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自己撞上来的出气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城主府附近,容郅就下了马车,闪身进了城主府。

而楼月卿,坐着马车一直到门口,从正门回去。

晚上,和昨夜一样,吃完晚膳,便分别沐浴,之后依旧是某人睡地上,楼月卿睡床上。

然而,第二日,楼月卿一早起来,本来睡在地上的人,却不见了……

楼月卿看到地上的铺上已经空无一人,面色一变,以为他出去了,正要出去找,可是,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檀木桌上,一张纸躺在那里。

她快步走去,拿起来一看,只看到一句话。

—孤有事先行离开,勿恼勿怒!

楼月卿面色一变,他竟然……

将手中的纸条揉成一团,楼月卿手一挥,直接把桌上的茶盏挥落在地,支离破碎的声音响彻屋内,可见她的怒气和恼意。

“容郅……”

他不是说不走的么?竟然骗她!

在外面的玄影和莫言听见声音,立刻推门进来,只看到楼月卿双手撑着桌边,侧对着门口,而桌边地上,一地的碎片。

头发倾泻而下,直接挡住了楼月卿的脸色,所以在门口根本看不清楚,只是楼月卿因为怒极而身形颤抖,门口那里却看的清清楚楚。

两人一惊,连忙走过来,莫言看着一地的碎片,看着楼月卿难看的脸色,有些担心,“主子……”

而玄影,一进来看到室内再无自家王爷的影子,再看看地上的纸张虽柔成一团却已经能看到一两个字,便已了然,王爷走了。

楼月卿抬眸,看着她们俩,面色阴沉的问,“他什么时候走的?”

两人均是一脸茫然,玄影低声道,“属下天未亮就在外面候着,一直未曾听见里面有动静,怕是王爷早已离开!”

今日初一,王爷会离开不奇怪,只是,怕是王爷不辞而别会让郡主生气。

闻言,楼月卿咬着牙,没多说什么。

他这是早就打算好了今日离开,昨日不过是敷衍罢了,可是,他怎么能这样,明明知道她不放心,还天未亮就走……

看着地上一堆碎片,楼月卿轻咬唇畔,她已经多久未曾如此失控了?

定下心神,看着莫言轻声道,“收拾一下!”

说完,折身走进洗浴间。

莫言颔首。

玄影却不太放心,“郡主她……”

莫言轻声道,“她没事!”

不过怕是会生摄政王的气罢了。

楼月卿没再提这事儿,洗浴间里,容郅的衣服都不见了,想必被他带走了,她换好衣服,让莫言帮自己梳好头发,弄好一切后,照常用膳,好似没受影响。

吃完早膳,楼月卿出了院子,在府里乱溜达,听见兵器相撞的声音,随之而去,没想到竟看到宁煊和老城主在府中的练武场交接的空地上正在练剑

今日闲来无事,所以两父子正在比试,周边守着两人的贴身手下,都在看着,父子俩各持一把长剑,正在对打着,竟不相上下。

楼月卿缓缓走过来,看着空旷的武场里正在比试的两父子,挑挑眉,倒是极感兴趣。

府中南苑有一个空旷的空地,便是练武场,地方很大,平日里宁煊习武都在这里。

莫言和玄影跟在后面,一直担心楼月卿会难受,可是谁知道她压根没受影响,玄影本来想询问一下楼月卿是不是生气了,可是莫言拦着,没让她开口。

政委围观的几个手下看着楼月卿走来,连忙恭敬地行礼,“月小姐!”

因为楼月卿的名字他们都不知道,宁煊一直叫她小月,所以府中的人都叫她月小姐,几年前也是如此。

楼月卿对着他们淡淡一笑,便看着不远处正在翻来跳去招招相持不下的两人,嘴角微勾,静静的看着。

那边,父子俩正打得如火如荼。

宁煊的武功是老城主亲自传授,可是宁煊悟性极高,青出于蓝胜于蓝。竟然和老城主实力相当,甚至打的老城主有些吃力。

他前段时间受了伤,虽然养了一段时间,好了,可是毕竟年纪已经不小了,自然体力不如宁煊,这不,宁煊应对自如,老城主却不行。

楼月卿转头看着莫言,挑挑眉,“怎么样?”

莫言缓缓一笑,“宁公子武功造诣极高!”

这是实话。

楼月卿莞尔,“确实!”

随后又道,“宁伯伯毕竟上了年纪,若是宁煊还打不过他,估计宁伯伯更生气!”

莫言笑而不语。

老城主就是如此,宁煊打赢了,他不高兴,打不赢,他也不高兴。

那边,已经精疲力竭的老城主立刻在宁煊出手之际退开一边,嚷嚷道,“不打了不打了,再打下去我这把老骨头要废了……”

说着,还不停的喘气,他的手下连忙上前递上擦汗的毛巾。

相比于老城主的气喘吁吁,宁煊依旧淡定从容,嗤声道,“爹这是要赖了?方才可是您自己嚷着要比的,如今输赢未定,怎的就要停下了?”

老城主把剑丢给手下,接过毛巾擦汗,瞪着他,“你个不孝子,有你这样打老子的?也不懂的孝顺些!”

宁煊挑挑眉。“上次孩儿孝顺,让了您几招,您就说儿子不思进取,连个老头子都打不过……”

老城主一听,面红耳赤,“停停停,今儿就算你赢了,得了吧?”

上次……

那都是多久前的事了?

宁煊不以为然,“若不是怕您老人家受不住,儿子早就赢了!”

所以,方才就是他刻意让着,所以才让那把老骨头撑到现在!

老城主被说的直接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正好看到楼月卿,就连忙道,“小丫头,你看看这小子,简直是不孝啊,你来评评理,天下可有这样的不孝子?”

楼月卿被点名,倒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宁煊方才打斗间就看到了她,正好这个时候走过来,把剑丢给手下,便看着楼月卿温声道,“小月怎么过来了?”

楼月卿莞尔,“我用完早膳,腹中积食,出来走走,听见声音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你和宁伯伯正在练剑,许多年不曾见过这样的场景了,今儿倒是巧了!”

宁煊挑挑眉,确实,楼月卿这几年都不在,自然看不到。

老城主这时走过来,看着楼月卿嚷嚷道,“小丫头,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宁煊嘴角微抿,看着她,也是一阵无奈。

楼月卿眉梢轻挑,浅浅一笑,“宁伯伯有子如此,实乃万幸!”

老城主一蔫。

随即,“行了,你们年轻人自己聊着,我先回去了!”

说完,脚步匆匆的走了……

宁煊淡淡一笑,看着楼月卿道,“我已经许多年未曾与你比试,倒是很想比一场,看看我是否一如既往的输!”

楼月卿眉梢微挑,无奈道,“我连剑估计都握不紧了!”

她现在这副身子,也就能够正常生活,比武,万万是不行了的。

宁煊颔首,“所以,我注定赢不了你!”

以前,他曾经无比懊恼,他为何就输给一个小他近十年的人,还是个小丫头,所以拼命的习武,就为了有一日把她大败,可是,从没赢过,反而每次都输得彻底。

看着自己柔弱无力的手腕,楼月卿轻声道,“我可能也不会再把你打败了!”

她现在的力气,小的连宁煊方才用的这把剑都握不紧了,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和以前一样,所以,宁煊赢不了她,她也打败不了宁煊了。

宁煊忽然问道,“他走了?”

楼月卿一怔,“你怎么这么问?”

宁煊想了想,道,“看你一个人出来走,若是他在,估计这个时候不会看到你!”

楼月卿眸色微动,倒是没说什么。

宁煊看着楼月卿有些忧郁的脸色,不由得挑挑眉,“不过,你不开心!”

眉头紧拧,眼神黯淡,甚至有些失落。

楼月卿却无奈地看着他,挑挑眉,“你什么时候也会揣摩人的心思了?”

宁煊笑了笑,“难道猜错了?”

楼月卿倒是没说。

宁煊见她不欲多说,也不再说这个,而是转移话题,“对了,今早收到消息,仇俨今日到!”

闻言,楼月卿蹙眉,“他又来做什么?”

前段时间让他传信去晋州处理郭家的事之后,他也随着去了晋州,然后就没见过了。

宁煊道,“听说我要去东宥,他最近闲来无事,便说着要与我一同去,正好你在,也来看看你!”

闻言,楼月卿倒是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练武场,缓声道,“当年就是在这里,他差点死在我手里……”

宁煊颔首,缓声道,“确实,他这几年来姑苏城,一直不敢来这里,说是有阴影!”

那一年,就因为那小子招惹了这丫头,见她长得特好看,不怕死的出言调戏,就被她当场暴打,差点一命呜呼,仇俨怎么可能不记得,毕生难忘才对!

所以总嚷嚷着找她报仇,可是,宁煊自己都不知道她当年离开姑苏城去了魏国之后,去了哪里,竟然再无踪迹,父亲和前辈都不愿多说,去年突然出现,却如此孱弱。

楼月卿面色幽深的看着眼前的空地,缓缓道,“如果不是因为宁伯伯和仇门主是至交,我可能真的杀了他……”

当时的她,脾气可不好呢,哪像现在,性子淡了,做什么事情都要思索。

宁煊倒是没说什么,确实如此,若是不是因为父亲和仇门主是朋友,仇俨那作死的事儿,哪还能活着?

……

确实如宁煊所言,午时刚过,仇俨就来了。

楼月卿正坐在北苑的湖边亭子里,自己一个人对弈。

一个上午,她都没有再提容郅,好像这个人压根没来过一样,莫言倒是不奇怪,倒是玄影,一直为王爷担心。

王爷好像真的惹得郡主生气了。

楼月卿刚才在端木斓曦那里吃了午膳,就出来了,亭子里常年摆着一副棋,楼月卿便走过来,自己一个人下棋。

后面两只跟着,不敢出声。

下到一半,玄影忽然面色一变,立刻跃出亭子,凝聚内息往亭子上面一掌拍过去。

上面立刻一个穿着淡紫色衣服的男人凭空一跃,跳了下来。

便是带着面具的仇俨。

玄影见他下来,不曾停歇,便是一张袭过去,往死里打。

仇俨立刻一闪,那一掌打了个空。

仇俨立刻对着亭子里依旧淡定的下棋,不受干扰的楼月卿道,“赶紧叫你的人住手,不然我真打了!”

楼月卿这才将手里的白子放入棋盘中,转头看过去,似笑非笑,“仇门主……随意……”

说完,转头回去,看了一眼莫言,才继续下棋。

莫言见状,立刻颔首,缓缓走出亭子,站在玄影身边,看着对面的仇俨。

仇俨面色一变,“你这女人怎么那么狠心?竟然让她们俩合……”

话没说完,两个姑娘齐齐出手,仇俨哪里敢分心,只好迎上。

玄影和莫言的武功都不算弱,加起来更是不小,而且仇俨自然也不敢对她俩下重手,可是她俩却不尽然,招招不留情!

转眼就在偌大的空地上打的如火如荼。

宁煊这时从远处走来,看着这一幕,自动略过,走到亭子里,看着楼月卿轻笑道,“估计他以后见到你都要绕道了!”

说完,缓缓坐下,看着桌上的棋局。

楼月卿不以为然,“这样不好么?每次都作死!”

她心情正是不好,这厮就跑来,怪谁?

宁煊笑了笑,看着桌面上的棋盘,挑挑眉,“来一局?”

“好啊!”

说完,将棋盘上的棋子全都收起来。

他执黑子,她执白子,开始!

那边三个人已经打成一团,仇俨苦不堪言,莫言还好,玄影招招不留情的打,让他无可奈何,这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她的人,且武功不弱,再加上个莫言,他们几乎打成平手,可是,他又不敢太用劲儿,所以,打的十分憋屈,正和玄影过了几招,莫言在背后偷袭,转身和莫言打起来,玄影也不安分,他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宁煊来,还以为这兄弟靠谱,帮他说几句好话,结果那没义气的坐着下棋,没理他……

他可不敢伤了这两丫头,而且,也没法伤到,还得防着自己会不会受伤,所以,打得十分吃力。

一回合下来,他看着一左一右对自己半包围的两个人,立刻冲着亭子那边喊着,“宁煊,你个没义气的,快过来帮我!”

那边没反应!

仇俨欲哭无泪。

这时,玄影继续出招。

莫言也加入了行列!

楼月卿看着棋盘才下了没几个子,撇撇嘴,“这几年白练了,连她俩都打不过,竟然还嚷嚷着要找我报仇!”

虽然现在她这副样子,可在之前,莫言她们几个人合起来,都打不过她!

宁煊执着黑子放下,道,“硬练了几年,底子自然不好,若不是仇伯伯就这么个儿子,估计这小子早就被放生了!”

仇老门主以前怎么说也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生了个儿子,直接把他老脸丢尽!

楼月卿莞尔,导致没说什么。

转头看过去,那边正打得激烈,宁煊淡淡一笑,“不过,他也不敢伤你的人!”

否则,也不至于被打的如此……

嗤了一声,楼月卿缓缓道,“生死相搏时,没有人会顾及男女,那是他自找的!”

说完,一个白子落入,宁煊败局将定。

看着棋盘上各自才下了不到二十个子,自己却已经注定了失败,宁煊低低一笑,“我输了!”

楼月卿挑挑眉,“那是你没专心,不是输了!”

说完,缓缓站起来,走到亭边,看着那边打在一起的三个人,目光微凝。

如今,已经是未时了,还有两个时辰便天黑了……

心绪一阵杂乱,挥了挥脑子,楼月卿缓缓走下亭子。

那边的人看到她走过来,自然都停了手,两个丫头收手走来,半点伤也无,倒是仇俨,伤筋动骨,好似被偷袭的不少。

捂着胳膊走来,看着楼月卿脸色愤懑,“你这女人怎么还是那么狠啊,你看我,差点又被废了!”

他的衣服,破了的好几个口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