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她不会嫁给你的!/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楼月卿蹙了蹙眉,“你没事吧……”他显然是心情并不好,刚才脸色那么差,现在就这样,真的没事么?

容郅闻言,倒是愣了下,随即笑了笑,“关心孤?”

那就是已经不气了?

嗯,这是好事!

楼月卿没好气的看着他,这人是不是缺心眼啊?

要不是想起坤王爷跟他那种……呃,不太寻常的关系,他才懒得理他。

话说,按照他的母亲那层关系,容郅和坤王爷应该是水火不容的吧,没有一个男人会看自己妻子和自己兄长所生的孩子顺眼,自然,也没有一个孩子对一个等同于抛弃自己母亲见死不救的男人毫无芥蒂,何况是容郅。

而且,看着容郅和庆宁郡主的关系,凭着他对这个同母姐姐的在乎程度,坤王爷这么多年对庆宁郡主不闻不问,现在庆宁郡主病成这样,才意思意思的派人来看,怕是容郅更难以接受。

容郅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淡淡一笑,道,“放心吧,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能有什么事?”

于他而言,坤王确实是没有关系的人,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不是看在庆宁的份上,他会在很多年前就要了他的命,岂会让他苟活至今?

楼月卿轻抿唇畔,“可是你刚才……”

他刚才那一瞬间的脸变,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容郅定定的看着她,随即微微一叹,道,“孤只是担心庆宁会难受!”

其实说到底,庆宁虽然一直说自己有多恨坤王,可是终归是她的父亲,她怎么可能当真毫不在意?坤王爷这个时候派了人来,庆宁如果知道,岂不是想让她更加难堪?

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她以为坤王不知情,也好过知道坤王真的不在乎她的死活。

其实这些年,坤王常有派人来看,只是庆宁都不可能知道。

楼月卿一听,有些明白容郅的意思了。

容郅也不再多言,道,“好了,先去吃东西!”

如今快午时了,楼月卿的膳食应该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吃完早膳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时辰过去了,再不吃她又要饿肚子了。

楼月卿哦了声,提不起多少兴趣。

她真的不想吃啊,可是不吃不行。

不过,吃一顿下来,楼月卿还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庆宁郡主跟一群女眷聊了些时候,人就撑不住要休息了,几个人就都出来了。

因为知道大家都会在这里用膳,所以大长公主早早吩咐准备了午膳。

方才有人求见,自然是瞒不过大长公主的耳目。

听完门口护卫的禀报,大长公主脸色一沉,随即示意那护卫退下,她脸色不太好。

宁国夫人走过来,看着她脸色不好,有些疑惑,“又出什么事了?”

大长公主回头看了她一眼,也不瞒着,道,“坤王派了人来!”

坤王是她的弟弟,作为长姐,她本来对这个弟弟很是爱护,可是,如今,却只剩下厌恶和失望。

所以,很少愿意提及。

闻言,宁国夫人有些惊讶,随即笑了笑,“他这是想气死庆宁吧!”

直接不闻不问,也好过只是派个人来例行探视,前者可谓不知情,后者就是无情了。

大长公主没说话,可不就是么?

宁国夫人轻声道,“不过,说来庆宁如今这个身子状况,你我都清楚,我觉得你还是让她见一见坤王,不管如何,终归是她的生身父亲,她即便再恨,也不能连一面都见不到!”

这对父女的心结,总该解开,不过说来,估计也是解不开了。

“再说吧!”

宁国夫人没说话。

倒是大长公主,忽然想起什么,讽刺一笑,道,“就是后天了,我记得,二十四年前的那一天,宫里……可谓血流成河……呵……”

二十四年前的八月二十二……

宁国夫人闻言,蹙了蹙眉,随即一脸悲悯的叹了叹,无言。

……

与此同时,东宥金陵。

闳王大婚后,宁煊依旧逗留在金陵城。

南宫翊要与楚国联姻求娶楼月卿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所以,本打算南宫渊大婚后就马上离开的他,还是耽搁了下来。

可是,还是无法查探南宫翊究竟为何要娶楼月卿,更是对这个突然性情大变的太子难以捉摸。

不过,他没去找南宫翊,南宫翊倒是先找上了门。

当闳王府的管家来禀报时,宁煊倒是十分惊讶,却没有拒绝。

没多久南宫翊便进来了。

依旧是那一身蓝色袍子,缓缓走进闳王府客居的门,整个人动作缓慢,行云流水般走来,身后跟着两个侍卫,他一走上亭子,宁煊缓缓站起来。

细细的打量着南宫翊一眼,随即微微作揖,淡淡的说,“南宫太子!”

南宫翊回以相同的动作,“宁城主!”

按理说,宁煊是一方城主,与东宥不存在臣属关系,所以,身份也是差不多的。

简单客套之后,两人分别坐下,管家已经命人备好了上好的大红袍,都是闳王珍藏的极品。

轻抿一口,南宫翊便抬眸看着同样正在品茶的宁煊,淡淡一笑,“皇叔大婚之日,本宫就注意到了宁城主,听说宁城主还未曾离开,今日特来打扰,与城主做个朋友,还请宁城主莫要见怪!”

那日闳王婚宴上,他看到宁煊的时候,确实是十分惊讶的,他自然记得,他是宁煊,那个和她一起结伴去姑苏城的男子,似乎跟她关系极好。

他想知道她的事情,可是派人怎么查也都对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即便是她养病多年的邯州,也都无法探知她的任何事情。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甘,他想要清清楚楚的知道,她身上的秘密,为何她会在这里。

而宁煊,似乎对她甚是了解。

宁煊闻言,面色微动,随即淡淡的说,“南宫太子客气,如此实乃在下的荣幸!”

南宫翊挑挑眉,不语。

宁煊淡淡一笑,道,“不过,今日若是太子不来,在下也打算登门拜访的!”

他确实是有这个打算的,仇俨听说这件事情,已经早早出去探查这件事情,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坐着等消息。

既然南宫翊正好来了,正合他意。

南宫翊笑意渐深,“哦?宁城主与本宫还真是不谋而合!”

宁煊抬眸看着他,没说话。

南宫翊不喜欢太多客套,也不喜欢绕弯子,便直接开口了,“本宫听说,宁城主与楚国宁国公府的郡主相识?”

他直接开口询问,让宁煊不由得蹙了蹙眉,眼眸微眯看着他。

南宫翊不躲不闪,面含笑意。

宁煊淡淡的问,“太子为何要娶她?据在下所知,她与太子,素无任何瓜葛!”

楼月卿认识什么人,他大概都清楚些,从来不知道她和这个人有任何牵扯,而且,以她的脾气,也不会结交当时还是废物一样的南宫翊。

哦,对了,他记得她几年前提及南宫翊的时候,还很鄙夷的吐槽着一句:如此废物,残害良家妇女,她怕她见到会忍不住阉了!

所以,肯定没见过他,不然这位太子爷怕是早就废了。

闻言,南宫翊剑眉一挑,“宁城主很了解她?”

连她会不会认识他都那么清楚,即便是最熟悉的两个人,也不可能敢肯定对方认识什么人不认识什么人吧。

如此看来,这个宁煊跟她当真是关系匪浅,如果他没猜错,宁煊想必是喜欢她,看来还是个情敌来着……

“这与太子无关,太子还未曾告诉我,为何要娶她?”

他很肯定,楼月卿跟南宫翊绝对不会有关系,可是,南宫翊却点名要娶她,要知道,即便是两国联姻,楚国公主和皇室宗女多得是,没必要去选一个异姓郡主,而且楼月卿与其他楚国贵女不同,她刚回京没多久,在此之前更是没有任何名声,还是个身子孱弱的,南宫翊抛开那些皇室公主郡主不娶,却去娶她,总得有个理由。

若是不认识,也说不通。

南宫翊笑了笑,“宁城主莫非不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郡主如此绝色,本宫会喜欢,也不奇怪吧?”

宁煊眯了眯眼,随即,很肯定的说,“小月不会嫁给你的!”

别说以前她心里没有人,就说现在她跟容郅之间的关系,她喜欢容郅,宁煊看得出来,除了容郅,怕是谁也不可能再让她动心,虽然有些不甘,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与她相识多年,被她视为好友,很多事情从不会瞒着他,但是,即便是如此,他却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她的心,否则,过去那些年,早就得到了,何至于到今日让容郅捷足先登?

她既然和容郅定了情,那么,南宫翊就算是想要娶,也是奢望。

她不会嫁。

小月?南宫翊笑意渐深,随即淡淡的说,“宁城主莫非不知道,只要有心,万事皆有可能?”

这一次,他不认为自己还会再次失去。

既然命运让他在这里遇见她,那么,他就不可能容许再一次失去她,不会让她像那次一样,消失在眼前却无能为。

宁煊默了默,最终只是微微一叹,道,“南宫太子,你会失望的!”

她是一个倔强的人,从没有人可以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逼得了她,南宫翊想要以联姻的手段娶到她,且不说容郅不可能答应,她也不会点头,即便是圣旨以下,即便是拿着刀子逼她,她不肯就是不肯。

爱上她的人,怕是除了容郅,谁也没有如愿以偿的可能。

“那就拭目以待!”他怎么可能会失望?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失望?

既然冥冥之中他来到了这里,遇到了她,那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他就算是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也不会再让自己再次失去。

一直以来,他想要得到的,从来没有失手过,也就是她,让他尝试了人生第一次要而不得,坠崖身亡,他认了,可是,如今他活生生的出现了,他自然不会容许任何失败。

宁煊端着茶杯抿了口,拭目以待就拭目以待,他不介意多一个跟他一样爱而不得的人……

然而,沉默之间,南宫翊身后的手下成毅忽然出声,“谁在那边?”

话一落,成毅闪身过去,站在客居的门口,拔剑就指着墙面挡住的人。

有人在那里偷听……

宁煊抬头看过去,南宫翊也眯了眯眼看过去,只看到躲在墙外面的人走了出来。

是梅语嫣。

如今的闳王妃梅语嫣。

梅语嫣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华丽衣裙,梳着发髻,头上戴着一些华丽的发饰,整个人看起来高贵端庄。

成毅立刻收剑,微微退开,“属下得罪了!”

这边,两人看到梅语嫣,都蹙了蹙眉。

南宫渊今日一早进宫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不过,梅语嫣怎么会来这里,闳王府的客居比较偏,因为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闳王给他安排的居所比较偏,和前院相隔甚远,梅语嫣出现在这里,怕是不会是路过吧。

梅语嫣被发现,只好走了进来。

里面坐着的两个人站了起来,宁煊客套一声,“王妃!”

他和南宫渊称兄道弟,可是对这位闳王妃,不见多热络。

梅语嫣淡淡一笑,“宁城主安好!”

南宫翊也神色淡淡的叫了声,“皇婶!”

一声皇婶,让梅语嫣脸色微变,看着南宫翊冷漠的脸,微微咬唇,好似牵强的笑了笑,轻声道,“王爷不在,我听说太子过来了,怕下人招待不周,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太子和宁城主相谈甚欢,是我冒昧打扰了!”

说话间,梅语嫣的视线紧紧锁在南宫翊的脸上,那眼神,有些痴迷,还有幽怨。

南宫翊闻言,淡淡的说,“是本宫打扰!”

说完,转身看着宁煊,淡淡的说,“本宫先走了,来日有机会,希望能和城主再好好聊聊!”

宁煊挑挑眉,“在下恭候!”

南宫翊颔首,转身打算离开。

“太子!”梅语嫣突然叫住了他。

南宫翊脚步一顿,看着她,“皇婶可还有事?”

梅语嫣微咬着唇畔,思索片刻,问道,“听说皇后娘娘近来身子不好,如今怎么样了?”

闻言,南宫翊眯了眯眼,随即淡淡的说,“皇婶若是想知道,大可入宫探视,母后一向喜欢皇婶,皇婶若是去看她,她必欢喜!”

梅语嫣脸色一僵。

以前,甄皇后确实是很喜欢她,那是因为她希望自己嫁给太子,内定的儿媳妇,可是,如今太子不肯娶,父亲把她嫁给了闳王,皇后就是因此病了的,自己怎么敢再去寻她不快?

闳王和太子本就是面和心不和,可谓是政敌,只是如今还没有闹开,怕是在皇后心里,自己早已是敌人。

她当初以为,凭着自己的家世样貌,做太子妃绰绰有余,可是,他却不愿娶自己,为何会这样?整个金陵城,没有任何一个世族千金能比得上她,她是梅家的掌上明珠,以后,即便母仪天下也不是不可以,可如今,却只能做闳王妃。

梅语嫣的脸色,南宫翊视若无睹,淡淡的说,“皇婶若是没事了,本宫先走了!”

说完,没等梅语嫣反应过来,大步离开。

他一走,梅语嫣哪里还有必要待在这里,就寻了个理由跟宁煊道了声,就走了。

宁煊看着这两人相继离去,若有所思。

南宫渊估计会很郁闷,娶来的王妃心不在他身上……

梅语嫣一出客居,没多久就追上南宫翊了,四下无人,她便壮了胆子。

“太子!”

南宫翊回头看这她,“皇婶还有事?”

梅语嫣咬了咬唇盘,轻声道,“太子,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闻言,南宫翊挑挑眉,“皇婶有话但说无妨!”

一声声皇婶,听在耳里,只觉刺耳。

梅语嫣想了想道,“父亲跟我说,太子不愿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是梅家的女儿,从小父亲就希望她以后母仪天下,可以一辈子高贵无忧,也能给家族带来更大的荣耀,如今南宫翊监国,虽然早已娶妻生子,可是太子妃早亡,如今东宫只有一个甄侧妃,之前她看不上那个草包太子,只觉埋没了自己,可如今,太子性情大变,她如何不倾心?可是,他却不肯娶自己……

凭什么?

梅家二十万大军,可以给他带来很大的利益,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做他的皇后,可是,他竟然不娶她……

他不娶她,除了南宫渊,她别无选择。

闻言,南宫翊不解的看着她,有些好笑,“本宫为何要娶你?”

梅语嫣脸色一僵。

南宫翊淡淡的说,“我的太子妃,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做,除了她,谁都不配!”

而且,他不屑娶一个戴着虚伪面具的女人。

说完,他转身离开,不再多留。

梅语嫣脸色惨白地看着他的背影,紧咬着唇畔,微微颤抖。

眼底,充满了不甘。

他竟然说她不配?

那她倒要看看,等他想娶的人死了,她到底配不配!

转身看着身边的丫鬟,她脸色阴沉的问道,“我让打听的人打听的如何了?”

那侍女立刻道,“王……小姐,派去的人还没回来!”

闻言,梅语嫣脸色一变,“废物!”

打听一个女人都要那么久,没用的东西!

------题外话------

这是补昨天的,苒为了赔罪,特意多写了一千字,嘿嘿嘿,今晚还有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