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担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本来看着还算妖孽的人,如今怎么看怎么滑稽,本来裹在脸上的面具,也被打了下来,略显稚嫩却完美无瑕的面庞暴露在外。

仇俨本来也就只有二十一岁,因为他的母亲是江湖上出了门的美人,所以遗传了他母亲的样貌,人生的秀美绝伦的,若是换身衣裳,估计说他是女人无人不信,所以,坐上门主之位后,为了撑住气场,就铸了半边面具,看着没那么娇气……

被打落之后,一张女人看到都会嫉妒的脸暴露在外,因为刚才打的太激烈,脸是没受伤,然而头发却是一团乱,几根发丝垂在脸庞,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再加上一脸怒气,楼月卿表示,画面太美,她不敢直视。

忍着喷笑的冲动,楼月卿冷嗤一声,“仇门主此言差矣,连两个女人都打不过,废了也是自找的!”

说完,打算离开。

那边那位一听,立刻就炸毛了,“要不是看她们是姑娘家,我会输?我这是让她们!”

楼月卿嘴角微扯,看着身旁的两个人,没打算搭理他,转身走人。

仇俨见她真走了,正要去追,玄影和莫言脚步停下,看着他,一副他若敢追,那就再打一场的架势,仇俨摸摸鼻子,还真不敢追了。

看着楼月卿身影远去,仇俨瞄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乞丐装,嘴角一抽,他还真是来找虐的。

宁公子慢悠悠走来,立于他身侧,看着楼月卿远去,再看一眼仇俨,很同情的说道,“她今天闷了一日,你来的真及时!”

正好给她出出气!

仇俨闻言,长得跟女人似的那双凤眸一瞪,“你还好意思说,也不帮老子一下!”

说完,走了几步,蹲下捡起自己的半边面具,心里憋屈。

宁煊笑了笑,“我刚才都劝了你,跟我一起正正经经的走进来,你不听,挨打了反而怪我了?”

一进门,知道了楼月卿在这里,就转眼没影了,宁煊自然是猜到了他的心思,一点也不担心,慢悠悠的走来,果然一走来,就看到某人被两个姑娘围起来打。

作死怪谁?

仇俨自然是知道自己理亏,也懒得争辩,看着自己破了好些个洞的一衣服一阵嫌弃,挥挥手闷声道,“懒得跟你说,爷去换套衣服!”

说完,拎着面具走人!

早前就给他安排了在南苑的一处院子入住,自然是朝南苑去了。

宁城主慢悠悠的扇着扇子,心情不错。

回到居所,楼月卿就直接走进房里,睡觉去!

门外,随之而来的宁煊自然是见不到她了,知道楼月卿午睡了,挑挑眉,就走了。

倒是玄影,有些担心。

王爷天未亮就离开,今儿又是初一,郡主肯定是生气了,一天下来看着跟没事人似的,可是指不定心里不舒服来着。

可是,王爷今日蛊毒发作,自然是不可能让郡主看到那个样子,所以他会离开,玄影是一点也不奇怪,倒是没想到会偷偷走而已。

与此同时,凉州城。

容郅一早回到凉州,自然免不了要处理下凉州的军务。

他手下的铁血骑分布在楚国北部一带,所以铁血骑将军司徒仲常年在外操练兵马,也代替容郅管理北部的军务,并且观察其余三国的动向,一有异动,立刻禀报,容郅一来,自然是第一时间来来报军务,可是,连续两日,都不见王爷本人,薛痕和冥夙自然不会透露容郅去了哪里,所以,等了两日,司徒仲才看到自家王爷出现,自然是立刻将近期边防军务禀报。

京中也传来不少消息,所以,容郅处理完的时候,已经好几个时辰过去了。

将几个心腹遣下去,容郅缓缓站起来,走到窗沿下,看着窗外北边的方向,神色微凝。

还有几个时辰就入夜了……

她应该很生气吧,昨日不依不饶的让他不许离开,可是,他如何愿意让她看到自己那副吓人的模样?

蛊毒发作时,他看起来多恐怖,他自己是知道的,入夜时发作,一直到子时,几个时辰的焚心之痛,她不能看到。

索性她也来不了这里,就算是生气,也总比让她难受的好。

发呆了许久,薛痕进来都未曾发觉。

看到容郅立于窗下,便走来缓缓作揖,恭声问道,“王爷,今夜是否要遣退驿馆的人?”

闻声回神,轻嗯一声,“让他们都离开!”

驿馆的那些侍卫和打扫的人,都不能留下,驿馆只能由王骑护卫守着,自然也不能让任何人闯进来。

他体内有焚心蛊毒的事情,外人并不知情,自然也不能让外人知情,所以,每次发作,都不能有外人知道。

闻言,薛痕颔首,“属下明白了!”

容郅不再说话。

倒是薛痕疑惑问道,“王爷自从回来后便心神不宁,是否因为郡主?”

今日一早容郅回来,可是却心事重重,好似在担心什么。

以前的今日也从不曾如此过。

想来,与郡主有关。

容郅蹙了蹙眉,转头看着薛痕,淡淡的问,“薛痕,你说孤离开,她会不会生气?”

闻言,薛痕诧异的看着眼前面难掩担忧的男人,自然是……很惊讶。

以为只是牵挂郡主,不成想,竟是担心郡主是否生气,王爷竟然会担心这种事情?

不过想来也是,牵挂郡主,自然是也牵挂着郡主的心情。

心理学,薛痕回答道,“属下不了解郡主,所以不知,不过,若是郡主对王爷有心,知道王爷今日毒发,想必会很担心!”

容郅抿唇,倒是没说什么。

薛痕看着容郅不再多言,便道,“若是王爷没事,属下先下去布置今夜的守卫!”

“嗯!”

薛痕离开,容郅望着北方的眼神,更是晦暗不明。

蛊毒在体内将近二十年,每月这一日,早已是习惯,不惧无畏,只是,这一次,怒知为何,竟有些怕。

怕她心疼,怕她担心。

以前,也不惧怕蛊毒脱离控制要他的命,可如今,有些怕了。

……

楼月卿睡了一个多时辰,醒来时,已是酉时。

夕阳西下,天边泛起一抹金辉。

她照常洗漱,半点没有不妥。

缓缓走出屋子,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天际,拧了拧眉心,天快黑了……

莫言看着楼月卿站在那里,挑挑眉,缓缓走过来,低声问道,“天色不早了,主子想吃什么,莫言这就去准备!”

楼月卿回头看着她,想了想,道,“弄些清淡的吧,你一向懂得我的喜好,照着弄就行了!”

莫言莞尔,“是!”

微微颔首,转身走向厨房的方向。

楼月卿也缓缓走出了院门口。

玄影跟了上去。

日落之后,阵阵微风吹来,竟是无比的清爽,楼月卿缓缓走到回廊上,一直未曾开口。

玄影也沉默,跟在楼月卿身后。

见楼月卿站在回廊上看着天边,玄影才开口说了今日一直没机会说的话,“郡主是否在担心王爷?”

天快黑了,楼月卿面色一直不太好。

楼月卿一怔,随即嘴角微扯,淡淡的说,“你想多了!”

他都不需要她的担心,既然如此,她何必去担心?

玄影一默,导致不知道怎么说了,郡主摆明了是担心,可是,却不肯承认,想来也是,王爷这样,郡主若是一点也不担心,那王爷的一番心思也都不值得了。

担心,证明心里牵挂着,牵挂,证明心里有王爷。

又是一阵沉默。

楼月卿不说话,玄影也不敢再开口,所以,两人就这样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

沉默了许久,楼月卿突然转头看着玄影,淡淡的问,“你见过他蛊毒发作的样子么?”

玄影一怔,随即颔首,“见过!”

她效忠王爷十年,自然是见过的,好多年以前的了,不过,他发作时那个样子,过去那么多年,仍然不曾忘记。

楼月卿闻言,淡淡一笑,缓缓道,“焚心蚀骨……能想象得到……”

她也见过,小时候见过一次,那时候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所以没刻意去记住,那次在姑苏城外那天夜里,也是见过,不过那时候刚入夜,发作的不明显,后来他被自己踢进药池,药池的水是集齐百种稀有药材的,作用不小,他又昏迷了过去,所以那次蛊毒也就被压制了下来。

不过,虽然不太清楚焚心蛊的毒性,可是,焚心蚀骨的折磨,她并非不知道如何,和寒毒发作的时候,不相上下。

只是一冰一热就是了。

玄影默了默,道,“王爷能熬得过去,郡主不必担心!”

对于王爷而言,这种感觉,早已习惯!

楼月卿没说话,收回目光,转身,走回去。

玄影看着楼月卿这样,有些担忧,不过没说什么,跟着她回去。

莫言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楼月卿爱吃的,端菜上来时,已经天黑了。

楼月卿看着桌上平日里爱吃的,面色如常,坐下,端来莫言盛好的饭,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莫言和玄影也被她叫着坐下吃,莫言倒是还好,玄影早前不适应,现在虽然也是不自在,倒也不敢拒绝。

因为这种事情经常有。

吃完晚膳,喝完端木斓曦让人送来的药膳,楼月卿慢慢放下手里的碗,看着莫言,缓声道,“去让宁煊备马!”

------题外话------

今天不舒服,就这么多了,明天多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