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同处一室,洗澡是个大问题/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把手里的一大包东西递给身后的玄影,绷着脸两人走在街上,如今已经是压弯,街上人很少,偶尔经过一两个。

楼月卿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糊了,为了容郅那厮,竟然大晚上走密道出来寻几件衣服,如此的……大费周折!

城主府有不少秘道通往外面,甚至还有一条直接通往城外的,这些都是很久之前历任城主所挖掘,为了以防万一,楼月卿在城主府也差不多当作自己的家,老城主和宁煊也从不会防着她,自然都知道,容郅那家伙硬要住下,她也无法,只是城主府守卫森严,自然是不能直接从正门走出来找衣服,也不能去找宁煊的吧,容郅那啊哦叫的样子,就算是新的,怕是也不会碰,她只好走最方便隐秘的密道出来,否则按照宁煊的心思,她若走正门,怕是能猜出一二了,所以,她只能躲开所有的守卫从密道出来。

可是,现在想想,楼月卿总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儿……

她为何最后还是让那厮如愿以偿的住在她房里?不是该直接跟他来一句:不走咱俩掰的咩……

竟然就这样被他带着进了他的话里,最后被他威逼利诱让步,把自己的房间分他一半!

失策!

明明她可以挺着腰板指着他来一句:你不走以后别来找我!

结果一时脑子被门板夹了,被他牵着比起走还不知道……

悔恨!

终于回了城主府东苑的入口处,关了密室的入口,便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院子,自然不敢惊动守卫。

回到屋里,莫言一直守在外间,看到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连忙过来低声道,“主子总算回来了,方才宁公子来了!”

闻言,楼月卿蹙眉,“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莫言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只是他来了便问您在做什么,我说了您在沐浴,正好里面传来引进温泉水的声音,他便信了,没说什么就走了!”

楼月卿垂眸,想了想,没在说什么,转身从玄影手上接过一大包东西,就往里面走去。

内室很安静,因为太安静,所以隔间的水声才会越发明显,朦胧的水汽也从屏风后冉冉升起,楼月卿一想到屏风后面,某个不要脸的在那里沐浴……

她就浑身犯尴尬。

这种感觉,让她感觉极其陌生,总觉得他们好似夫妻,他在沐浴,她为他准备换洗衣裳……

呸呸呸!

楼月卿回过神来,连忙晃了晃脑袋,对自己更是无语,想什么呢?

有人进来,里面的人自然是感觉到了。

不知为何,他竟笃定是她,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既然回来了,愣着作甚?还不拿过来?”

她说就去一会儿,接过愣是去了将近小半个时辰……

楼月卿本来还在想着怎么送过去,听到这句话,果断脸色一沉,没好气道,“没找着!”

什么人啊,蹭吃蹭住也就算了,连换洗衣物都要她去找,他肯定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洗个澡换衣再来的,可是偏偏就怎么也不肯走。

他是没问题啊,可是楼月卿素来有洁癖,哪里受得了。

据说这厮曾在军营待过,三五日不洗澡肯定是有的……

楼月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么?”里面传来某人语气不明的声音,随即微叹一声,无奈道,“既然如此,那孤只好这样走出去了……”

说完,里面立刻传来某人从水里起来的声音。

楼月卿两眼一直,想都没想立刻出声,“等等!”

里面果然声音就停了。

紧紧拽着手里的包裹,楼月卿略带咬牙的开口,“你不是有衣服么?”

屏风后传来某人既是无奈又是伤怀的的声音,“无忧方才放下豪言说去寻衣物,如此笃定,孤便也信了定能寻到,所以把身上的衣物都弄湿了!”

说着,楼月卿耳尖听见里面什么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

混蛋!

楼月卿很想直接转身出去,让他自生自灭,这厮当真是……

她为何要让他住这里?

她不出声,里面的人再次开口,“莫非无忧想让孤穿浸湿的衣物?如此……”

楼月卿就差没有怒吼了,在某人略可怜兮兮的话没说完,就咬牙道,“我拿给你还不行么?”

真是败了!

她话一出,里头的人略带笑意的慢悠悠开口,“不是没找着?”

搬石头砸脚,楼月卿还在心塞,愣一听到某人这句话,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忍着杀人的冲动,抱着手里一应俱全的衣物挪过去,在屏风后面,慢吞吞的在屏风后面掖着,伸手,把手里的包袱丢进屏风后面,立刻走开。

走到屋内中间的桌子旁坐下,楼月卿立刻倒了杯水一口喝下,清醒清醒。

然而,那边很快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为何是白色?”

语气中,好像还有些嫌弃。

楼月卿蹙眉,转头看屏风,脸拉得老长,“不喜欢就别穿!”

还挑三拣四?

里面彻底没声了。

楼月卿懒得搭理他,转过头来琢磨着自己等下如何沐浴……

容郅在这里,就算他不会偷窥什么的,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敢,想起在楚京的时候,这厮在她沐浴时不知不觉出现在她屋内,坐在那里,隔着一个屏风的里面,她就在沐浴,楼月卿就特别不自在。

那种不自在,比被直接看到更加明显。

想着想着,身后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楼月卿回头一看,便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一直以来,都只见过容郅穿黑色的衣服,只觉得黑色的衣服更适合他,给人的感觉也是凛然霸气,充满着王者睥睨天下的气势,比之龙之黄色,更加威慑人心,他的身份和性格,很适合黑色,看多了,楼月卿都觉得他穿黑色甚好。

可这套白色衣袍却让他整个人变得不同了,因为楼月卿让人准备的是一整套衣物,包括鞋子和头上的玉冠,都是一整套的,穿在他身上,透着一股清冷之气,好似整个人都变得纯粹干净了,也没了往日里的那份凌厉和凛然。

衣服仿若给他量身定制的一样,不大也不小,料子是上好的锦缎,上面绣着一些简单的图案,穿在他身上,整个人犹如芝兰玉树般,立于她身前,比她高出半个头,目光少了凌厉多了一丝温和,所以整个人周身都透着淡淡的清雅。

楼月卿很喜欢白色,就是因为白色看起来很干净,任何污点和瑕疵都遮不住。

而他,穿着一身白色竟也这般好看。

楼月卿一时间看呆了。

容郅浑身不自在,他从未穿过白色的衣服,今次,是第一次穿。

但是看着她也是一身白色,顿时眉眼间多了抹笑意……

剑眉轻挑,张开手给她看,“如何?”

楼月卿回过神,略别开眼,闷声道,“还行!”

没想到这厮穿白色也如此好看,早知道她寻一套花花绿绿的算了!

是么?

摄政王殿下嘴角微勾,一双眼戏虐的看着她,显然心情极好。

楼月卿自动忽略那道戏虐的眼神,道,“既然你洗好了,就出去吧!”

略略蹙眉,“出去?”

楼月卿颔首,“当然,你不出去我如何沐浴?”

摄政王殿下闻言,定定的看着她,随即嗤笑一声,看着她无奈道,“孤又不会看你,你如此防着孤作甚?”

他的保证……楼月卿想都没想,立刻拒绝,“那也不行,你出去!”

之前还说不会对她动手动脚的人,昨夜来之后,对她各种上下其手,如今还不要脸的蹭吃蹭住,他的话,她打死都不信!

蹙眉,有些不悦。

她难道还担心他会对她做什么?

认定了她,他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男女授受不亲的话,所以,对她做出的所有事情,都不过是随心而定,但是,自然也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所以,她大可不必担心自己会做什么,适可而止,他还是懂的。

所以,她的这种担忧,令他不喜。

对她,他已经毫无顾忌,可她好似并不是如此……

无奈地看着她,容郅缓缓道,“洗好了叫孤!”

说完,踏步走出内室。

楼月卿见他走了,才缓了口气。

玄影看到门口走出来的人,还以为见鬼了……

王爷从来不会穿白色的衣服,别说白色,除了黑色王爷从来不曾穿过其他颜色的衣物,所以,看到自家主子穿着一身白色衣袍出来,自然是十分惊讶,更甚是以为自己看错了。

方才的包裹被绑着,她也没有看里面是什么颜色的衣服,如今看来,竟然是白色的。

莫言倒是没有什么想法。

外室的门关着,反正容郅走出来外面也看不到,索性就躬身在一旁,静候吩咐。

容郅这才细细打量楼月卿居住的屋子,内室他是都看过了,外面还未曾看过,用晚膳都是在里面用,所以他未曾出来过,如今是夜晚,为了以防万一,外室的门已经关上了,所以容郅走出来也不怕被发现。

外室分为两部分。

一面墙面将外间隔开,前面是客厅,也是楼月卿平日里用膳的地方,后面则是一个雅致的书房,虽说是书房,却只是摆着几个紫檀木的书架,上面放着不少古典书籍,却没有桌案,想来楼月卿很少进去。

容郅看完了外面,自然往里头走了进去。

里面打扫的很干净,却有些冷清,可见她不怎么进去。

走到第一排书架前,目光扫视一眼,全都是一些闺阁女子不喜欢看的,兵法谋略,野史典籍,琴谱棋谱,医书药谱,几乎都是孤本,目光一顿,容郅看着最上面的一排,竟有几本武学书籍?

伸手,拿下来一本。

翻开一看,全都是一些江湖上失传的剑法秘籍,可是看着这本书的痕迹,她应该都有看过,不过,又好似许久未曾翻开。

翻了几页,放回原处。

继续拿起一本兵法书籍来看,看了一下,又放回去,没多久,就把书架上好几本书都拿下来浏览了一番。

疑惑更深。

这丫头怎么净爱看这些书籍?其他倒还好,可是这些治国谋略的书籍她看来作甚?

好几本都是关于治国谋略的,这些他尚且都不太喜欢看,她为何会看?

男人看这些书,尚且是因为男儿之志,有野心不奇怪,她一个女子,关心这些作甚?

走到第二排,继续看,和第一排差不多……

目光一顿,停在书架最上方,一个锦盒放在上面,容郅一怔,本来打算拿下来看看,只是手一顿,转头,果然看到楼月卿浅笑嫣然的站在入口处,静静的看着他,刚沐浴好,所以一头墨发垂在身后,两缕垂于身前,身上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看着很轻便。

看到他看过去,楼月卿只好走过来,绕过第一排书架,走到他面前。

看着他,淡淡一笑,“你怎么进这里来了?”

实话实说,“无聊!”

挑挑眉,楼月卿但笑不语。

环视一圈,容郅挑挑眉,“这些书,无忧都有看过?”

微微颔首,“都看过,不过……有好多都不在这里,也不知道被师父丢哪里去了,这里的应该都是些孤本,一般的书师父估计都扔了!”

那些棋谱琴谱,医书药谱,还有剑法武功秘籍,都大多数是难寻的孤本,治国谋略和兵法书籍也都是她喜欢的,其他的,估计占地方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闻言,摄政王殿下笑了笑,“看来孤的无忧也是个饱读诗书的才女,甚是欣慰!”

楼月卿没好气得看了他一眼,欣慰你个头!

不过他的话倒是讲对了,她确实也算是饱读诗书,她记性极好,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所以一本书看过一遍便都差不多能记下,年幼时,也是因为这个,被臣民大赞,父皇更是喜不自胜,以她为骄傲,这么多年,她经常在城主府住着,有时一住就是几个月,闲来无事,一天能看很多本,一般的书籍难入她眼,就派人去到处搜罗这些重要的来看。

这里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容郅扫了一眼书架,不解,“不过,你读这些兵法治国的书籍作甚,莫不是无忧对打仗治国的事情感兴趣?”

楼月卿挑挑眉,“如果是呢?”

她确实对这些,很感兴趣!

容郅若有所思,缓缓道,“有兴趣……极好!”

啊?

楼月卿不解,“什么意思?”

容郅没多说,而是拉着楼月卿,缓缓走出了书房。

楼月卿吩咐玄影和莫言回去休息,便被容郅拉着直接走进了内室。

看了一眼床榻,再看看地面,摄政王殿下有些心塞。

他多少年没有如此憋屈过了呢?

好似从来没有!

忍着心酸,看着身旁的人,摄政王殿下抱着一丝期待,“你确定让孤睡地上?”

楼月卿想了想,答道,“我睡也可以!”

闻言,容郅脸色一沉,这女人欠修理!

“铺被子!”

啊?

楼月卿看着他,精致得黛眉蹙了蹙,不确定的问,“我?”

摄政王殿下心安理得的颔首,见她瞪眼,他就立刻不高兴了,“有问题?”

让他睡地上,他睡还不行么?

铺个被子这么简单的事情,肯定得她干!

“当然……”性急口快,然而话一出,被某人一个你不铺被子我俩挤一窝的眼神威胁到,楼月卿果断转了语气,“没问题!”

铺个被子而已嘛!

摄政王殿下笑了。

楼月卿果断跑到自己的床那里搜罗了被子,铺地去!

当然,翻箱倒柜寻了一张黑色的狐毛毯垫着,以防地气过寒,伤了他的身体。

一切准备就绪,楼月卿还特地把床边的屏风搬过来搁到中间,把床和地铺隔开来,容郅坐在一边冷眼看着,看她移着屏风,挑挑眉,愣是不去帮忙!

这辈子第一次睡地上呢!

哼!

楼月卿忙完了,看着自己弄好的窝,很满意。

如果不是让他去客房睡很有可能被发现,楼月卿才不可能让他睡她房里,男女有别,她铁定不乐意。

还不忘看着拉着一张脸的摄政王殿下笑眯眯的说,“如何?我觉着比我的床舒服!”

最后一句话……

好像在哄孩子!

摄政王殿下闻言,倒是笑了,“既然如此,无忧也一起睡地上?”

楼月卿果断闭嘴,果断嫌弃!

哪有床舒服?

楼月卿懒得搭理他,天色不早了,都亥时了,该休息了,所以,楼月卿直接跑去睡了。

把他一个人晾在屏风外面,看着地上的地铺,心里一阵凌乱……

将就着两日吧,今日已经七月份最后两日,初一之前,他定是要离开的。

一夜好眠。

第二日,楼月卿一早就醒了,掀被子起来,以为他还在睡,可不成想,绕过屏风,竟看到他站在窗沿那边,静静的看着外面。

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

楼月卿一惊,连忙过去。怎么能开窗呢……

被发现怎么办!

可是,走过去才发现,本来昨日守在窗外不远处的守卫,都不见了。

容郅负手而立,看着外面,听到她的脚步声,转过头来,楼月卿连忙问道,“那些人呢?”

怎么一早起来都不见了?

容郅缓声道,“天亮时撤走了!”

闻言,楼月卿面色一变。

------题外话------

明天万更,过几天就回京虐狗去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