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输赢/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是对谁,秦贵妃一直都是这样,不卑不亢,却不会让人寻到错处,从不会苛待任何人,在宫中一向备受称赞,也不会对她或者太后多热络,礼仪不缺,也仅此而已。

皇上下令让她不要去给自己请安,她就不去,却也不会恃宠生娇,看到自己,虽不会吃亏,可也不会无礼。

可是,也就是因为她这样淡漠的性子,更让元皇后嫉恨。

她一直都知道,秦贵妃其实一点都不会讨好皇上,甚至不在意皇上的偏袒的宠爱,心里在意的,始终是那个人,可是,皇上却对她痴迷,一如既往,而自己这个他名义上的发妻,如何讨好,如何恋慕于他,于他而言,都不重要,这对一个女人而言,是最刺心的折磨。

元皇后看着她,面色复杂,不过,没多说什么,而是缓缓一笑,“不必多礼!”

秦贵妃站直身子,便没有吭声。

容阑面色平淡的看着元皇后,淡淡的说,“坐吧!”

元皇后颔首,缓缓坐在容阑旁边的石凳上,随即正要开口,却看到容阑看着秦贵妃微微抬起手,秦贵妃也伸手搭上,被他拉着坐在皇后对面,便是容阑的另一边,看着她温柔一笑。

元皇后置于膝盖上的手,轻握拳头,涂满了蔻丹的指甲嵌入肉中,生疼,却未曾发觉。

这时,容阑看着皇后挑挑眉,“皇后怎么来了?”

御花园平时这个时候都没什么人来的,所以,正好无事,他最近身子也都挺好,便带着秦贵妃来花园里坐坐,可没想到会看到皇后。

一盘棋下到一半,心思都没了……

元皇后敛去眼中异样,得体一笑,轻声道,“臣妾刚从母后宫中出来,便来御花园走走,不曾想皇上也在,便来请个安,皇上最近身子可还好?”

倒是没回答皇后最后那个不重要的问题,而是淡淡的问,“母后如何?”

自从彰德殿解禁之后,他这段日子并未再去看过太后,其实作为一个皇帝,如此会被说成不孝,只是他身子也不好,所以,不去请安也没什么,何况,太后和皇上还有摄政王关系不睦早已是人尽皆知,所以,没什么事情,容阑是不喜欢去彰德殿的。

元皇后轻声道,“母后身子不错,心情也极好,不过若是皇上多去看看她老人家,想必太后定然更开心!”

确实如此,如果皇上常去看看太后,母子连心,太后必然开心,只是,这位皇上一向与太后不亲厚,所以,一个月能有三两次去看她,就已经是多的了。

母子二人的矛盾,说白了,和那位摄政王殿下有很大的关系。

闻言,容阑眸光微动,倒是没说什么,而是直接忽略皇后的话,默了默,转头看着秦贵妃,轻声道,“七弟不在,朕不能陪爱妃太久,宣政殿有政务需处理,朕先回去了,今夜朕去你那里用膳!”

秦贵妃颔首,淡淡一笑,“是!”

元皇后脸色一僵,以为皇帝不打算搭理自己,惊觉发现自己方才的话,好像又让皇上不高兴了,可是,劝皇帝去探视太后,也不能认错,所以,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倒是容阑看着她,淡淡的说,“再过十多日便是中秋佳节,以往惯例中秋国宴之事都是母后一手操持,既然她老人家凤体违和,皇后闲来无事,便操办吧,既是国宴,万不可出任何差错!”

后宫之事虽然皇后在管,却没多大权力,宫中除了皇帝的后妃几个,便是先帝的太妃们和公主,事情本就不多,何况,太后擅权,后宫诸事凡是重大之事,全都是她来控制,所以国宴也是她亲自操办。

所以,听到容阑的话,元皇后面色一惊,显然是难以置信……

见她没反应,容阑不悦的蹙了蹙眉,淡淡的问,“怎么?皇后不愿意?”

元皇后立马站起来,低声道,“臣妾不敢,臣妾定然尽心尽力办好此次国宴,请皇上放心!”

一直以来,她都是个无实权的皇后,这一次皇上允许她主持国宴,可不就是给她权力?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皇上对她,总算还是有一丝夫妻情分的,何况,她若是主持这次国宴,怕是会让那些笑话她的人对她另眼相看,父亲也不会再敢轻视与她……

容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缓缓站起来,看了一眼一样站起来的秦贵妃,轻声道,“朕先回去,你也早些回宫休息!”

秦贵妃颔首,“恭送皇上!”

容阑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亭子,守着的宫人太监也一大半跟着离开了。

他一离开,亭子里就剩下皇后和秦贵妃二人,还有两人的贴身侍女。

秦贵妃站在那里,垂眸不语。

皇后目送皇帝离开,才转头看着秦贵妃,面色淡淡,极度不喜。

虽然都在宫里,也都经常见面,可是,却很少单独呆着,所以,一时间,亭子里很安静。

看到秦贵妃一副不喜不悲的模样,皇后敛去心中的怒意,淡淡的说,“贵妃坐吧!”

秦贵妃道了声是,便坐下了。

皇后看着她,不由一阵暗恼。

坐在方才的位置上,看着桌上摆的整整齐齐的棋局,挑挑眉,“以前就听说妹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看来,果真如此,不如,妹妹陪本宫下一局如何?”

秦贵妃神色如常,颔首,“臣妾之幸!”

随即。两个宫女上来整理棋盘,将黑白子分好。

元皇后棋艺也不错,之前因为容阑棋艺精湛,知道他喜欢下棋,所以便投其所好,想要讨好他,只是却一直没有机会,但是,深宫七年,没有恩宠,也没有什么权利,尊贵之后,便是寂寥,除了寻些事情打发时间,还能做什么?

所以,研究了不少棋谱,对下棋还是有些研究的。

清理好棋盘,秦贵妃轻声道,“皇后娘娘先吧!”

皇后也不客气,掂起黑子,放在棋盘中。

秦贵妃随之落子,不急不躁。

下了几个棋子,元皇后看着秦贵妃,忽然勾了勾唇,问道,“妹妹觉得,本宫会不会赢呢?”

秦贵妃淡淡一笑,“臣妾不会未卜先知,皇后娘娘恕罪!”

说完,把手里的白子放下,眼中毫无波动。

元皇后笑意渐深,“妹妹虽然不会未卜先知,却能操控一切,本宫怕是,赢不了了……”

操控着皇上的心,便等于操控了一切,更可怕的是,皇上心甘情愿被她控制!

只因为心里有她,只因为深爱着她,所以,即便是知道她心里的人是自己的弟弟,皇上也能够容忍,本来这应该是挑拨他们关系最好的利刃,可是,皇上对此,竟毫不在意。

所以,元皇后如何不恨她?

她想要得到的,被这个女人弃之如敝履,毫不在意。

闻言秦贵妃面色微动,垂眸淡淡的说,“皇后娘娘的话,让臣妾……惶恐,操控一切……臣妾是万万不敢做的!”

元皇后眼神微冷,倒是没说什么,掂起棋子,下棋。

秦贵妃不是多话的人,自然不会主动开口。

亭子里瞬间安静下来,两人静若无人般坐在那里,继续下棋。

周边的宫人太监看着这一幕,都觉得十分的刺眼,其实这么多年来,皇后和秦贵妃从没有这样单独的待过这么久,还一起下棋,真的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何况,一个是得宠的贵妃,无冠之后,一个是不受待见的皇后,空有后位,两人针锋相对实乃正常,可是,如此坐在一起下棋的,真的是十分罕见。

远处,因为襄王妃今日进宫,带着小郡主进宫来看望蓝贵太妃,所以蓝贵太妃便带着儿媳妇和孙女一起在御花园散心,没想到竟看到这样一幕。

蓝贵太妃出身忠勇侯府蓝家,先帝在位时是贵妃,生下皇四子襄王容玦和年幼夭折的三公主,地位稳固,先帝驾崩后,被尊为太妃留在宫中颐养天年,与元太后关系也算极好,所以元太后也不曾苛待于她,是先帝的妃嫔中,少有的可以活的如此好的人。

看着远处亭子里坐在一起去下棋的两人,蓝贵太妃牵着小孙女的手,忽然一顿,显然是十分惊讶。

襄王妃却忽然笑了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如此和睦的坐在一起呢……”

看着就觉得尴尬!

她和亲过来多年,因为要进宫里陪伴太妃,所以常入宫,皇后对秦贵妃的怨毒,她从元皇后的眼神中就看得出来,所以,看到这一幕,确实是惊讶。

她也是皇家出身的公主,这些后妃之间的腌臜事儿,见得多了,不过那个秦贵妃倒是个妙人。

蓝贵太妃莞尔,看着远处的一幕,若有所思,“皇后如今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太后了,可是太后的心思……皇后若是再不拉下脸来,这后位……”

话一顿,蓝贵太妃倒是没有接着说。

元家接连出事,元皇后根本不可能依靠元家,唯一护着她的太后也要扶持别人,她若是不想被废,讨好皇帝,是必然的。

然而皇帝的性子,也就只有对秦贵妃和善一些,他才看得上!

当真是和先帝一样,对得不到的痴迷执着。

先帝因为那个女人,可是糊涂了一辈子!

最后得不到心,竟为了得到她的身体,将那个人逼上绝路……

闻言,襄王妃倒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这位一直以来都猜不透的婆婆,不解得问,“母妃觉得……皇后的后位,能保得住么?”

元家已经放弃皇后了,太后也对这个皇后失望至极,没了保障,这个本来就深受皇上厌恶的皇后,还能保得住这个凤冠么?

蓝贵太妃淡淡的说,“那得看看……她是否够聪明……”

襄王妃挑挑眉。

蓝贵太妃不愿多说,低着头看着牵在身侧的宝贝孙女,慈和一笑,轻声道,“走吧,依依几日未曾进宫看祖母,今儿祖母啊,要教依依弹曲子……”

穿着华丽小裙子别着小发髻的小姑娘立刻眉开眼笑,“好呀好呀,依依要弹曲子……”

说着,蓝贵太妃已经牵着容依依往弦音阁走去。

襄王妃淡淡的看了一眼那边的一幕,也转身离开。

那边,一盘棋下来,胜负已分。

元皇后看着自己赢了,面色复杂的看着秦贵妃,显然,赢了,她不见得高兴。

秦贵妃淡淡一笑,“皇后娘娘棋艺精湛,臣妾自愧不如!”

闻言,元皇后面色有些沉,败了,便是脸面的问题,赢了,却伤了自尊,她刻意的避让,让元皇后更加难堪。

咬牙切齿,“秦贵妃,你可知道,本宫这一生,最恨的人,就是你!”

秦贵妃眉梢轻挑,随即不卑不亢的道,“能让皇后娘娘如此之恨,臣妾之大幸!”

其余的,好似什么感觉都没有。

一拳打在棉花上,元皇后并不生气,因为这么多年,已经不是第一次!

冷冷一笑,略带讽刺道,“本宫想了七年,始终不明白,你到底有什么好,竟让皇上为了你不顾一切,说到底,你对他,连一份情意都不曾有,却得到了他全部的真心!”

如果秦贵妃对皇上有那么一丝真心,皇上爱她,倒也还好,可是,一分都没有!

当年皇帝登基后,便下旨立她为后,同时册封贵妃和贞妃,还有几个大臣的女儿,也都成了位份不高的妃嫔,她当时只以为皇上册封贵妃是因为先帝的那些话,当时还觉得可笑,自己才是皇后,先帝的话也不过如此,可是,大婚之日开始,一切都变了。

所有人都想不到,原来皇上竟是钟情于这个女人,因为她,后宫形同虚设,皇后如同摆设……

秦贵妃低眉不语,什么都没有争辩,好似皇后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见她不为所动,元皇后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她,“秦玟瑛,你且看着,本宫绝对不会输给你……”扫视一眼棋盘,她咬牙道,“更不会要你的施舍!”说完,一手挥洒棋盘上的棋子,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刚才的棋局,是秦贵妃刻意输的,她看的清清楚楚,所以,焉能服气?

可她却不知道,从一开始,她就输定了!

如果秦贵妃容不下她,她早就活不到今日……

皇后离开,秦贵妃面色如常,站起来屈膝恭送她离开,毫无任何波动。

一直候在一旁的昭儿站在秦贵妃身侧,看着皇后离开,拧眉道,“娘娘,皇后娘娘怕是被逼急了……”

所以,才会如……

淡淡一笑,秦贵妃看着一地的棋子,道,“被逼急了……也是正常的!”

说完,看着一旁的一个宫人,那宫女立刻了然,缓缓退了下去。

昭儿蹙眉,“皇后娘娘也太不是抬举,这些年娘娘您若容不下她,太后也保不住她,她却还不懂……”

皇上一直想要秦贵妃做皇后,可是秦贵妃始终不在意,若是秦贵妃有那么一点入主中宫的想法,太后和元家不一定保得住她这个后位!

“昭儿!”秦贵妃不悦的看着昭儿,眼神微冷,昭儿立刻闭嘴,不敢再说。

才发现自己的话,确实不妥!

秦贵妃淡淡的说,“皇上身子不太不好,如今处理朝政,怕也是辛苦,待会儿让御膳房熬点补汤送过去给他,让他务必喝下!”

昭儿颔首,“奴婢记下了!”

想了想,秦贵妃疑惑的看着她,“对了,卿颜郡主的病,可好了?”

摇摇头,昭儿低声道,“一直都没见好,宁国公府已经闭门谢客半个多月了,除了前些日子慎王妃和容华郡主去拜访可以进去之外,其他人都没能进去!”

宁国公府的嫡女,又是先帝亲封一品郡主,身份自然是高贵,所以,拜访探视的人不在少数,可是,除了宁国夫人外族,竟然谁也进不去!

闻言,秦贵妃若有所思,“宁国夫人呢?”

昭儿道,“宁国夫人一直未曾回来,如今还在普陀庵上养着呢!”

秦贵妃挑挑眉,如此……

楼月卿养病半月,爱女如命的宁国夫人竟然没回来,是真的身子不好回不来,还是这场病有玄机?

而且,容郅从晋州回来就随之离开,若是对她有心思,为何不在京中常去探视?

能让他动心,不顾后果的宣告天下,说明楼月卿对他来说已经很重要,他的性格,绝不会置之不理,除非……

有意思!

曾经以为,他无心,看来,只是自己不够让他动心罢了%

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未时末了,昭儿便道,“娘娘,您出来许久了,不如先回宫吧!”

“等一等!”秦贵妃淡淡开口,便让候在一旁的宫女收拾一下一地的棋子,自己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垂眸不语。

没多久,方才退下的宫女回来,附在秦贵妃身侧,低声道,“娘娘,皇后娘娘没有回凤鸾殿,而是去了贞妃娘娘的重华殿!”

闻言,秦贵妃蹙眉。

贞妃自从钟家覆灭之后,就消沉了,所以除了例行请安,很少出重华殿,整日里待在重华殿,皇后去找她做什么?

皇后现在心里恐慌是必然的,只是她未免太过于多虑了,皇上并未打算废后,有没有元家和太后的庇护,都无关紧要,但是如果她自己寻死,那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