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生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容郅本来蓄满了烈焰的魔瞳登时一怔,也因为这样的触碰,让他原本仅存的一丝理智瞬间坍塌,楼月卿身子因为寒毒一直都是冰凉如雪,他体内却如火燃烧一般灼热滚烫,一冷一热,靠近她,仿佛就能减轻身体上的折磨。

楼月卿并不会亲吻,甚至动作有些僵硬,可是,仅仅是如此,便是于他而言天堂与地狱般的区别,唇上传来一丝冰凉,让本身就承受着巨大折磨的容郅理智全无,立刻化被动为主动,直接紧紧扣着她的腰肢,重重压着楼月卿的唇,啃咬吸吮,直接将楼月卿的唇舌含入,动作激烈,让楼月卿来不及反应,便被他一推,两人双双跌入榻上。

楼月卿没有推开,任由他紧紧抱着她,还不时的一点点回应,谁知,本就理智微弱的容郅,因为她的回应,忽然伸手,直接将她身上的披风一扯,便扯开丢在一边的地上,随之温热的触感从唇上移向脖子处,楼月卿身形一僵,伸手打算推开,可是伸到一半忽然顿住,眸中划过一丝纠结,不知道是否该这个时候推开。

然而,没等她想好,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随即血腥味扑来,楼月卿拧了拧眉,轻咬唇畔,心底一颤。

随之便感觉到他在她的伤口上吮吸,楼月卿眉头紧拧,手抓着他的手臂,脖子上刺痛感不停的传来。

因为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即便隔着很多层衣服,她也能感觉到他强烈的心跳,还有持续不断传来的滚烫感。

粗重的呼吸声一直未曾停过,还带着时不时痛苦的喘息,楼月卿躺在那里,感觉到他在吮吸她的血,眼帘微颤,没有任何动作。

可是,他啃咬吮吸的动作忽然一顿,许是寻回了一丝理智,抬起了头,嘴角挂着血迹低头看着她,眼底的灼热的血红减少,额头上的青筋也没有方才那么恐怖。

楼月卿凝视着他,脖子上的牙印,顿时仿若流水般涌出一行血迹,顺着她的脖子,滑落在脖子后面,滴落在床榻上。

一丝丝湿润的感觉袭来。

目光从她脸上移向她的脖子上,容郅眸子猛然一缩,本来就紧拧着的眉头更是蹙成一个明显的川字,含着血色的眼中,划过浓浓的心疼和懊恼,他知道,这是他咬的。

嘴里还有一股血腥味,脑中顿时回放着方才他啃咬她吮吸着她的血的画面,容郅更是悔恨不已,缓缓撑着身子起来。

体内虽然没有方才那么痛,可是也依旧没减轻多少,只能让他暂时不会丧失意识,可是,却是让她受了伤……

楼月卿见他缓缓起来,便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脖子,看着手指上殷红的血迹,楼月卿并不惊讶,看着他,触及他眼底的心疼和愧疚,楼月卿眸光微闪,缓缓开口,“容郅,我没事的……”

闻言,容郅血红色的眸子一缩,随之别开眼,缓声道,“赶紧出去!”

如今离子时还有一个多时辰,她不能再呆在这里。

可是楼月卿却不肯,“我不出去!”

他刚才只喝了一口就便没有再吸了,这样根本没多大用处,如今才戌时,她若是出去了,他就是一个人在这里承受着比方才更加痛苦的折磨。

焚心蛊的发作时间从入夜开始,到子时结束,期间痛苦越来越大,方才还不是最严重的,接下来才是最无法承受的,她既然来了,便不可能视若无睹。

不管以前他承受多少,那都是以前,她改变不了,可是既然现在他走进了她的心里,她就做不到无动于衷。

不知是因为楼月卿的话还是因为体内的痛意,容郅猛然紧紧抿着唇,额间青筋继续暴起,看着她沉声道,“听话!”

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方才还有理智都忍不住伤了她,等一下没了理智,岂不是杀了她?

闻言,楼月卿心底有些怒意,看着他恼道,“你都可以不听我的话,我为何要听你的话,我说不走就不走!”

“嗯……”容郅忽然捂着心口,即便是忍着,喉间也还是发出一个声音,撑着身体的手忽然一抖,整个人倒在榻上,缩在那里,身心颤抖。

楼月卿脸色一变,立刻上前拉着他,伸出方才受伤的手就想让他咬,可是,容郅却忽然拉着她,楼月卿以为他愿意用她来减轻痛苦,却没想到,他的手在她背上一点,她反应过来时,全身一麻,竟当即昏迷了过去。

忍着体内的剧痛,容郅看着她倒在一旁,拧紧眉头,嘴型微动。

很快在外面的冥夙和玄影跑了进来,一掀开帘子,看到榻上的人,面色一变。

“王爷,您……”

冥夙还未问完,容郅颤声道,“带……她……出去……”

说完,他紧紧咬着牙,嘴唇发抖,嘴角一行血浸出……

冥夙闻言,看到昏迷在床榻上的楼月卿,一惊,连忙让玄影把楼月卿扶出去。

玄影担心的看了一眼容郅,便颔首,上前把楼月卿扶了起来,往外走去。

冥夙看着容郅,“王爷……”

容郅猛然抬头,“滚出去,谁……也不许再放进来!”

“……是!”

门再次被关上……

容郅在冥夙离去之后,便撑不住了,躺在榻上,整个人全身躲在那里……

一个时辰,犹如一辈子那般难熬……

楼月卿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上午辰时。

意识恢复,她立刻睁开眼,随即便愣在那里。

目光紧紧看着面前,昨夜蜷缩在榻上颤抖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她的旁边,握着她的手,好似在为她缠着纱布。

一股药味儿扑鼻而来,受伤和脖子上都传来丝丝痛意。

没心思管身上的痛意,楼月卿凝视着眼前的人,容郅穿着一身黑色衣袍,头上戴着墨玉冠,面色憔悴,嘴唇有些发白,看着和月初时他去楚京外的庄子那里找她时差不多。

即便是她醒来后并未有任何动作,正在给她缠绕着纱布的他,却好似知道她醒来了一样,缓缓抬眸看着她,眼底浓浓的心疼的愧疚难掩。

他的眼中依旧能看到血丝,可见在不久之前,他确实经历了一场非人的折磨。

昨夜的所有涌上脑海,想起他竟然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昏迷过去,楼月卿骤然拧眉,被他握在手里的手指轻轻一扯,眼帘轻颤,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眼神顿时柔软,看着她缓缓开口,“醒了?”声音有些嘶哑暗沉。

楼月卿眼珠子微动,看着他,不语。

容郅见她没反应,嘴角轻扯,缓声道,“孤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早膳,你饿了么?若是饿了,孤立即让人送来!”

楼月卿也没说话,依旧淡淡的看着他。

见她依旧不说话,容郅蹙了蹙眉,拧眉问道,“怎么了?”说着,还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和额头。

楼月卿蹙了蹙眉,却忽然别开脸,容郅的手落在她耳边,愣在那里。

将手从他手心里缓缓抽出来,楼月卿撑着身子缓缓坐起来,目光一顿,身上的衣服虽还是昨日传来的那套,外面的衣袍却被脱掉了,只剩下一件里衣和抹胸,脖子上好似被什么缠着,有些不自在。

蹙了蹙眉,直接伸手,将脖子上让她感到不舒服的东西扯了一下,却扯不开,还压到了伤口有些痛,楼月卿拧眉,摸到脖子后面,扯开白带子的结,随之便直接把那根白带子扯了下来。

脖子上的牙印便露在外面,牙印上的血已经干了,还能看到伤口上抹了一层药膏,让她也感到清凉清凉的。

容郅见她如此,面色一变,拉着她的手拧眉问道,“你在干什么?”

她这伤口才刚换好药。

楼月卿没理他,直接将他的手掰开,容郅一僵,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她,他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果然,她掰开了他的手之后,便直接将左手上缠着手掌的纱布用力一扯,直接便好几层纱布全部扯了下来,露出了手心血肉模糊的伤口,虽已经结了疤,却依旧看得出伤口极深。

这时昨夜被白瓷片嵌入的伤口,自然是深,还流了不少血。

容郅见她如此,骤然一怒,将她拉过来咬牙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知不知道你的伤口需要包扎?不要命了?”

她就算是生气,也不需要拿自己的伤来赌气,真是胡闹!

目光与他对视,楼月卿眼中的倔强和恼意极其明显,甚至,还带着一种让容郅感到莫名害怕的冷意。

果然,楼月卿挣开了他的桎梏,因为他没敢用力,所以她轻易的就挣脱了,看着他冷冷一笑,“你凭什么管我?”

容郅一惊,显然未曾明白她的意思。

楼月卿懒得再与他说话,撑着身子打算下床。

穿好鞋,缓缓站起来,因为有些饿,昨夜有流了不少血,所以身子一阵无力,差点栽倒,容郅见她如此,立刻站起来扶着她,无奈道,“你失血过多,就算你恼孤,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赌气,早膳已经备好,先吃了早膳再说可好?”

语气明显的软下来,可见他当真是怕了她了。

可是楼月卿没理他。

轻轻推开了他,看到不远处搁着一件衣服,正是她昨夜穿着的外衣,只是染了血迹,想必已经洗干净了,折叠着放在那里,楼月卿便直接走过去拿起衣服往身上穿。

容郅剑眉微蹙,他此时身体也是虚弱,怕是要两日才能恢复,所以脚步虚浮的走过去,看着她整理袖口,缓声道,“无忧……”

楼月卿忽然转头过来,看着他,眼底一片疏远之意,更是咬紧唇畔,冷冷开口,“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管你的事情,你想如何便如何,但是,你也别想再管我!”

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拉开门,走出外面。

容郅面色一变,提步正要追出去,可是心口一阵不适,他只能撑着桌边站在那里,有些不适的喘气,额间冷汗津津。

楼月卿一出门口,就看到莫言和玄影站在门口,看到她出来,两人皆低着头。

“主子!”

“郡主!”

楼月卿面色稍霁,看着莫言缓声道,“回姑苏城!”

说完,直接往走出去。

莫言和玄影面色一变,连忙跟了上去。

走到门口,昨夜骑来的马还拴在驿馆外,楼月卿直接走过去,扯过缰绳就想要翻身上马,可是脑子一阵晕眩,楼月卿动作一顿,扶着马靠在那里,捂着脑仁儿有些难受。

莫言立即过来,扶着楼月卿拧眉道,“主子,您现在不能骑马!”

昨夜失血过多,又未曾吃东西,别说骑马回去,怕是即便上的了马也跑不了多久,何况,她现在这样,如何骑马?

楼月卿抿唇,她确实有些不舒服。

就在这时,容郅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楼月卿站在马旁边,自然是面色一变,走了过来。

站在她面前,看着她面色不太好,沉声道,“你就算是恼孤,也得顾及你的身子,听话,吃了东西孤送你回去!”

楼月卿低着头,没吭声。

扶着她的莫言立即道,“是啊,主子,您这样回去,若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儿,圣尊那里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楼月卿闻言,拧眉,随之看着莫言淡淡的说,“我想吃你做的!”

闻言,莫言立即颔首,“莫言这就去准备!”

容郅面色一缓,总算放下了心。

因为知道楼月卿很饿了,所以莫言做得极快,没多久就准备好了一些简单的早膳,此时楼月卿正坐在屋子里,坐在桌边,垂眸一动不动。

摄政王殿下面色不太好,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眸色微动,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落在她垂在身侧的右手手心,划过一丝心疼……

她会生气,他之前就能想到,只是并不知道会是如此局面,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后悔这样做,虽然终究还是被她看到了,也让她受了伤,可是,他还是不希望她看到这样一幕。

这个傻丫头……

莫言很快就将东西端上来,放在楼月卿身前,是清淡的粥和几碟小菜。

楼月卿直接吃了起来,动作轻缓,神态自若。

吃了一炷香,总算饱了,楼月卿搁下碗,站起来,淡淡的说,“走吧!”

时辰不早了,出来太久师父若是发现,宁煊很难交代。

容郅立刻站起来,“孤送你回去!”

她这个样子,他实在不放心。

冷冷的瞥了一眼他,楼月卿嗤了一声,随即淡淡的说,“不用!”

说完,走向门口。

容郅蹙眉,打算跟上,只是他此时却是不宜出去,想了想,看着一旁的冥夙,“去吧!”

她生气的原因他不是不知道,无非是恼他的离开和拒绝,无非是担心,若是此时追上去,怕是她更加恼怒。

冥夙立刻颔首,“属下定当护送郡主安全回姑苏城!”

说完,立刻退了出去。

门口已经准备了一辆马车,是方才楼月卿吃东西时容郅让人准备的,她这样骑马定然是不行的,所以,只有坐马车。

楼月卿看着马车,垂眸,嘴角微抿,倒是没说什么。

知道是冥夙来送她,楼月卿没拒绝,却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坐上马车。

莫言和玄影坐在外面驾车,冥夙带着几个手下护送在马车外,往姑苏城而去。

回到姑苏城的时候,已经是巳时末,将近午时了。

冥夙送她到城外,便回去了,马车进了姑苏城,楼月卿坐在里面,正在懊恼。

她脖子上那么明显的齿痕,等下如何解释?

披风没带回来,可是身上的衣裙根本遮不住这个伤口,那么明显是咬痕,若是被别人看到,估计自己当真解释不清了,特别是该如何与师父解释?

总不能自己咬的吧?

她没这本事!

摸了摸还有些疼意的脖子,楼月卿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对着帘子外面道,“去天香楼!”

“是!”

马车很快停在天香楼,楼月卿从后门进去,让住在这里的卉娆寻一件带着毛领的披风,卉娆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自然是明白了些,便派人去寻了。

很快就寻到了一件狐毛披风,毛领是名贵的白狐毛做成,围在身上,正好遮住了脖子上的痕迹,只是……

卉娆很想问,如今天气炎热,穿着冬日的装扮,真的没问题么?

不过,楼月卿管不了这个问题,系好了带子,看着看不见痕迹了,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城主府时,已是午时。

照常进门,没想到竟撞上了一直在等她的宁煊。

宁煊等了她一个上午了。

看到她回来,神色没什么问题,便放下心来。

楼月卿神色一紧,走到他面前,拧眉,“你怎么会在这里?莫非师父……”

宁煊摇了摇头,缓声道,“没有,只是担心你,便等着!”

缓了口气,楼月卿莞尔,“我没事!”

看着她身上的狐毛领披风,挑挑眉,“天气炎热,你穿的那么厚做什么?”

怎么好像昨夜她出去的时候,不是这件?

楼月卿笑容一敛,倒是没什么异常,“我身子如此,哪里会分冷热?一直都是冷的!”

闻言,宁煊颔首,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很快,宁煊忽然神色一变,蹙紧眉头,“怎么会有血腥味?”

虽然很淡,但是他还是闻出来了,而且还有一股药味。

------题外话------

嘿嘿嘿,无忧生气了,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