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你想回璃国么/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一夜未眠,因为白天睡了一天,晚上根本睡不着,她便寻了几本书看着,直到差不多天亮的时候,才勉强睡着。

再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巳时。

吃了点清淡小粥,就出了门,去看端木斓曦。

没想到端木斓曦正在和老城主下棋,没人敢打扰,她一来,倒是多余了。

看着走廊尽头,两相对坐,无一言一语,只是安静下棋的画面,楼月卿止步不前,倒是犹豫了,她可不想打扰了这份宁静。

可是,由不得她思索,那边的人就发现了她。

端木斓曦看到她,好似分外高兴,立刻招招手道,“怎么人傻愣在那里,赶紧过来!”

无奈,楼月卿只好走过去。

走到房他们身旁,楼月卿浅浅一笑,微微俯身,“师父,宁伯伯!”

老称城主看着她,笑着道,“小丫头可算来了,你师父念叨着你,都让我耳朵起茧子了!”

说着,还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端木斓曦。

端木斓曦全当没看到,连忙拉着她细细打量,温声道,“休息了一日,眼瞧着气色比昨日好多了,怎么样,住得可还习惯?”

楼月卿莞尔,“师父哪里话?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城主府,以前住的惯的,如今哪里会有不惯呢?”

只不过四年没来了而已,四年前她可是常来的。

端木斓曦笑了笑,无奈道,“那哪能一样,那时候你还是个小丫头,如今都成大姑娘了,这衣食住行,哪里还能跟以前一样,若是哪里住的不妥,便与你宁伯伯说,知道么?”

以前的楼月卿,她都是放养着的,任她到处闯祸,也从不怕她出什么事儿,只要不是寒毒发作,就不会有人可以伤到她,何况,即便是寒毒发作,也是习惯了的。

可如今,哪里还敢放心?

楼月卿颔首,笑道,“师父放心,无忧可不是会客气的人,若是有什么事儿,一定会和宁伯伯说的!”

“那就好!”

在一旁的老城主倒是不爱听了,“看你说的,小丫头在我这里就跟我女儿似的,谁敢苛待她?能有什么事儿?你就爱瞎操心!”

楼月卿在城主府里,所居住的地方是特意给她准备的,处处雅致,下人们的伺候也不敢有一丝懈怠。

城主府伺候的人都差不多是伺候多年的老人了,都是在城主府里多年的人,自然对这位不陌生。

端木斓曦扫了一眼老城主,没好气道,“我的无忧我不操心难不成还留着让你来操心啊!”

说着,顺手拉着楼月卿坐在一旁。

老城主一听,连忙打住,“得得得,我不说了,一说到这丫头,总是你占理,容不得我说半句不是,护犊子的心性还真是不减当年!”

这么些年,把这小丫头护得跟宝似的。

闻言,端木斓曦不以为然,看着老城主有些得意,“我就护着,莫不成你还有意见?”

“不敢!”他哪敢有意见啊?

这还差不多!端木斓曦眉梢微挑,稍稍得意。

看着眼前的女人年纪不小还如此小孩子气般,老城主叹了口气,倒是没再多留,“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师徒俩,省得等会儿被说不识趣儿!”

说着,缓缓站起来,还真走了。

楼月卿笑了笑,看着端木斓曦道,“师父和宁伯伯,可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

明明两个人都不是年纪小的人了,老城主五十多岁,端木斓曦也即将五十了,可是还是这般,不但没有越来越淡,反而日渐情浓。

闻言,端木斓曦瞥了一眼楼月卿,随即转头端起一旁的茶炉倒茶,忍不住道,“你就取笑师父吧,越来越没规矩!”

说完,把手里的茶杯递给楼月卿。

楼月卿接过,吹了几下,轻抿一口。

看着楼月卿,端木斓曦轻声问道,“你见过瑾王了?”

动作一顿,楼月卿微微颔首,“嗯!”

端木斓曦轻声道,“方才宁峰与我说了,这孩子的性子,是随了他的母妃,一样不喜功名,不恋皇权,倒也是极好的!”

若是他当真喜欢那个皇位,若是真有野心,那才是祸患。

楼月卿放下杯子,眼帘微帘,淡淡的说,“母妃性情淡雅,不喜争斗,所以也因此深受父皇敬重,二哥自小便受她影响,对争权夺利不甚喜爱,一直羡慕在外行走江湖不受约束之人,只是,生在皇家,哪里还有选择?”

所以,即便如今尚且可以远离纷争,可也只是暂时的。

生在皇家,从一开始,就没得选择。

端木斓曦没说话。

楼月卿便道,“对了,师父若是得空,就见一见他吧,让他早日离开,他继续留在这里,总归不妥!”

总归是住在城主府里面,保不齐哪一天还真是迎面撞上,她可没有把握可以让他不起疑心,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够保持镇定。

他于她而言,总归与其他人不同。

闻言,端木斓曦看着楼月卿,挑挑眉,“你怕遇见他?”

楼月卿没说话,但是,算是默认。

端木斓曦了然,沉思少顷,随即叹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我见他便是!”

这样拖着,确实不是办法。

迟早要见的,可是,萧以恪继续留在城主府里,楼月卿就有可能会遇上他,虽说遇上也许也没什么,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事情?

闻言,楼月卿站起来,轻声道,“那我先回去了!”

然而,端木斓曦却不让她走,轻声道,“不,你也留在这里!”

楼月卿面色一僵,留在这里?

端木斓曦招来手下,让人去请了萧以恪前来。

没多久,楼月卿坐在屏风后面,才明白端木斓曦留她在这里的用意。

很快体内的高手下来报,萧以恪来了。

脚步声随之传来。

楼月卿静静坐在屏风后面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垂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拽着袖口,有些紧张。

萧以恪等了两日,终于等到了端木斓曦见他,自然是惊讶,所以,很快就来了。

一进来,看到端木斓曦的那一刻,却惊呆了。

端木斓曦没有坐在屏风下,而是坐在窗台下,看到他,倒是没太多惊讶,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轻声道,“坐吧!”

她见过萧以恪几次,自然不会奇怪。

萧以恪目光诧异的看着眼前一头白发的女人,还以为认错人了,这和记忆中见过的那个绝色般的女子,当真是同一人?

虽然不敢相信,可是,这张脸丝毫未变,倒是没有怀疑,只是很震惊罢了。

据他所知,端木斓曦和母后年纪相仿,应该也就是五十岁左右,本又是擅长医理的人,懂得保养,所以端木斓曦面容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可是为何却是一头白发?

坐在端木斓曦前面,萧以恪剑眉紧蹙,颇为不解,“多年不见,前辈为何是此般模样?”

这满头白丝是因何?

他记得,十多年前端木斓曦常进宫,他见过不少次,只知道这位是母后的妹妹,医术极高,说是可妙手回春,后来无忧出生之后,她也常在宫中伴随在无忧身边,如今十一年未见,为何竟满头白发?

端木斓曦倒了杯茶递给萧以恪,含笑道,“年纪大了,白了发也不过是正常之事!”

萧以恪显然对端木斓曦的回答不信,遂而蹙了蹙眉,看着端木斓曦,没说话。

没有继续过多的叙旧,端木斓曦便问,“不知道瑾王殿下这次来,所为何事?”

萧以恪闻言,便不再废话,缓声道,“不瞒前辈,此次前来叨扰,是为了本王的母妃!”

端木斓曦面色微动,挑挑眉,静待下文。

萧以恪沉声道,“母妃的腿疾已经有十多年了,时常发作,这么多年少有发作,可今年却连着几次腿疾发作让母妃极其痛苦,太医院的人皆束手无策!”

闻言,端木斓曦莞尔,意味深长的看着萧以恪,“既然如此,你又如何得知,我就能有办法?太医院的太医都是医术高超的大夫,他们尚且无计可施,何况我呢?”

萧以恪淡淡一笑,“以前母妃的腿疾从未发作过,可今年却不知怎的发作得厉害,所以,本王便将往年为母妃医治腿疾的太医抓了起来,太医自然是不敢瞒着,便告诉了本王一件事儿,前辈还想瞒着么?”

所以,端木斓曦这么多年偷偷给皇贵妃治腿的事儿,自然是也被知道了。

端木斓曦没有惊讶,而是淡淡的笑了。

伸手动作优雅从容的煮着茶,轻声道,“没错,这些年我一直给皇贵妃调养身子,她所吃的药,也都是我亲手调配制成丹药让太医给她吃的,所以,这么些年,她身子一直很正常,不过这几个月我给的药估计是吃完了,那个太医自己不会配制,自然是漏了馅,不过,常人也就会以为是皇贵妃旧疾发作,也就你会怀疑这些事情!”

她所给的药,自然不是那些太医能够学得来的,药吃完了,她这大半年来都为了楼月卿的事情奔波担忧,哪里还顾得上皇贵妃?

萧以恪民初电脑,“母妃的事,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不过,本王有一事不解,望前辈解惑!”

“殿下请讲!”

想了想,萧以恪缓声道,“据本王所知,前辈因为母后之死,对父皇恨之入骨,自然也对父皇的妃妾极其厌恶,为何还要帮助母妃?”

当知道这件事情是端木斓曦背后所为,萧以恪自然是十分吃惊。

端木斓曦闻言,莞尔一笑,“这个问题,殿下应该知道,何必要问呢?”

萧以恪沉默。

端木斓曦淡淡的说,“皇贵妃毕竟与他人不同,她的腿疾,是因何而起,你也知道,我这么做,不过是替人还债罢了!”

若是姐姐在天有灵,怕是也会希望自己这么做。

闻言,萧以恪眸光微动,微微颔首,低声道,“多谢前辈!”

之前逼问太医之时,太医曾言,母妃的腿,一旦下雨天和寒冬,便会发作,这么多年多亏了端木斓曦送去的药,才让母妃免去了这些折磨,不管如何,他是感激的。

端木斓曦淡淡一笑,轻声道,“我这么做,不过是谢谢她当年将无忧视为己出罢了,她是个难得的明白人,本不该承受碎骨之痛,我无法替无忧还她两条腿,也就只能让她少受些折磨了!”

被硬生生碎了骨头,这种痛,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可是,当年,那个女人,就是为了无忧,在东西砸下来的最后一刻,将无忧抱在怀里,自己则被废了双腿,差点没了命。

实在不敢想象,若是当时没有人在身边,这么重的一根石柱倒下,年仅五岁的无忧,焉有命在?

怕是早已命丧了。

这份恩情,无以为报。

闻言,萧以恪却脸色一变。

无忧……

看着端木斓曦低着头正在烹茶的动作,萧以恪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道,“前辈,我还有一事不明!”

“何事?”

萧以恪看着端木斓曦,蹙紧眉头想了想,“我……”

动了动唇,他便不知从何问起……

有一个疑问,藏在心中十年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想多了,可是,却又不是如何解惑,可是,每当看到那个人,他就疑惑更深。

实在是不明白,为何一个人的转变,会是如此之大……

端木斓曦挑挑眉,“王爷想问什么?”

萧以恪垂眸,沉思少顷,便道,“只是不明白,前辈以前常在宫中走动,为何这些年杳无音讯!”

算了,等他自己搞清楚再说吧。

端木斓曦闻言,神色微动,端起茶杯细细品茶,不着痕迹的道,“我如今这副模样瑾王也看到了,若不是殿下特意来寻我,怕是我也不会见你,何谈去见别人!”

萧以恪蹙眉,没说什么。

可是,疑点很多,他总是觉得,端木斓曦很古怪。

比如说,自那件事后,端木斓曦再也没有出现,这很不正常。

甚至,极其古怪。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快午时了,端木斓曦便道,“好了,我身子也乏了,瑾王请回吧,皇贵妃的药我会派人给她送去,这段时日因我身子出了些问题,所以耽搁了,倒是苦了她!”

萧以恪也没有多待着,“如此,那本王先走了!”

说完,站起来,作揖,打算离开。

可是,刚转身,脚步一顿……

目光转向不远处的一个精致屏风处,目光微凝。

那里……

有人!

虽然那个人极力压抑着,可是,有些紊乱的呼吸声还是被他听见了,不同于端木斓曦的平稳,若是有些像是在忍着什么……

是谁?

脚步一动,忽然想过去。

端木斓曦眸子微眯,见他脚步微动,便忽然开口,“瑾王殿下怎么了?”

回神,萧以恪定了定神,“没什么……”

终究没有走过去。

而是看了一眼,便往外走去。

确认他离开后,端木斓曦才站起来,快步走向屏风后,看着楼月卿低着头坐在那里,身形微颤,紧咬着唇畔。

好像在忍着……

她一进来,楼月卿抬起头来,只见那双潋滟的眸子微微发红,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没有流出,像是在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端木斓曦一惊,“无忧……”

怎么哭了?

多少年了不曾流过泪,怎么哭了呢?

楼月卿蓦然一笑,却笑得苦涩,眼眶中的泪水终究没忍住,滑落脸颊……

带着丝丝凄美,笑的苦涩又无奈。

端木斓曦连忙蹲下,帮楼月卿擦掉泪水,楼月卿却忽然哑声问道,“师父,他是不是……知道?”

动作一顿,端木斓曦看着她,想了想,叹了声,“也许吧……”

萧以恪最后的那个问题,其实一开始想问的不是那句话,端木斓曦看得出来,他欲言又止,一定是有什么问题想问又不敢问,端木斓曦自然是大概猜得到萧以恪想问什么,只是,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楼月卿垂眸,抿唇不语。

也许……

其实,凡是长点心,都会有所怀疑的吧,二哥那么疼她,又怎么可能毫不生疑?

一个时辰之后,萧以恪和尉迟晟一同离开了。

楼月卿站在姑苏城北门的城墙上,看着骑着马越来越远的两个身影,看着北方,眼底晦暗不明。

因为不放心她,所以几个月未曾踏出城主府的端木斓曦,也一同陪着她前来。

与她一起看着城门外的北国……

那两个身影已经消失了。

端木斓曦忽然道,“五里之外,便是璃国的疆土了!”

楼月卿神色一动。

转头看着楼月卿,端木斓曦忽然问,“想回去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