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无理取闹的女人最可爱/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静儿喜欢他,跟他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真是奇怪!

看他一副茫然的样子,楼月卿暗自偷乐,面上却一副不讲理的样子,没好气道,“所以你太厉害了,人家两姐妹都惦记着你,把无辜的我牵连进去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之前一个元歆儿,不过元歆儿死了,不成气候,现在又来一个元静儿,得了,第一次见面,就给她下马威?

想踩着她扬名?惦记她的人?

看她不弄死那丫!

但是,归根结底,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厮,怪他太会招蜂引蝶了,给她惹麻烦!

摄政王殿下眉眼间尽是笑意,看着她,目光柔和,语气低哑的问道,“那无忧想怎么样?”

楼月卿开始摆谱,鼻腔轻哼一声,闷声道,“我不知道!”

没诚意,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厮竟然还不自觉点!

怎么能让她告诉他怎么做!

摄政王殿下挑挑眉,看着她佯装气恼的样子,明明根本就是无理取闹,却让他根本没办法抗拒,只一眼,看着就觉得分外迷人,一张精致的小脸别别扭扭的,煞是可爱,跟个孩子似的。看小说到网

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摄政王殿下嘴角微勾,缓缓道,“孤让你打一下出出气,如何?”

闻言,楼月卿瞟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打他?她手也疼来着!

容郅真的是不会哄人,见她好像不满意,就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了。

楼月卿忍不住心里腹诽一声,榆木脑袋!

没好气的瞄了他一眼,绷着脸道,“那……你自己打自己一下!”

摄政王殿下蹙眉,脸上有些嫌弃,自己打自己?

能不能别这么逗?

脑海中忽然冒出一画面,摄政王殿下举着爪子往自己的脸上抽几巴掌……

容郅嘴角一抽,画面实在太美!

“不!”摄政王殿下语气很坚定!

打自己?这种蠢事他才不要做!

楼月卿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今晚就特别想闹腾几下,瞪了他一眼,随即直接一掀开身上的毯子,整个人趴在容郅身上,张嘴就往他的脖颈处咬去。

容郅本来还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以为她想要抱着他,手圈着她的腰肢,可是很快脖子处一阵剧痛感传来,容郅剑眉一蹙,眸色暗沉。

她似乎是想要惩罚他一样,咬得很用力,没多久,就把皮咬破了,血腥味扑鼻而来,容郅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温热的血液冉冉流出。

眼底一道暗芒划过,似在隐忍着什么,额间青筋突起,嘴角轻抿,置于她腰间的大掌忍不住收紧,指尖颤抖,楼月卿身上淡淡的体香萦绕鼻尖,让容郅本来深邃的眸子染上一丝*,随即消弭无影,垂眸,看着她。

也是这个时候,她松开了他,缓缓抬起头,看着他,嘴唇上一片殷红,嘴角噙着一滴血,并非她的,而是他的。

他的脖子上多了个血印,比起上次的那个,还要明显,还要深,此时,还不停的淌出鲜红色的液体,黑色的衣领看不出血色,只看到颜色渐深。

容郅并没有理会自己脖子上的伤,只是看着她,意味不明。

随即,大掌上移,指腹在她的唇边轻轻一拭,将她嘴角的血迹抹去,动作极其温柔。

楼月卿垂眸,看着他的手,没有避开。

然而,她刚低着头,他本来替她擦嘴角的手忽然捧起她的脸,楼月卿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人被他扯到怀里,一手圈着她的腰肢,一手按着她的后脑,他的唇重重的压了下来。

四唇相接,他半点不含糊,直接长驱直入,随即缠着楼月卿的唇舌,楼月卿眸子一瞪,两手抵在他胸前推了推,本想要躲开,可是他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一样,大掌在她的后脑上紧紧地按着,让她无处可逃,无奈,只能任他摆布,只是,他仿若掠夺的吻,缠得她有些生疼。

“嗯……”被紧紧缠住的唇舌有些疼,楼月卿忍不住轻咛一声,两手用力的推着他,容郅微微放开了她,可是,并未曾放过她,楼月卿刚被他放开,还没喘过气来,容郅一个动作反转,直接把她压在美人榻上,两只手松开她的腰和后脑,直接一左一右,将她推拒着他的手抵在美人榻上面,整个人倾身压下。

楼月卿双唇微肿,连忙开口,“容郅……”

他眸色微沉,紧紧的看着她,在她开口的那一刻,再次攫住她的唇,只是,这次,他只是轻轻的吻着她,并未像刚才一样霸道。

楼月卿一怔,并没有再拒绝,而是任由他胡来,她似乎总是难以扛住这样的温柔,很快,身子微软,微微闭上了眼,他也放开了她的手,楼月卿下意识的攀着他的肩头,笨拙的回应他。

意乱情迷,楼月卿脑子乱得一塌糊涂,直到他的吻,缓缓移开,耳畔一阵温热的湿润感传来,楼月卿这才反应过来,肩头一阵微凉,他的手,扯下了她身上披着的薄衣。

楼月卿心下一紧,推着他,连忙开口,“容郅,不……”

不行!

果然,这次容郅放开了她。

微微抬头,俯视着她因为方才的亲吻和酡红的双颊,还有红肿的唇,眼神晦暗不明。

楼月卿抿唇,看着他,目光透着坚定,不可以!

她能清晰的看清楚,他压抑在眼底的那一份*,因为隐忍额间暴起的青筋,能够感觉到他此时身体里仿若燃烧一般的灼热,可是,她做不到!

甚至,有些怕。

他覆在她身上,思索片刻,才微微颔首,“好!”声音有些暗哑。

缓缓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他一放开她,楼月卿就感觉身体更加凉了,连忙坐起来打算弄好衣服,可是,当看到身上凌乱的样子,她脸色一僵,瞬间红透了。

她披在外面的白色纱衣已经被扯了下来里面的白色抹胸也被扯得歪歪扭扭,隐隐可现的春光,让她顿时不知如何反应。

连忙伸手打算弄好衣服,可是,容郅制止了她。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脸色有些僵硬,身体微颤,显然是以为他又想像刚才一样……

刚才若不是她尚有一丝理智,估计他不会停下来。

容郅目光沉着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放开了她的手,垂眸看着她凌乱的衣裙,眸色微暗,随即伸手,慢慢帮她弄好了凌乱的衣裙。

他动作很轻,帮她弄好了里面的抹胸,指尖触碰在她莹润白皙的皮肤上,他好似察觉不到,她却有些僵硬,不敢乱动,怕他又和刚才一样。

将她的衣裙弄好,容郅抬眸看着她。

楼月卿垂眸,没有敢看着他。

看着她两手拽着袖口,有些不安,容郅挑挑眉,伸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楼月卿抬头看着他,“容郅……”

容郅抿唇,看着她,神色微沉,淡淡的道,“以后记得,不要乱咬孤,不然下次孤可就不会轻易放过你!”

以前尚且还能忍着,可如今,这女人在他心中已经越来越重要,面对自己心尖上的女人如此的挑衅和撩拨,他若是还能无动于衷,估计就是废人一个了!

他是废人么?这女人还真是敢乱来,刚才若不是她最后拒绝了她,他定然不会停下,反正这个女人已经注定了只能是他的王妃,早晚,都是一样的。

楼月卿抿唇,低声道,“知道了!”声音跟蚊子抖翅似的。

见她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容郅一阵好笑,脖子上的痛意不断的传来,他蹙了蹙眉,咬牙道,“楼月卿,为了那些无足轻重的人,咬了孤,你还真是厉害了!”

他感觉到她这次咬的力气,比以前那几次都大,伤口也更深,而且,还是在显眼的位置上,容郅真的很想知道,她是不是属狗的,喜欢咬人。

闻言,楼月卿头皮发麻,一阵心虚,但是嘴上还是不肯认错,“谁让你招蜂引蝶!”

反正不是她的错!

容郅见她这样,一阵好笑,“所以,孤被你咬也是活该了?”

还讲不讲理了?

别人心里怎么想,跟他有什么关系,别人是否喜欢他,又与他何干?这女人还真是不讲理!

楼月卿撇撇嘴,“难道不是?”

容郅脸一沉,忍不住道,“楼月卿,你讲点道理!”

哪能这样算的?

别的女人喜欢他那是别人的事情,若是一个人喜欢他她就这样无理取闹,以后他估计有的哭了。

楼月卿闻言,立刻瞪着他道,“我就是不讲道理,你想怎么样?”

闻言,摄政王殿下眨眨眼,嘴角轻抽了几下,一阵无语。

说到这里,楼月卿心底的那点心虚顿时没了,撇撇嘴,闷声道,“还有,我可是听说了,某人以前还有个未婚妻呢!”

啧啧,还自小定下的未婚妻,膈应人!

虽然伊人已嫁,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了,可是,不妨碍她搬出来折腾一下。

容郅忽然一怔,诧异的看着她,有些疑惑,蹙眉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这事儿他没跟她说过,其他人估计也不会敢跟她提及,而且他和秦玟瑛的婚约,过去多年,也只是先帝和秦相的口头之约,未曾有婚约信物,虽然皇室中不少人知道这事儿,可是这些年过去,不少人都不把这事儿当回事了,何况,秦贵妃已经是皇上的妃子,这事儿谁还敢乱说?

她怎么会知道?

啧啧,还真是有这事儿?楼月卿没好气道,“要你管!”

一想起某人在很多年前,在有未婚妻的情况下,还说要娶她为妃,楼月卿就气不打一处来。

容郅无奈至极,终于知道了楼月卿今晚这样,不只是因为元静儿的原因,还有这茬事,有些无语,道,“孤不喜欢她!”

楼月卿没吭声。

她当然知道他不喜欢秦贵妃,不然凭借他这脾气,哪还容许秦贵妃嫁给皇帝?

可是,打定主意要无理取闹的楼月卿,可不管他喜不喜欢,就是要折腾!

抿唇道,“可是她喜欢你!”

秦贵妃不喜欢皇帝,楼月卿看得出来,既然不喜欢皇帝,再联想之前的这个婚约,楼月卿可不傻,自然是知道了秦贵妃的心思。

容阑对秦贵妃的好,她一直都知道,之前就听说过,秦贵妃宠冠六宫,连元皇后都比不得她,今晚看到这帝妃二人的这档子事儿,楼月卿自然看出来了,怕是那个皇帝对秦贵妃用情很深,秦贵妃却不在意。

容阑长得不差,甚至不比容郅差,只是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才看着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他是皇帝,虽然容郅摄政,可是容郅很尊敬这个皇兄,并没有擅权,容阑的帝王之权依旧存在,这样的男人,秦贵妃嫁给他这么多年,却依旧无动于衷,唯一的解释就是秦贵妃心里有别人,而这个人,可不就是她曾经的未婚夫?

瞧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容郅笑了笑,轻声道,“无忧,她只是孤的皇嫂!”

秦贵妃什么心思,他自然知道,可是这又怎么样?

其实,很多年前,他并不反感娶秦玟瑛,那个时候的秦玟瑛,在楚京中,是所有世族千金都难以企及的存在,她才情样貌都不少,饱读诗书,与她相处,起码不会感到压抑,她也善解人意,父皇的心思,他一直都知道,秦玟瑛确实是能当一个好皇后,所以,就算心里不喜欢,他也不反对。

可是从璃国回来之后,他就知道,他不会娶她,她很好,她的出身,她的自身条件,可以让很多人趋之若鹜,淡她却不是他想要的人,所以,他也亲口与她说过,他不能娶她。

皇兄对她的情意,容郅也知道,所以,他甘愿毁掉遗诏,成全容阑的心思。

楼月卿挑挑眉,“那你说说,你和她是怎么回事?”

容郅有些无奈,“说这些事情做什么?”

他不以为这事儿有多重要,他都不放在眼里,她那么计较做什么。

反正已经无理取闹了,那就闹到底,这么想着,楼月卿没好气道,“你不说就是心虚,哼!”

一个单音从鼻腔哼出,要多幼稚就多幼稚。

容郅突然笑了,嘴角微勾,看着她缓缓道,“无忧,你知道不知道,你吃醋的样子,分外可爱?”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原来他家无忧也这么可爱?她无理取闹,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惯着她罢了。

毕竟只有一个媳妇儿,自然是能怎么宠着怎么来!

嗯,她越闹腾越可爱!

楼月卿闻言,一阵懊恼,“容郅,你不许胡说八道,我何时吃醋了?”

她只是想闹他,对,就是这样。

容郅笑意渐深,“你刚才可不就是吃醋?”

他一直不喜欢那些女人拈酸吃醋的样子,觉得女人的嫉妒心很可怕,特别是在宫里,所以,一直不喜欢女人太会折腾,然而,他就喜欢他家无忧拈酸吃醋的样子,她吃醋,他开心。

真是栽了!

楼月卿哪儿能承认?脸一撇,“没有!”

她怎么可能吃醋?

不是对手的人,她会吃那些人的醋?嘁!

嘴硬吧!容郅眉眼间均是笑意,看着都知道她此时心情不错,将她搂在身前,目光柔和的看着她,悠悠道,“嗯,你说没有就是没有!”

她说啥就是啥,反正他是不信的!

楼月卿气极,哪里不知道他几个意思?挥拳就往他身上招呼,于是乎……

她本来就靠他很近,直接打到了他肩上脖颈下,已经凝固的伤口被她一打,又扯开了……

伤口一扯,容郅蹙眉,“咝……”

楼月卿眸子一瞪,看着那牙印又开始沁出血来,连忙收手,看着容郅连忙道,“我不是故意的!”

她哪里知道……

看着自己的杰作,楼月卿一阵心虚,她刚才有些懊恼,咬他的力气很大,所以伤口挺深的,流了不少血,现在伤口的血迹已经凝结了,又被她一拳打上去……

伸手摸了摸脖子,一阵粘腻的感觉,一看,指腹上有些血迹,容郅有些无语,看着她略咬牙道,“楼月卿,你下次再敢咬孤,孤就把你办了!”

这么明显的伤口,明天不用见人了!

咬在别的地方也就没什么事了,关键是脖子,估计被人瞧见肯定会想着他容郅对哪个姑娘施暴,被人家反抗咬了一口!

或者想着他强迫了眼前这女人,所以被彪悍的卿颜郡主给咬了一口,对,想来也只有她这个彪悍的女人做得出来!

不过,他就喜欢她这么彪悍!

容郅深深地觉得自己有点自虐,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不知道被她折腾了几次了,可是,半点不见烦躁,反而有些乐在其中。

想不通。

楼月卿闻言,心虚的声音都有些底气不足,“以后我不咬就是了!”

不过这话,别说容郅不信,她自己估计都不信,她就喜欢咬他怎么了!

听着她底气不足的声音,摄政王殿下眉眼间尽是笑意,果断趁机傲娇一把,开始摆谱,“既然知道错了,赶紧替孤包扎!”

楼月卿闻言抬头,看着他,很想一巴掌拍过去,可是看着那个血淋淋的牙印,只好闷声应下,“哦!”

说完,挣扎着起来,还真屁颠儿的去找药包扎了。

容郅坐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忽然低着头淡淡一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