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郡主去了姑苏城/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一觉醒来,已经是戌时了,外面夜色笼罩,没想到自己一趟下来就睡了一下午。

起来之后,肚子有些饿,还好莫言准备了晚膳,所以,她刚洗了脸梳发,莫言就带着几个宁煊安排给她的侍女一起端着膳食走进来。

因为是饿醒的,所以,楼月卿吃了不少,才让人撤下去。

下午的时候,尉迟晟就把东西送过来了,是一个长方紫檀木盒子,吃完了东西,楼月卿才抱着盒子,打开来端详着。

三个雕刻纹饰精美的瓷瓶子并排躺在紫檀木盒里,大小一样,纹饰一样,正好可以一手握住,楼月卿拿出一瓶细细端详着,因为是贵重的物品,所以用来装着的都是雕刻着华丽图案的胭脂瓷瓶,自然是十分精美华丽的。

楼月卿轻轻打开,一下子,便沁香扑鼻。

里面的东西是淡青色,晶莹剔透,刚打开,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有药草味,也有花香,各种香味混在一起,非但不觉得难闻,反而清香无比,复杂的分不清究竟有多少种材料。

楼月卿可是知道的,这看着小小一瓶,实际上可是花费不少功夫和材料才能配制而成,制作过程繁琐,且一步都不能搞错,反正小时候她看了一下,是没有心思学这些东西的。

莫言在一旁看着,不由赞叹,“果然是好东西,闻着这味道都感觉舒心!”

看着晶莹剔透的,这种药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出来的,难怪只有璃国才有呢。

楼月卿莞尔,轻嗅几下,随即合上盖子,放回盒子里,放在一边,笑道,“确实,莫离那些疤痕就不用担心了,明日就拿给她,她自己懂医术,应该知道如何做了!”

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去疤膏可以比的,只需一瓶,怕是都可以让莫离身上的疤消了。

说是价值万金怕是都不为过。

莫言颔首,“明日我就拿过去给她!”如今天色晚了,莫离赶了这么多天的路,怕是还在休息。

楼月卿微微颔首,随即看着莫言,再看看一直不说话的玄影,才道,“你们也累了,去休息吧,让卉娆来见我!”

这两个今日一早到这里,到现在还没去休息。

莫言闻言,颔首,“是!”

玄影却站着不动,开口道,“属下还是在这里保护郡主吧!”

楼月卿嘴角一抽,玄影一路上每天休息的时间很短,只要不是休息,几乎形影不离的在她身边,当真是贴身保护着,可是,她自己不累,楼月卿都替她累。

看着这姑娘当真是不动,楼月卿脸色一沉,“你若是不去休息,明日就自己回京复命去!”

她还真是不懂,容郅身边的人怎么就跟她一样死脑筋呢?

难道真的是近朱者赤?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还真有什么样的手下!

玄影面色微动,随即颔首,“那属下先下去了!”

她可不要被遣送回去第二次!

看着两人退下,楼月卿缓缓起来,走到窗沿下,看着窗外的月色,在等卉娆。

两人下去没多久,卉娆就来了。

之前端木雪凝死的时候,她就派卉娆出去查那些事情,如今,卉娆既然到了这里,那么想必让她查的事情也有着落了。

卉娆一进来,看到楼月卿站在窗台下,便走过来,站在楼月卿身后,微微俯身,恭声道,“主子!”

楼月卿转头看着她,面色淡淡,眸光微动,淡淡的问,“你怎么会和尉迟晟一起来姑苏城?”

听说这丫头是昨日和尉迟晟还有萧以恪一起来的,她倒是好奇。

卉娆低声道,“属下在酆都查主子交代的事情,听说主子和莫离都来了,正好知道尉迟公子要来姑苏城,就一起来了!”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轻声问道,“查完了?”

她从姑苏城回京,将近四个月了,从端木雪凝死了到现在,好像两个多月了……这件事情,查了将近三个月,确实是棘手。

微微颔首,“是,全都查清楚了!”这次查的事情国语隐秘,才花了那么久,若是在以前,以她的能力,何至于花了那么多时间?

羌族本就神秘,想要探知内部的事情,她可是回到琅琊峰查了不少羌族之事。

索性碧月宫和羌族之间本就是同出一宗,对羌族的掌握虽然不是很深,可是也足够让她找到一些眉目,可以入手查这件事情了。

可即便如此,事情过去十余年,确实是有些棘手。

楼月卿闻言,默了默,随即转身看着外面,淡淡的说,“说吧!”

卉娆想了想,便低声道,“十三年前……”

……

半个时辰之后,卉娆走出了殿内,留下楼月卿一个人依旧站在窗台下。

卉娆走的时候,一步一回头,显然是不放心,楼月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是,楼月卿让她退下,她没有办法。

烛光摇曳,映衬着楼月卿的侧脸,依旧是面色淡淡,毫无一丝波动。

可是,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团,微微颤抖。

须弥,她微微仰头,看着浩瀚星空,蓦然笑了。

眼中,却是深深的刺痛。

羌族,元家……

既然他们当年多管闲事,她就不可能手下留情。

脑海中,猛然闪过几个片断。

漫天飞舞的大雪,悬崖上堆尸如山,地上血水成河,仿若地狱般哀嚎的惨叫声,刀光剑影下不停倒下的身影,还有……

身受重伤的锦溪姑姑紧紧抱着她步步退向悬崖边上的绝望……

她说:无忧,别怕……

她说:无忧,活下去……

这些年寒毒发作时生不如死的画面涌进脑海……

楼月卿紧紧咬着牙,忍着心底的躁动和杀意,潋滟的眸中划过一股冷意。

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在欠了她的债之后,还能全身而退!

何况,是血债呢……

卉娆走出去,便在门外不远处,看到了莫离。

方才莫言去休息之前去看了她,顺道说了楼月卿让卉娆进去的事情,莫言走后,她便不放心,走了出来,在门外的廊上等着。

卉娆看到,忙的走到她身边,蹙着眉头道,“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出来?也不多穿件衣服,若是着了风寒怎么办?”

莫离刚才在休息,所以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裙,莫言走后,就直接出来了。

莫离倒是没在意这个问题,而是轻声问道,“主子如何了?”

她自然知道楼月卿着卉娆做什么,所以,才会不放心。

卉娆道,“没什么异样,就让我出来了!”

她也觉得奇怪,主子听到这些事情,为何如此平静,以前对这些事情她从来不会平静得下来,可方才得到那些答案,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有。

闻言,莫离面色微沉,看着不远处紧闭的门,担忧道,“没有反应,才让人担心……”

因为不正常!

卉娆闻言,立刻问道,“那要不要进去看看?”她不知道如何做,几个人中,莫离最了解主子。

莫离摇摇头,“不用,她这个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每次都是一样,但凡涉及那些往事,楼月卿都想一个人待着,现在,想必也是一样的……

静下心来,好好的梳理心情,过后,便恢复平静了。

一直以来,都如此。

卉娆闻言,有些担心,“可是……”

见卉娆不放心,莫离笑了笑,无奈道,“你还怕我们的主子会寻短见不成?”

谁都有这个可能,可是主子为了活着尚且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又如何会做这样的傻事儿……

折磨自己的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总归不会有什么事就是了。

卉娆颔首,确实是她多心了,便和莫离一起离开了。

然而,两人刚离开没多久,紧闭着的门,就被打开了。

楼月卿缓缓走出来,回身关上门,就往外走去。

城主府的夜晚,寂静的出奇,本来就很大的城主府,住着的人又少,所以,很安静。

偶尔会有巡视的护卫经过,但是没多久就恢复平静,看着守卫松懈,可是,外人可能不知道,楼月卿却清楚,如果有人擅闯,那就是找死!

不想惊扰任何人,所以楼月卿看到有人巡查,就避开了,灯巡查的人走过,才走出来,缓缓往前走。

本来漫无边际的走着,楼月卿就是感到十分压抑,才想要出来透透气,忽然,楼月卿脚步一顿。

婉转悠扬的箫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打破了夜间的宁静。

箫声带着浓浓的悲伤,回荡在夜色中,好似吹箫之人带着无止境的哀伤在吹奏一般,一声声呜咽之音,连听着,都能感受到吹箫之人的压抑和悲伤。

楼月卿心下一动,站在那里一会儿,随即鬼使神差般,往箫声来源的方向,缓缓走去。

往北苑的方向走去,果然箫声越来越清晰,楼月卿缓步走去,果然,看到了北苑花园里的观景台上,站着一个身影。

观景台是一个两层的亭子,亭子第二层,一个身影背对着这边静立,阵阵箫声便是从他那里传来。

观景台上挂着两个灯笼,再加上今夜虽已过十五,即将月底,却依旧还有半轮钩月挂在天际,所以,还是可以看清,那个人是谁……

虽然看不到正面,可是,楼月卿仅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不就是今日远远一见的人么?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这里?

寻了个隐蔽的地方,楼月卿站在那里,偷偷看着那边的身影,陷入沉思。

二哥擅长音律,她是知道的,因为皇贵妃是个极具才气的女子,能歌善舞,深通音律,所以,作为她的儿子,二哥自小就对音律十分熟知,甚至造诣极高,为此,父皇还特地派人用了上等的墨玉为他制作了一只墨玉萧,他很喜欢,可是小时候她顽皮,不小心打碎了,当时二哥自然是十分不舍,可什么也没说过,不气也不恼。

因为那件事,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父皇还难得的因为她胡闹训了她一顿。

她当时年纪虽小,自然也知道闯了祸,所以,就央着锦溪姑姑教她,做了一支竹萧给他,当时年纪小,并不知道墨玉萧和竹萧有什么区别,就这样送给了他,没想到二哥竟然很喜欢,一直带着,一个十多岁的皇子,带着一根竹萧,当时她死活不让别人帮忙,自己窝在寝殿里捣腾,自然是做得十分粗糙的,看着十分违和,可是,他竟然就这样带着。

后来没多久,她就屡屡出意外,过了几个月,就离开了璃国。

也不知道那根竹萧现在是否还在……

他是在想什么呢?竟然把箫声吹得这般悲伤……

微微垂眸,楼月卿终究不敢上前去,而是转身,打算离开,可是,许是失神,脚步一动,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枯叶……

那边箫声忽然一停,一道声音响起,“什么人!”

声音响起,楼月卿还没反应过来,随着一道罡风从亭子上袭向这边,她立刻就被一个力道一扯……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宁煊一个让她不要出声的手势。

楼月卿悬着的心一松,看着宁煊,拧眉。

宁煊怎么也在这里?

宁煊没解释,将她塞进身后的角落里,就缓缓走了出去。

那边的人已经下了亭子,往这边来,看到宁煊走出去,自然是略感惊讶。

宁煊走到他面前,首先作揖笑道,“瑾王殿下,是在下打扰了王爷的雅兴!”

萧以恪看着宁煊,有些惊讶,月色下,只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紧绷,不过,在人府上做客,瑾王殿下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意见,“是本王唐突了,宁城主没受伤吧?”

他方才打过来的一掌内力可不小……

宁煊道,“倒是没有,只是不知瑾王殿下为何独自一人在这里?”

萧以恪淡淡的说,“没什么事,只是时辰尚早睡不着罢了,看来是本王打扰了大家休息,如此,倒是有些抱歉!”

方才一时不曾注意,这个时候吹箫确实会影响大家休息。

宁煊倒是没在意这个,道,“无妨,这个时候府里估计还没人休息,既然瑾王殿下无眠,在府里走走也是无碍的,不过可要小心,城主府里到处都是机关,若是伤着了那就是我招待不周了!”

城主府到处都有机关,正常走动是没事儿,可若是不小心触动了什么机关,怕就麻烦了。

守卫松懈,自然是因为对自己的府邸很放心,若是真有人闯进来,对城主府的内部不甚清楚,触碰了什么机关,那就是自寻死路。

就像平静的北苑花园,看着平静,但是里面的一草一木,可是不能轻易动的。

闻言,萧以恪了然,握着手中的长萧作揖,淡声道,“如此,本王就先回去了,多谢宁城主提醒!”

说完,便离开了。

宁煊见他身影慢慢远离,消失在夜色中,才转身走回身后不远的的角落里,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楼月卿,温声道,“他走了!”

楼月卿才缓缓走出来。

看着楼月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宁煊倒是没有多问,而是问另一个问题,“怎么这么晚了自己一个人出来?莫言她们呢?”

看着萧以恪已经没影了,楼月卿才放下心来,看着宁煊轻声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就出来了,你呢?”

宁煊据说回来后就没空过,姑苏城一大堆事儿。

因为离开有些日子了,老城主除了紧急的事情帮着处理些,其他的事是不管的,所以攒了一堆事儿,宁煊一回来,都没来得及休息,就埋头处理城中事务了。

宁煊道,“有些不放心,正要去看你,看到你出来就跟了过来!”

他好不容易空闲下来,正想着去看看她睡了没有,可是远远就看到她走出来,往这边走来,自然是不放心。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虽然几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可我还是不会客气的!”

宁煊顿了顿,倒是没再多说什么,而是低声道,“我送你回去!”

楼月卿倒是没拒绝。

送她到住的地方,宁煊没进去,也没继续呆着,就走了。

楼月卿看着宁煊离开,忽然的想起了容郅……

她好像,有些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他没办法。

好像若是容郅,这个时候肯定是会不由分说毫不顾忌的进去,坐一会儿,喝杯茶,唠嗑一下再走……

也就只有他,如此的肆无忌惮。

如此……直接!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想起她,她好像,有些惦记了……

估计他会生气吧,说好了让她写信给他,可是,除了那一次在客栈的时候写了一张纸条,便再没有写过了,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她向来对男女之情懵懂不知,让她写信,真的是为难呢……

容郅从宁国公府出来之后,回王府沐浴更衣之后就直接进了宫,在宫里待了一个晚上,连夜处理政务,虽然从晋州回来日夜兼程已经足有两三不眠不休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回王府休息,直接进宫处理政务了,第二日天一亮,便去早朝了。

早朝上了一个多时辰,去宣文殿见了容阑一面,容郅便出宫了。

回到王府,正好庆宁让人来请他过去,无奈,容郅直接去了庆宁那里。

从庆宁那里用了早膳,看着容郅面色有些憔悴,甚至眼底还能看到血丝,庆宁有些担忧,“郅儿可是没有休息?怎么看着如此憔悴?”

容郅闻言,不以为然,“不妨事!”

庆宁不知想起什么,忽然道,“听薛痕说你连夜赶路回来,昨夜又进宫了,定然是未曾休息,吃了东西便回去休息一下吧,你这样下去,身子如何受得?”

哪有这样拼命的?

以前刚当摄政王的时候,为了国政,几天不眠不休也就罢了,如今楚国哪里还需要他这样?

“孤知道了!”知道是一回事儿,听不听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容郅语气微顿,转而想一件事,忽然问道,“前几日皇上和秦贵妃来,跟你说了什么?”

王府的事情,自然是逃不开他的掌控,皇帝亲自来了,还带着贵妃一起来看庆宁,自然是有人禀报了。

闻言,庆宁笑容一僵,随即淡淡一笑,“我与皇上和贵妃也有不少日子没见过了,知道我在这里,便来看看,不过是闲话家常罢了!”

容郅蹙了蹙眉,不过倒是没说什么,继续吃着面前的早膳。

庆宁看着他挑挑眉,“弟弟怕姐姐会对皇上不利么?”

容郅一顿,放下瓢羹,缓缓咽下嘴里的东西,看着庆宁,眸色渐深,“姐姐认为呢?”

庆宁想要皇上的命,从来不掩饰,就像恨太后一样,容阑是她的儿子,自然庆宁也恨,只是这种恨又有些不甘。

因为容阑和庆宁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在容阑没登基前,两人也算是十分要好,庆宁也没有因为元太后而迁怒于容阑,可是,自从他登基之后,庆宁对他的恨,可谓极深,恨到可以想要他的命。

其中缘由,容郅自然明白。

庆宁不以为然,淡淡的说,“你放心好了,我若是想要他死,自然也要做好以命抵命的准备,如今,我尚不想死,何况,要杀他,也是在宫里,我怎么会愿意让郅儿扯进来呢?”

这里是摄政王府,她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一旦容阑死在这里,容郅便是怎么也脱不了干系,这里毕竟是摄政王府,别说弑君,就连护驾不力的罪名,庆宁都不希望容郅来背负。

这些罪孽,这些罪名,她一个人来背负,便足矣。

容郅闻言,面色微动,看着庆宁有些无奈,“姐姐,皇上没错,你又何必……”

谁知,庆宁立刻脸色阴狠,握紧拳头看着容郅,咬牙切齿,“占据了不该属于他的皇位,他该死!”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庆宁也并非是非不分,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容阑会听从元蓉的话,矫诏夺位,趁着容郅赶不回来登基为帝。

容郅回来的时候,遗诏已经宣告天下。

他是皇后所出,虽然朝中大臣都知道,先帝有意让七皇子继承帝位,可是,当时未立太子,容阑登基,名正言顺。

可是,先帝立了遗诏,而这份遗诏,是传位给容郅。

容阑登基为帝,容郅自然是不可能再说什么,可是,庆宁怎么甘心?

那是容郅该得的!

闻言,容郅面色微沉,淡淡的说,“皇位从来就不是孤想要的东西,姐姐应该明白,不是么?”

若是他想要,有的是办法夺回来,可是,他想要的是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不想要的,他不会去动分毫,想要的,也绝对不会放弃。

所以,得知皇兄矫诏登基,他并不觉得损失了什么,相反,毫无感觉。

闻言,庆宁一阵恼怒,站起来,看着容郅,咬牙道,“你可以不在乎,可是郅儿,那是属于你的东西,就算你不想要,也轮不到他容阑来抢走,先帝是传位给你,这是事实,他为了他的母后,为了能够得到他想要的女人,抢了你的皇位,他对不起你,这也是事实!”

所以,不该顾忌他一次次的忍着,忍着那些人为非作歹!

这么多年,容郅为了容阑,究竟对多少事情视而不见,容郅自己明白,说白了,不过是因为顾忌皇帝,所以对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意。

连元太后一次又一次的刺杀,都可以当作不知情。

可这些,从来不是他应该承受的。

那个毒妇,害死了他们的母妃,害得他们姐弟俩生来就不幸,不管容阑如何,都不是一次又一次放过她的理由。

庆宁面色激动,容郅却依旧面色淡淡,看着庆宁,语气微淡,仿佛在陈述着什么,“你太激动了!”语气平静,面色如常。

庆宁一顿,看着他。

容郅又道,“身体才刚好,花姑姑没有跟你说过么,你的身体需要静养!”

显然,对于刚才庆宁的话,他并不在意,在意的,只是庆宁这么激动,会不会伤及身体。

本就是大病初愈,这样确实不好。

庆宁的身体,需要静养,所以这几年才让她在邙山别院养病么,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远离这个地方。

庆宁闻言,气急,“郅儿!”敢情她刚才说的话,他都没听进去?

容郅站起来,面色淡淡,缓声道,“孤吃完了,先回去了,姐姐好好休息吧!”

说完,转身,走人。

对于庆宁的这些话,丝毫不受影响。

庆宁在后面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无奈道,“郅儿,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姐姐……”

只是希望你坐在那个位置上面,把那些人都踩下来,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伤害你……

从小到大,容郅受了多少折磨,庆宁自然是全都看在眼里,每当想起,就无比心疼,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容郅不在乎这些,竟然还能忍到这个地步,唾手可得的皇位,竟就这样拱手让人。

容郅脚步一顿,淡淡的说,“孤说过,你若是真的为了孤,就好好活着,其他的,都毫无意义!”

说完,直接走出了门口。

庆宁有些怒气,脸色一阵青白,看着容郅离开的方向,紧握拳头。

走出了门口,走了几步,容郅忽然脚步一顿。

身后瓷碗砸落地上的声音传来。

容郅面色如常,往水阁的方向走去。

冥夙已经在等。

看到他来,连忙行礼,“参见王爷!”

容郅直接走进阁楼,走向不远处的桌案,坐下。

“查到了?”

冥夙颔首,道,“回王爷,郡主去了姑苏城!”

闻言,容郅显然是有些吃惊,姑苏城?

对了,他怎么忘了一件事儿?

那个姑苏城主在她离开之前进京,怕就是跟着宁煊走了……

这女人,欠打!

冥夙继续道,“郡主一路上都在隐匿踪迹,并且日夜兼程,所以属下派出去的人才没有查到她的去向,昨夜半夜,属下收到邯州那边的消息,郡主在两日前途经邯州,曾在邯州落脚,后前往姑苏城!”

因为发现人不在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夜,再去追的时候,已经有些棘手,也实在是想不到,楼月卿会选择日夜兼程。

从楚京离开,很多分叉通往楚国各地,追查确实是有些麻烦。

闻言,容郅蹙了蹙眉,“日夜兼程?”

那女人简直是不要命了,身体本就不同常人,一路颠簸本就够累的,还敢日夜兼程,竟然还这样胡闹!

“是!”

容郅脸色一沉,“备马!”

闻言,冥夙脸色一惊,“王爷打算前往姑苏城?”

容郅轻嗯一声。

冥夙脸色一变,立刻跪下,恳求道,“王爷,您已经几日未曾歇息,如此下去,怕是会承受不住,既然已经知道了郡主的去向,也不必急于一时,请王爷三思!”

怕是这样下去,直接在半路累倒,那就麻烦了。

若非王爷有内力傍身,这样子耗着,早就受不住了,可是就算如此,也不是这样胡闹的,从楚京前往姑苏城,可是晋州来回的距离,按照王爷一贯的行事作风,是不可能半路休息的,如今已经两日未眠,再这样下去,真是……

容郅倒是沉思了一下。

冥夙又道,“而且,若是郡主到时候知道,怕是也会不高兴!”

若是一般女子,王爷这样,估计会很高兴,毕竟能够让王爷如此不顾身体地去寻,可是,郡主怕是不会。

虽然没有多接触,可是,冥夙看得出来,郡主可不是那些庸俗的女子能比的。

闻言,容郅倒是也在想这个问题了,但是,和冥夙担心的不是一回事儿……

摄政王殿下沉思,他这样日夜不眠不休的赶去找她,那找到了,肯定就不能管她日夜兼程跑了这么远的事儿了……

那女人最是擅长得理不饶人,如此,她以后再乱来……

想到这里,容郅便道,“孤去睡一觉,等孤醒来便备马前往!”

冥夙才放心,“是!”

容郅这才转身走进内室。

谁知道,这一睡,直接睡到第二天凌晨……

几日未睡,又是奔波了两日,本就身心俱疲,容郅这一觉,一睡就睡了将近一天一夜……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天蒙蒙亮。

------题外话------

先更新这么多,留点稿子存起来,月底可能会忙,所以存点稿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