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他是我弟弟(已修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楼月卿一愣,讷讷的看着容郅。

只见他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目光柔和的看着她,手紧紧的握着勺子,就这样在她嘴边顿住。

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吃下。

楼月卿瞟了一眼嘴边的勺子,眨眨眼,他这是要喂她?

然而,喂她……

这个勺子方才是他吃过的吧?

而且,他刚才那么一搅弄,整碗粥都是他的口水了,他却要让她吃?这样真的好么?

这种事情,应该是最亲密的人做的吧,他这样,她有些不习惯。

正要出声,可是对上容郅的眼神,她话到嘴边,只好闷声道,“呃……我自己吃!”

说完,打算自己盛一碗来吃,可是,她这才发现,整张桌子上面摆着几盅食物,就一个碗,就是容郅手上那个……

楼月卿,“……”那几个丫鬟是故意的么?明知道这里有两个人,竟然也不知道备多一个碗……

容郅见她微囧的脸色,笑了笑,“孤喂你!”

楼月卿拧眉,瞥了一眼他端着的粥,闷声道,“可是你吃过了!”

“所以?”

楼月卿抿唇不语。

她只是有些不自在,这种事情,在如今这个世界,连夫妻之间都不一定会做,她和容郅虽然已经定了情,可是,还是不能习惯这种事情。

容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小心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慢悠悠道,“你又不是没吃过,怕什么?”

楼月卿闻言,一阵羞恼,瞪了他一眼,“容郅!”

这人真是什么都敢说!

容郅笑意渐深,“难道不是?”两人自定情以来,亲了那么多次,唇齿相依,这种事情,哪里还分得清?

楼月卿,“……”脸颊微红。

这人耍流氓来着!

以前她怎么从来没发现,原来这厮的淡漠无情都是装的,当初还以为这人冰山,呵呵哒!

原谅她当初年纪小不懂事!

容郅看着她脸颊掩映不住的红霞,低低一笑,轻声道,“再不吃就凉了,你这身子不能吃凉的,赶紧吃完!”

楼月卿没吭声。

容郅又道,“而且,你要习惯于……类似的事情!”

楼月卿闻言,耳根子微微红了,类似的事情……

怎么听在耳边怪怪的?

楼月卿看着他,继续闷声不语。

容郅见她依旧不张嘴,杀手锏就藏不住了,“你若是不吃,孤就吻你!”

到时候,一样也是要吃他的口水!

楼月卿悲愤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厮这招百试不爽,她明知道他惯会以此威胁,可怎么办,每次都只能乖乖举旗投降。

这个混蛋!

容郅挑挑眉,“莫非你真想……”

话没说完,受伤的勺子已经被她**了……

看着她一脸不甘的咀嚼着嘴里的东西,摄政王殿下心情愉悦,嗯,这招确实有效!

楼月卿两腮鼓鼓,见他一脸得逞的样子,忍不住瞪他,那意思就是:你丫卑鄙!

摄政王殿下自动忽视某人的眼神,慢条斯理的继续一勺一勺的喂她。

楼月卿只好认命的吃吃吃,许是因为心里有些别扭,她几乎没注意到自己吃的东西是什么味道,只知道,里面有他的味道!

吃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垫饱了肚子,丫鬟来收拾了东西下去,容郅才让莫言和玄影进来,莫言拿着楼月卿的衣物和月事需要的东西,玄影端着一盆热水,两人走进来,要给楼月卿擦洗身子,容郅自然不会真的继续待着,就出去了。

换了衣裙,擦了身子,楼月卿这才感觉全身都舒服了。

没看到容郅回来,楼月卿看着玄影,玄影知道楼月卿想问什么,低声道,“庆宁郡主病了,王爷怕是去看她了!”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思索片刻,道,“带我去看她!”

她和庆宁郡主也有几面之缘,且她知道庆宁郡主在容郅心里,定然很重要,既然在这里休养,于情于理,都该去看看。

“是!”

邙山别院的夜晚,很安静,因为这里远离京城,是皇家别院,所以四周都没什么人居住,所以异常的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后园传来的温泉瀑布射入湖中的声音。

且人又少,平日里除了大长公主和庆宁郡主之外,全都是下人,两人都是喜静的人,伺候的人晚上都不敢闹出响声,也不敢出来多走动,所以,楼月卿被莫言和玄影扶着走在回廊上,竟一个人也没看到。

只是整个别院到处都点着灯笼。

绕过几个院落,走了好几个回廊,终于到了庆宁郡主居住的地方。

庆宁郡主居住的院子,是邙山别院景致最好的,走进院门,便依稀可辨里面一座拱桥,桥下是一片莲花,且整个院子暖洋洋的,月色下,依稀可见湖面上荡着缕缕烟气,这个湖的水,竟是温泉水,拱桥后面是一座犹如宫殿般的屋子,四下挂着灯笼,整个院落都看的清清楚楚。

楼月卿蹙了蹙眉,她一进来,那边正在忙活的侍女自然就看到了她,连忙过来请安,“参见卿颜郡主!”

“起来吧!”

几人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楼月卿挑挑眉,“庆宁郡主呢?”

几个丫鬟中一个侍女低声道,“郡主正在里面,花姑姑正在给她施针!”

闻言,楼月卿微微蹙眉,如此,看来庆宁郡主情况不太好。

随即又问,“她病得很严重?”

那侍女想了想,紧咬着唇畔低声道,“是!”

闻言,楼月卿有些诧异。

不过,没有多问,而是看着那边灯火通明的屋子,淡淡的问,“我可以去看看么?”

颔首,“郡主请!”

屋内,站着不少人,庆宁郡主正躺在床榻上,任由花姑姑施针,而容郅,站在一旁面色阴沉,看着庆宁郡主,眉头紧锁,眼底的担忧显而易见。

大长公主也在,也是一脸心疼的看着庆宁郡主,眼角微微湿润,显然是流了泪。

庆宁郡主仍在昏迷,脸色苍白,且脸颊有些消瘦,整个人看起来仿若油尽灯枯一般,毫无任何生气,许是方才吐了血,所以嘴角还能看到一丝血迹,且床边还有一摊血迹。

楼月卿一进来,屋子里的人自然都感觉到了,容郅看到她,蹙了蹙眉,走了过来,有些责备道,“这么晚了,外面那么凉,你怎么出来了?”

如今是秋季,白天还好,晚上是有些凉的。

楼月卿淡淡一笑,“我来看看庆宁郡主!”

闻言,容郅默了默,随即只好牵着她走向那边。

看着庆宁郡主这个模样躺在那里,楼月卿是十分惊讶的,以前见过那么多次,庆宁郡主虽然看着虚弱,可是,还是很精神的,且总是那般浅笑嫣然,整个人都平易近人许多,可是现在却看到她如此一番模样。

那张脸,白的犹如死人一般。

大长公主看到楼月卿,不由得有些担心,出声问道,“卿颜身子如何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谢大长公主关心,好多了!”

“那就好!”

说话间,花姑姑已经施针完毕站了起来。

大长公主连忙上前急声问道,“云儿如何了?”

花姑姑轻声道,“公主不必太担心,我已经为她施针,再配些药等她醒来喝下,便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这段日子,怕是不能让她出门了!”

闻言,大长公主缓了口气。

“那就好……”

容郅也微不可闻的缓了口气,楼月卿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庆宁郡主没什么事,大长公主留在这里照顾着,容郅什么么也没说,便带着楼月卿出去了。

走出庆宁郡主的院子,容郅牵着楼月卿的手缓缓走在回廊上,他一语不发,楼月卿也什么都没说。

她能感觉到,容郅心情不是很好。

不过,他不想说,她也没多问。

因为怕楼月卿睡觉时冷,容郅自然是跟她一起睡,只是整整一晚,他抱着她,不像以前一样动手动脚,而是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抱着她睡。

第二日,楼月卿醒来时,容郅已经走了,听玄影说,他天还没亮就回京了,因为要上朝,所以得赶回去。

身子虽然没有昨日那么沉重,可还是有些虚弱,果然和容郅说的一样,她的膳食,和昨日的一样,吃完了和昨日一样的补血药膳,花姑姑特意过来给她把脉,叮嘱她注意些,然而,话没说完,庆宁郡主那边就有人来让花姑姑赶紧回去,庆宁郡主醒了。

花姑姑连忙赶回,楼月卿也随后赶了过来。

一进门,就看到庆宁郡主正靠着软枕,一脸苍白,大长公主坐在床边在给她喂药。

看到楼月卿,庆宁郡主并不惊讶,冲她笑了笑,然后又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那一碗苦的让人难以下咽的药,她却好像在喝水一样,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楼月卿走到床边看着她淡淡一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和庆宁郡主说熟也不算熟,但是,总算也是见过几次且她对庆宁郡主的印象不坏。

然而,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碗药喝完,庆宁郡主才看着楼月卿轻扯嘴角,笑了笑,有气无力的开口道,“昨日听说你来这里,本想去看看你,却不曾想病来如山倒,倒是让你来看我!”

楼月卿淡淡一笑,“郡主哪里话,您如今感觉如何?”

“感觉……好多了!”话一转,她看着大长公主和花姑姑轻声道,“我先和她说几句话!”

大长公主闻言,默了默,倒是什么都没说,退了出去。

随后,屋子里多余的人也退了出去,只剩下楼月卿身后的莫言,楼月卿转身示意她离开,莫言这才离去。

屋内只剩下两人。

庆宁郡主招招手,“过来坐下!”

楼月卿一愣,随即走到床边坐下。

看着楼月卿也不算好的脸色,庆宁郡主拧了拧眉,垂眸沉默了一下,才抬眸看着她,轻声道,“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时,就是在姑姑的生辰宴上,当时我就在想,你很合适嫁给郅儿,你知道为什么么?”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随即摇了摇头。

庆宁郡主轻轻一笑,收回目光,幽幽道,“那时候,我觉得你合适,是因为你是楼家的女儿,我想,在整个楚国,没有一个女子比你更合适做他的王妃,样貌,家世,性情……你是清华姑姑最宠爱的女儿,若你嫁给了郅儿,我想,宁国公府就会死心塌地的效忠于他,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楼家于他,有利无弊!”

楼月卿蹙眉,“所以,你让他娶我?”

她记得,曾经容郅跟她说过,庆宁郡主说她很适合做他的王妃,怕就是这一茬。

庆宁郡主颔首,“对,我希望他能够娶你!”

楼月卿没说话。

庆宁郡主凝视着眼前,微微抿唇,轻声道,“郅儿是一个骄傲的人,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的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需要娶一个女人来成就自己?我想让他娶你,只是因为你的出身和性情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对他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所以?”她想说什么?

庆宁郡主转过头来看着她,淡淡一笑,轻声道,“他很爱你!”

楼月卿一怔。

庆宁郡主会心一笑,看着楼月卿,轻声道,“我一直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对哪个女子动心,我很担心,哪怕以后娶妻生子,也许都不会有人能够走进他心里,不会有人真正去关心他,在乎他,如今,我放心了!”

在这个世上,她不知道除了她,还有谁真心关心容郅,皇上虽然关心他,可是,说到底,在皇帝心里。这样的关心,总归是掺杂着一切私心在里面的,而别人,谁会真心对他?

他也不会轻易让别人走进他心里,不会轻易对谁付诸真心,永远都把自己的内心封起来,所有的伤痛都一个人承受,她怎么放得下心?

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如今不过是吊着一条命,她不想她死了之后,容郅孤身一人在这个世上。

如今,这份担忧,或许可以放下了。

楼月卿蹙眉,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庆宁郡主和容郅之间的关系微妙,可是总是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庆宁郡主只是容郅的堂姐,为何如此关心他?她看得出来,庆宁郡主的关心,并无任何杂质,就是实实在在的关怀,没有任何虚伪做作。

而且,容郅也是对庆宁郡主很在乎……

楼月卿的疑惑,并没有遮掩,庆宁郡主见她沉默,看着她,淡淡的问,“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对他好?”

“是!”她确实很想知道,之前本来想要卉娆查一下,可是后来因为羌族的事情,没有继续,现在她对容郅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很清楚。

可是,他总是不愿多说,她也不好多问。

庆宁郡主苦笑一声,微咬着唇畔,似想起了什么,一行泪滑落脸颊,随即仰头吸了口气,幽幽道,“他是我弟弟!”

弟弟?

楼月卿拧眉看着庆宁郡主,心底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堂弟也是弟弟,可是,对于皇家而言,亲生的尚且都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何况,是堂姐弟,可是……

她看着庆宁郡主的眉眼,其实,和容郅,有几分相似……

庆宁郡主是坤王爷的女儿,容郅是先帝的幼子,其实有些像不奇怪,但是……

听说庆宁郡主的样貌和已故坤王妃很相似,而容郅又并非太后的亲子,却被养在太后膝下,坤王妃和太后是亲姐妹……

不会吧!

她眸子一瞪,有些难以置信。

她的神色落入庆宁郡主的眼中,庆宁郡主淡淡一笑,“是不是觉得,有些可笑?”

楼月卿没有说话,拧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庆宁郡主幽幽道,“我一出生,母妃就血崩死了,这是他们所有人告诉我的,所以我一直恨自己,是我的存在害死了母妃,从小,父王就不疼我,他们都说,父王与母妃伉俪情深,母妃死后,父王承受不住,所以颓废了……”

话一顿,庆宁苍白的脸色愤懑不已,讽刺一笑,拽着被子的手微微颤抖,咬牙道,“我真的不明白,人的心,怎么可以如此虚伪,他口口声声说爱母妃,明知道母妃没死,明知道母妃正在承受屈辱,明知……他却可以视若无睹,只是因为不信任,因为那可笑的兄弟之情,他选择了沉默和退却,眼睁睁的看着母妃成了禁脔,生不如死!”

楼月卿心底很震撼,也终于明白了,容郅为什么不愿提及这些事情,为何避开这个话题了。

她记得,她第一次进宫时,秦贵妃说过,先帝从宫外带回一女子,非常宠爱,封为宸妃,住在紫宸殿,却无人得见这个宸妃娘娘的真容,只有太后见过,后来这个宸妃红颜薄命,想来,那位宸妃娘娘就是容郅的生母,已故坤王妃。

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才让先帝金屋藏娇,不敢让任何人见她……

否则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在当时朝政动荡不安的楚国,必然掀起一番风雨。

庆宁郡主看着楼月卿,嘴角微扯,轻声道,“卿颜,我活不了多久了,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你说这些话,我索性就一次说完,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有你在他身边,我很放心,他受了很多苦,从小,他就因为这样的身世受尽折磨,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在意一个人,他跟我说过,除了你,他谁都不要,所以,请你以后一定要好好陪着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他!”

------题外话------

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