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相似/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刚下马车,就又有好几辆马车进宫门口,楼月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马车上一个大大的慎字,那是慎王府的马车。

果然,很快就看到了慎王妃被搀扶着下来,后面的马车陆陆续续也看到了容昕和世子妃,还有慎王侧妃和二小姐容秀兰也都跟着下马车。

宫门口遇见,自然是避免不了一阵寒暄,特别是宁国夫人昨日刚回来,楼月卿又刚刚“病愈”,最后,便都一起由着宫人领着去了太后的宫里,据说是太后想要见她们。

因为今日中秋,宫里即为热闹,虽不至于张灯结彩,可是因为宫宴,比起往日的冷清,显得极为热闹,一路上遇见好些端着东西匆匆而过的宫人,想来应该是正在准备宫宴的东西。

太后宫里。

元太后正在和身边的蓝贵太妃说话,两人面含笑意,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此时殿内已经聚了不少人。

这个时候,进宫参加宫宴的女眷们大多都在御花园那边,能够被太后召到这里来的,都是身份及其尊贵的命妇。

现在时间还早,所以,太后宫里,便只有这段时间因为儿女之事和郭家之事卧病在床的英王妃,和秦右相夫人,还有忠勇侯夫人,以及襄王妃。

太后和蓝贵太妃聊天,时不时又和下面的几个人说几句,看着心情极好。

此事,王巍匆匆走进来,行了个礼,道,“太后,慎王妃和宁国夫人来了!”

闻言,太后连忙道,“快让她们进来!”

王微颔首,匆匆走了出去。

很快,宁国夫人和慎王妃都走了进来,她们身后,都跟着各自的女儿和儿媳妇。

一进来,就朝着上面的皇太后行礼,“参见太后!”

元太后含笑道,“快都起来吧!”

闻言,全部站起来。

元太后又道,“坐吧!”

宁国夫人和慎王妃闻言,走到各自的位置上缓缓坐下。

楼月卿是晚辈,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宁国夫人身旁,灵儿她方才已经吩咐玄影带去玩了。

元太后看着宁国夫人,一脸关切的问道,“乐瑶上次受了伤,可是痊愈了?”

宁国夫人颔首,“谢太后关怀,臣妇已经好了!”

元太后颔首,“好了就好!”

宁国夫人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元太后目光转而看着宁国夫人身边站着的楼月卿身上,眸色微沉,沉思片刻,开口问道,“卿颜病了有些时日了,现在可是好了?”

被点名,楼月卿自然不能沉默,微微低着头道,“回太后的话,臣女已经无碍!”

元太后笑着道,“那就好,你这孩子身子一向不好,回来这几个月,都病了好几次了,以后可要仔细些身子,莫要大意!”

“是!”

元太后见楼月卿如此凝神看了好一会儿,倒是没在说什么,这时蓝贵太妃缓缓开口,看着慎王妃身后的容昕笑着道,“容华郡主今年十六了吧,不知道王妃可曾将她许了人家?”

被点名的容昕猛然抬头看着蓝贵太妃。

慎王妃闻言,却面色一变,低声道,“昕儿还小,臣妾打算让她多留些日子,所以还未曾许人家!”

蓝贵太妃闻言,笑道,“本宫入宫时,可比容华郡主还小些,郡主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了,王妃爱女之心,可也不能耽误了郡主!”

楚国女子一向十五岁及笄,及笄之后便可婚配,大多女子十六岁都已作人妇,可是,容昕如今已经十六岁了,却仍然未曾许配人家,而慎王府好似一直没有在意这件事情,确实是不妥。

慎王妃闻言,抿唇不语。

倒是一直沉默的英王妃忽然开口,“若说起这事儿,我记得卿颜郡主如今快十八了吧,好像一直未曾婚配,不知道宁国夫人打算将郡主许配给什么样的青年才俊呢?”

话一出,在场的人都诧异的看着英王妃。

随即,转而看着楼月卿,这才想起,确实好像楼月卿年纪即将十八了,可是,还未曾婚配,连她的妹妹楼琦琦都已经许了人家,然而宁国公府却一直没有给她,寻找夫婿,不过……

摄政王殿下和这位的那些谣言谁不知道?

英王妃忽然提及这件事情,是何意?

谁不知道如今这位卿颜郡主和摄政王殿下早已不清不楚,断然没有人敢再娶她,所以,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观望,看看摄政王殿下是否会娶了她,英王妃忽然提及楼月卿的婚事,是为何意?

宁国夫人眸色一沉,转而看着英王妃。

英王妃笑的十分得体。

宁国夫人随之一笑,淡淡的说,“这些事情就不劳烦王妃担心了,卿儿身子不好,我还想着把她多留几年好好调养身子,至于嫁人的事儿,不急!”

英王妃闻言,挑挑眉,没说什么。

这时,太监又来报,“启禀太后,皇后娘娘与元家两位夫人和静儿小姐来了!”

闻言,元太后便收回目光,淡淡的说,“让她们进来吧!”

很快,一身华丽凤袍的元皇后缓缓走进来,她身后,跟着两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妇人和一个穿着淡蓝色衣裙的妙龄少女。

其中两个妇人一个是元夫人郭氏,在场的人自然都认得,可是,另外一个,却有些陌生,在场的人不由想起前几日元家的事情,元丞相的爱妾岑氏,被太后下旨抬为平妻,被封为三品淑人,传闻此人容貌绝佳,年过四十却姿容上乘,宛若三十不到,被元丞相专宠多年,生下一个女儿也是貌美如花,这么多年来闭门不出,如今一举成为元家的嫡女,这几日也有不少人送上帖子邀请这位元家的四小姐,只是都被婉拒了。

众人不由得好奇地看着元皇后身后的人。

而楼月卿,也随着看过去,但是,下一刻,卿儿愣在那里,本来平静的脸上,立即划过一丝诧异,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宁国夫人也是如此,看着随着元皇后一同走进来的岑雪,面色一变,十分震惊,立刻要站起来,可是还未曾起来,就被楼月卿按着坐回原位,她抬眸看着楼月卿,“卿儿……”

楼月卿摇了摇头,沉声道,“母亲,不是!”

宁国夫人拧眉,转而看着已经走到面前,正对着上面的元太后行礼的几个人,看着岑雪,蹙紧眉头,怎么会……

楼月卿也是难以置信,她怎么会看到一个和师父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若不是因为师父那一头白发,她都以为是师父来了。

那边,皇后一等人已经行了礼,各自落座。

元皇后的位置在太后旁边,所以,缓缓走了上去坐下,而元家两位夫人都坐在宁国夫人对面,楼月卿这才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和师父……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和师父随和的性情不相同的是,那个人神色淡淡,而且周身散发着一股子淡漠,一头墨发盘起,上面珠翠不多,可是却极尽雍容,一张脸仿若三十出头。

楼月卿紧紧看着前面的人,垂眸,她或许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目光一顿,正好对上岑雪看过来的眼神,楼月卿目光一凝,只见那边的岑雪看了她一眼,便面无表情的垂下眼帘,低头抿茶,倒是她身后站着的元静儿看着楼月卿,目光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月卿挑挑眉,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正好宁国夫人抬头看着她,目光询问,楼月卿微微一笑,道,“母亲不必担忧,没事儿!”

宁国夫人自然是十分惊讶,想不明白元家的那个新夫人怎么会和端木斓曦长得一模一样。

这时,元太后开口道,“静儿,过来!”

她正在对着岑雪身后的元静儿温声开口。

元静儿闻声,回过神来,立刻往太后那边走去。

站在元太后身前,微微低着头,“太后!”

元太后拉着元静儿的手,眸色温和,轻声问道,“哀家记得你是第一次参加宫宴,可是紧张了?”

元静儿常年不出府,几乎是没有参加过任何宴席,今天也还是第二次入宫。

闻言,元静儿浅浅一笑,道,“回太后的话,静儿不紧张!”

元太后莞尔,“如此甚好!”

元静儿低眉不语。

元太后转而看着皇后,淡淡的问,“宫宴可是准备好了?”

元皇后连忙站起来,回话,“回母后的话,臣妾已经把事情都交代下去了,不会误了宫宴!”

她已经忙活了好些日子,筹备宴席,各种事情不少,更何况,她是第一次管理这种重大事宜,自然是不敢马虎。

闻言,元太后淡淡一笑,“那就好,你是第一次办这种事情,可万万不能出了差错!”

元皇后连忙称是。

离开彰德殿的时候,已经是酉时。

宁国夫人和慎王妃还在彰德殿,她们几个小辈先离开了,一出彰德殿,楼月卿急忙去寻找被玄影带着的灵儿。

因为怕小孩子呆不住,所以楼月卿在去见太后之前先让玄影把孩子带走去玩。

然而,还没找到灵儿,就遇上了一个人,从彰德殿却御花园的宫道上,遇上了从宫道岔口处出来的昭琦公主容潆夕。

昭琦公主上次因为辱骂宁国公府被软禁在宫里,前些日子才被放出来,此时正从漪澜殿出来,正要去彰德殿见太后,没想到会遇上楼月卿。

看到她,楼月卿和容昕相视一眼,随即缓缓行礼。

“参见公主!”

昭琦公主死死地盯着楼月卿,显然是不高兴了。

她上次被下令软禁可都是因为楼月卿,所以自然还记得,而且她的两个表姐如今都死了,听母后说这个都和楼月卿脱不了干系,焉能不气?

她没叫楼月卿和容昕起来,自然,她们也没有站起来。

倒是昭琦公主身边的嬷嬷连忙提醒道,“公主,两位郡主都在行礼呢!”

闻言,昭琦公主瞪了一眼那嬷嬷,随即以不耐烦道,“起来吧!”

两人缓缓站起来,并未说话,却不见任何惧意。

看着眼前的两人不卑不吭的样子,容昕倒还好,可是楼月卿一脸淡淡的样子,不由让她心里一阵恼怒,容潆夕咬牙道,“楼月卿,你竟然还敢进宫?”

她还没找她算账呢,害得自己被母后斥责,还被禁足了那么久。

楼月卿眉梢一挑,随即淡淡的说,“公主殿下此言差矣,臣女乃楼家的女儿,宫宴要求四品以上官员家眷皆可参加,臣女为何不能入宫,难道公主殿下觉得,臣女不配进宫么?”

闻言,昭琦公主骤然一怒,“楼月卿,你……”她什么时候跟她讨论这个问题?

她的意思是得罪了自己,楼月卿竟然还敢在宫里出现,什么时候说过她不配进宫了?

见她老毛病又犯了,身边的那个嬷嬷才连忙拉着昭琦公主的袖子,低声道,“公主殿下,您还得去见太后呢,可不能再胡闹了!”

上次就是出言羞辱了宁国公府才被禁足,太后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闻言,昭琦公主咬牙,“楼月卿,你等着!”

她自然还记得母后的叮嘱,宁国公府并非一般的朝臣,楼家对于楚国而言,是不一样的,而且,千万不能得罪楼家的人,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所以,她不能再犯上次的错误。

看着昭琦公主离开,楼月卿面色如常,并没什么感觉。

倒是一边的容昕撇撇嘴,“这个昭琦公主貌似长了点脑子!”

按照以前,估计不会有任何顾忌的把所有让她不高兴的人都打杀了,可是今日,她竟直接走了。

对于这个骄纵任性的公主,容昕一向不喜欢,也很少接触,不过对于她的臭名声可是知道的多了,因为是元太后的幼女,所以备受宠爱,身边的宫人或死或伤的,都是这个公主的手笔,对身边的宫人一个不快就非打即骂,蛮横至极。

只是太后疼着,谁也不敢多说。

楼月卿淡淡一笑,“走吧!”

显然对这个昭琦公主并不想多谈。

“嗯!”

书我按,两人往御花园走去,可是,还没到御花园,就看到一个宫女在她们面前缓缓一拜,“见过两位郡主!”

“起来吧!”

“谢郡主!”

楼月卿挑挑眉,“你是谁?”

那宫女低声道,“奴婢是贵妃娘娘宫里的人,方才贵妃娘娘把宁国公府的那位小小姐带去了合欢殿,让奴婢前来告知,请郡主前往合欢殿!”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容昕也是有些惊讶。

“带路吧!”

合欢殿坐落在皇宫东边,离皇帝住的宣文殿不远,不过,从彰德殿这边去,就比较远了,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秦贵妃居住的合欢殿。

合欢殿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七年前皇帝登基,封了秦贵妃为唯一的贵妃,入住蓬莱殿,并且大加修葺这个本就华贵无比的宫殿,后来让人种植了大量秦贵妃喜爱的合欢花在殿外殿内,更名合欢,寓意夫妻恩爱,两两相对,如今花已经凋谢了,所以只剩下一片郁郁葱葱的树傲然生长。

在一片庄严肃穆的宫殿群中,合欢殿尤为明显,刚才经过皇后所居住的凤鸾殿,现在再看合欢殿,几乎是不相上下,比起凤鸾殿的瑰丽庄严,合欢殿倒是雅致许多,可是,一个贵妃的寝宫都可以比拟皇后,可见秦贵妃宠冠后宫并非虚言。

而且,合欢殿外面守着不少侍卫。

楼月卿和容昕被宫人领着走进合欢殿后园,秦贵妃正在园子里喂鱼,远远看到莲池边的亭子里,秦贵妃正站在那里喂鱼,而灵儿确实在这里,坐在桌边正在吃点心,玄影站在她身边,一动不动。

这个吃货!

楼月卿嘴角微扯,缓缓跟着宫人走过来。

看到她,灵儿连忙挥了挥小手,笑眯眯的叫道,“姑姑!”

她声音一出,秦贵妃转过身来,看着楼月卿和容昕,淡淡一笑。

楼月卿和容昕缓缓行礼,“参见贵妃娘娘!”

“不必多礼!”

“谢娘娘!”

秦贵妃看着两人,含笑道,“本宫方才从宣文殿回来,看到这个孩子在宫道上跑着,怕她冲撞了宫里的人,便带了回来,没想到是宁国公府的小姐,还请郡主莫要怪罪本宫擅自把她带回来!”

方才她回合欢殿的途中,被一个孩子冲撞了轿撵,看到一个小孩子在宫里乱跑,确实不妥,所以,她才擅自把她带回来,一问才知道这孩子竟然就是宁国公府的义女。

楼月卿闻言,淡淡一笑,低着头道,“臣女不敢,是这孩子不懂规矩!”

秦贵妃莞尔,看着灵儿眸色温和,轻声道,“这么小的孩子,哪儿懂什么规矩,不过幸好是在这边,即便撞到谁,都应当不会有事儿,若是跑到西宫那边,可就不好了!”

若是在西宫那边,撞上了昭琦公主,那个公主怕是不会那么大度。

这段日子昭琦公主脾气见涨,自从被解禁后,更是娇蛮,昨儿个还把漪澜殿的一个宫人打得半死,因为上次被禁足的事儿,她爱记仇,估计一直记恨着楼月卿,若是刚才和小丫头撞上的是她,估计会难以善了。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倒是没说什么。

秦贵妃看着楼月卿轻声问道,“郡主身子可是好了?”

楼月卿颔首,“回娘娘的话,已经好了!”

闻言,若有所思,“如此甚好!”

------题外话------

么哒,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