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合婚庚帖/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容郅聊了一会儿,就有暗卫来附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容郅就匆匆离开了。

在慎王府吃了午膳,然后待到申时,眼看夕阳西下,楼月卿和宁国夫人就拜别了慎老王爷,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回到府里,楼月卿刚踏进揽月楼,就看到楼奕琛站在亭子里,背对着门口,似在等她。

楼月卿挑挑眉,走了过去。

“大哥怎么在这里?”

楼奕琛闻声转身过来,看到她回来,淡淡一笑,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温声道,“在等你,怎么样,外祖父还好吧?”

楼月卿无奈道,“好着呢,他说你已经许久不去看他,叨叨个不停!”

楼奕琛闻言,笑了笑,似乎不放在心上。

他确实有些日子没去看了,可那也不能怪他,他这个外祖父,年纪越大,话就越多,每次去看他,总能唠叨个不停,直接连生孩子的话题都能絮絮叨叨个没完,前些日子,他带着蔺沛芸去探望他,得了,他老人家跟个老太婆似的,话里话外说着想要抱曾孙……

结果芸儿听着一直不自在。

他和容易琰都已经成婚,两人是表兄弟,内孙外孙在老王爷眼里是没去别的,所以,不只是他,那厮也是整日里被烦,所以一个月下来,最多只有五天能够在慎王府看到他,他和世子妃成婚两年了,却还一直没有孩子,老王爷就念叨不停,他就躲个清静,反正大多时间都呆在军营里,老王爷总不能跑去逮他吧。

他也是,对这个外祖父也算了解了,所以,能不去看,他都不去,挂念在心就行了,去那里看他,等于自虐!

楼月卿笑了笑,轻声问道,“大哥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

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天黑了。

楼奕琛默了默,道,“我刚从宫里出来!”

所以?

楼奕琛拧眉,淡淡的说,“今日东宥派人送来的国书到了,月底东宥将遣使臣来楚,怕是下个月初就能到,国书上表明,请求与楚联姻,你知道东宥要的是谁么?”

楼月卿眉梢一挑,不说话。

见她如此,不见丝毫疑惑,便知道,她定然知道是谁,楼奕琛不由得有些不解,“卿儿,你是不是认识南宫翊?”

南宫翊这个人,他以前从不去关注,上次在平城被刺之后,这段时间才开始关注一下,他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只相信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南宫翊却从一个草包变成了如今东宥的掌权者,几个夺嫡的兄弟,死的死,关的关,如果这个南宫翊不是以前太能伪装,那就是见鬼了!

即便是变了性子,最多也是有所改变,却也不至于性情大变。

楼月卿莞尔,道,“不认识,也没见过!”

这是实话,她去过很多次东宥,却没有一次正面见到过南宫翊,毕竟一个没用的人,她也没什么见的必要,不过,这段时间总是听说这个东宥太子的事儿,她很是好奇,就等着红菱把他的画像送来再看看了。

如果见过她一定记得,她的记性极好,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人,怕是如今看到都能想起来那是谁,或者在什么地方见过,如果这个南宫翊与她当真是有牵扯,她看了画像就能够知道。

楼奕琛更疑惑了,“那他为何指名要娶你?楚国并非没有未嫁的公主,宗室女子也并非没有,他却指名要娶你为太子妃?”

两国联姻,都是娶公主,或是皇室宗女,虽然楼月卿也是贵女,娶她也是没什么不妥,可是,若是南宫翊不认识楼月卿,会点名娶她?

楼月卿想了想,面无表情的答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应该是这样!

楼奕琛闻言,不厚道的瞥了一眼自家妹妹,嘴角抽了抽,显然是极其无语。

楼月卿脸不红心不跳,挑挑眉问道,“难道大哥觉得卿儿说的话不在理?”

楼奕琛有些小心虚,但是还是含笑道,“自然在理!”

他家妹妹天生丽质,咳咳……

楼月卿笑了笑,恢复正经,问道,“容郅怎么说?”

“他只说了一句话!”楼奕琛轻飘飘的道。

楼月卿挑挑眉,鄙视他,最讨厌说话故弄玄虚的人了!

楼奕琛淡定的道,“他说,一只癞蛤蟆,不足为惧!”

楼月卿笑了。

她能想象容郅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嘿嘿嘿。

楼奕琛道,“这事儿还未传出去,我只是来说一声,东宥使臣下个月就来,到时候再说,不管如何,大哥绝对不会让你去联姻!”

只要他没点头,就算容郅和楼月卿没有那回事儿,怕是也得三思,楼家的女儿,岂能用来联姻?他的妹妹,就该想嫁给谁就嫁给谁,不想嫁人他护一辈子,总归只要宁国公府不倒,她就一辈子好好的,何况,那南宫翊一听就不是什么良人,据说在没有性情大变之前,还夜夜笙歌,妻妾成群,这种人,哪里配得上他如此优秀的妹妹?

楼月卿颔首,“我知道了!”

楼奕琛走了之后,楼月卿才折身走进阁楼,上了二楼。

她知道,今晚那厮肯定来,毕竟东宥国书到了,还带来这么一个消息,他能不来她就跟他姓!

容郅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容郅是在宫里直接来这里的。

楼月卿还在垂眸看书,因为看得专注,所以容郅来的时候没注意到,直到容郅走到她跟前,她才察觉有人,这才抬起头来。

容郅绷着一张脸站在她面前,看到她抬起头来,一语不发,冷着一张脸转身走到旁边的檀木茶桌旁边坐下,自己倒了杯水。

背对着她。

楼月卿嘴角一抽,她怎么好像看到了一只炸毛狮子在等顺毛?

她想笑怎么办?

忍着笑意,楼月卿挑挑眉,开口问道,“不是说这几日忙?怎么这就来了?”

那边的某人恍若未闻。

楼月卿很想一本书砸过去。

稀罕!

她直接也当作屋里没人,微微靠后,继续捧着手里的一本杂记,继续看。

翻阅纸张的声音响起,摄政王殿下忍不住了,站起来,转身,三两步走过来,垂眸看着她,面无表情。

楼月卿不受干扰,继续看着。

懒得理他!德性!

摄政王殿下怒了,伸手,抓过她手里的那本杂记,往身后一丢。

楼月卿看着空落落的手,抬眸,看着他,小脸一沉,淡淡的问,“做什么?”

不是不想理她么?

“吻你!”冷冷的吐出俩字,容郅没等楼月卿回神,直接倾身而下压着她,攫住她的唇畔,不给她任何缓和的时间,就长驱直入。

楼月卿眸子一瞪,微微推开他,立马开口,“唔……你干……”

话没说完,他就紧紧含住她的唇,将她的手反扣在一旁,更加用力地吻着她。

楼月卿知道拒绝是没用的,索性任由他来了。

然而,才一小会儿,她就受不了了,因为他好似带着惩罚似的,霸道的又啃又咬,让她虽不至于破皮,可是嘴唇上还是有些疼,且太过激烈,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两手被他扣着,推不开他,只能别开脸。

可他却在她别开脸的时候察觉她的意图似的,直接脑袋一歪,继续吻着,她瞪他,他也睁着眼与她近距离对视,狭长的眸子蹙了蹙,嘴上丝毫不客气。

楼月卿只好任他胡来。

半响,他放开她的时候,楼月卿嘴唇已经肿得不成样了,一被放开,差点窒息的她连忙急促的呼吸着。

他凝视着她,看着她被吻得发肿的唇,抿唇,没吭声。

楼月卿横了他一眼,“起开!”

越来越流氓了!

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这厮也就会双唇相贴,什么也不敢乱来,而且也不会,现在倒好,整天跟个流氓似的。

幸亏她也不是什么矫情的姑娘,不然岂不是被他欺负的所谓清白都没了……

容郅纹丝不动。

楼月卿瞪他,“快些!”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一来就动手动脚。

他依旧定定地看着她,不动。

楼月卿怒了,伸腿就蹬他。

容郅直接把她的腿钳住了。

楼月卿脾气就上来了,“你究竟想干嘛?”

容郅这才开尊口,语气有些低沉,“孤明日就下聘,筹备大婚!”

然后争取这个月把她娶回去!

闻言,楼月卿装没听懂,凉飕飕的开口,有些阴阳怪气的问道,“哦?摄政王殿下打算娶哪家的小姐?”

容郅显然把她的话自动忽略,闷声道,“正好月底有适合的日子,宜嫁娶!”

他还特意去问了钦天监!

楼月卿闻言,装不下去了,没好气道,“我几时说要嫁给你了?”

闻言,容郅脸一沉,低头含住她本就肿起来的唇狠狠地吻了一下,这才抬头看着她,咬牙问道,“不嫁给孤,那你嫁给谁?”

楼月卿猝不及防又被他吻了,一阵恼怒,“容郅,你好好说话!”

动不动就吻她,真是气人!

容郅顿了顿,“那你说!”

楼月卿咬牙道,“我又不认识南宫翊,他要娶我关我何事?倒是你,不是说不足为惧?跟个癞蛤蟆计较,你还真是出息了!”

不知道是谁,说那只癞蛤蟆不足为惧的,现在到好,跑到她这里来胡闹,还真是当她好欺负了,明日就让大哥派人来守着揽月楼,不让这只死蚊子飞进来。

容郅闻言,果然心虚了一下。

楼月卿又道,“还有,你以前怎么答应我的?不许对我动手动脚,别忘了你签的那张纸了么,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直接嫁去东宥,看你怎么嚣张!”

之前说好了不许对她动手动脚的,结果这所谓的一言九鼎跟放屁似的就过去了……

以后她再相信他就跟他姓了!

前面的几句话,摄政王殿下越听越心虚,结果后面那句,直接就又把他那爆脾气撩起来了,咬牙道,“你敢!”

天知道,他看到那封来自东宥的国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仿佛是属于她的稀世珍宝,被别人惦记了。

这女人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除了他,谁也别想靠近,谁敢抢,他就让那个人死无全尸,南宫翊……又算什么东西!

可是,也是这女人太招眼,就是这样!

楼月卿瞪他,“你再不起来,你看我敢不敢!”

简直了!

摄政王殿下闻言,纠结了下,果然起来了。

楼月卿这才缓缓起来,心头能加恼了,没好气道,“离我远些!”

不然等下又扑过来,她可受不住!

摄政王殿下纹丝不动。

一双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

楼月卿又气又恼,更多的是无语,看到自己刚才看的书被丢到那边去了,脚丫子顶了顶他,“我的书!”让他去捡。

她刚好看到有趣的,什么人啊,就这样跑来了!

容郅脸更黑了,现在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南宫翊为什么要求娶她的么?还去管一本破书,没眼色!

见他跟个孩子一样闹脾气,楼月卿既好气又好笑,“你到底想干吗?”

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不知怎么的,他这个样子,就跟灵儿被她勒令不许吃甜食不高兴一样……

幼稚!

容郅默了默,道,“嫁给孤!”

没有比这个更妥善的解决方法了,等那个癞蛤蟆一来,她已经是他的王妃了,看他还敢惦记!

不知怎么的,他总有预感,南宫翊的出现,肯定又要惹出什么事儿来。

楼月卿闻言,立刻拒绝,“不行!”

他绷着脸看着她,有些小失望。

楼月卿拧眉道,“我又不认识南宫翊!”

所以,你所有的担心,都不需要。

不认识……就好!

“嗯!”他想了想,道,“不嫁也行!”

楼月卿挑挑眉,这次那么好忽悠?

谁知道,摄政王殿下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外面是大红色锦缎皮面的的东西,放到她面前,“把这个签了!”

嗯?

楼月卿表示疑惑,接过来打开一看……

随即脸色一黑……

合婚庚帖……

里面写着他的名字,祖宗三代名字和生辰八字……

只不过,她的这边名字是空的……

楼月卿极其无语,“容郅,你幼不幼稚?”

连这个东西都搞出来,真是够了!

她自然知道男女双方些合婚庚帖是什么意思,也就是定亲的意思,写了她的名字在上面,就是她承认与他的未婚夫妻关系……

简直是……幼稚得可爱!

“既然你不肯现在嫁,孤也不逼你!”把这合婚庚帖签了就行!

楼月卿脚丫子一踢,没好气的看着他,这还不叫逼?你大爷的!

然而,最后,楼月卿只能认命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某人才离开。

楼月卿事后才撸顺了这些事儿,这厮今儿来就是为了逼她签婚书的……

失策啊!

第二日,楼月卿早早起来,因为今日要进宫,所以她要捣腾久一些,穿上华丽精美的绸缎宫装,戴着平日里鲜少触碰的精美首饰,特意抹了些胭脂,吃完早膳才上了往宫里去的马车。

为了不让宁国夫人担心,她自然是带上了容郅送给她的玄影一起进宫,毕竟在很多时候,容郅的手下,代表的是他本人,不过,楼月卿觉得完全没必要!

元太后自然是不敢对她做什么,这点信心楼月卿还是有的。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在宫门内停下,楼月卿一下马车就看到了她的马车旁边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上面印着一个元字。

楼月卿蹙了蹙眉。

来接她的,是太后宫里的王巍,一看到她下马车,连忙疾步走来,行了个礼,笑眯眯地道,“老奴见过郡主,郡主安好!”

楼月卿淡淡一笑,“公公请起!”

王巍这才站起来,看着楼月卿微微躬身,笑道,“太后已经在等着了,郡主请吧!”

楼月卿笑了笑,轻声道,“有劳王公公带路了!”

王巍这才一挥拂尘,微微躬身带着楼月卿前往彰德殿。

从宫门口前往彰德殿距离有些远,所以要走上许久的路,到彰德殿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柱香的时间了,宫里这几日显得有些清静,因为秦贵妃的事情,弄的人心惶惶,所以都显得有些紧张。

走到彰德殿门口,王巍进去禀报,很快就出来把她领了进去,一进去,看到里面的人,楼月卿了然。

果然,元静儿也在。

还有昭琦公主和皇后,正在陪太后聊天,太后面色和悦,显然是心情不错,她一进来,她们都噤声不再多言,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缓缓走到殿中间,朝着元太后盈盈一拜,“臣女参见太后,太后万福,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公主!”

元太后含笑道,“卿颜来了?快起来!”

楼月卿依言起身,这时,元静儿站了起来,面色如常给楼月卿行礼,“见过郡主!”

那天夜里的怒意早已不见,好似从未发生过那档子事儿一样,看着楼月卿的眼神也平平淡淡。

楼月卿笑了笑,“元小姐不必多礼!”

元静儿这才起来,随即静静的站在那里,眉眼微垂。

元太后笑着道,“卿颜快坐吧,静儿,你也坐下!”

“谢太后!”

楼月卿走到一旁的位置上缓缓坐下,这时宫人端着茶上来,放在她旁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