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容郅若死,你也别想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闻着茶香,楼月卿都能知道,这是太平猴魁的味道,不过,她只钟爱大红袍,所以,并未曾端起茶杯,而是转头看着元太后。

元太后本来一直注意着楼月卿,见她转过头看着自己,这才开口笑着道,“卿颜,哀家今日让你进宫也没别的事儿,主要是前两日宫宴上静儿对你多有冒犯,虽然静儿当时并无为难羞辱你的意思,可是如今误会已成,哀家毕竟是静儿的姑姑,索性便做个和事佬,把这误会解除了,以免让两家心生嫌隙!”

说完,转头看着元静儿,面色凝重道,“静儿,快给郡主致歉!”

闻言,楼月卿眉梢轻挑,果然看到元静儿缓缓站起来,走到中间,朝着楼月卿微微屈膝行礼,低眉轻声道,“是静儿的错,请郡主原谅!”

声音柔柔弱弱,仿佛受了委屈却还不敢吭声的样子。

楼月卿嘴角微扯,心底一阵冷笑,却一脸茫然的看着元静儿,再看着上面的元太后吟吟一笑,不解的问,“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元静儿被忽视,却依旧屈膝站着,并未有一丝不耐烦。

而元太后却笑着道,“哀家知道那天静儿的无心之举,让你不高兴了,便让她给你道个歉,希望你以后不要计较那件事儿,原谅了她,也算是给哀家一个薄面,如何?”

闻言,楼月卿沉吟片刻,似在思索,随即含笑道,“原来是这事儿,不过是件小事儿,太后若是不提起我都快忘了,又怎么会计较呢?元小姐如此客气,倒是显得我小家子气了,让人看到了,说不定会以为我心胸狭隘,在为难元小姐呢!”

说着,楼月卿似笑非笑的看着元静儿,再扫视一眼彰德殿内外守着的宫人太监,虽然笑着可是眼底却有些讽刺。

元静儿面色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原样,低声道,“郡主不计较,是郡主大度,可静儿确实多有冒犯,父亲和母亲已经训斥了我,若是今日不给郡主道歉,静儿心有不安,既然郡主不计较,静儿便放心了!”

楼月卿淡笑,看着元静儿一脸柔弱的样子,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却不动声色的道,“是元小姐太多心了,本就是小事一桩,不过,既然元小姐致歉,我便受着了!”

说完,缓缓站起来,走到元静儿跟前,将她搀扶了起来。

元静儿一僵,随即道,“多谢郡主!”

楼月卿微微颔首,随即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元静儿也退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上面的元太后见状,笑意渐深,开口道,“如此,倒是哀家多虑了,不过,做错了事,赔个礼是应该的!”

楼月卿垂眸,未曾搭话。

她不说话,元太后也毫不在意,转而看着皇后,皇后这才缓缓站起来看着她道,“母后,臣妾还有些话要和静儿说,若是没什么事了,就先告退了!”

元太后挑挑眉,颔首,“去吧!”

元皇后连忙站了起来,带着元静儿离开了。

楼月卿站了起来,微微躬身,恭送皇后。

两人一走,殿内只剩下元太后和楼月卿还有昭琦公主,昭琦公主本来也是来给元太后请安的,现在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何况,她很讨厌老爷,自然不想看到她,所以也站起来道,“母后,儿臣也走了!”

闻言,元太后有些无奈道,“你这孩子,才坐了没多久又要走,也不晓得多陪陪母后!”

昭琦公主撇撇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楼月卿,眼中更是厌恶,心情更差了,微微福了福身道,“儿臣告退!”

说完,没等元太后开口,就走了。

走到楼月卿前面脚步顿了顿,没好气的扫了一眼楼月卿,楼月卿微微垂眸,轻声道,“公主慢走!”

冷哼一声,昭琦公主提步离开。

她自然是恨极了楼月卿,只是母后多次警告她不可为难楼月卿,她也知道宁国公府对于母后而言很重要,自然是忍了,可是,让她跟一个讨厌的人呆在一个屋子里,她觉得憋屈。

她一走,殿内就剩下一屋子的宫人和元太后跟她,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缓缓坐下。

元太后含笑道,“夕儿这丫头被哀家惯坏了,整日里不懂规矩,卿颜见笑了!”

夕儿,是昭琦公主的闺名,她名叫容潆夕,所以,元太后都叫她夕儿,不过,这个名字一听如此文雅,用在昭琦公主身上……

也不觉得讽刺!

楼月卿笑了笑,“公主这是真性情,能有太后宠爱,公主殿下当真幸运!”

若非是元太后爱女,昭琦公主这样的性子,在深宫中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更别说在外面,目中无人,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的昭琦公主有元太后护着,不过将来若是哪一日太后没了,或者她嫁了人,苦日子也有她受的,看样子皇帝对这个妹妹也不是很在意,更别说容郅当权,他更不会在意昭琦公主的死活。

不过,这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说好听了,昭琦公主是真性情,说难听了,那就是娇蛮任性,目中无人,这样的女子,怕是没有任何男人可以容忍,若是嫁给楚国这些世家的男子,那倒也还好,不会有人公然为难她,可是,身为一国公主,能嫁给什么人,那才是真正身不由己。

元太后闻言,看着楼月卿默了默,忽然道,“是么?若说真性情,在哀家看来,怕是无人可及卿颜!”

楼月卿闻言,眸子微动,抬眸看着元太后,有些不解,“太后想说什么?”

元太后笑意渐深,转而看着身边的元兰姑姑,元兰姑姑颔首,立刻带着殿内的宫人退了出去,很快殿内只剩下元太后和楼月卿两人,来觐见,随身带着的丫鬟楼月卿自然是不能带进来,所以玄影在彰德殿外面没有进来。

楼月卿本来就知道元太后找自己来不可能之事闲聊,所以,会屏退左右不奇怪。

元太后看着楼月卿淡淡的问,“卿颜,今日这里就只有你和哀家两个人,既然事已至此,哀家也就开门见山,前几个月在姑苏城外救了容郅的人,是你吧?”

如今这样的局面,她想和楼月卿客气也不过是多此一举,如此说来,倒不如开门见山,她也不喜欢弯弯绕绕。

楼月卿闻言,心下了然,也不否认,道,“是!”

元太后眯了眯眼,“所以,哀家丢了件东西,如果没有猜错,也在你那里?”

凤令丢了那么久,她处处受限,想做什么都不行,没有凤卫可以调动,她那些背后的势力也不能动用,这才做什么事情都举步维艰,以前顾及楼家,所以她可以不在意,可是如今闹出那么多事,楼月卿又和容郅牵扯在一起,她想要拉拢宁国公府是不可能的了,那也不需要再逢场作戏,只有把凤令拿回来,她才不至于步步受限。

楼月卿微微颔首,“太后圣明!”

元太后凤眸微眯,看着楼月卿一副毫无惧意坦坦荡荡的样子,淡淡的道,“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那件东西即便你握在手里也毫无用处,留着也没用!”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元太后笑了笑,“太后想让臣女原物归还么?”

元太后抿唇不语。

楼月卿莞尔道,“如此……怕是要让太后失望了,那件东西臣女怕是交不出来了!”

闻言,元太后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笑意吟吟的道,“太后不是说了么?不过是块对我没用的金子,与其留着碍眼,不如毁了,所以,太后恕罪,臣女怕是给不出来了!”

金牌还在,可是她可没打算还给元蓉,她可知道,凤卫是楚国历来训练出来保护当朝国母的,总数不下三千人,且只听从握令之人的号令,所以元太后说的她拿着没用,那也不过是诓她,她握着凤令,便可调用几千凤卫,那可都是训练出来的精英,还给她谁知道她会不会派凤卫去对付自己,楼月卿可没那么傻。

她自然也不需要那些凤卫,所以,那块牌子,她拿着确实没用。

闻言,元太后脸色有些难看,但是还是忍着,看着楼月卿咬牙道,“楼月卿,你应该知道,与哀家作对,你也讨不了多少好处!”

她虽然已经掌控不了楚国的大局,可也是一国太后,比起楼月卿一个臣子之女,影响力更大,何况,未来如何,谁知道呢。

楼月卿闻言,似笑非笑的说,“即便不与太后作对,我一样讨不了好,还被算计呢,既然如此,倒不如跟太后玩一玩,太后说,是不是这个理?”

元太后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楼月卿,抿唇不语。

楼月卿毫无畏惧的看着她,嘴角微勾。

她对这个女人,并无任何敬畏惧怕,在这个世上,她怕过谁?一个深宫妇人,她有什么好怕的,以前还能装个样子,也不过是因为不想撕破脸皮,可是如今她已经没必要再惺惺作态,反正她和容郅在一起,就已经是跟元太后水火不容。

元太后并为发怒,而是突然笑了,缓缓道,“以前哀家觉得,你跟你母亲脾气一模一样,永远都是遮掩,丝毫不给人余地,可如今看来,你比她,更加桀骜不驯,她即便厌恶哀家,尚且能够不捅破这层纸,你倒好,竟无所畏惧,你当真以为,哀家不会杀你?”

楼月卿闻言,自然听出了元太后的威胁之意,她可能会让自己死在这里,可是,楼月卿却不以为然,直视元太后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是不敢!”

元太后绝对不敢动她,就算不是因为宁国公府的威望,怕是仅仅是她和容郅的关系,元太后就不敢动她,如今容郅不杀她,是因为皇上,也不屑动手,可是,如果自己在这里出了事儿,容郅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也不可能饶恕她背后的元家,如此简单的事情,元太后肯定明白。

果然,元太后立刻脸色阴沉,涂满了红色蔻丹的手紧紧地拽着袖口,死死地盯着楼月卿。

“楼月卿,你放肆!”

她怎么敢?

自己贵为一国太后,怎么可能不敢杀她?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竟敢口出狂言,简直是胆大包天!

楼月卿蓦然一笑,目露讥诮地看着元太后,悠悠道,“我就算是放肆,您又能如何?”

元太后气得不轻,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暗含杀机,脸色阴沉,可是,随即笑了,“容郅看上你,果然是有原因的,不过,你以为容郅可以保得住你?他自己性命担保,就算他如今大权在握,哀家拿他没办法,不敢杀你,可等他死了,你也只能死路一条!”

还有一年多,容郅体内的蛊毒就会脱离控制,到时候,没有解药,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熬得过蛊毒的折磨,届时,七七四十九天的剧痛,到最后由内而外,整个身体都被蛊毒撕咬溃烂而死,不会很久的……

等他死了,她就可以重新掌权,到时候,宁国公府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曾经,她不相等,可是因为太急切了,所以才损失了那么多,如今她想通了,等等又如何?

闻言,楼月卿面色淡淡,看着元太后讥诮道,“那又如何?就算他真的命不久矣,您又怎么知道……您会比他活得久呢?”

元太后拧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浅笑道,“如果容郅出事,我倒是不介意给他报仇,当然,太后的命,是不够的,还与元家所有的人,或者……整个羌族,一个不留!”

元太后脸色大变,“你……你说什么?”

她怎么会知道羌族?

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羌族是她最后的底牌,所以,这么多年,她不管如何,从来不曾动用过羌族的势力,甚至这段时间也从没有动用过,就是不想让人怀疑,比起羌族,郭家也好,钟家也罢,那都不过是不足轻重的,可是,楼月卿怎么会知道?

楼月卿笑而不语。

元太后眯了眯眼,随即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件事情是多大的秘密?楼月卿能够查到她和羌族的关系,自然也能查到她是元朝后裔,自然也能够猜得出她的意图,可是,这些事情怕是容郅都不一定查得出来,没有人知道的秘密,一个宁国公府的女儿怎么可能知道?

她是什么人?

楼月卿笑了笑,“我是什么人……太后不是知道么?”

元太后显然是不信,但是,也不管这事儿,而是直接问,“你怎么会知道羌族?谁告诉你的?”

楼月卿笑了笑,“这事儿……太后就别管了,您只要知道,如果容郅出事了,我一定会为他报仇,所以,您最好祈祷他的蛊毒可解,否则,您的春秋大梦……也只能留待来世了,不过,像您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有下辈子的!”

元太后脸色铁青,闻言立刻道,“不可能,你做不到!”

一个**臭味干的黄毛丫头,竟然敢威胁她?笑话!

楼月卿挑挑眉,缓缓道,“我连郭家都可以悄无声息的一夜屠尽,何况是太后您呢?您真的以为这大内皇宫就是铜墙铁壁?”

她想杀元太后,自然不难,而且这个女人的命,她要定了,只是,她很喜欢把一个人折磨到疯魔,那才叫乐趣!

当年参与了那场阴谋,又把容郅折磨成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放过元蓉?

闻言,元太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楼月卿,颤声问道,“郭家……是你做的?”

怎么可能?

当初郭家出事的时候,她还被软禁在彰德殿,只知道郭家在被收押前一夜之间一个活口都没了,却不知道是何人所为,自然是怒不可竭,派了人去查,也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后来容郅承认是他杀了郭家人,她才了然,却更加恼恨容郅,竟然敢将她的人屠杀了那么多,可如今,楼月卿却说是她所为,这怎么可能?

她可是听元吉说过,郭家当时已经被盯着了,他们的人也都守在郭家外,想要毁灭证据,可是,郭家的人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悄无声息的屠尽,郭家大院还被一把火烧了,所有的证据也都没了,这样的能力,那可不是一般人有的,怎么可能会是楼月卿做的?

楼月卿淡淡一笑,淡淡的说,“郭家的人胆敢伤了我母亲,这是他们自寻死路!”

元太后盯着她,身形发颤,竟数不出一句话。

原来,一直以来,她都小瞧了这个人。

当初听说是她救了容郅的时候,她就该起疑了,却只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巧合,一个世族女子,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敢跟她斗,可现在,她才发现,楼月卿,比宁国公府还要可怕,若是她和容郅在一起,那么,自己岂不是……

楼月卿缓缓站起来,淡淡一笑,道,“太后若是没事了,臣女先告退了!”

话都说开了,她今日的目的达到了,跟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元太后没有拦着,就这样看着楼月卿行了个礼,转身离开,脸色极其阴沉,袖口下的手拽着袖子,竟微微颤抖。

“楼月卿……该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