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定情信物,晋州出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难以想象,这厮也会送人东西,楼月卿倍感惊奇,直接以为自己搞错了!

难不成这厮想送定情信物?

呃……要不要那么矫情?

摄政王殿下没解释,而是别扭的沉默了下,才说了一句,“打开看看!”

楼月卿只好自己打开了。

扳开扣子,一打开,就顿了顿。

精美贵重的檀木盒子里,就放着一支羊脂玉簪子……

色泽白润,雕刻精美的羊脂玉簪子!

楼月卿眨眨眼,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再看看容郅,只见后者一脸淡定,只是魔瞳之中,划过一丝异色,看着她。

眸中蕴藏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看着她缓缓问道,“喜欢么?”

楼月卿没理会他,而是拿出躺在盒子里的玉簪子,仔细打量起来。

玉质白润,毫无一丝杂质,且光滑无比,簪子后面微微翘起,雕刻成一个凤凰的头,可想而知雕刻之人必然是极度用心,毫无一丝瑕疵,仿佛整个凤头簪就是浑然天成的产物。

楼月卿很喜欢纯粹的东西,无论是衣裳还是首饰,都不喜欢过于华丽。

她的头饰,不是玉饰便是银饰,不是非要不可的情况下,她不喜欢佩戴金饰,过于张扬,这根簪子,甚合心意。

抬眸看着容郅,楼月卿浅浅一笑,“喜欢!”

不是违心之言,她真的很喜欢。

他送的,更喜欢。

容郅闻言,看着她浅笑之下并非作假,心下一软,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簪子,抬手,缓缓别在她发间。

楼月卿头上本来今日也就是去见宁煊,所以发髻上只有一点首饰,墨色的发髻上,因为别入的银簪,不仅不觉突兀,反而显得更加好看了。

楼月卿很适合白色。

容郅的眼神,凝滞在楼月卿的身上,意味不明。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被他这么看着,有些不自在,微微低着头,伸手,打算把簪子拔下来,可是,容郅却快她一步,将她的手握住。

大掌轻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拔掉发簪。

楼月卿看着他,摄政王殿下嘴角微勾,目光移向她的头上,凝视半响,旋即缓声道,“很适合你!”

楼月卿拧眉,随即,脸一跨,不开心,不是应该说很好看的么?

摄政王殿下好似看出了她的意思,低低一笑,又道,“好看!”

楼月卿瞥了他一眼,抽回自己的手,藏到身后去,瞪着他,“说了不许对我动手动脚!”

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摄政王殿下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掌,随即缓缓放下,看着她,不以为然,“下次注意!”

下次也不一定注意!

楼月卿鄙视他。

这时,冥夙闪身进来,禀报道,“启禀王爷,宁国公求见!”

闻言,摄政王殿下魔瞳一眯,面色尽是不悦,楼月卿却笑了。

大哥估计是来寻她的。

笑眯眯的看着摄政王殿下,楼月卿笑得那叫一个欢,“王爷可以放臣女走了吧?”

让你丫扣着不放人!

容郅见她一副得意的小脸,嘴角微扯,随即对着冥夙淡淡的说,“让他在前面等着!”

冥夙领命,随即退下。

楼月卿拧眉,“你……”

刚张嘴,就看到摄政王殿下抬腿,走了。

楼月卿看着他就这样走了,皱了皱小脸,想追上去,可又不想,就这样站着在那里,伸手碰了下头上的银簪,明媚的眸中扬起一抹笑意,嘴唇轻轻弯起。

很快摄政王殿下就从内室走出来了。

手里拎着一团火红色,走到楼月卿面前,楼月卿立刻笑意全无,看着他。

呼,幸好没被他看到傻笑!

容郅把一脸幽怨的小狐狸递给她,“提着!”

楼月卿本来想接过,可想了想,遂开口道,“不如先养在你这里吧!”

她今晚就要离开楚京,把小狐狸带回去虽然有人照顾,但是毕竟这小东西可是无数人都想得到的,宁国公府估摸着藏不住,她在还好,关键是她要离开一段时间,带回去出什么事儿怎么办。

总不能把这只小狐狸随身带着吧。

摄政王殿下蹙了蹙眉,略显冷清的开口,“为何?”

楼月卿犯愁了。

得找个适当的理由啊,她刚才表现的那么喜欢这只小狐狸,说带回去麻烦呢肯定是不行了的,容郅也不是好搪塞你的人,可敏感了,在自己离开之前肯定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要走,虽然没问过,可是楼月卿就是那么肯定,容郅绝对不会让她这样离开。

想了想,楼月卿脑子一亮,“我带回去了要是抱着睡……”

会不会压死啊!

可是话没说完,摄政王殿下脸色就沉了。

抱着睡?

就这样抱着她都已经想都别想,还抱着睡?想上天了是吧!

不等她说完,摄政王殿下直接开口,“孤帮你养着!”

小狐狸最会撒娇了,谁知道被她带回去会不会被宠上天!

这么好说话?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摸摸鼻子,她怎么感觉,怪怪的……

看了看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把手里听到容郅的话之后陡然精神的小狐狸一丢,摄政王殿下忽视那一声狐狸惨叫声,看着他风轻云淡道,“走吧,去见大舅子!”

说完慢悠悠的走在前面。

楼月卿很想把秀花鞋脱下来往他后脑勺砸过去!

谁是你大舅子?不要脸!

楼奕琛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坐在摄政王府的客厅里,面色淡淡,一言不发。

李逵管家立于一旁,时不时瞄了一眼楼奕琛,颇为不解。

宁国公也太不知趣了,竟然直接上门要人了,虽然这做法吧,是很正确的,可是王爷那脾气,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

毕竟才把郡主带回来没多久,这宁国公就上门要人,这不就是显然得不新任王爷的为人?

然而也不知怎么的,他又觉得楼奕琛这么做才妥当,若是郡主被带回来,宁国公府的人全然不在意,那才是郡主家门不幸!

等了又等,楼奕琛半点不着急,却沉着脸不言不语,连旁边小厮上的茶都置之不理,就这样干坐着。

客厅里只有楼奕琛和李逵两人,一站一坐,气氛差到极点。

直到容郅和楼月卿出现,才打破了僵局。

楼奕琛眸光微闪,站起来,对着容郅缓缓行礼,“臣参见摄政王!”

与往日的态度无二致,却能让人依稀感觉得到楼奕琛此时压着的怒气,如果不是容郅,估计楼奕琛早就直接开打了。

“嗯!”摄政王殿下不自在的轻嗯一声。

楼奕琛才缓缓站直身体,目光扫向容郅身后的楼月卿。

看着他这副眼神,再看看身后的女人低着头不敢抬头,摄政王殿下明知故问,打破沉默,“你怎么来了?”

楼月卿跟在容郅身后,感觉到楼奕琛看着她的眼神尽是恨铁不成钢之意,连忙低着头,没敢对视。

又不是她的错。

楼奕琛无奈的看着她,随即目光转向容郅,随即目光一滞。

摄政王殿下衣襟边的那个齿印,赫然显现在他眼中,楼奕琛眸光一怔,有些诧异的看着楼月卿,这是怎么回事?

看见楼月卿低着头,楼奕琛只好看着容郅,回答容郅的话,“天色不早了,听闻王爷将臣的妹妹带回王府,便特意来接妹妹回府!”

摄政王殿下挑挑眉,不语。

楼奕琛这厮怨念甚重啊……

楼月卿适时上前,缓缓福身,轻声道,“既然大哥来了,就不劳烦王爷送了,臣女先行告退!”

让他送,就是跟他同乘一骑游街,丢死人了!

大哥来接,她求之不得!

看着她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嘴角微抿,不过也不拦着,颔首,“嗯!”

下次再收拾她就是了!

楼奕琛缓声道,“如此,臣先带她回去了!”

话落,楼奕琛看了一眼楼月卿,便提步走人,楼月卿亦步亦趋的跟上去,临了还看了一眼容郅,便这样走了。

摄政王殿下不拦着,就这样看着两兄妹走了,立于原地,面色似笑非笑。

日子还长着呢……

李管家站在那里,看着自家王爷好似笑了,不由一惊,啧啧,这位郡主果然是厉害。

不过,王爷衣襟口那里若隐若现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儿?

感觉到李逵的目光,摄政王殿下凌厉一扫,不悦的看着他,李逵立刻低着头。

容郅才转身走出大厅,回水阁。

直到坐上了马车,楼月卿才呼了口气,终于脱离狼爪了。

楼奕琛看着她一副好似被困多年重见天日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出息!”

楼月卿顿时恢复神色,一副乖巧的样子坐马车上,看着楼奕琛,一副无辜的样子。

“大哥,我饿了……”

所以,回家吧,别训了,回家吃点东西再训我吧……

楼奕琛无奈地看着她,放下马车帘子。

很快马车缓缓走动,往宁国公府而去。

一路上,楼月卿都能隐约听见马车经过之处,外面的议论声,虽然快天黑了,克街上人也不少,楼奕琛从摄政王府把她接出来,路人也都知道了,所以,随时压低了声音楼月卿还能听见外面的嘈杂之音。

不理会这些,楼月卿闭目养神。

回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还没下马车,就看到宁国公府门口,蔺沛芸站在那里,身边还跟着几个丫头。

看到她被接回来,才匆匆走来。

楼月卿被楼奕琛扶着下马车。

蔺沛芸走过来,看着她没什么事儿,才放下心来,她并不知道楼月卿和容郅的事情,之前就听说摄政王殿下生性冷漠,就算这段时间听说摄政王殿下对楼月卿极其不同,她也将信将疑,之前莫言回府,正好她和灵儿在揽月楼等楼月卿回来,只看到莫言不见楼月卿,知道楼月卿被容郅带走,急忙去找正在处理公务的楼奕琛,楼奕琛才去接人。

一直担心着,就怕摄政王殿下把楼月卿怎么着了,毕竟楼月卿还是个未嫁之女,如此更为不妥。

楼奕琛看着楼月卿淡淡的说,“晚膳都给你备好了,快进去吃吧!”

楼月卿颔首,“知道了!”

现在最好的就是听话!

回到揽月楼,楼月卿肚子实在是饿了,就直接坐下吃了。

可是,很快就吃不下了。

看着坐在对面面色阴沉的楼奕琛,楼月卿很自觉的放下筷子,没吭声。

楼奕琛适时开口,“你和摄政王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甚至各种流言蜚语,许多人都看好,毕竟如今的楚国,再没有哪个世族女子能比得上楼月卿这个异姓郡主,配上容郅并无不妥,直言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是,更有人谴责楼月卿不知羞耻,刚回来才没多久,就不顾身份的勾引摄政王,公然与之亲密,丢尽女子颜面。

容郅不是一般男子,与他接触,自然是要承受很多压力。

是人都知道南楚摄政王殿下不近女色,从未接触过任何女子,甚至太后曾上下许多美人,据说都被他拍死了,楼月卿竟然能完好无损,甚至让容郅如此特殊对待,人人都在猜测她如何勾引,才让摄政王沦陷至此。

整个楚京都在议论纷纷,估计现在都知道了。

听到这些风声,楼奕琛真是又气又怒又是无奈。

明明是摄政王殿下招惹他的妹妹,却被那些不知实情的人各种揣测,加之对楼月卿的各种贬低,楼奕琛都想把那些造谣之人全部废了!

闻言,楼月卿低着头,两手扯着衣袖,撇撇嘴,“意料之中的事儿!”

不传开才是不正常!

就是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

楼奕琛无奈之际,只得问道,“所以,你是打算嫁给他了?”

如今闹的沸沸扬扬,若是不嫁,便是不知如何解决了。

两人都不是一般人,一个手握国家大权的摄政王,一个家族如日中天的将门嫡女,本就牵扯着整个楚国,闹成这样,这桩婚事,不成也得成了。

宁国夫人那里想必也知道了,估计也明白了,容郅此意便是宁国公府想拒绝,都难了。

只是,他们楼家的掌上明珠,可不是随便就能娶得了的。

楼月卿拧眉,手一僵,看着楼奕琛,“嫁?”

嫁给他么?

看着楼月卿一脸茫然,楼奕琛眯了眯眼,沉声问道,“难道你以为,这种事情,是可以闹着玩的?”

楚国男女大防,别说现在这次,之前容郅和楼月卿多次接触,已是不妥,只是那些都是意外或者私底下,可这次,那么多百姓看着,已经闹大了。

何况,楼奕琛想起在摄政王府看到容郅身上的那个牙印,有些不安,能够轻而易举在容郅身上留下牙印,即便是没发生什么,那也不简单了。

经过昨夜一事,他就该知道,这两个这样,不可能遵循礼法,至于到什么地步了,他也不好多问。

而且,楼月卿的名声,也就看这件事情如何处置了。

虽然作为宁国公府的女儿,就算没了名声,楼月卿也不会受委屈,可是,楼奕琛也不希望楼月卿受此事所累遭人话柄,以后难抬头做人。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人成婚,若是楼月卿无此意,那也就另算了,可是楼月卿已经和容郅走到走了一步,如此,便也别无他法了。

此时关乎楼月卿一生,容不得胡闹!

楼月卿面色有些僵硬,想了想,低声道,“大哥,这件事情容后再议吧!”

此时谈婚论嫁,尚早!

何况,当真嫁给容郅,她是不愿意的,起码现在,还没到她愿意嫁给他的地步,以后……以后之事以后再说吧。

和容郅在一起,已经打乱了她的心绪。

闻言,楼奕琛面色微动,看着楼月卿的脸色,便肯定的说,“卿儿,你不愿意嫁给摄政王?”

是这样么?

楼月卿没回答。

低着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奕琛见状,自然是肯定了的,不由得不解的问,“既然你不愿,为何要与他纠缠不清?你可知道……”

既然与他纠缠,就该明白,最后的结果便是嫁给他,这种事情岂容胡闹?

楼月卿抬头,打断楼奕琛的话,“不是不愿!”

楼奕琛拧眉,凝视着楼月卿,静待楼月卿的解释。

既然不是,为何如此?

他以为,楼月卿既然已经答应了容郅的情,就该做好了嫁给他的准备。

楼月卿咬了咬牙,遂开口解释,“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大哥,你不懂,于我而言,嫁人,曾是最不敢想的事情,而且,我跟着容郅之间还没有到可以谈婚论嫁的地步!”

和容郅纠缠在一起,于她而言,是不在预计之内的,曾经,从来不曾想过会有此劫,已经认命,不去逃避,坦然接受了,可却未曾坐好一生牵扯的准备。

她不是被女子规训束缚的人,她有她的傲骨和理智,并不认为答应了容郅这份情就是一辈子,起码如今,她还没有做好用一辈子来跟他纠缠的准备。

定情和婚嫁,于她而言,不可同等视之。

楼奕琛倒是不懂了,“卿儿,摄政王的态度,你应该也已经很清楚,难道你想这样与他不明不白的牵扯,这件事情已经沸沸扬扬,你可知道如今外面如何说你?”

不是她想不想的问题了,摄政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楼奕琛自认不解十分也知五分,他既然对楼月卿生了情,便是不是开玩笑,何况容郅自己也说过,娶是一定的。

也就是知道这点,楼奕琛就算再怒再气,也只能作罢。

比起别的男子,容郅确实更好,不是那些人能比的,而且,楼月卿怕也是没得选择了,只是,只担心楼月卿的安危罢了。

如今事已至此,若是拖延下去,只怕楼月卿会遭人诟病。

关乎楼月卿一生的事情,楼奕琛实在是难以放心,虽然他并非那些迂腐之人对声誉一事揪着不放,可是,他不在乎名声,宁国公府也不可能在意,可是楼月卿不同,她是个姑娘,女儿家的声誉,不是可以随便糟蹋的。

所以,外面的流言蜚语,楼奕琛听见了都想把那些人的嘴给撕了。

知道楼奕琛所担心之事竟是这个,楼月卿无奈笑了笑,“大哥,我不在乎名声,这点,你应该知道!”

作为一个兄长,担心她的安危之余,再担心她的名声,楼奕琛的关心,不言而喻。

从不去担心她的这些事情会不会让宁国公府遭受诟病,只是担心她而已,对于楼奕琛的这些担忧,楼月卿心窝子都是暖的。

她和容郅的事情,说小了,是男女之事,说大了,也是关乎朝堂的,宁国公府的女儿要是嫁给了摄政王殿下,身后的几十万大军是谁的人就已经显而易见,如此,朝堂估摸着又是一场风暴。

可这些事情,楼奕琛从不曾提及。

楼奕琛没好气地看着她,“你啊!”

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妹妹不似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子般将名声视作生命,其实并非不是一件幸事,活的潇洒自在,不被束缚是好事儿,可是太过无所谓,他总觉着也不太好。

可也说不上。

见楼奕琛气急又无奈,只能惯着她,楼月卿才道,“好了,我还有事儿要跟你说呢!”

“什么事儿?”

想了想,楼月卿轻声道,“我今晚子时就走,接下来大哥便放出消息,说我病了,不管谁要见,大哥都要拦着!”

闹出这么一件事儿,接下来,必然有不少人想见她。

而且,她现在这个身份,自然不能让人知道她要去姑苏城,所以,只能以养病为由,拒绝一切访客和邀请。

反正她身子不好谁都知道,也不怕被识破,何况,堂堂宁国公府,连皇家都让三分,谁敢硬闯进来一探究竟?

这次离开,怕是得有段时间不能回来了。

楼奕琛极为不解,“为何要晚上走?”

晚上岂不是更危险?

楼月卿解释道,“白天人多,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要离开!”

这是关键,白天想要避开那些眼线,怕是不易,只有夜里,才是神不知鬼不觉。

楼月卿的解释,甚合情理,楼奕琛也知道这点,故而只道,“我派人护送你一起!”

若不是不行,他都想亲自送楼月卿去,路途遥远,若非母亲交代,他都想拦着不让楼月卿去,只是有些事情他也管不着。

楼月卿摇摇头,“不用,我不想带太多人!”

“卿儿……”

楼月卿立马保证,“大哥只管放心,我不会有事儿,大不了每日给你写信保平安!”

楼奕琛看着她,绷着脸,虽然如此,也是妥协了。

不让人省心!

楼月卿又道,“灵儿就拜托你们了!”

没好气地看着她,楼奕琛扫视了一眼桌上的菜肴,道,“赶紧吃吧,不是饿了么?”

废话真多!

楼月卿才又开始扒饭。

吃了晚膳,楼月卿就打算沐浴,可是……

看着屋子里所有的门窗都锁上了,没有一丝缝隙,楼月卿才戚戚然的吩咐莫言顺背热水。

莫言忍俊不禁,自家主子可是被摄政王给吓坏了,连洗个澡都要开始防摄政王了。

难道昨夜真被窥了?

如果是这样,摄政王殿下可真是……衣冠禽兽啊!

听着旁边莫言忍着的压抑笑声,楼月卿看着她,看着她一双眼溜溜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一阵羞恼,“快去打水!”

笑笑笑,笑什么啊……

莫言笑容一敛,立马打水去。

楼月卿羞恼不已的脸色才稍有好转,环视着整个屋子,心下决定。

一定要防火防盗防容郅!

其中最后那个最危险!

这次沐浴,楼月卿是带着做贼的心情从头到尾的,让莫言站在外面,还是怎么也不放心!

沐浴完,已经戌时了。

坐在铜镜前,莫言在帮楼月卿梳发,既然不打算休息了,既然是事先整理好。

然则……

莫言拿起桌上一直未曾见过的玉簪,颇为不解,“主子何时多了这玩意儿?”

楼月卿的首饰不多,她也都见过,可没见过这个,何况,刚才她可是亲眼看到楼月卿从头上拔下来的,今日出去的时候,楼月卿几时佩着玉簪子了?

疑惑不解的眼神看了一眼楼月卿,莫言姑娘眨眨眼。

楼月卿一惊,从她手里拿过那根玉簪子,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的道,“捡的!”

莫言姑娘本来还存在疑惑,这下子不用疑惑了,看着自家主子不自在的样子,莫言心生恶趣味儿,咂咂嘴,“啧啧,摄政王府竟然能捡着这种女子的首饰,看来平日里王府很多姑娘去过啊!”

楼月卿连一黑,不说话了。

莫言莞尔一笑,也不打趣儿了,继续给楼月卿梳头。

楼月卿这一头墨发打理起来异常费劲儿,所以,每次梳发都要不少时间。

看着手里光滑润泽的羊脂玉发簪,楼月卿神色复杂,坐在那里发呆。

过了会儿,楼月卿才忽想起什么,抬眸看着莫言,“晋州那边还没有消息么?”

按理说,今晚应该已经可以传到楚京了,这种事情,绝对是最快的速度传来,最多今夜,便可传到他耳边。

莫言拿着首饰给楼月卿别在发间,闻声一顿,便凝神想了想,道,“按理说应该有了的,要不我去打听下?”

“不用,再等等!”

还有两个时辰,不急。

莫言颔首,继续给楼月卿打扮。

然而,没多久,拂云就来了。

与此同时,摄政王府。

容郅正在埋首处理政务,周边一片寂静,有些心不在焉。

静下来,便能想起某个欠修理的女人。

伸手轻触衣襟边的伤口,他只是清洗了下,并未包扎,所以,清晰可见的牙印露出了一半来,伤口有些深,可见楼月卿咬的多用力。

忍不住勾了勾唇,摄政王殿下心情愉悦之!

小狐狸有眼色,立即蹦过来,蹲在一本奏折上面,眼巴巴的看着摄政王殿下。

“嗷嗷嗷……”

笑什么!

摄政王殿下嫌弃的看了它一眼,扫兴的东西!

忽地伸手,小狐狸那叫一个乐,以为摄政王殿下想要像以前一样抚它,可谁知,这个想法刚过,自己就被凌空……提了起来!

随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往旁边一丢。

丢的太用力,也太准,直接把不远处摆在楠木桌上的小花瓶给撞掉了。

“砰!”一声,一狐一瓶一起滚落,因为小狐狸抱着花瓶,所以花瓶没碎,却把小狐狸给摔出了内伤!

小狐狸立刻爬了起来,跳到摄政王殿下跟前的桌角,不敢靠近他,却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控诉,“嗷嗷嗷!”

简直是虐待啊!

“嗷嗷嗷……”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爱我的,为什么……

充满着愤怒和绝望的狐狸惨叫声响彻水阁一楼。

摄政王殿下抬眸,不紧不慢的开口,“再叫就把你煮了!”

立刻清净!

正好进来的冥夙自然是听见了这句话,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狐狸一不听话,就有此话出。

刚把小狐狸带回来的时候,小狐狸一点也不认生,各种闹腾,于是,摄政王殿下有一日忍无可忍,又不能掐死它,唯有一计!

把它吊在王府的厨房房梁上,看着几只一样有毛,一样毛色火红的……鸡被拔掉毛,开膛破肚扔进锅里煮,放进火里烤!

小狐狸有灵性,听得懂人语,自然也就……

被吓唬到了!

从此,清净!

后来,凡是闹腾,这档子事儿百试不厌!

忍着幸灾乐祸,冥夙上前禀报。

“王爷,晋州出事了!”

摄政王殿下闻言,看着他,“说!”晋州还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冥夙沉声道,“郭氏族人无一活口,郭家库房被洗劫郭家被一把大火烧了,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闻言,容郅脸色一变。

“何时之事?”

竟然赶在朝廷的人到达之前,把郭家给……

冥夙回话道,“今日一早郭家忽起大火,官兵赶到之时,无一活口,所有库房的金银皆被洗劫一空,不过很奇怪,死的都是郭家族内之人,郭家的那些仆从无一伤亡!”

一早的事情,即便是快马加鞭,现在也不可能传到这里,也是那边的人飞鸽传书,刚收到消息,冥夙也是十分震惊。

容郅蓦然眯眼。

他刚下令郭氏族人入狱,旨意怕是今日才到晋州,没想到竟有人赶在旨意到达之前将郭家洗劫,如此迅速,看似狠毒却又手下留情的做法,绝对不是为了灭口。

绝对不是元家做的,可又有谁不放过郭家,却也知道那些仆从无辜?

郭氏家族在晋州乃至周边影响力极大,一方豪族,族人就不少了,所有仆从加起来不下千人,但如果是灭口,这种细节一般无人在意,元家一贯主张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所以,元家就排除了。

究竟是何人做的?

看着冥夙,容郅沉声问道,“可有线索?”

冥夙道,“王爷恕罪,此事一出便传信而来,即便有线索,怕是也没那么快,不过王府的人也在晋州盯着郭家,能够瞒过他们的眼洗劫郭家,怕是背后之人不简单!”

因为郭家之事事关重大,摄政王府也有暗卫潜伏在晋州随机应变,可是竟然未曾察觉,此事一出,当真是措手不及。

如今这事儿在晋州那边,怕是闹的沸沸扬扬了。

容郅抿唇,看着桌上的奏折,眸光微寒。

郭家之事并非小事儿,关乎国政,牵扯甚广,如今案件还在查,便被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做下这件事情,怕是难以善了。

想了想,容郅沉声道,“备马,入宫!”

冥夙闻言,颔首,“是!”

容郅面色阴沉的站起来,大步走向门口。

拂云走后,楼月卿站在窗台下,看着外面皓月当空,繁星点点,一语不发。

面色如常,眸色淡淡,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一直站着,一动不动。

不知站了多久,夜风微凉,莫言拿着一件大衣走过来,给她披上。

楼月卿回神,伸手拉拢着衣服的领口,自己弄好。

看着楼月卿面色淡淡却带着丝丝愁容,莫言想了想,问道,“主子不忍么?”

从拂云走后,她便一语不发。

楼月卿浅浅一笑,看着天上一轮明月,苦笑道,“莫言,我会下地狱的!”

状似无意般,却说出了一句令莫言脸色一惊的话。

莫言看着楼月卿,眼中有些不知名的神色,没说话。

楼月卿莞尔,眸中划过一丝怅然,幽幽道,“杀生,是永生永世的轮回都洗不清的罪孽,我已经不记得了,因我而死和死在我手里的,究竟有多少人了……”

所以,她会下地狱的!

莫言只觉鼻尖发酸,轻声道,“主子想这些做什么?都会过去的!”

罪孽也好,福祉也罢,都会过去的。

闻言,楼月卿抿唇,没说话。

莫言忽然道,“如果主子不想,其实您可以……”

楼月卿立刻出声,打断莫言的话,坚定的道,“不可以!”

莫言一怔,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咬牙,似笑非笑的说,“天煞孤星,总要有人因我而不幸,这个强加在我身上的罪名才被坐实,不是么?”

既然被称为天煞孤星,总要带来不幸,才对得起因这个所谓命格带来的一切!

莫言哑然,无言以对。

这个莫须有的命格……

容郅来的时候,莫言已经下去了。

楼月卿靠着美人榻闭目养神,还有一个时辰才出发,所以,楼月卿打算小憩一会儿,也在等人。

如她猜测,容郅没多久就来了。

容郅来多次了,轻车熟路,也没人发现,一走进来,就看到楼月卿躺在美人榻上,身上盖着狐毛毯,一眼望去,犹如一幅美卷。

可是,摄政王殿下很快就没心情欣赏了。

四处窗户大开,夜风吹进来,这女人就这样睡着了!

轻步走过去,站在她身前,本来打算抱她起来,接过刚伸手,就被一只白皙如玉的小手握住了。

女人本来闭着的眼,倏然睁开,瞪着他,“说了不许对我动手动脚,记性怎么如此差?”

摄政王殿下好笑的看着她,挑挑眉,“装睡?”

楼月卿坐起来看着他,愤愤道,“没有,是你脚步声太大了,把我吵醒了!”

是么?

摄政王殿下显然不信,他刚才走路根本没声音,怎么可能吵醒她?

蹙了蹙眉,摄政王殿下想了想,随即蹲在她面前,看着她轻声问道,“不会是在等孤吧?”

他进来的时候,她呼吸均匀,面色恬静,肯定不是睡着了就是装睡,为了不吵醒她,摄政王殿下蹑手蹑脚的,所以,只能说她在装睡!

楼月卿微微抿唇,没吭声。

摄政王殿下又不明白了,“怎么知道孤一定会来?”

既然是等他,又怎么知道他会来?若不是来告别,他都不打算来打扰她的。

楼月卿也不慌,歪这头想了想,看着他挑眉道,“直觉啊,而且……王爷夜探香闺什么的,又不是没干过!”

干过不少次!

被提及某些所谓糗事,摄政王殿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煞有其事的道,“既如此,看来无忧习惯了,以后孤可夜夜来!”

说完,还觉着是个不错的主意,摄政王殿下还很赞成的点点头。

楼月卿脸一沉,“不行!”

夜夜来?亏他想得出来!

还以为这是他家?还真不客气!

等宁国夫人什么时候回来,估计肯定加强守卫,直接打出去!

摄政王殿下不耻下问,“为何?”

挺好的主意啊……

楼月卿恶狠狠的看着他,磨刀霍霍,愤声道,“你休想占本姑娘便宜,以后夜里不许来找我,不对,日里也不行,不然老死不相往来!”

摄政王殿下乍然失笑,由心底发出的笑意,方才一直在眉间的皱褶蓦然消了,心情极好。

低哑磁性的笑声响起,楼月卿听在耳里,红在脸上。

脸色羞恼,“不许笑!”

摄政王殿下听话,还真不笑了。

清了清嗓子,楼月卿问道,“你到底来干嘛?”

赶紧说事儿!

摄政王殿下想起正事儿,便恢复正常,道,“孤等下要离开京城,所以来看看你,顺便把玄影送过来,以后她就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闻言,楼月卿懵了……

送人来……

不对……

看着摄政王,她问,“你要离开?多久啊?”

容郅想了想,道,“还不清楚,不过会尽快回来,所以,你好好待在京中,有什么事情可吩咐玄影,但是有一点,不可进宫去!”

------题外话------

万更第二天,我乖不乖?嗯哼,赶紧的,把手里藏着的票子交出来!嘿嘿嘿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