角一缩,神色微变,立刻伸手将她的腿拦下,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踢到了……

然而,虽未踢到,却……

楼月卿本来是想把他踢一边去,可是哪知道这个姿势喵的那么准,面色羞赧的想要抽开自己被某只爪子握紧的小腿,可是却怎么也抽不开。

“你放手……”

声音都小了不少。

摄政王殿下面色暗沉,缓缓站起来,直接把她的小腿提了起来,楼月卿因为腿被拉起来,直接整个人都后仰,手在后面撑着,才没有整个人躺在上面,容郅看着她穿连鞋子都没穿的脚丫子,然后目光转移凝视着她,随即咬牙道,“你还真下得了脚!”

一脚下去,岂不是废了他?

这死女人跟谁学的这招?不会是踢过不少人了吧?

楼月卿冷哼,“笑话,对付登徒子,有什么下不了脚的!”

竟然敢轻薄她,没踢废了真的是件遗憾的事情!要有下次,得趁其不备才行!

一招毙命!

摄政王殿下笑了。

敢情这女人真把他当成登徒子了,啧啧,这倒是个新鲜事儿!

楼月卿见他明显的笑意,一阵羞怒,然则,还是连忙将自己落在某只爪子上的脚扯了回来,容郅也松手了,所以,楼月卿一车,脚就稳稳脱离狼爪。

身体脱离了桎梏眉来眼去连忙坐起来,可是就是这样,身上的白色薄衣又被扯开了,一股凉意袭来,楼月卿低头一瞄,又来了……

连忙外袍的两边衣襟一扯,才把若隐若现的春光挡住了。

看着她这一副防狼似的模样,容郅低低一笑,这笑声有些压抑,有些愉悦……

楼月卿瞪他,“你到底想要干嘛?”

许是一头长发湿漉漉的,又披散着,刚才闹了一通,头发全乱了,加上女子此时的怒目横生的模样,显得有些狼狈,几缕发丝紧贴着脸颊,容郅才反应过来,她这样子极易生病。

不理会她的问题,容郅上前两步,在她身前倾身而下,随即伸出手掌,覆盖在她的头上,楼月卿身子一僵,正打算推开他,可是,头上忽然升起的一股暖意让她忘记了动作。

他在用内力帮她烘干头发……

男人脸停驻在她脑袋旁边,目光认真的看着她的发丝,楼月卿头发不仅长,且极其厚重,容郅握在手里很大一把,由上至下一点点的烘干她的发丝。

男人很专注认真,因为这样,两人的身体贴得极近,这让楼月卿极其僵硬,甚至男人身上的龙涎香隐隐袭来,萦绕在她的鼻尖,夹杂着男人独有的阳刚之气。

楼月卿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本来感觉沉重的脑袋便轻松了,头发上的水也被烘干了。

容郅站了起来,手里还直接将她的一缕长发的发尾握在手里托了起来。

如墨般的墨发就这样犹如一块黑布,从她的右边手臂旁边蜿蜒而来,一头在她头上,一边在他手心。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他,半响,没有任何语言动作。

容郅缓缓开口,“楼月卿,以后你要记得,你的所有都已经是孤的了,所以,别想再逃避!”

他不会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了。

他的话一出,楼月卿才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扯回来,随即神色慌乱的低着头,有些局促不安的紧握拳头,轻咬下唇,呼吸急促。

她没敢看他。

有些害怕,彷徨不已,甚至不敢面对。

她知道,容郅今日前来,她是逃不过的了,只是……

容郅忽然伸手,撩起她垂落在脸边的发丝藏于耳后,看着她轻微发颤的眼帘,再看看她因为不安和紧张紧握发抖的双手,容郅眸光一滞。

缓缓蹲在她面前,容郅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楼月卿身形一震,立马要抽开,可是,根本没法抽开被他裹住的手。

抬眸,看着他,楼月卿轻咬唇畔,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有些无助,不知所措。

这是容郅认识她那么久,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表情在她脸上。

之前不是没有说过这方面的话,可是现在,她与之前的态度和反应,截然不同。

容郅凝视着她,语气认真地问,“你不是问孤,能否为你舍弃一切么?难道不想知道答案?”

------题外话------

明天国庆了,大家么么哒,我明天估计可以多码些,嘿嘿嘿,摄政王殿下和郡主要开始虐狗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