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双双离京,各奔南北/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点尤其重要!

虽然知道她聪慧有手段,可是如今他们的事儿已经传开了,宫里,是个危险的地方,容不下她的,大有人在,即便她再厉害,也终是不妥,他在京中还好,不在京中的话,终归是不放心。

若是他在,她去哪里都没事儿,可是,他不在,她去哪里都不放心。

以前还好,可如今不同,他与她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她的危险,绝不亚于他!

所以,不仅派了玄影给她,她身边也会潜伏着不少暗卫,宁国公府也将会加强守卫,不会让她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这次晋州的事情并非小事儿,本身郭家的案子就是事关朝廷大事儿,可如今案件还在查,郭氏一族就全部被屠了,不用几日便会传开,怕是震惊朝野,派人去处理是不行了的,只能他去,估计要离开一阵子,又不能带上她,只能护着。

楼月卿挑挑眉,很听话,“好啊,我绝对不进宫!”

人都不在,怎么进宫去?

这么听话?

摄政王殿下悠然地看着她,狭长的眸子里隐含着淡淡的笑意,好似对她如此听话,感到好笑。

她就不像是会安分的!

会安分就不是她了!

某人笑意如此明显,楼月卿就不高兴了,“你干嘛这样看我?我都答应你了!”

毛病!

摄政王殿下从善如流,“你听话,孤自然是高兴!”

楼月卿白眼一翻,鬼信他!

摄政王殿下很赶时间,交代完了便道,“好了,孤要走了,等孤回来!”

若非事情紧急,他自然不会连夜出发,现在这件事情还未传进京,但是晋州那边以及周边城镇已经沸腾了,总要先去处理,京中宫里有皇上,宫外有楼奕琛,倒是不怕会乱,他就是担心这女人!

以前从未如此,去什么地方从不会有任何顾忌,如今,不同了……

楼月卿想了想,点点头,“走好!”

摄政王殿下蹙眉,心里不乐意了,“就这样?”

就不能表现得不舍一些?

就不能撒撒娇让他再陪陪她?他可是一走就好些天不见了的,这没良心的!

楼月卿一脸茫然,“那不然呢?”

还能做什么?她都已经有所表示了啊。

摄政王殿下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脸茫然,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声,反手握着她的小手,轻轻摩擦着手中莹润白皙的小手,似有不舍。

虽然隐藏的很隐晦,可是还是隐约看得出来。

楼月卿怔了怔,竟一时忘记抽回手。

他在不舍?

容郅抬头看着她,眸色复杂,薄唇微抿,想了想,道,“每日给孤写信!”

楼月卿一听,嘴角一扯,“为何?”

每日写信?要不要那么矫情?

她虽然不至于文墨不通,可是像女儿家那样每日写那些你侬我侬的抒情书信,她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这家伙脑子被门夹了吧!

摄政王殿下剑眉一蹙,语气稍显冷清,一副天经地义的模样道,“为何?不都是如此的么?”

郎情妾意之下,要分离了,且还不是一日两日,不该是日日书信不断?以诉相思之苦的么?难道他搞错了?

楼月卿难得鄙夷的看着他,随即抿唇一笑,没好气的道,“容郅,我终于知道你为何这么老了还没娶着王妃了!”

能别这么逗么?

摄政王殿下脸色一黑。

阴测测的出声询问,“你说什么?”

竟然说他老?

楼月卿哪儿知道自己这句话哪里得罪了,显然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摄政王殿下,她没说错啊。

这厮也不知道哪听来的套路,还日日写信诉相思?她倒是想每日给他送把刀过去!

摄政王殿下咬牙道,“孤如今就比你大六岁,哪里就老了?”

啊?

楼月卿一脸懵然的看着他,还真一时反映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她几时说他老了?

她什么时候与他谈论年龄问题了?

等等!

回想了下方才的话,楼月卿终于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

幼稚的男人!

摄政王殿下揪着问题还真是死磕到底,阴着脸看着她,声音都带着威胁的意味儿,“怎么不说了?倒是说说看,孤哪里老了?”

明明也就二十四还没满!

这个年纪没娶王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楼奕琛和他就差几个月,还不是刚娶妻?

这女人几个意思?

楼月卿脸也黑了,暴怒一吼,“容郅,你有完没完!”

这是重点么?

比灵儿还幼稚!

摄政王殿下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被嫌弃年纪大,以前不觉着有什么,可是如今才发现,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特别是嫌他老的,还是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然而,楼月卿可没打算跟他继续掰扯下去,就此揭过……

都那么久了,还不走,再扯下去子时都到了,拧着秀眉忍了忍,楼月卿打算割地赔款,“行了,我每日写信!”

语气中的咬牙切齿不要太明显!

摄政王殿下这下子,自然也就没意见了!

姿态从容的站起来,一副矜贵的模样看着楼月卿,淡淡的说,“孤走了,明日记得写信!”

忍啊忍……

“……知道了!”赶紧走!她等下就写!写一沓,每日让人送一封!

有什么了不起!

……

摄政王殿下就这样,走了……

楼月卿看着跪在面前,一脸冰霜却难掩恭敬的玄影姑娘,嘴角微微弯起,笑的意味深长……

玄影见状,直接后背一阵阴冷,准王妃笑得那么温柔,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感觉不太好……

果然,这想法一过,就看到笑得一脸温柔的楼月卿,忽然双手轻搓,笑眯眯的看着她……

“玄影姑娘,是吧?”

玄影闻声,一脸茫然的看着楼月卿……

……

半个时辰后,本来刚才才送走了与他密谈之后要立刻出京的摄政王殿下,楼奕琛正在发愁,一个侍卫匆匆走进书房,对着楼奕琛禀报了声。

楼奕琛一愣,随即叹了声,“这不省心的,还真是……”

就让人来通报一声,就这样说走就走……

寂静的月色下,几个身影掠过重重屋檐,随即仿若水过无痕般,瞬间恢复平静!

好似从没有人经过。

城外,宁煊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在等,除了拂云和宁煊一直隐在在身边的两个手下,还有四个面生的女子,是拂云召来楚京一起护送楼月卿的手下。

早早就在等着,等了很久,楼月卿很快就出现了。

准备了两辆马车和好几匹马,楼月卿一出现,那四个女子便立刻上前,单膝跪地,恭声道,“属下参见主子!”

楼月卿面色如常,淡淡的说,“起来吧!”

宁煊走过来,看到跟在楼月卿身边的人,除了莫言,还有一个眼生的,不由得开口问道,“她是谁?”

据对不是楼月卿的手下,能被楼月卿带在身边的手下,宁煊都识得,这个人他却没见过,可是却能感觉到她的武功不在莫离之下。

莫离的武功可不弱。

看了一眼身旁虽有些惊讶却面色如常的玄影,楼月卿缓声道,“不用担心,自己人!”

宁煊还想再问什么,可是楼月卿却开口道,“走吧,还要去接莫离!”

她既然带了玄影来,就是绝对的信任,何况,既然选择了容郅,他信任的人,她也不会多疑。

她观人入微,最懂得探查人心,也看得出来,玄影是个可信之人。

上了马车,赶往普陀庵,没有惊动任何人,去见了宁国夫人一面,楼月卿就带着莫离走了。

第二日,不知从何处传出了消息,宁国公府卿颜郡主昨夜犯了病,宁国公立刻请了太医去,连太医院院正陈老太医都被请了去。

本来身为宁国公府嫡女,就备受关注,昨日和摄政王的那档子事儿闹出,如今各大家族纷纷上门探视,备上厚礼去探虚实,可是楼奕琛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郡主养病,闭门谢客,就连揽月楼都被严密把守,不许闲府中杂人等进出,每日都清老太医来诊治……

所有人都以为摄政王殿下会上门探视,可是却听说摄政王殿下昨夜连夜离京,根本不在京中,摄政王府也未曾派人前往探视,一时间无人摸透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正在日夜兼程赶往晋州的摄政王殿下,自然是不知道这档子事儿的,直到日夜兼程两日夜之后,终于风风火火的赶到晋州,还未曾好好休息,便处理政务,然而随之而来的书信一到,才知道他刚出京不到一个时辰,某个没良心的女人就屁颠儿的也出了京城,与他不同的方向……走了!

看着她自己写的信上,如实交代说把玄影带上了,摄政王殿下才有那么一点放心,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怒意。

肯定不是一时兴起要出京,预谋的吧!

这死女人!

怒归怒,却只能忍着,毕竟一南一北相隔如此遥远,晋州的事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郭家所做之事本身就是私下查探的,并未外泄,却在这两日不知如何传开来,那些失踪的壮丁所埋的尸坑也被找到,民意沸腾,消息蔓延得快,又不能丢下不管,容郅只好忍着,处理完了再说,这女人就等着被收拾吧!

当然,这是后话!

赶了一夜一日的路,已经远离了楚京范围,眼见天快黑了,正好抵达了一座名为汾阳的城池,便停下来吃东西。

一路上未曾发现有人跟踪,自然是无人知道她出了京城,所以,不用那么急了。

莫离看着已经好了不少,因为身上脸上都有疤痕,只好戴着纱帽,不过也不突兀,因为楼月卿也戴着纱帽,里面还围着面纱,整个人除了手,看不到一丝真容。

莫离估计是赶路太快,有些吃不消,本来还想着日夜兼程的楼月卿,只好改了计划,停下来宿一夜。

汾阳不必京都,虽是个城池,却也没那么繁华,寻了许久,才寻到一家看起来满意的客栈。

此时已经日暮西山,客栈一楼里有不少人,不过客栈很大,宁煊要了一个院子,如今并非特殊时期,所以,空房不少,院子乃最高级的客房,自然没什么人住得起,所以都是空的,很快就收拾出来了。

是夜,皓月当空。

楼月卿坐在窗台下的书桌旁,提笔,写信!

然而还没写,楼月卿便抬头看着静立于桌前的玄影,挑挑眉,“你家主子应该不会生气吧?”

指的,自然是她离京之事,估计那位爷还不知道她已经离京了。

玄影想了想,道,“王爷不希望王妃……郡主有任何危险!”

离开京城,谁能保证不会有危险?若是楼月卿留在楚京内,摄政王府的人必然护着楼月卿,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可是,楼月卿离京,除了她,王府的暗卫都不知道。

想必对于王爷而言,这点才是最气的地方!

楼月卿挑挑眉,随即提笔,闷声道,“不管了,死就死吧!”

说完,下笔,快速写下一个个字。

玄影立于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面色未曾有任何波动,心底却有些骇然。

卿颜郡主,果然不是一般的世族千金。

也不知道郡主究竟为何什么都不瞒着,却也不解释,比如……

她现在还不知道楼月卿这是要去哪里!

就只是带着她,然后让她不可私自给王爷传送消息,有了上次被遣送回去的教训,玄影也知道这个王爷内定的王妃,看似温和,实则脾气也是不太好的,起码,她还没见过谁在王爷面前如此放肆,却又如此自然,王爷不仅不怒,反而乐在其中。

王爷的命令是:郡主之名如同王爷之令,她以后,就只有一个主子了!

所以,郡主所提要求,自然无不应允。

不过,还是好奇……

“玄影!”

楼月卿的声音响起,玄影回神,立刻看着楼月卿,“郡主有何吩咐?”

楼月卿将手里塞着小纸条的小竹筒给她,“明日一早,飞鸽传书给容郅!”

而不是现在!

现在送去,估计信鸽会比容郅早抵达晋州。

玄影接过,“是!”

楼月卿才道,“下去吧!”

玄影有些迟疑,她本就是贴身保护郡主的,若是下去休息,怕是不妥。

虽然知道楼月卿的手下都是会武功的人,可是总归不放心。

郡主可是王爷未来的王妃,可不能有任何意外。

玄影没动,楼月卿蹙眉,目露不悦,“下去!”

玄影只好退下。

她一走,楼月卿想了想,便站起来,走出房门,去了莫离的屋子,看看她睡了没有。

今日赶了一日的路,楼月卿让大家都去休息了,反正无人知道是她,自然也不会有危险,而莫离受不住了,正是顾及她消受不了,所以才打算缓下来慢慢走,大不了慢两天抵达。

她是急着去姑苏城看师父,可是如今还是耐着性子缓几日吧,她也有些受不住。

莫离果然还没睡,正在床上靠着,拂云无睡意,也就陪着她。

楼月卿一进来,拂云忙站起来。

“主子!”

莫离也打算站起来,楼月卿让她好好躺着。

转头看着拂云,轻声道,“赶了一天的路了,大家都休息了,你也去休息吧!”

拂云颔首,“是!”

拂云出去,顺带关上门。

楼月卿坐在拂云方才的位置上,看着一边脸上都是凝结的疤痕的莫离,浅浅一笑,“怎么不休息呢?明儿还要赶路呢!”

莫离微微抿唇,低声道,“虽然伤口结疤了,可还是有些痒,所以睡不着!”

她是医者,自然也知道,这是长肉。

若是一般人,估计不会那么快好起来,可是,她懂医术,自然知道怎么做会好得快,所以,她的伤势好得快,不然哪里经得起如此颠簸。

看着莫离脸上的疤,楼月卿心底有些难受,轻声道,“你放心,这一身疤,我会想办法祛除的!”

脸上的那块,只是一小块,背上之前血肉模糊才,如今怕是就算结了疤,也会隐隐作疼,如果不祛除,以后就算疤脱落了,也会凹凸不平,女子素来爱美,虽然莫离对美要求不高,可是这样也不行。

虽然一路颠簸难忍,可是,若是真的等到莫离好起来,再想祛疤,就比较麻烦了。

莫离莞尔,微微颔首,“莫离知道!”

她不担心疤痕,能祛除最好,若是无法,那也不强求。

她自己都知道,烫伤的疤痕最难消,若是一般的也就罢了,可是这次如此严重,反正她即便医术高超,都没办法。

只希望能如楼月卿所愿吧。

可如今她在意的,可不是一身疤的问题……

莫离今夜有些反常,楼月卿也是看出来了的。

想了想,她开口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莫离有疑惑,不足为怪。

怕是不止她有。

只是,其他人也都半知半解,不敢多问罢了,也就只有莫言知道最清楚。

得了话,莫离直接问了,“听说,主子和摄政王……”

不等她问完,楼月卿便颔首,轻声道,“是!”

莫离颇为不解,看着她,没吭声。

若非看到玄影,问了一下拂云,莫离自然是还不知道的,拂云也没多说,就说那个人是摄政王的人,可就这么一句话,莫离就猜出了大概。

能把摄政王的人带在身边,可见主子的心思。

可是,莫离却很担心。

“莫离!”楼月卿忽然开口。

莫离看着她,“怎么了?”

只见女子浅浅一笑,似叹似喃,幽幽道,“我好像……真的动心了……”

莫离脸色一变,抿唇不语。

楼月卿动心,于她而言,是好事,也是坏事。

她希望楼月卿摆脱那些沉重的仇恨和负担,香一个正常女子般嫁人生子,过着平静的日子,可是,现实却是不允许。

一旦动心,便是万劫不复!

楼月卿垂眸,看着自己的手,神色凝滞,轻声道,“十一年前,我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差点丧命,这么多年,我只知道我该做什么,该要什么,却从来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如今,我知道了!”

只是一个念头,便已下定决心。

既然不知道如何拒绝,那么,就只能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莫离凝眉,看着她,眼中划过一丝心疼,想了想,无奈道,“圣尊……不会答应的!”

这点,莫离很肯定!

闻言,楼月卿抿唇,眸光微闪,“我知道!”

莫离又道,“如果她老人家知道,一定不会让主子再回楚京!”

楼月卿面色依旧,颔首,“所以,师父现在还不知道!”

以后如何,以后再说,现在,且走一步看一步。

莫离沉声道,“瞒不了的,主子该知道,就算如今圣尊不知道,迟早会知道,如果她知道了,即便拼了命,也会断绝了您对这份情的所有念想,届时,主子又该如何解决!”

一旦知道楼月卿对容郅动心,端木斓曦必然会想办法杀了容郅,断绝楼月卿的这份情,断了所有会危害到楼月卿的因素。

闻言,楼月卿莞尔,“不会到那一步的!”

这点,楼月卿肯定。

莫离蹙眉。

楼月卿道,“师父这么多年将我视如己出,在她心里,没有任何人和事,比我重要,而且,莫离,我不是一定要和容郅在一起,如今,只是先给自己一次机会,我不想活一辈子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你懂么?”

对容郅动了心,这点她已经清清楚楚,所以,选择屈从于心,可不代表,这就是永恒,对任何事情,她或许都会委屈自己,可男女之情,不会!

如果有一日,她和容郅之间没了这份心动,她,也绝对不会留下!

当年母亲就是委曲求全,因为过于执着,最后与父皇相互折磨近十年,直到死,都是含恨而终。

她不想,也不愿沦落至此!

莫离终究没再说什么。

她比楼月卿大不到五岁,却跟在楼月卿身边近十年,可以说是如姐姐般看着楼月卿长大的,也一直像对妹妹般对楼月卿,所有的恩恩怨怨,她都不在乎,只希望楼月卿一辈子好好的。

所以私心里,是希望楼月卿不要执着那些事情的,若能放下,固然可喜。

可是,理智上,她很清楚,有些执念,刻骨铭心,即便浸泡着幸福,也不可能忘记,这份执念在楼月卿的骨子里镌刻着,早已根深蒂固,如何忘记?

走出莫离的房间,没想到竟看到宁煊站在廊下,静静的看着她。

似在等她。

也确实是在等她!

楼月卿没走过去,而是下了阶梯,走到院子中间的石桌旁,坐下。

宁煊也从那边的阶梯下走过来,手里还握着那把扇子。

那把扇子是他的武器,自然随身带着。

温和的看拿着楼月卿,还升温而出,“这么晚了,为何不休息?”

明日还要赶路,大家都休息了,他一个大男人,没那么累,可楼月卿如今身子娇弱,不休息明日怕是没精神。

楼月卿笑了笑,“你不也没休息么?”

宁煊淡笑,坐在楼月卿对面,看了她一下。

楼月卿挑挑眉,“看我作何?”

宁煊低低一笑,缓缓开口道,“还记得你以前总是有些蛮横,不肯吃亏,所以,我一直在想,这小丫头如此刁蛮,以后若是寻了夫婿嫁了人,该是如何的鸡犬不宁!”

那个时候,楼月卿防备心极重,对谁都一样,防备着,谁敢给她气受,那个人就倒霉。

仇俨的事儿是一档子,可是之前的事儿也不少。

在仇俨之前,曾有一人,也是被楼月卿害的心有余悸啊。

楼月卿闻言,白眼一翻,竟有些乐了。

宁煊忽然道,“对了,南宫渊快要娶妃了,你可知道?”

南宫渊,东宥位高权重的闳王,东宥皇帝的幼弟。

闻言,楼月卿看着他,蹙了蹙眉,“南宫渊?他要娶妃跟我有何关系?”

真是好笑!

宁公子挑挑眉,悠悠道,“他的婚期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娶的,是东宥梅家嫡女,我来楚京前,收到了他的请柬,请柬里写了一句话!”

他和南宫渊交情不错,故而,是被邀请的。

“什么话?”与她有关?

宁公子从善如流,“他说,不能带你去!”

楼月卿嘴角一扯。

记仇的男人!

她不过是当年年少气盛吧,把他的王妃在新婚之夜就杀了,就因为这件事情,竟然记了这么多年?

她都快十八岁了,那档子事儿也过去了快八年了!

宁煊笑道,“估计是当年之事,给他留下阴影了!”

好不容易想清楚了,想通了,娶了个王妃,这王妃还是当时东宥有名的美女,东宥皇帝本来想纳为皇妃,却被他给抢先一步,东宥皇帝对这个弟弟极好,自然是任他胡闹了,结果刚拜了堂,还没洞房呢,就被楼月卿弄死了,虽然也没给他带来损失,可是,总归不好!

南宫渊早年就娶了侧妃,迟迟没立正妃,正好那一年娶妃,谁知道那会子他带着楼月卿去作客,那准王妃正好也在,自视高贵,不仅趁着无人,出言无形,竟然还在新婚之日,敢在楼月卿的酒里下药,敬酒让她喝下,就因为南宫渊多看了楼月卿几眼。

楼月卿还真喝了,接过酒里的毒性被她吸附了,没效果。

楼月卿暴怒,直接就把那女人掐死在新房。

南宫渊只好对外宣告,王妃暴毙!

现在要娶继妃,自然要防着再死一个。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楼月卿拧眉,“梅岭南的女儿?”

东宥梅家,也就梅岭南了!

宁煊颔首,揶揄一笑,“嗯,据说还是东宥皇后为东宥太子南宫翊内定的太子妃,被他抢了!”

梅家之女,谁娶了,梅家的兵权就是站在谁的立场,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南宫翊必然会娶了梅语嫣,来稳固皇权,可是,谁知道,他竟做出这个退让,把梅家让给了南宫渊。

也不知那南宫翊怎么想的!

楼月卿总结出一个结论,“他好像很喜欢抢别人的女人?”

当年抢自己哥哥的女人,现在抢侄子的女人,有病!

宁煊哭笑不得,“好像是……”

……

第二日,早早起来,继续赶路

……

晋州。

容郅刚到晋州,前两日刚到的慎王和刑部尚书,户部尚书,便立刻来见。

驿馆内。

看着手中的纸上,写着的事发后这两日几个大臣所查到的蛛丝马迹,容郅脸色不太好。

竟都是些没用的!

纸张立刻揉成一团,丢在地上,看着下面的三个人,和几个晋州的官员,眸光微寒,不怒自威。

除了慎王仍然镇定,其余几人,全部战战兢兢的低着头,

容郅眸子微眯,冷声问道,“这就是你们查到的?”

全都是没用的东西!

刑部尚书刘康和上前一步,作揖,沉声道,“王爷恕罪,臣等对现场勘察数次,可整个郭家烧成废墟,鲜有可用的线索!”

郭家被烧了,就什么都烧毁了,所以,何人诛杀郭氏一族,怕是不好查。

何况,能够如此迅速的把郭家杀尽,背后之人,必然不简单!

容郅没说话。

慎王上前,道,“殿下,郭氏一族本就该诛,死有余辜,可此次郭家被屠,背后之人有可能是与郭家所犯之罪有所瓜葛,要杀人焚尸灭口,怕是此案关乎重大,请殿下下令,深入彻查!”

如今,唯有杀人灭口的解释,才能解释得清郭家连夜被屠尽一事。

既然是杀人灭口,那么,郭家所犯滔天大罪,便是有更多同党,抑或者幕后有人指使,而郭家本就不简单,和元家英王府有姻亲关系,郭家也一直对元家忠心耿耿,也许,郭家所犯之罪,当真是元家指使的,也不奇怪。

本还想查到和元家牵扯的证据,可是他们刚到晋州,郭家就出了事儿,剩下的事情,也就这样了

郭家无一活口,此案只能作罢!

怎么查,也查不到此案和元家有任何关系。

容郅闻言,不作声。

此事不像元家所为,可种种迹象表明,和元家脱不了干系!

户部尚书也上前禀报着,他所管辖之事,“王爷,郭家被屠,国家所有财物皆被搬空,如此,实在诡异!”

郭家库房被般,即便其他财产已经充入国库,缺少了一半不止的财物,确实并非小事。

虽然不是入他口袋,可也是一大笔银钱,可顶国库好几年的收入了,就这么没了,实在是……肉痛!

可见幕后之人,是在跟朝廷作对。

摄政王殿下闻言,给了谈尚书一个眼神,随之直接没搭理。

慎王爷沉重的脸色也是有些抽动,什么时候了,还管那些钱做什么,案子最重要!

没看到摄政王殿下为了案子都发怒了么,没眼色!

谈尚书被摄政王殿下丢了个眼神,一脸懵逼!

他是户部尚书,也就关心这件事了!

看着慎王,容郅淡淡的问,“王叔认为,郭家已无一活口,该如何查下去?”

郭家没了,线索也就断了,就算知道真相如何,证据也难找,元家那边估计也会斩掉所有牵扯的线索。

而且,其实郭家被屠,他并不在意,只是想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只想安抚好民心,牵扯到元家,无感,牵扯不到,也无关紧要。

他并非一定要查到元家,毁掉元家,否则调动暗卫去查,比刑部调查更快发现真相,何必让刑部的人忙活?

而且,他的人自从查到郭家之后,就已经潜伏在晋州,此事必然已在查,只是这件事情他想按照朝廷的程序处理,所以才让朝中大臣来查案。

慎王想了想,道,“殿下,此事非同小可,晋州乃至于周边城池不少官员牵扯到,也许他们知道一二,如今已经被全部关押,不如从他们下手,或能寻到真相!”

他知道和元家有关,所以,无论如何,必要查到真相。

元家乃楚国毒瘤,不除不快!

容郅否决,“不用,这些官员,按律法处置便可,从他们身上,找不出什么可用的东西!”

郭家怕是除了那些族老和郭家族长,都无人知道此事究竟如何,那些官员不过是拿钱办事,又怎会知道?

慎王有些不解。

王爷好似对这件案子清楚不二!

正要开口询问,一身铠甲的薛痕走进来,在他身旁低声说了句话。

闻言,容郅脸色一变,看着他,随即对着几个官员冷声道,“先退下!”

几个人闻声,虽不解,可看到容郅脸上的怒意,却也还是退下了。

屋内随即只有两人。

容郅看着薛痕,“出京了?”

薛痕颔首,“冥夙传来的消息,郡主在王爷离开后不久,便连夜离京,如今怕是已在京外百里之外!”

闻言,容郅脸色阴寒,这女人还真是行啊,全然不顾他的话,难道不知道她现在多危险么?

在京中他尚且不放心,她还敢到处晃?

薛痕想了想,道,“不过,郡主带了玄影一起!”

容郅脸色阴沉,不语。

玄影虽然武功不弱,可就带着玄影也不顶用,出门在外处处都有危险,不在他身边,有谁护着他本就都不放心,现在倒好,更不放心了。

沉默半响,拧眉问道,“可知道她去了哪?”

薛痕摇了摇头,“郡主离开无人知晓,宁国公对外传郡主犯病,闭门谢客,若非冥夙留京,听闻郡主犯病,去探查以禀报王爷时发觉,怕是如今还无人知道郡主已不在京城,王府暗卫潜伏在宁国公府外面,竟不曾察觉!”

可见郡主离开的有多隐秘。

王府暗卫个个都是精英,却未曾发觉郡主早已离开,这是失职,可也能看得出来,郡主离开之事,怕也不是心血来潮。

容郅的脸色,早已让人不敢直视。

一群废物,竟然没有发现她离开?

咬牙道,“传信回去,让冥夙联络玄影,务必查到她的去向,那些暗卫既然如此无用,送回阁中,该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

如今,只能查到她的去向,派人保护着,他这里也不知何时才能处理完。

不省心的女人!

薛痕闻言,心下一骇,立刻颔首,“是!”

看来王爷当真是怒了。

送回阁中处置,怕是不死也废了!

容郅冷着脸,倒是没再说话。

薛痕正要开口要退下,一个玄衣暗卫闪身而来,跪在前面。

“参见王爷!”

容郅眯了眯眼,看着他。

薛痕一惊,冥青……

自从楼奕琛查到这些事情之后,王爷就传信派了和冥夙一样身为心腹却不在京中的冥青赶来晋州,郭家之事正是他第一时间传消息回京,怕是这两日他所查到的东西,会比慎王和刑部尚书所查到的还要精彩!

“说!”容郅冷冷开口。

“启禀王爷,属下探到,郭家出事当夜,晋州内有天机门和碧月宫的人踪迹,郭家出事之后,便消失无踪,属下循着这条线索探去,果然查到便是他们所为!”

闻言,别说薛痕,容郅都十分惊讶。

天机门?碧月宫?

一个名动天下的杀手组织和一个沉寂多年的碧月宫,怎么会牵扯进来?

而且,天机门干的事杀人的生意,牵扯进来也就罢了,为何碧月宫也在内?

这个碧月宫,亦正亦邪,可已经沉寂二十余年,多年来不在江湖上有任何风声,多年来从未听说过任何有关的消息,怎么会和郭家之事牵扯在一起?

薛痕却忽然开口,“王爷,天机门……之前与郡主一同进京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便是天机门门主,会不会……”

会不会此事和郡主……

容郅闻言,魔魅的瞳孔倏然一缩,忽然想起什么……

之前楼月卿带着两个男人入京,后来他只见了一个,另一个却一直没见到,本来也没太在意,可是,现在想起,就感觉有些奇怪。

而且……

楼月卿离京之事想都知道并非一时兴起,如此严密的事情,能够瞒过所有人,想必是之前就想好了的,他若是在,定然不会轻易让她离京,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他会离开京城,郭家之事他是最快的速度收到了消息,她若不是一样收到消息,就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早知道他会在她离开之前,出京。

他一离开,她再离开,便是没那么麻烦了。

如此,郭家之事,与她定然是脱不了干系了,想起之前她说过,不会放过伤了宁国夫人和她那个侍女的幕后之人。

郭家被烧……

摄政王殿下想着想着,突然笑了。

似有若无,略带叹息的动了动唇,语气中意味不明,“无忧,你可真是给孤出了个难题啊!”

------题外话------

万更第三天,苒宝就是辣么酷!

把兜里的月票交出来!不然大刑伺候!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