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楼家遇刺,太后计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冥夙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确实是受了点伤,不过倒是没在意,道,“不碍事儿,宁国公不必担心!”

受的伤也不过是方才不慎被划到的一道小口子,其实不碍事儿。

本来就知道王爷和郡主的这档子事儿传开之后,就已经猜到了会有人把心思放到郡主身上,所以,不止楼奕琛加强了府里的守卫,在揽月楼外也布置了守卫,王爷临走前也吩咐了,派人将宁国公府保护,特别是揽月楼,一只蚊子也不许放进去。

所以,这几个人能进来,却不可能靠近得了揽月楼。

郡主不在京中的消息,也不能泄露出去。

楼奕琛才放心,看着地上的尸体堆,眸光微寒,淡淡的说,“今夜已经开始,怕是这几日都不会太平,有劳冥护卫了!”

这就是和容郅牵扯在一起的后果,幸好他们早有方白,也幸好楼月卿压根儿就不在,不过,就算不在,也得装作在,楼月卿不在京城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怕是更麻烦。

所以,就算楼月卿不在,也要犹如她在的时候一样,把守的密不透风才行。

冥夙立刻道,“宁国公言重了,这是属下的职责!”

楼奕琛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对着身后的楼识淡淡的说,“清理掉,还有,告诉府里的人,今夜之事,不许外传!”

楼识立刻领命,“是!”

楼奕琛又看着冥夙,凝神问道,“冥护卫可知,这批杀手,是何人所派?”

这些必然是和容郅有仇的,之前楼月卿回来这么久,从未有人敢闯入府中行刺,可是,和容郅牵扯上的消息刚传开,就有人派了杀手,可见这些人为何而来。

冥夙看了一下地上的人,沉声道,“属下如今尚且不知,待派人详查方可知晓!”

不管是谁的人,定然能查出来。

“如此,就有劳了!”楼奕琛一点也不客气,这事儿本就是容郅搞出来的,怎么收场,如何追查,那就是捅出这档子事儿的人来解决了。

要不是容郅乱来,自己的宝贝妹妹也不会被人顶上,竟让那些人不惜夜闯宁国公府,也要一探虚实,妄图刺杀。

冥夙嘴角微扯,低声道,“那属下先告退!”

宁国公会怨怼王爷,其实还真是王爷自己作的,他还能说什么。

“嗯!”

冥夙和几个王府暗卫退下,只留下楼奕琛和宁国公府的人。

楼奕琛交代了几句,宁国公府的守卫很快又加了一些,将揽月楼把守的里三层外三层。

回到松华斋,蔺沛芸一直在等着,悬着一颗心,可又不敢往前去,看到楼奕琛回来,才安心下来。

忙上前问,“夫君,前面如何了?”

看着蔺沛芸,楼奕琛眸色温和,轻声道,“没事了,先去休息吧!”

蔺沛芸微微颔首,可看着楼奕琛好似没有休息的想法,便轻声问道,“夫君呢?”

如今已经不早了,可是楼奕琛这个样子,好似没打算休息。

楼奕琛颔首,缓声道,“还有些军务要处理,我今夜就在书房歇着,你陪陪这孩子,卿儿不在,她总是不开心!”

说着,看着坐在一边的桌边,闷着脸的灵儿。

本来灵儿在这里住得挺开心的,可是知道自己的姑姑不在,就时不时闹个别扭,这不,今日就不高兴一天了。

蔺沛芸怎么逗她,她都是这样。

蔺沛芸也只好点头道,“也好,夫君早些休息!”

“嗯!”

看着楼奕琛走出去,蔺沛芸凝神,看着身边的灵儿,有些愁眉不展。

深夜,彰德殿。

今日不知为何,皇上突然撤走了彰德殿的禁军,所以,本来紧张的气氛终于有所缓解,而彰德殿也恢复了以前的平静。

可是,太后本来只是气病了,而如今,却真的是卧榻床前,一脸病态。

郭家之事传来,生生让她气得不轻。

虽然郭家本就保不住,可是,被如此斩草除根,还是让她难以接受,整个郭家,可是一大助力,而郭家最大的助力,便是郭家的财,如今可倒好,人没了不说,财也没了,金矿被朝廷没收,钱庄也被查封,就连郭家库房的金山银山,也被洗劫一空,等于这么多年的积攒可培养,全数付诸东流,幸好曾留有后手,否则,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完王巍的禀报,靠着软榻,本来就脸色铁青的元太后,脸色更加难看。

忍不住咬牙道,“一群废物!”

竟然一个活口都没有回来,宁国公府当真如此难闯么?

她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日的功夫,容郅竟然和楼家那丫头搞在一起,如此,焉能容得下,本来宁国公府就是她势在必得的,就算不能靠拢她,也绝对不能站在容郅的立场,可没想到,这才几日,这两人就牵扯在一起,闹的人尽皆知,甚至是难以收场,容郅这么做,楼月卿只能嫁给他了,而宁国公府,就只能站在他那边,如此,元家所谋之事,岂非难上加难?

如今只能趁着容郅不在,以他人之手刺杀,把楼月卿弄死,如此,阻止了两府联姻,若是楼月卿是因为容郅而让遭他人所杀,容乐瑶和楼奕琛必然不可能不怀恨在心,如此,宁国公府便不可能和摄政王府联手了。、

可是,派去十几个人,竟无一活口出来。

王巍立刻道,“太后,那些个人也不过是有些身手的江湖人罢了,宁国公府守卫森严,失败了也是情理之中,依老奴看,此事还是得从长计议,急不得!”

幸好此次刺杀,就算怎么查,也不会查到元家和太后身上,失败了也无关紧要,正好他们也知道了,宁国公府不能擅闯,也不至于赔进更多人,只是,也更明白了,想要刺杀这位异姓郡主,怕是得好好筹谋才行。

“可你让哀家如何能忍?容郅那个杂种!哀家当年就不该一时心软,本以为可控制,没想到跟他母亲一样,宁死也不愿意屈服,若是这一次楼月卿成了摄政王妃,宁国公府四十万大军就是他的了,如此,哀家如何忍得?”

当年她以为不过一个孩子,留着以后还能控制,正好先帝对容郅十分宠爱,如此正好可以据为己用,也好筹谋元家的事情,可是谁知,容郅天生反骨,自小就不受控制,即便是被蛊毒折磨,也不肯听话,不仅如此,还成了她最大的障碍,一个怎么样都除不掉的人。

甚至,处处都阻碍她的人。

这么多年,本以为先帝一死,就是她的天下了,可是没想到,先帝竟然这么狠,早已立下遗诏,若非当时她抓住了先机,这个皇位,还指不定是谁的,如今哪怕是她的儿子是皇帝,楚国大权都在容郅的手里,如此,她想做什么都不行。

元家也被他打压多次,如今钟家没了,郭家也没了,幸好未曾伤及元家根本,一切尚有余地。

可是,绝对不能让容郅继续坐大。

如此,只能是除掉楼月卿。

而且是用别人的手,除掉楼月卿。

就算宁国公府不能站在元家这边,也绝对不能靠拢容郅。

在一旁的元兰姑姑低声道,“太后,如今摄政王和卿颜郡主的事儿也只是谣言,即便是真的,只要还未成婚,便还不是最坏的事儿,您还是先顾着点自己的凤体,太医说了,你可得静心调养,索性如今摄政王殿下不在京中,事情估摸着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等你凤体康和再琢磨这些个事儿吧!”

这次太后并非如上次一样只是晕倒一下,而是真的急火攻心,当真是急不得,最近事事不顺,本就郁结难消,若是再如此,怕是对身子不好,元家如今首受创,太后若出事儿,谁来筹谋啊。

元兰毕竟是元太后的心腹,最是信任的人,她的话,一般都是可入耳的,听着她这么说,元太后也只能无奈叹气。

确实,她绝对不能倒下,元家上一代,元吉和元祥都不是可堪大用的人,也只有这一代的有一个可用,然而现在却还没回来,也只能她来慢慢打算。

元兰又道,“而且,太后莫要忘了,如今歆儿小姐已经算是毁了,您之前想要走的那步棋却不能毁,既然郭氏无用了,那不如……”

之前本来打算让元歆儿去迷惑摄政王殿下,可是,如今元歆儿已经毁了,算是弃子了,可是,元歆儿可以毁掉,太后的这个计划却不能因此断了。

不管如何,都要想办法往摄政王府塞一个女人进去。

像摄政王殿下那样的人,武力权力都无法压制,只能用美色来诱惑,之前觉得摄政王殿下不近女色,屡次赐美人都被杀之而后快,以为这个办法不可行,可如今,摄政王对楼家的女儿如此上心,许是人各不同,或许只对太后的人生了反感罢了,若是想个别的办法,还是有的。

元家不是只有元歆儿一个女儿。

闻言,元太后凝神,“你是说……静儿?”

元兰颔首,低声道,“静儿小姐自小便不曾踏出过元家的门,说白了,外面的人许多人都不知道元家还有个女儿呢,比起歆儿小姐,静儿小姐怕是更能迷惑男人的心!”

元歆儿素来高傲,凌人了些,不太惹人喜爱,可是,元静儿却与她不同,说不定摄政王殿下会有所改观呢。

闻言,元太后便拒绝道,“那可不行,大哥不会同意的!”

元吉可最爱这个女儿了。

当年娶郭家之女,是因为需要郭家更加死心塌地的效忠,也算是做给郭家人看的,而元吉本就心系岑雪,不得娶进门已是心生不满,所以,与岑雪的长子,虽然是秘密,可是岑雪的儿子却被元吉秘密培养在羌族,作为元家下一代支柱培养,而岑雪,也被带回来一直护着,元静儿才是他的掌上明珠,所以这些年来,郭氏所生的几个儿女,个个都成了棋子,而元静儿,却什么都不需要背负。

郭氏生了四个儿女,如今只剩下皇后还有些用,其他的,死的伤的疯的,不过是因为元吉不放在心上。

元静儿一直闭门不出,外界几乎都忘记了元家这个庶女,而岑雪所生的儿子,恐怕现在郭氏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吧。

元吉不可能愿意让这个女儿做这些事情。

去勾引容郅,可是危险的事儿。

元兰姑姑笑了笑,低声道,“太后,如今元家府内的大权,已经被相爷交给了岑姨娘了,若是太后下令,将岑姨娘抬为平妻,静儿小姐可就是嫡出,届时,她们必然会对太后您感恩戴德,您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只要静儿小姐有这份心思,相爷不愿意,怕也不由得他了!”

何况,如今也没有多少女子抗拒得住嫁给摄政王的这份诱惑,说不定元静儿见了摄政王,就和元歆儿一样被迷了心智般,也说不定!

再怎么受宠,也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如何抵得住摄政王殿下惊为天人般的英姿和摄政王妃这个位置的诱惑?

一个如今在楚国,可比皇后的身份。

天下女子,何人不想母仪天下,当了摄政王妃,就算不是皇后,也差不多了。

元太后想了想,很赞同的道,“你说的对,岑雪是个手段极高的女人,不然也不会把大哥迷惑的对她如此痴迷,静儿由她一手养大,必然也有了她的手段,若是她能成为哀家的棋子,想必比起歆儿,更好!”

岑雪,不过是端木一族用来和元吉诞育子嗣的女儿罢了,历年来这些女子都是端木家族的嫡系女子,可是,生下孩子之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这个岑雪,却让元吉对她情根深种,自然是手段不凡,她教出来的女儿,也绝对不会和元歆儿一样没脑子。

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这句话,并非空话。

元兰笑道,“这就对了,太后先不要想摄政王和卿颜郡主的那档子事儿,这想好了对策做好了准备,左右也不过是棒打鸳鸯的事儿,急不得!”

想好了如何应对,比生气发怒,可更值当些。

反正那两人牵扯在一起已经是事实了,怎么气如何恼,都于事无补,伤了自个儿的身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元太后沉思。

一直在一旁的王巍低声道,“既然如此,太后可还要派人去宁国公府?”

趁着现在摄政王殿下不在,否则摄政王一回来,就更麻烦了。

元太后改变主意了,“不用,明日一早,便请丞相过来!”

元兰说的有理,如今该做的,不是刺杀,而是想办法去阻止两府联姻,阻止宁国公府靠拢摄政王府。

而且,要知道,容郅若是娶了楼月卿,得到的,可不只是宁国公府的兵权,还有慎王府。

慎王府是宗室中威望最高,一直以来,慎老王爷都偏向容郅,当年的先帝遗诏内情是什么,慎老王爷可是知道的,且他也算容郅的半个老师,如今若是楼月卿也嫁给了容郅,就真的是得不偿失。

刺杀楼月卿,虽然可阻止,也可促进,那是下策!

最好的办法,就是搅乱这两人的纠葛,如此,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老奴知道了!”

请丞相过来,作何,不言而喻。

想通了,也就顺了口气,元太后便揉了揉脑仁儿,缓声道,“好了,哀家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她得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

一切脱离她的掌控,当真是不悦。

何况,楼月卿……

她的凤令,可指挥凤卫的东西,如今还在楼月卿那里。

……

宁国公府遭遇刺客夜闯一事,因为楼奕琛让人压下,外界无人得知,可是,却还是被冥夙一纸飞鸽传书告知了容郅。

摄政王殿下已经在晋州待了三日了,除却郭氏一族被屠一案尚且毫无头绪,郭氏所犯之罪已经几乎可定,牵扯甚广,晋州乃至于晋州周边的好几座城池,都牵扯在其中,所有涉案官员大大小小多达四十余人,都多多少少涉及此次郭家的案件,二十三人抄家处斩,其余的人以各自所犯之罪,判处流刑,所有死者家属给予抚恤,郭家所有财产,皆数充入国库,虽然郭家库房被搬了,可是,那也不过是郭家财产的一部分,其余钱庄酒楼地产,全部查封,也查获郭家据为己有的好几座金矿,分别在晋州周边的荒山。

摄政王对于这些事情极度认真,可是,却对郭家被屠杀烧毁一事儿,毫不关心,这让几个大臣甚是疑惑。

做下这件事情,背后之人可是明摆着不把朝廷放在眼里,摄政王殿下一向最不容这种事情,若在以前,必然是不会善罢甘休,这次却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好似根本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屠了郭家。

然而,摄政王殿下却不理会他们这些疑惑。

大概处理完了这些事儿,容郅才收到冥夙传来的飞鸽传书。

连带着杀手受何人指使,是什么来头,都被冥夙查到,一起传来,所以,容郅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事发两日后。

看着冥夙所写的纸条,容郅脸色颇为阴沉。

抬头看着薛痕,把纸条递给他,淡淡的说,“一个活口不留!”

接过纸条,看着上面的名字,薛痕颇为惊讶。

------题外话------

本来说了今日万更,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临时有事儿,又食言了,明天努力

悍妃验证群:371472464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