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中秋国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不会有什么影响,可是,难免会让人各种揣测,毕竟在外人眼里,楼月卿只是一个闺阁女子,一身病痛,贸然离京一个月,谁知道会让人揣测什么事情来,虽然不见得会影响什么,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楼月卿颔首,确实如此,她当初选择偷偷离京不过也就是因为不想被人知道,毕竟她现在身份有所不同,不能毫无顾忌。

宁国夫人默了默,随即看着楼月卿轻声问道,“听你大哥说,摄政王殿下也去了姑苏城,你们这段日子一直都在一起?”

这段日子,楼奕琛隔几日便去看她,容郅离京去了哪里,外人不知道,楼奕琛却是十分清楚,自然也不会瞒着宁国夫人,所以,宁国夫人十分清楚,容郅这段时间不在究竟去了哪里。

楼月卿也不打算隐瞒着,微微颔首,“嗯!”

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好瞒着的,宁国夫人虽然不太情愿自己合容郅牵扯在一起,可是,也不会多加干涉,宁国夫人是个识大体的人,对于她,宁国夫人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也从来不会多加干涉。

宁国夫人闻声,蹙了蹙眉,问道,“那斓曦可是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楼月卿轻轻摇头,“这倒没有!”

宁国夫人闻言,沉声道,“你的婚事,我知道我不能多加干涉,所以,若你当真喜欢摄政王,母亲也不拦着,只是你师傅那里,怕是不能瞒着……”

楼月卿急忙道,“这件事儿还不急,日后再说吧,八字还没一撇呢!”她又不是现在就嫁给容郅,以后会不会这样,尚不可知,让端木斓曦知道只会把这事儿闹大。

话一转,想起什么,楼月卿看着宁国夫人问道,“母亲这次回来了,姑母那边应该还好吧?”

宁国夫人轻声道,“她身子一向不太好,我回来之前,她刚病了一次,不过,倒是没什么大碍!”

楼茗璇这些年身子每况愈下,一直不太好,反反复复的始终不见好,楼茗璇又不愿意回来养身子,虽然先太后懿旨是让楼茗璇一辈子都不能离开,可是,如果她愿意,宁国夫人有的是办法让她离开那个地方,只是,她坚持不走,也不知道为何,一直不愿意看大夫,都只是拖着一身病,没有办法,她只能每年都去普陀庵陪着她一段时间,带上一些药材去给她。

闻言,楼月卿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随即挑挑眉,“您可知道姑母得的是什么病?”

“这个……”宁国夫人拧紧眉头想了想,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她当年离开楚京几年回来之后,身子就不好,当时你祖母急坏了,请了太医来看,她却不肯让太医检查,后来无奈,便也作罢了,过后没多久她就抗旨被太后下旨出家,这些年反反复复的每年都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她不愿说,我也不敢多问!”

楼月卿明白了。

楼茗璇当年怀了孩子,只是流产了,流产后身子落下了毛病,可是她与太子的婚约人尽皆知,肯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她与人有染还珠胎暗结,自然不可能让别人知道情况如何,毕竟,楼茗璇抗旨不嫁,单凭宁国公府为楚国立下的汗马功劳,不会丢了性命,可是,作为太子未婚妻却婚前失贞怀孕,这是皇室的大不敬,藐视皇恩,死罪难免,甚至会牵连宁国公府,宁国公府这几年因为宁国夫人的雷霆手段和楼奕琛的赫赫战功才得以安稳,可是在当年,当时的皇帝打压权臣,宁国公府自然不能犯这样的错。

想了想,楼月卿挑挑眉,“那您知不知道,姑母离开那段时间去了什么地方,说不定就能知道她为何身子不好了!”

宁国夫人闻言,无奈道,“她那是什么脾气,这些年我问过不知多少次了,她从来不愿说,而且每次提及总是心情不太好,这段日子更是如此,每日里都闷着,这不,前些日子又犯了病,这两日才见好,若不是你回来,我也不想这么早回来!”

当初抗旨不遵,先皇太后气的差点杀了她,多少人劝着她不要胡闹,可是,她宁死都不愿意嫁,没办法,不能杀了她,先太后也不是好脾气的,何况这个姑娘出身宁国公府,本身就是太子登基的一大保障,却硬生生拒婚,就直接下旨让她出了家。

她若是愿意,宁国公府为了保她自然是不吝代价,可是,她宁愿长伴青灯也不愿入主后宫,一进来,就呆了三十年。

楼月卿笑了笑,“既然姑母身子不好,您其实不用赶着回来,我又没什么事儿!”

宁国夫人闻言,没好气地看着她,“母亲想你了回来不行么?而且,琦儿的婚事也就下个月了,总不能把这些事情都让你和你大嫂来办着吧?”

她走时,为楼琦琦定下的婚事就在下个月底,本也是打算这个月回来的,如今正好中秋,楼月卿又回来了,她便也就回来了。

闻言,楼月卿才想起这么一茬,都差点忘了,楼琦琦下个月就要嫁人了。

宁国夫人叹了声,幽幽道,“那丫头也该嫁人了,嫁了人安安分分的过日子,西宁郡王府自然不敢亏待她,如今,她也别无选择了!”

楼琦琦心里不安分,宁国夫人一直看在眼里,那个孩子,多多少少都是怨着她的,这份怨恨一直压抑着,谁知道继续留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只有把她尽早嫁出去了,杜绝了她的其他想法,让她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才能安心。

西宁郡王府这些年一直极为低调,鲜少管外面的事情,作为皇室旁支,这个王府虽然没落了,可是只要楚国国在,楼琦琦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时宁国公府给她的保障,日后容康世子承袭王位,她便是王妃,即使再不好,也能够衣食无忧。

楼月卿笑了笑,想起楼琦琦,看着宁国夫人挑挑眉,“母亲觉得,二妹的心思,会安分待嫁么?”

宁国夫人不语。

楼月卿缓缓站起来,缓缓踱步,缓声道,“上次大嫂被下麝香,大哥被人算计一事,二妹虽然不曾参与,但是却是知道的,可是她却当作不知道,一直冷眼旁观,作为楼家的女儿,任由他人算计家族,甚至让楼家断子绝孙却毫不在乎,依我看,二妹……很有趣!”

若不是因为她没有参与,因为她毕竟是宁国公府的血脉,楼月卿处理那件事情,定然不会让楼琦琦置身事外,若不是发现及时,楼奕琛与于熏有染,蔺沛芸却生不出孩子,届时宁国公府即便不易主,怕也后院起火大乱,届时牵一发而动全身,谁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

如果于熏事后说自己怀孕,那个孩子是元家的骨肉,却继承了宁国公府,那么,宁国公府就毁了。

所以,楼琦琦看似无罪,实则心思阴沉,若不是有所顾忌,楼月卿直接杀了她都有可能。

宁国夫人闻言,并不惊讶,显然对这些事情,她是知道的。

叹了口气,无奈道,“即便如此,又能如何?这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这些年从未亏待过她,从前她也算乖巧,可是这两年来,总有些小心思,我何尝不知道有人跟她煽风点火?可又能如何?养了十几年,她可以不在乎养育之恩,可我不能不顾及母女之情,嫁给容康,是很好的选择,容康性情极其温和,不会亏待她!”

这是多年来,她对楼琦琦,从未有过亏待,甚至给她的,都是嫡女的待遇,族谱上她的名字也是写在她名下,虽然外人都知道她并非自己的亲女儿,可是确实她的养女,和嫡女没区别,只是她心太高,太过敏感,如今,趁着她未酿成大祸,把她嫁了也好,绝了其他心思,省的闹出什么事情!

若是害了宁国公府,那就是罪孽了!

楼月卿莞尔,“希望她当真如母亲所希望的好好过日子吧,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嗯!”

从宁国夫人院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时,宁国夫人赶了一天的路,忍不住要休息,楼月卿也不好再打扰,就离开了。

回到揽月楼,灵儿就一直嚷着要出门,看着天色还算早,楼月卿便带着灵儿上街了。

可是,她刚出街没多久,某人就来了。

坐在天香楼的雅间里,灵儿手里拿咋一块绿色糕点,一边啃一边看着面前面对面坐着目不斜视互相看着对方的两个人,一脸懵逼。

看着一身锦袍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楼月卿嘴角微扯,实在是有些无语。

她刚到,他就来了!

昨天晚上才分开,他今儿就又跑来了,让她总想起阴魂不散这个词。

摄政王殿下一脸淡定,似乎很是享受被她这么盯着的感觉。

他刚从宫里出来,所以身上还穿着一身绣着四爪龙纹的黑色锦袍,头上戴着鎏金墨玉王冠,一走进来,就直接坐在楼月卿对面。

楼月卿很无语,“你不是应该在宫里处理政务?”

走了大半个月,他不忙么?

听楼奕琛说,宫里奏折堆积如山,皇上身子不好,每日能够处理政务的时间不多,除了那些必要处理的,其他的都留着,所以,容郅回来,想必会很忙。

晋州的事情也差不多处理完了,晋州这次的事情,周边几座城池都有牵扯,据说好几十个官员因为涉及这起案件,抄家灭门的不在少数,罢官处死的也有不少,更别提流放的,因为从这件事情所牵扯的官员很多,官员调动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这件事情由慎王处理,所以,慎王如今还在忙这事儿,也差不多处理完了,不过,郭家富可敌国,库房被搬空了,店铺钱庄却分布楚国各地,所抄来的财产充入国库,国库的银子直接翻倍了。

摄政王殿下不以为然,“那些事不急!”说完,转头看着正啃着一块绿豆糕的灵儿挑挑眉,“好吃么?”

灵儿两腮鼓鼓,小鸡啄米,“嗯啊,好吃!”

说完,把手上的半块又往嘴里塞。

楼月卿见状,连忙一急。“你这孩子,塞那么多也不怕噎着?”

说完,上前在灵儿身后轻轻拍了几下,让灵儿吞下嘴里的东西,容郅立刻端起桌上的水递给楼月卿,楼月卿接过,就给她喂进去。

灵儿塞了一嘴糕点,当真是噎到了,连忙大口大口的喝水,结果……

“咳咳咳……”

灵儿喝了好几口水,因为太急了,就被呛到了,连忙咳了几下,脸都涨红了。

楼月卿无奈至极,轻轻给她拍着后背,灵儿才好受些。

“嗝~”一声,舒服!

楼月卿嘴角一抽,对上容郅松了口气后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瞪眼,回自己位置上去。

灵儿小脸还是有些涨红,楼月卿没好气道,“你这孩子吃那么急做什么?姑姑又不跟你抢!”

一桌子的点心都是她的,还跟个饿死鬼似的,若不是知道蔺沛芸对这孩子尽心尽力的照顾,她都以为这孩子一个月没饭吃!

灵儿瘪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楼月卿,道,“我都好久没有吃过了嘛!”

闻言,楼月卿鄙视她,绷着脸道,“你少诓我,别以为姑姑不在,就不知道你天天央着你义母给你做点心吃?”

据说蔺沛芸做的点心极好吃,这个月,几乎每日都给灵儿做吃的,把这孩子硬生生养胖了一圈,还跟她抱怨?简直了!

小心思被戳破,灵儿有些小心虚,“哪有……”

楼月卿摆着一副严肃的脸道,“快点吃你的,吃完回家,都这么迟了还嚷着要出来,等一下天黑了你看我带不带你回去!”

灵儿闻言,嘴一瘪,脸一转,看着容郅,委屈道,“大叔叔,你看姑姑,凶灵儿……”

硬生生挤出两滴泪博同情。

楼月卿一听,直接想把她打一顿!

把凶她的罪名坐实了!

摄政王殿下闻言,很是同情的看着这可怜的孩子,随即一副天涯沦落人的口气道,“孤也常常被她凶!”

他整日里被她欺负的不敢反抗!

可是,偏偏他就喜欢!

灵儿大眼一瞪,随即立刻转头看着楼月卿,瘪着嘴道,“姑姑,那你凶他就好了,干吗也凶我?”

楼月卿嘴角一抽,容郅也是嘴角微扯,这孩子……

楼月卿立刻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你再说话就不许再吃!”

灵儿立刻闭嘴!

继续吃桌上的另一盘芙蓉糕。

楼月卿见她乖了,才抬头看着容郅,使劲一瞪,没好气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容郅挑挑眉,“孤没事不能来找你?”

事实上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有些想她了,正好暗卫来报她出门了,他就丢下一堆政务跑出来,也就只为了来看看她。

撇撇嘴,楼月卿也不跟他废话那么多。

容郅忽然道,“明日中秋宫宴,孤去接你进宫!”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不去不行?”

她还真不想参加这种宴会。

摄政王殿下剑眉轻挑,颔首,“自然可以,你不想参加孤更高兴,那就不去了,明天晚上孤带你去赏月!”

与其参加那种宴会,倒不如他们二人一起去赏月,两个人安安静静,他更喜欢!

楼月卿闻言,眼一瞪,随即立刻道,“那还是进宫吧!”

跟他出去?

肯定又被占便宜!

他那点技俩她都摸透了,只要是没人在的时候,他都很难忍住不凑到她面前,楼月卿很鄙视他,可是,他就是继续我行我素。

容郅嗤一声,“出息!”

不就是偶尔逗逗她?瞧给吓的!

楼月卿自动忽略某人那两个字,笑眯眯的看着灵儿,道,“灵儿明日跟姑姑进宫玩!”

灵儿现在也算是宁国公府的千金,自然是可以进宫的,反正明晚宫里热闹,带进宫去也没什么不可以。

灵儿懵然的看着她,不解,“咦?进宫是什么?”原谅她年纪小啥都不懂!

“……就是去漂亮地方看热闹!”

“好呀!”她最喜欢看热闹了!

容郅忽然一怔,看着眼前一大一小,再看看此时三个人的模样,倒是不知为何,竟忽然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吃完了东西,回到宁国公府已经是傍晚了。

宁国夫人派人让楼月卿过去用膳,因为她离开快三个月,自然是要一家人一起吃个饭,所以,还让楼奕琛夫妇和楼琦琦一起去,吃完晚膳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了。

回到揽月楼,照常休息。

第二日,乃中秋佳节。

宫里的晚宴是在晚上,只是因为要早些到,所以,刚过午时没多久,便都进宫了。

已经有段日子没有进宫了,今日宫里十分热闹。

今夜的晚宴据说安排在了御花园,宴请的是朝中四品以上官员及其家眷一同入宫,在御花园设宴,晚宴后,便一起赏月。

因为要去见太后,所以楼月卿未时便跟着宁国夫人一起入宫了,当然,楼奕琛早就在宫里了,蔺沛芸和楼琦琦也跟着宁国夫人一起。

四辆马车缓缓驶进宫门,在宫门内停了下来,此事宫门口已经停了不少马车,一看就知道是来参加晚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