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师父白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城主看到她,立刻大步走下楼梯,往这边走来。

老城主已经五十多岁,穿着一身深色衣袍,即便是步入中年,却也还稳健有力,快步走过来,虽不年轻了却精神抖擞,一脸沧桑之气却和宁煊着实相反,和宁煊看着儒雅温和的气质相比,老城主多了丝阳刚之气,他一走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人,卉娆就在其中。

这丫头不是去查事情了么?

老城主名为宁峰,曾是名响天下的人物,他广交挚友,集结天下豪杰,江湖中凡是有些名气的人,没几个是不认识他的,在江湖上威望身高,相反,宁煊最不喜欢和四国的人打交道,也因为这样,无人敢在姑苏城闹事儿。

老城主走到她面前,楼月卿才注意到,老城主白发又多了。

眉眼间和宁煊有几分相似,然而却苍老许多,眼角的皱褶掩映不住,多了一抹沧桑和深沉,比起半年前他和端木斓曦一起离开去寻药的时候,更加沧桑了。

楼月卿浅浅一笑,缓缓屈膝,“宁伯伯!”

宁老城主连忙扶起楼月卿,打量着楼月卿还算是红润的脸色,放下心来,笑道,“小丫头可算是回来了,你师父天天都念着你呢!”

语气温和,眸中带笑,可见心情愉悦之。

闻言,楼月卿颇为不解,“师父怎么没来?”

还以为师父会出来接她呢。

老城主闻言,无奈叹息一声,道,“你去看就知道了!”

言语间,面色沉重,似无奈,又似担忧。

楼月卿一怔,看他这样子,师父不好了?

想问,可是老城主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楼月卿便转头看着卉娆,“怎么回事儿?”

听着老城主的意思,难道端木斓曦的具体情况比她知道的还差?

卉娆想了想,没说什么,低下了头。

楼月卿心一沉,立刻大步走向门口,往里面走去。

城主府很大,楼月卿走进大门,却轻车熟路的往一个方向去,玄影急忙跟上。

端木斓曦在城主府,俨然是犹如女主人的存在,府里谁都知道,老城主对她十分痴心,连宁煊这个新任城主,也对这个父亲的心上人十分尊敬,所以,她住在这里,没人觉着奇怪。

城主府很大,楼月卿绕过了不少建筑,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了城主府里唯一一座山的山脚下,一座雅致的院子坐落在山脚处,面朝着山脚下的湖泊,湖面上还种着不少荷花,一座跨桥通往院子的门口。

楼月卿让玄影留在这里等着,她才走上了跨桥。

走下了桥,还没踏上院子前面的平地,闪身出来两个人,挡在楼月卿面前。

两个戴着面纱的蓝衣女子,手握着长剑,看到是她,双双一怔,立刻单膝跪下。

“参见宫主!”

这是端木斓曦的手下。

楼月卿看着她俩,不由得淡淡的问,“师父呢?”

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低声道,“圣尊在里面,说您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进去!”

说完,各退一边,把道让开。

楼月卿拧眉,抬步走了进去。

这座院子是建在水面上的,跨进了门,就看到院子里依旧是一片荷花,只是湖面上横跨着几条立于水面上的木桥,简单雅致的屋子既不豪华,也不低俗,反而给人一种居住的人气节高雅的感觉。

一进门,看到四下无人,楼月卿从桥上走过,走到了里面,临着湖面的一个外间,四下卷帘半垂,隐隐可现里面置放着一个屏风,楼月卿走到入口处,站在那里,看着里面,屏风下,坐着一个身影。

屋内袅袅青烟漫出,点着檀香极其好闻,端木斓曦身穿着一身紫色衣裳,席地而坐,认真的看着身前捧在手里的书籍,在门口看进来,只看到一个侧颜,可是,当目光触及那黑色的身影上面,雪白的三千青丝之时,楼月卿脸色大变。

师父的头发……

那人早已感觉到了有人来一般,缓缓放下手里的东西,旋即转头看着门口。

面容姣好,仿若三十出头的模样,五官精致毫无瑕疵,一头长发已经白如雪色,简单的挽起,绑在身后,只有一根簪子固定,看着楼月卿,显然是愣了一下,眸色微动。

“无忧……”

动了动唇,旋即,温柔一笑。

楼月卿怎么也想不到,半年不见,师父竟然是这般模样,竟然硬生生白了头……

怎么会这样?

端木斓曦温柔一笑,倒是没起来,而是柔声道,“怎么站在那里,快过来……”

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对面,显然对楼月卿的到来早已知情,只是一刹那的惊讶,惊讶她这个时候就到了。

楼月卿却站在门口,紧紧的看着端木斓曦,看着那一头白发,面色寸寸苍白,扶着旁边柱子的手,微微发抖,甚至全身都在颤抖。

端木斓曦见她如此,正要站起来走过来,楼月卿立刻走过来,在端木斓曦没有起来的时候,就走到她身旁,跪坐在端木斓曦身边。

看着端木斓曦一头长发中找不出一根乌黑,楼月卿紧咬着唇,潋滟的眸子中,暗含着深深地刺痛和震惊。

眸中有些湿润。

颤抖着手抚上了端木斓曦垂落在身后的白发,楼月卿迎上端木斓曦的眼神,哽咽着声音问道,“师父,为何……”

才半年不见,就成个样子,面容未变,却一头白发……

相比于楼月卿的震惊和难以接受,端木斓曦倒是不以为然,把楼月卿的手从自己的发丝上拿下来,含笑道,“还以为什么事儿呢!”说着,自己撩了一下斌叫,轻声问道,“不好看么?”

楼月卿被她这么一问,竟木讷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能够让端木斓曦变成这样,怕也就只有一个原因。

内功反噬!

端木斓曦也没理会楼月卿这幕震惊的模样,对红颜白发的事儿,她也并不在意,也不劝慰楼月卿,反正这丫头接受能力强,过没多久估计就把这茬给抛之脑后了,笑了笑,拉着楼月卿的手把脉,“来,师父把个脉看看……”

楼月卿任她这么折腾,目光紧紧盯着端木斓曦的头发,怎么看怎么刺眼。

怎么看,怎么心酸。

记得上一次看到师父,师父还是个美人儿,如今,红颜白发,倒是让她不知如何接受了。

师父老得慢,已经即将五十了,却看着犹如三十出头,韵味儿十足,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据说与当年身为北璃第一美人之称的景媃,她的母亲,几乎不相上下,两人是师姐妹,感情胜似亲姐妹,如胶似漆的一起长大,只是后来景媃为了所谓的情爱,回北璃嫁了,其名声也就出来了,而端木斓曦,一向低调,所以自然没有景媃的名号。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端木斓曦一点也不显老,反而越来越韵味儿十足。

端木斓曦是个性情诡异,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鲜少有人猜得透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楼月卿知道,她师父,我行我素,是个难得的真性情。

只是这些年为了她,放弃了很多,也压抑了很多。

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她的身上,如今这满头白发,也是为了她么?

端木斓曦把了脉,没见一会紧缩一会儿舒展,待确认脉相,端木斓曦倏然弯唇一笑,“看来楚京是个好地方,把我的无忧给养得如此之好!”

楼月卿嘴角微扯,垂眸,没说话。

她还是无法接受端木斓曦的满头华发。

看着爱徒如此纠结,端木斓曦眸中一软,伸手轻抚楼月卿的鬓角,无奈道,“好了,师父没事儿!”

她若是在意,也不会顶着一头白发见楼月卿了,早就避而不见了。

楼月卿微微抿唇,仍是不解,“到底发什么什么事儿了,为何师父会如此……”

楼月卿还没问完,端木斓曦立刻开口转移话题,显然是不想聊及此事儿,“先不说这事儿,怎么样,你母亲对你可好?”

微微颔首,楼月卿起身坐到端木斓曦对面,轻声道,“母亲对我极好,只是许久不见您,一直记挂着!”

端木斓曦闻言,神色一怔。

随即对着楼月卿浅笑道,“等你回去,记得告诉她,我很好,不必挂怀!”

楼月卿颔首,这是自然的。

端木斓曦忽然凝神,看着楼月卿的脸,忽然道,“对了你在城主府的这段时间,务必小心!”

楼月卿不解,“为何?”

城主府最是严密,看守不亚于皇宫大内,她以前经常来,虽然四年没有来过了,可是这里的人怕也都是知道她的,为何要小心?

见她不解,端木斓曦轻声道,“瑾王在城主府里!”

瑾王?

楼月卿先是一顿,随即震惊的看着端木斓曦,身形一震,脸色霎时苍白,“您是说……”

是他么?

看着她震惊,端木斓曦倒不惊讶,反而微微颔首,“嗯!”

楼月卿轻握拳头,面色复杂,久久没说话。

瑾王……

他竟然在这里……

端木斓曦沉声道,“他昨日就到了,和卉娆尉迟晟一起来的,我在这里的消息不知他如何得到,他是来见我的!”

楼月卿闻言,压下心底的震撼,不解的问,“他见师父……做什么?”

端木斓曦答道,“皇贵妃的腿两个月前不知为何疼得厉害,瑾王常年行走江湖,与江湖中人也有相识,不知从何人那里得知我与宁峰的关系,想要寻到我去为皇贵妃医治双腿,便来了,只是不知为何会和卉娆一起来!”

闻言,楼月卿眼角一缩,更是心底一沉,“母妃的腿……”

端木斓曦凝神沉默,随即叹息一声,无奈道,“嗯,腿疾犯了,我派人去查过,说是这段时日不知怎的夜夜都疼得厉害,连觉都睡不好,吃了不少药都不见好,当年她的腿疾是我医治的,这些年我也经常潜入北璃偷偷为她医治,自从你醒来以后,我忙于你的身子,便没有再去了,所以,她的腿疾就发作了!”

楼月卿没说话,两手紧紧的拽着袖口,心底一阵刺痛。

说到底,母妃的腿疾,都是因为她……

端木斓曦倾身,伸手拉过楼月卿的手,温柔一笑,轻声道,“无忧,你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了北璃,她的身子一直都是我暗地里看着,没人比我更清楚,总归不会有事儿,她是个难得的好人,曾经与姐姐最为要好,视你为己出,师父自会护她周全!”

若非顾及这些,端木斓曦也不会这么多年每年都去璃国为她诊脉治病,还是不露痕迹的做法,非安排不少人才能做到。

只是,若是不去怕是不安。

皇贵妃是唯一一个陪着师姐到最后一刻的人,在师姐的心里,一直把她看作姐姐看待,所以,临了,将刚出生的女儿托付给她,而她也没有辜负师姐的托付,将孩子视为己出,给了无忧不少关心和温暖,以至于当年为了无忧活生生废了两条腿,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就凭这点,端木斓曦就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

这些年,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楼月卿抿唇,低声道,“谢谢师父!”

端木斓曦无奈道,“说什么傻话呢,你我师徒,不必言谢!”

为她所做的一切,端木斓曦心甘情愿,她这一辈子,没有孩子,而楼月卿是她一手带大的,也是她最敬重的师姐的女儿,自然也是她的女儿,所以,这些事情,是她应该做的。

楼月卿浅浅一笑,没说话。

端木斓曦忽然道,“好了,师父你也看到了,舟车劳顿,赶紧回去歇着,你以前住的院子师父早早就派人去打扫了!”

楼月卿想了想,颔首,“也好!”

连续赶路一天一夜,确实是累了。

端木斓曦又嘱咐道,“不过你这张脸太相似了,若是见到他,可要注意点!”

这张脸,和景媃像极了,当年景媃去世的时候,瑾王已经记事了,自然记得景媃长什么样,而且和那个人也是有几分像,瑾王难免不会生疑。

楼月卿颔首,“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晚些时候再来看师父!”

即便是不说,她也会注意的,比起师父,她更害怕被认出。

离开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没想到玄影还在外面等着,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真是和她进去的时候一个姿势,不过,她的身边,多了俩人。

便是卉娆和莫言。

想来大家都安顿好了,宁煊估计也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姑苏城事情可不少,他一回来,估计老城主做梦都笑醒。

看到她出来,三人走过来。

楼月卿走到她们面前,看着卉娆挑挑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让她去查事情的么?难道查到了?

卉娆道,“属下是和尉迟公子一起来的,主子吩咐的事情,都查清楚了!”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这么快?

不过现在也不急着问这件事情,她问了另一件事情,“我想要的东西,可带来了?”

卉娆颔首,“尉迟公子亲自送来,随着一起来的还有……”

不等卉娆说完,楼月卿出声,“我知道了,他们在哪?”

“老城主将他们安排在西苑居住着,主子可要见尉迟公子?”

“不用!”楼月卿想了想,想感觉到自己身子有些乏了,便道,“晚些时候吧,我现在有些倦了!”

反正人也在姑苏城了,东西也拿到了,不急着一时。

“是!”

与此同时,西苑。

城主府的西苑就是来客居住的地方,城主府一年四季都有不少来客,老城主在江湖上的朋友数不胜数,那些人也偶尔会来拜会,所以,很多年前,城主府就辟出了西苑,特意用来招待来客。

楼月卿自然也算不的客人,在城主府的东苑那边,有着自己的院子,可见以前便是常来,所以,城主府伺候多年的下人,可都记得她。

而昨日来的两位客人,自然是住入了西苑。

------题外话------

不够数儿,等下加进去,明天苒努力,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