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又生气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当初,下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其实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会舍得这么做,他虽然不怕死,可并非不想活,可是,当知道她身中寒毒备受折磨的时候,他只知道,灵狐可以救她,她可以没事就好。

只因为,她让他动了娶她的念头。

他想要娶的人,她不是第一个,很多年前,在那个冰冷的国度,那个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他温暖的小姑娘,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个长的很精致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红色绣着精美纹饰的小裙子,穿的很厚,外面还裹着一件白色的狐毛小披风,全身上下,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她的眼睛很大,笑起来眉眼弯弯,脸颊红红的,煞是可爱,特别是那双眼,是他从未见过的纯粹,就像星辰一般闪耀迷人,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杂质,他生在皇家,从小到大,不管是身边的兄弟姐妹还是父皇身边的妃嫔,或是那些宫女太监,勾心斗角,阴谋诡计早已司空见惯,见多了这些肮脏的人和事,她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那是第一个,他想要娶的人,无关是否喜欢,只是因为,他想要把这一份纯粹留在身边。

如今,那样的纯粹,早已不复存在,他遗憾,却没有任何不甘。

楼月卿,是第二个……

也是他舍不得放弃的一个。

楼月卿看着容郅,咬了咬牙,道,“容郅,你知道么,我不想再让任何人为我而死,尤其是你,你以为,你舍不得我死,我就舍得你死么?”

容郅愣在那里,看着她,耳边响起她刚刚的话最后那一句。

她说舍不得他死……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他却满足了,看着她,轻声道,“无忧,孤不会死!”

有她在,他怎么舍得离开?怎么舍得把她一个人留在世上?他还想着娶她,想要和她过一辈子,想要跟她一起白首,没有什么比陪她到老更重要,他怎么舍得离她而去^

楼月卿咬了咬唇,垂眸,没说话。

容郅看着她,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缓缓蹲下,握着她的手,仰头看着她,眼神温柔的不可思议,轻声道,“孤答应你!”

答应你,不会让自己出事。

楼月卿眼眶微红,看着他,微微抿唇。

她这一辈子,从天堂坠入地狱,曾一无所有,曾从地狱爬回来,无数人因她而死,她都不曾如此害怕过,可是,自从那次之后,她就不愿再让任何人为她去死,不愿再连累别人,何况,那个人是他。

她那么喜欢的他,怎么可以出事?

她怎么舍得,让他因她而死?

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容郅笑了笑,似呢喃似叹息“傻丫头……”

楼月卿咬着唇看着他,别开脸不给他触碰,显然是还有些闷气。

他就这样私下决定了这样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她懂一些医术,想不到这一点,或许等不久之后,她真的用灵狐血解了毒,他却只能等死……

四十九天焚心烈焰的折磨,然后痛苦的死去……

她的寒毒,其实就算不解也没关系,就算寒毒发作了,她也可以活着,就算是痛苦,起码不会死,她怎么舍得让他这样死去?

容郅手一顿,看着她,她却倔强的别开头,不看他,容郅眉眼间一软,似笑了笑,缓缓站了起来,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将她搂进怀里。

楼月卿本想推开,可是手刚抬起,顿了顿,最终没有推开他,任由他抱着。

容郅见她没推开,笑了笑。

第二天,宁国夫人照常来,不过,不止她一个人,还有蔺沛芸和小灵儿,慎王妃也带着容昕来看她和庆宁郡主。

邙山别院比往日热闹了些。

庆宁郡主依旧躺在床上下不来,只是因为吃了药,调养了两日,所以看着气色好了些。

楼月卿和容昕带着灵儿在园子里玩,其他人都在庆宁郡主那里。

邙山别院很大,她之前并没有逛完过,晃晃悠悠正好看到了一个阁楼,就上来了。

容郅到的时候,楼月卿正在教灵儿抚琴,阁楼上置着一架古琴,那是庆宁郡主的,楼月卿和容昕溜园子正好看到,反正也没事,就索性不走了。

容郅远远地就看到楼月卿手把手教着灵儿,有一下没一下的琴音传出,听着别别扭扭的。

因为庆宁郡主那边都是女眷,他自然不会贸然进去,所以才寻了过来,看到她们,便直接走了上来。

容昕第一个看到,连忙戳了戳自家表姐的手臂,楼月卿抬眸看着,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可看到容郅,直接视而不见,直接转过头来继续跟灵儿说话。

“快点,来,动一下,对对对,就是这样,轻轻一划就可以了……”

随着她的话,一声琴音响起。

灵儿咯咯咯的笑着。

容昕眨眨眼,她怎么感觉怪怪的……

容郅却无奈一笑,她昨日开始就没理他了,昨天晚上也不让他抱着她睡,把他晾在门外吹风……

后来她睡着了,他才敢进去,可是,却只能坐在床边看着她,天没亮他就赶回京了,如今才过来。

那边,楼月卿还低着头对着怀里的灵儿轻声道,“来,再来一次,记得刚才姑姑教你的吧……“

灵儿闻言,肉呼呼的小手略显笨重的在琴铉上动,那声音不堪入耳,乱七八糟的,她却一声声夸奖……

容昕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两人之间不太对劲,很识相的站了起来,轻悄悄地走了。

别怪她把灵儿撂在这,实在是灵儿所在的位置不好扯走。

看着容昕轻飘飘的走了,容郅笑了笑,缓缓走到阁楼中间的桌边坐下。

他看着楼月卿的背部,见她极具耐心的教这孩子,淡淡一笑。

也不知以后他们若有了孩子,她是不是也如这般温柔细心的教导,估计一定会的吧。

他就这样看着她,她却一直没有转过头来,在那里教灵儿弹曲子。

莫言和玄影站在一边,看着这两人,都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吭声。

终于没多久,灵儿不依了,“姑姑,我手痛……”

细皮嫩肉的,一开始还好,时间久了,手指疼死人……

楼月卿笑了笑,“那好,不弹了!”

灵儿这才从她怀里出来,楼月卿扯着她的手轻呼了下,灵儿细皮嫩肉,学了下自然是有些不舒服。

然而,看到容郅,灵儿眼一瞪,抽开了小手跑过来,“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她肯定记得容郅,见过好多次。

容郅淡淡一笑,拉着灵儿到身前,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温和,道,“在等你姑姑!”

灵儿闻言,不解了,指了指那边已经起来的楼月卿,“姑姑在啊,干嘛要等她?”

容郅挑挑眉,“等她过来!”

“哦!”

楼月卿已经走过来了,然而,没理他,而是走到灵儿的身边,道,“走,跟姑姑回去!”

说完,打算伸手牵着她走人。

容郅却一手拉过了楼月卿。

楼月卿瞪他,想要挣开,容郅哪管她,看了一眼候在一旁的玄影,淡淡的说,“带这孩子下去!”

玄影闻言,只得遵命。

莫言也跟着走了,摄政王哄主子,她们在这里也不方便……

阁楼上只剩下他们二人。

楼月卿瞪他,“容郅,你松手!”

她的手正被他紧紧拽在手里,半点也挣脱不开。

容郅非但没有松手,反而一扯,把她直接扯到怀里,楼月卿直接坐在他的腿上。

楼月卿一惊,随即咬牙,“容郅……”又来这套!

容郅看着她一副娇嗔恼怒的样子,无奈一叹,抱着她的腰轻声道,“该消气了吧……”

他昨晚一夜没睡呢!

楼月卿闷声不语。

见她不为所动,容郅更加心塞了,“无忧……”那语气,有些像孩子热闹了大人,然后撒娇求原谅……

咳咳。

楼月卿瞥了他一眼,嘴角微扯,有些想笑。

但是,还是一副气恼的样子,看着他淡淡的说,“松手!”

这次要是轻易原谅了,下次他又这样怎么办!

虽然心里感动,可就是忍不住生气。

这个不省心的!

容郅更郁闷了。

正要开口,冥夙闪身而来,跪在容郅面前低声道,“王爷,坤王爷派了人来探望郡主!”

闻言,容郅脸一怔,随即一沉。

楼月卿也有些诧异。

坤王爷……庆宁郡主的父亲。

听说这个坤王爷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来过了,看着容郅的脸色,楼月卿就知道,怕是他对这个坤王爷极其厌恶。

听说庆宁郡主从小就是大长公主抚养,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王府了,坤王爷也从不关心,这个时候庆宁郡主重病,他才关心,且并非亲自来,而是派了人来,怕是容郅会更生气吧。

果然,容郅冷冷的说,“让他们滚回去!”

冥夙闻言,只好应声退下。

容郅脸色不太好,抱着她的手也松了下来,楼月卿掰开他的手,站了起来,看着他。

容郅也站了起来,一言不发拉着她缓缓走下楼梯。

楼月卿蹙了蹙眉,“容郅……”

容郅闻声转头看着她,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仿佛方才的阴沉从未有过,轻声道,“等去吃了东西再置气!”

楼月卿蹙了蹙眉,“你……”他显然是心情并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