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焚心烈焰/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话一出,两人显然一愣,莫言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颔首,“是!”

说完,立即退了出去,往南苑走去!

玄影却讷讷的看着楼月卿,显然,还未反应过来……

郡主这是打算去找王爷?

楼月卿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把这里收拾一下,待会儿出发!”说完,缓缓站起来,转身走进内室!

玄影立刻起来收拾了!

半柱香后,莫言回来,楼月卿正好换了身衣裳出来,披着一件披风!

玄影已经将外面桌上的东西都收了,站在一旁等着!

楼月卿看着莫言已经回来了,挑挑眉,“准备好了?”

莫言颔首,凝眉道,“宁公子已经备好了,不过主子身子骑马没问题?”楼月卿这身子,虽然好了不少,可骑马终究耗体力,若是不慎,怕也是会伤身子!

所以,莫言其实不想楼月卿去的,就算去,也得坐马车。

可是,楼月卿既然说了要骑马,就只能骑马了!

果然,楼月卿微微颔首,“没问题,走吧!”说完,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披风,缓缓走出门口!

宁煊已经准备了三匹马,马停在门口,除了府门口的侍卫,还站着宁煊和仇俨,和几个宁煊的手下在等她,看到她出来,宁煊缓缓走来,蹙着眉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你真的要去?”

楼月卿嘴角微扯,嗯了一声,“我师父那里,记得瞒着!”

她这个时候出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搪塞,唯有不让师父知道她离开才行,不然,就瞒不住了!

而在城主府,能够瞒着端木斓曦的人,只有宁煊。

宁煊是城主,想要把她晚上离府的事情慢下来,只需吩咐一声,便不会有人敢乱传,不然,端木斓曦若是知道,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若是让师父起了疑心,怕也是瞒不住了。

可是,终究还是担心,虽然知道他已经熬过了十几年,不差这一次,可是,她却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可以偷偷离开,那么她自然也可以让他逃不掉!

宁煊想了想,点头,“放心,你出府的事,前辈不会知道!”

听到他的保证,楼月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仇俨走过来,拧着一张脸看着他们二人,颇为不解,“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这个时候是想去哪里?”

刚刚看到莫言过来叫宁煊备马,他正在和宁煊商量此次去东宥的路程,宁煊一听要备马,竟一字不问就点了点头,吩咐人去备马了,他就奇怪,楼月卿这么晚了备马去哪里!

楼月卿挑挑眉,“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仇俨噎了噎,随即没好气的道,“你以为爷想管你啊,这么晚了你一个弱女子出去,我这是担心你!”万一被劫了怎么办!

那么美的人,出去难免不被惦记!

“如此,那就大可不必,仇门主有时间担心我,倒不如好好担心自己!”

说完,楼月卿看着天色已晚,不能再耽误了,便直接走向门口,门外三个侍卫牵着三匹马站在那里,楼月卿直接走过去,接过侍卫手里的一匹白马,看了几眼,便一个麻利的动作翻身上马,因为现在身子也好了许多,骑马自然是可以的,玄影和莫言也不含糊,一气呵成的上了马,随后,三匹马一前两后,往巷子口而去!

看着三个身影消失在巷口,仇俨疑惑的看着宁煊,“她到底是去哪里?”

沉吟半响,宁煊淡淡的说,“去她想去的地方!”

说完,转头对着身边的手下吩咐,“今夜之事,任何人不可乱说,否则……处死!”

闻言,他的手下,立刻颔首,“属下知道了!”

闻言,宁煊才看了一眼门口,便转身走回去。

仇俨更是一脸茫然。

这俩人在搞什么哑谜?

今夜无月,不过楼月卿却一点也不受夜色干扰,骑着马一路往城外奔去,空旷的街道上,马蹄声穿街而过,异常响亮,街上还有三三两两的百姓,持有城主府的令牌,本来已经关闭的城门自然是打开放她出去,外面一片空旷,远远可见一片幽森,楼月卿勒了下缰绳,看了一眼远处看不清的黑暗,随即一挥马鞭,往前而去。

因为是晚上,再加上楼月卿顾忌自己的身子,也不敢太过不能肆无忌惮的狂奔,所以,跑了小半个时辰才抵达凉州城。

凉州是边境城池,晚上城门口已经关门了,士兵将她们揽住,幸好玄影随身携带摄政王府的令牌,便被放了进去。

抵达驿馆门口时,已经是戌时过了一半了。

驿馆被王骑护卫和司徒仲调来的铁血骑精英团团围住,方圆百米内无人可靠近,所以,也无人敢玩命,看到楼月卿三人,自然是不由分说的被拦了下来,不过玄影不算面生,下面的人不认得,司徒仲闻讯赶来自然是一眼看出来。

一身铠甲的司徒仲一脸愁容赶出来,看到玄影,不由得疑惑,“玄影?你为何在此?”

随之看着一身白色的楼月卿,他并不认得此女何人。

楼月卿却眯了眯眼,淡淡的问。“容郅在哪?”

问题一出,司徒仲显然一愣,随即怒目出言呵斥,“放肆,王爷的名讳岂是可以随便叫的?”

呵斥声一出,随之而来的薛痕便人未到声先至,“司徒,怎么回事?”

声音一出,只见薛痕缓缓走过来;

目光一顿,看到楼月卿,薛痕显然是以为看错了,因为楼月卿穿着一身白色,披风上面还有帽子,若非细看,远远一看根本看不清是她。

待确认了是楼月卿,薛痕立刻走过来,立刻行礼作揖,“参见郡主!”

看到薛痕,楼月卿重复方才的问题,“容郅在哪?”

淡漠的语气中难言的急切,足以见她此时并非心平气和。

“王爷在里面!”

闻声,楼月卿不再浪费时间,直接走向不远处,被士兵包围了几层之后的门口。

莫言和玄影随之跟上去。

司徒仲在刚才看到薛痕如此恭敬的行礼时,已是十分诧异,如今看到薛痕主动让开让楼月卿过去,更是不解,“此女何人?为何……”

薛痕道,“她是宁国公的妹妹!”

闻言,司徒仲面色一变,这段时日即使在楚京的千里之外,他也听到不少王爷和这位郡主的事情,当时多震惊他还记得,王爷一向不近女色,竟没想到和宁国公的妹妹卿颜郡主传出谣言,并且越传越多,他就十分好奇这位郡主何许人也,今日竟能看到。

不过,她为何会在这里?

看着楼月卿走进驿馆门口,薛痕若有所思。

看来王爷还是算漏了郡主会跑来这里,如此看来,这位郡主对王爷,确实是有心意的。

如此,王爷的心思,也值得了。

楼月卿走进驿馆门口,问了守卫容郅在哪,守卫告知了之后,她绕过几个回廊,便看到一身玄衣的冥夙立于一处院落是的院子里,院子里除了他,再无别人,所有守卫都守在外面,不能进来。

听见三三两两的脚步声,冥夙砍过来,便看到楼月卿匆匆走进门口,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冥夙一惊,连忙走到楼月卿面前,作揖,“郡主!”

冥夙面色凝重,显然是在担心。

楼月卿挑挑眉,本还想问容郅如何了,可是,不远处紧闭着的门里面传来一阵东西破碎的声音,还有一阵仿若咬着牙关都忍不住的低吼声。

依稀可辨,是容郅的声音。

楼月卿面色一白,来不及多问,便打算走过去。

冥夙立刻拦着,“郡主请留!”

楼月卿脚步一顿,看着冥夙,面色阴沉,显然是有些不悦。

冥夙沉声道,“郡主,王爷毒发时,意识不明,有时会忍不住伤人,郡主不能进去,否则王爷若是误伤了您,怕是不妥!”

以前还好,这几年毒发得越来越严重,前两年还因为不受控制,失手打死了几个手下,后来每当这一日,王爷总会下令,任何人不得进他屋里,以免伤人。

他是因为不放心,所以才在这里守着,可是,其他人,为了避免王爷失控出来,伤及他人,都不让他们靠近这个院子。

闻言,楼月卿眸色微沉,看着他,淡淡的说,“让开!”

“郡主……”若是郡主进去了,王爷失控伤了郡主,岂不是……

楼月卿面色一变,已是极其不悦,冷冷的看着他,“滚!”

冥夙一惊,然而楼月卿已经饶过他,往门口走去。

冥夙面色大变,自然是要上去拦着,只是已经来不及,楼月卿快步走到门口,直接把门推开了。

里面一片明亮,容郅所居住的房间自然是有夜明珠照明,所以,一推门就看到屋内的全部摆设。

古典雅致的屋内,无一丝杂乱,只是容郅住的屋子很大,分为外间,中间和里间,三个隔间虽然通着,却进门是在外间,所以看到的外间一切如旧,无任何不妥。

楼月卿缓缓走进去,中间却不尽然,而是一地杂乱,本来放在榻上的矮桌不知何时被砸落在地上,榻前碎了一地的瓷片,是茶盏摔碎的,还有好几片碎片上面染了鲜红的血,地上还滴着不少红色的液体,看着已经干了,想必滴了有些时间了,还有一堆碎片中间,一滩呈黑紫色的血洒落在那里,楼月卿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吐出来的。

一滴滴血迹自眼前一路往里面蔓延,因为里间被放下来的帐帘遮住,根本看不到里面,可是,偶尔传来压抑着痛苦的嘶哑声,让楼月卿不由得拧紧拳头,缓缓走了过去。

缓缓掀开帘子,里面的景象落入眼中。

床榻前,本来摆在床榻边上装饰的白色瓷瓶碎了一地,地上依旧是随处一滴两滴的血迹,床上一片凌乱。

一个身影蜷缩在床榻上,面朝着她这边,荧光下,可以看清楚男人蜷在那里不停地发抖,一头长发早已凌乱不堪,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暴起青筋,面色呈现青紫色,嘴唇发黑,整张脸因为疼痛而不停的颤抖,两只眼睛紧紧闭着,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冒出,他咬紧牙关,即便压抑着,也还是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声音,一手扯着被子,一手扣着床沿,手背上也是青筋突起,看着来十分吓人。

他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里衣,却已经被汗水浸湿。

焚心蛊,顾名思义,自然免不了被火焚烧着心口那般剧烈的痛意,且是蔓延全身的痛,每个月的这一日,他体内的蛊虫便不受压制在他的心口处啃咬,这样的啃噬就像焚心蚀骨一样,不会致命,却足以让人生不如死,痛到无意识的地步。

若是一般人,定然是熬不住这样的折磨,可是容郅武功高强,只要咬牙挺过这几个时辰,便没事了。

楼月卿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容郅,平日里或冷漠或无赖或柔情的男人,此时这副样子落入她的眼中,因为剧烈的痛意导致全身颤抖,面部青紫,那一声声痛苦的声音犹如雷击之音炸开她的心口,竟是那般的难以呼吸。

楼月卿缓缓走过去,蹲在容郅面前,看着他身形颤抖的模样,愣愣失神。

有人靠近,即便是十分痛苦,容郅也感觉到了,猛然睁开眼,一双血红色的眸子凌厉的看着眼前的人,随即便是一愣。

显然,即便是蛊毒发作,他还是认出了楼月卿。

楼月卿看着他充斥着血红色的眸子,先是一惊,随即浅浅一笑,伸手,握住了容郅扣着床沿的手背。

容郅反应过来,好似体内又是一波痛意袭来,他立刻挥开楼月卿的手,紧咬着的牙关微微一动,声音嘶哑低沉,“出去!”

说完,立刻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楼月卿本来是蹲着的,被他这么一挥,他此时力气又不小,本来就一心在他身上的楼月卿一时不慎,自然是差点瘫在地上,手往后一撑,正好压在一块白瓷碎片上,一阵痛意袭来。

楼月卿拧眉,抬手一看,手掌心那里扎着一块小碎片,红色的血液冉冉冒出,瞬间滑落手心,滴在地上。

楼月卿蹙紧眉头,看着手心,再看看因为体内又一阵痛意袭来,比方才颤抖的更加厉害的容郅。

想起什么,一咬牙,她伸手将容郅紧咬着的牙关撬开,竟直接把自己受伤的手置于容郅上面,一滴滴血滴落在他的唇上。

为了让血流得更多,楼月卿直接握拳,本来还嵌在手心的瓷片更是深入肉中,血流的更加多了。

容郅本来在嘴被撬开的时候,就立刻睁开眼,看到楼月卿这样,他愣了一下,嘴里甜腥味蔓延,他才发觉楼月卿的用意,自然是不愿如此,立刻挥开楼月卿的手。

忍着体内蚀骨般的痛意,死死地盯着楼月卿,血红色的眸子蓄满了怒气,咬牙道,“出去!”

楼月卿被他这样挥开,退后了几步,连忙捏紧手腕,看着容郅,显然不肯听话。

她的血虽然解不开焚心蛊,但是血里有剧毒,又是极寒的体质,对于容郅焚心烈焰般的折磨,定然是有效的,最起码,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她不怕流这点血,可是,看着他这样缩在那里全身发抖,就难受至极。

想了想,她开口,“容郅,你……”

容郅没等她说出几个字,便再次开口,“立刻……出去……”说完,他立刻忍不住,一口血喷出来。

“噗……”

一口黑色的血喷出,瞬间洒落在床榻前,甚至几滴都洒在楼月卿的衣裙上……

楼月卿一惊,立刻上前扶着面色已然扭曲的容郅,颤声问道,“容郅……你怎么了……”

容郅染了血迹的唇紧抿,依稀可见有些发抖,脸部依旧有些铁青,汗水如注,两手撑着身子,也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蛊虫的啃咬,再次开始。

容郅挥开楼月卿,楼月卿被他一推,靠着床榻的边缘,没有倒下去。

容郅忍着痛意,颤声道,“走……”

他已经感觉到体内的痛意越发厉害,他可以忍住不离开房间,可是,如果她继续呆在这里,他恐会伤害她……

这是他最不愿做的事情。

楼月卿拧眉,看着他咬牙道,“你知道的,我的血……”

她的血液是至寒之物,再加上以前以药养身体,她的血里含着不少毒性,而他的焚心蛊正好是烈性的,一冷一热,以毒攻毒,他可以减少痛苦,甚至是可以立刻停止这样的折磨,对他的焚心蛊有害无益。

正是因为知道,她才特意赶来,并非只为看他痛苦,而是想要帮他减少痛苦。

既然她可以,她也愿意,为何他不肯?

容郅打断她的话,断断续续的咬牙道,“我……不需要……”

即便如此,他也不需要她的血。

她身子如此脆弱,前段日子失血过多才刚补回来,这也就罢了,即便是她身体健康时,他也不需要这样减轻痛苦。

他不怕,亦无惧,不需要伤害她来降低痛意,何况,她受伤,他会比焚心蛊发作更加痛苦。

“容郅……”

他怎么就那么倔?

容郅已经不想再与她多说,缓缓站起来正要离开,可是楼月卿却忽然随之站起来,拉住他的手,直接吻住他的唇。

------题外话------

今日嫂子生了个小侄女,嘿嘿嘿,又当姑姑了,开心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