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你算什么东西?/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容郅原本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和上面的容阑说两句话,压根没有看向下面跳舞的人,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没人敢搭理他,感觉到有人看着他,缓缓抬头,正好看到楼月卿凝视着他,不由得眉梢一挑,嘴角微勾。

一张冷冽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意,很浅,浅的只有凝视着他才看得清。

楼月卿回神,与他目光相视,才瞪了他一眼。

都是你惹出来的好事!

摄政王殿下一脸无辜,这关我什么事?

楼月卿索性不搭理他,转过头来看着台上的水墨舞表演,此时屏风上已经初现一副万里江山的轮廓图,竟犹如名家作画细细描绘一般,只见元静儿仍然在起舞,袖口沾墨,轻轻一甩,随即在屏风上挥动几下,一处处点缀,描绘着山的蜿蜒,一副山水美景,仿若万里江山的缩略,慢慢的凸显出来,所有人聚焦着目光看着元静儿曼妙的舞姿和那一幅已经描绘了一幅美景的屏风,全都不可思议。

水墨舞,在场的人怕是无人不知,即便是不会,也都听说过一二,因为即为难学,所以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人可以跳出来,如今元静儿可以说初来乍到,竟跳出水墨舞来,想必下了不少功夫。

所有人都摒着呼吸看着上面的一幕,楼月卿蹙了蹙眉,看着元家那边,元丞相和郭氏都是有些惊讶,还有后面元家的人也都瞪着眼不要可置信的看着元静儿这一支舞,而岑雪却已经静静的坐着,仿佛元静儿所受到的瞩目和现场的氛围,与她无关。

没有骄傲,也没有任何波动,仿佛是一个没有情绪的活死人一样,即便看着元静儿,也是如此,眼底一片冰冷,好似,对这个女儿,没有半点感情。

那不像是一个母亲看自己女儿的眼神。

楼月卿拧眉,虽然两张脸几乎一样,可是师父是一个性情随和的人,虽然偶尔淡了些,可是绝对不会如此毫无情绪,而岑雪则是不然,她好像今日从来没有露出过多余的情绪,刚才楼月卿注意到,元丞相给她夹东西的时候,元丞相看着她的目光都是温柔的,掩映不住的情意,可是她除了不达眼底的浅笑之外,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长的确实是很美,一种冰冷的美感,所以,和端木斓曦相似,却又不像,起码,她们的性情,绝对是不同的。

很快,元静儿跳完了一支舞,屏风上乍然显现出一幅仿若精心描绘出来,一一丝一毫都极尽完美的山水景图。

周围的人全都震惊不已,赞叹声随着掌声顿时淹没了整个御花园,元静儿看着屏风上自己的作品,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一个转身,朝着上面盈盈一拜,“臣女已作好一幅万里江山,献于皇上,愿我楚国千秋万代!”

精致的脸上,仍然是不骄不躁的浅笑,亦有着对上的恭敬。

上面的容阑,确实也异常惊诧地看着那一幅屏风画,并未曾开口。

元太后却极为满意的开口道,“好啊,如此才艺,当很无愧是元家才貌双全的女儿,皇上觉得呢?”

容阑温润的笑着,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元静儿,才转头看着元太后淡淡的说,“有母后当年之风!”

元太后闻言,倏然眯眼。

容阑不再理会她,而是转头看着下面依旧低着头站在那里的元静儿,语气有些清淡的道,“既然元小姐如此有心,这幅屏风朕便收下了!”说完,转头看着顺德,淡淡的说,“朕记得藏宝阁置着一个金丝楠木为框架的和合屏风,屏风上暗藏香气,常年不断?”

顺德公公连忙道,“回皇上,确实有这么一件!”

还是前几年打算给贵妃娘娘观赏,贵妃娘娘不喜那股子香味,退回藏宝阁的,皇后娘娘惦记许久,却一直没敢要。

闻言,容阑笑了笑,似在打算,随即道,“既然如此,便将那玩意儿赏给元小姐,不枉她今日献上如此作品!”

闻言,秦贵妃嘴角微抿,但是,另一边的皇后却脸色阴沉,极其不悦。

那东西,据说是先帝在位时,命工匠所造,上面作画描绘的颜料,乃用一种永不消退的香料调制而成,那股味道有安神作用,又是用名贵的金丝楠木所做,极为珍贵,可以说万金难求,皇上登基后,就把那块屏风赐给了秦贵妃,秦贵妃向来不喜欢香料,反而喜欢纯自然的花香,所以,就让人还给了皇上,皇上便把那东西搁置在藏宝阁,她喜欢那块屏风,主要是因为那香味可安神,这么多年她经常难以安枕,每日都要喝安神茶或者点安神香才可入睡,可是常年如此伤身子,便想要来搁置在寝宫,可是皇上却一直不给。

如今,竟要赏给元静儿……

元静儿闻言,倒是不为所动,只是浅浅一笑,盈盈一拜,“多谢皇上!”

本以为她要领了这赏赐,谁知她突然话一转,轻声道,“不过,此物珍贵异常,臣女愧不敢受,若是皇上真要赏赐什么,不如皇上给臣女一个恩典,如何?”

说着,抬头看着上面的皇帝,丝毫不畏惧。

然而,她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气,哪有这样公然讨赏的,皇上赏赐是恩典,可是去跟皇上讨赏,那可就是不知所谓了。

何况,这种模棱两可的要求,谁都不会答应的吧。

楼月卿忽然看着元静儿,若有所思。

元丞相立即脸色一变,连忙道,“静儿,不可无礼!”说完,站起来朝着皇帝作揖道,“皇上恕罪,臣太过娇宠这丫头,让她如此不知礼数!”

皇帝果然是有些不悦,不过并非因此发怒,也不曾理会元丞相,而是淡淡的看着元静儿,淡淡的问,“不知道元小姐想要什么恩典?”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待价而沽罢了。

他是皇帝,自然不可能答应任何人模棱两可的要求,但是,拒绝也不妥当,所以,得看看元静儿想做什么。

元静儿闻言,面上噙着一抹笑意,扫视一圈周边的人,随即目光停留在楼月卿身上,轻声道,“臣女听说宁国公府卿颜郡主才貌双全,京中世家千金皆不如,一直十分好奇,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今日得以一见,想请郡主赏个脸,表演一二,不知郡主可愿为大家助兴?”

她话一出,整个现场立刻安静的十分诡异。

楼月卿一怔,看着元静儿,显然是有些吃惊。

而元静儿的话一出,楼月卿可以感觉到整个宴会的人都因此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个个都看着她,都等着她如何反应,是接受,还是拒绝……

确实如此,楼月卿初回楚京,可是出身高贵,还是唯一的异姓郡主,本就备受瞩目,可是却无人知道她会什么,只知道这位郡主手段不凡,一个狠字,方可形容其手段,这样也就罢了,她还让一向不近女色的摄政王殿下对其如此倾心,谁不知道,若是不出意外,摄政王妃的位置,已经非她莫属了,可是,多少人不甘于此,想要让她难堪,然而始终没有机会,如今元静儿胆敢提出这个要求,谁不想看戏?

宁国公府这边的人,都脸色一沉,不悦的看着元静儿,虽然宁国夫人和楼奕琛都知道楼月卿并非什么都不会,相反的,怕是楼月卿会的东西,在场的人未必都会,只是,一个元静儿,竟然敢挑战楼月卿,他们岂会开心?

而上面的几个人也是十分惊讶。

容郅面色陡然一沉,暗含着极致的不悦,看了一眼元静儿,杀机顿起。

别人如何在下面卖弄风骚,他是不管的,但是,竟然敢让他的无忧去为大家助兴?简直是活腻了!

无忧就算跳舞,也只能跳给他看,谁敢看,他撕了他!

他的不悦,自然是也让人看到了。

容阑看了他一眼,面上含着淡淡的笑意,随之看着下面的楼月卿,带着打量的目光,似想要看清楚,楼月卿是个什么样的人。

元太后倒是笑意渐深,看着元静儿,再看看楼月卿,笑道,“如此,哀家也想瞧瞧,卿颜,你看如何?”

宁国夫人坐在那里,心底是极为不悦的,正要开口回绝,楼月卿浅浅一笑,在她之前开了口,看着元静儿问道,“若是我没听错的话,元小姐是说让我上去为大家表演助兴?”

楼月卿忽然这么问,让人摸不着头脑,这还要确认么?

元静儿微微一笑,缓声道,“听说郡主才艺精湛,可是却一直只是谣传,未曾得到证实,静儿听说,宁国夫人年轻的时候,无一不精,郡主乃夫人的女儿,想必也差不到哪儿去!”

搬出宁国夫人来说话,看来是笃定她不会拒绝?

确实,一般的女子,这样的要求谁会拒绝?毕竟输了总比退缩强。

楼月卿笑意渐深,转而看了一眼容郅,容郅也看着她,脸色不太好,显然是不想让她跳舞。

她笑了笑。

缓缓站起来。

宁国夫人转过来担心的看着她,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让她不要上去。

楼月卿微微颔首,这才扫视一眼四下把目光聚拢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人,不喜,也不怒,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几个人,这才把目光锁定在元静儿精致的脸上,似笑非笑。

元静儿拧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楼月卿忽然语气冷淡的开口,带着浓浓的不悦和威严,“本郡主既非舞姬,也非乐妓,何以为大家助兴?”

话一出,四下皆惊。

没有人会想到,楼月卿竟然拒绝了,而且还如此的……毫不客气,半分面子都不给元家,方才元静儿在上面跳了一支舞,按照这位郡主的意思,岂不是暗示她是舞娘?

果然,元静儿本来面含浅笑的表情瞬间破裂,僵硬的看着楼月卿。

她方才笃定了楼月卿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拒绝了不止丢了宁国公府的脸,也让她自己面行无光。

承认她什么也不会。

可是,她这一句话,就直接羞辱了自己。

忍着怒意,元静儿维持着僵硬的笑意,盯着楼月卿问道,“郡主这是何意,不愿给静儿面子也算了,何以如此羞辱我?”

她不是傻子,在场的人也不是听不出来楼月卿话中的意思,她是元家之女,被当众讽刺成舞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显然,坐在上面的太后和皇后,以及元家的人脸色都不太好,岑雪更是看着楼月卿,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月卿闻言,冷冷一笑,“元小姐的话,倒是奇怪了,你算什么东西?何以让本郡主给你面子?”

咝……

楼月卿的话,无不是实打实的让元家难堪,元静儿乃元家嫡女,身份并非不尊贵,虽然比起楼月卿,还差不少,但是,好歹也是丞相之女,太后侄女,可是,楼月卿却直接说出这样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禁捏一把冷汗。

楼月卿如此,打的,不只是元家的脸,还有元太后和皇后。

果然,元太后面色阴沉,看着楼月卿淡淡的说,“卿颜,有什么话好好说,静儿并非逼迫你,何必如此疾言令色,你若是不会,也没什么,犯得着如此口不择言么?”

元太后话一出,宁国夫人脸色淡淡的看着她,并未开口,一切交由楼月卿来处理。

楼月卿看向上面,对上容郅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眼,挑挑眉,转向元太后,淡淡的说,“太后此言差矣,并非卿颜不容人,而是元小姐欺人太甚!”

她话一出,那边的容郅忽然低低一笑,显然是心情不错。

元太后闻言,眼神冷冷的看着楼月卿,拧眉,淡淡的问,“这是何意?”

所有人都看着楼月卿,也想要听她说一说,元静儿究竟如何欺人太甚。

看啊哦宁国夫人对楼月卿的做法好像不仅不反对,且还纵容着她,宁国公也是如此,坐在那里,面色平静。

楼月卿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再看看元静儿,笑意渐深,眼底的冷意足以让人颤抖。

元静儿站在那里,心底十分恼怒,却不敢表露出来,所以,忍得十分辛苦。

------题外话------

咳咳……无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