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孤就想把你宠坏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她身子如此虚弱,半点受不得寒,且地上凹凸不平,竟然敢让她跪下,何况,他的王妃,理应高高在上,需要跪别人?

他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中,还隐含着一丝杀机,让昭琦公主脸色霎时苍白,身子微颤,支支吾吾的道,“七……七皇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和楼……和她郡主开个玩笑,真的……”

不复刚才的盛气凌人之势,而是畏惧到连话都说不完整。

昭琦公主很怕容郅,几乎是恐惧。

容郅狭长的眸子倏然一眯,“开玩笑?”

昭琦公主连忙道,“是是是……我刚才只是开玩笑,七皇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郡主,是不是,卿颜郡主……”

说完,还朝着容郅身侧的楼月卿挤了挤眼,那眼中有祈求,有恐惧,却还可以看到一丝警告。

楼月卿心里一阵冷笑,不过,并未表露在外面,而是抬眸看着昭琦公主,嘴角轻扯,轻声道,“公主是否在开玩笑,我不知道,所以,帮不了公主了!”

她话一出,昭琦公主脸色大变,脱口而出厉声道,“楼月卿,你竟敢……”

她连忙一顿,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更加难看,因为她已经看到容郅的脸色有多阴沉……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

她想要逃跑,可是,因为恐惧与容郅,竟不敢动一下,果然容郅脸色极其阴沉,看着昭琦公主的眼神中,冷若冰霜,仿佛来自于地狱的阴寒,那令人生畏的眼神萦绕在昭琦公主身上。

昭琦公主甚至已经看到,容郅眼底浓浓的杀意。

容郅确实是动了怒。

他捧在手心的人,他都舍不得让她皱眉,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如此呵斥羞辱?

找死!

事实上,他确实生气了,松开楼月卿的手,随即缓缓上前。

昭琦公主见他靠近,脸色更加难看,下意识转身跑开,可是,她身后站着一群人,哪里能跑得开,何况,容郅也已经靠近了她,伸手,就直接掐住了昭琦公主的脖子。

昭琦公主来不及躲开,就这样被容郅掐住了脖子,“呃……”

她大眼一瞪,下意识的伸手掰开容郅的手,可是,她本就娇生惯养,哪里有力气可以撼动容郅,直接整个人被提起来。

她的脸本来被吓得苍白如雪,现在却因为容郅掐住了脖子而涨红,呼吸艰难,连忙挣扎着开口,“唔……七皇兄……饶命……饶命……”

她已经感觉到,容郅真的会杀了她。

容郅不为所动,大掌紧紧钳制着昭琦公主纤细柔嫩的脖子,将她的脖子紧紧勒着,直接把昭琦公主提离地面。

这一幕出,别说所有人都脸色大变,楼月卿也挑挑眉,显然是没想到容郅会如此生气,竟然气到想要杀了昭琦公主。

容郅很护着她,她是知道的,可是,竟然为了她想要杀了昭琦公主,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看着不在乎亲人,以前她也以为他不会在乎血缘关系的亲人,可自从知道庆宁郡主和他的关系后,她就知道,容郅只是善于掩饰自己的心思,然而,他并非当真无情,对皇帝和庆宁郡主,他很在意,昭琦公主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可他竟然丝毫不在意,为了她想要杀了昭琦公主,楼月卿说不惊讶是假的。

被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护在心里,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昭琦公主的侍女们却脸色大变,全部立刻跪下求情,方才劝谏昭琦公主的那个宫女急声道,“摄政王殿下恕罪,请殿下念在公主殿下是您的妹妹的份上,三思!”

元静儿也随着跪下道,“摄政王殿下,公主年纪小不懂事,方才不过是气急了才会如此,请殿下念在太后的份上,饶恕公主!”

她的话一出,楼月卿挑挑眉,看着跪在一旁的元静儿,倒是有些好笑了。

元静儿这话,怕不是求情吧。

元太后和容郅之间本就有着杀母之仇和许多恩怨,容郅不会杀了元太后是为了皇帝,可不代表容郅也会因为皇帝饶恕一个元太后的女儿。

然而,容郅好似并没有听见她们的声音,掐着昭琦公主的脖子,昭琦公主脸色已经涨红,额头上冷汗津津,因为呼吸困难,她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两只脚不停地挣扎抖动,时不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

容郅再不放手,昭琦公主就必死无疑了。

楼月卿蹙了蹙眉,正要上前制止,就看到不远处大长公主正走来,她眸光微闪,扯了扯容郅的袖子,轻声道,“容郅,放开她吧!”

昭琦公主若是死在大长公主这里,怕是不妥。

而且,她也不希望这件事情传出去,影响容郅的名声,让容郅遭受谩骂,虽然他们都不在乎,可是,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她还不想昭琦公主就这样死了。

她的话一出,容郅看了她一眼,楼月卿微微颔首,容郅这才松了手。

他手一松,昭琦公主就这样瘫在地上,气息微弱。

昭琦公主的侍女如释重负,立刻上前扶起已经昏迷过去的昭琦公主。

“公主……醒醒……”

楼月卿这时看了一眼元静儿,看到她脸上一丝遗憾一闪而过,嘴角微勾,只觉恶心。

容郅没有按地上的昭琦公主,而是转头看着她,似乎对她方才的制止不太赞同,问道,“为何放过她?”

如果方才楼月卿没让他停下,他会杀了昭琦公主,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个妹妹,是元太后所生,并且从小张扬跋扈,本来就让他无比厌恶,只是他毕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所以以前不会因为这些情绪而为难于她,可是,今日她敢如此羞辱为难楼月卿,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昭琦公主的命在他眼中,如蝼蚁一般,无关紧要,怕是随便一个楚国的百姓在他心里,都比昭琦公主重要。

只是,楼月卿让他住手,不管原因如何,他都不会继续。

楼月卿笑了笑,还未曾说话,那边大长公主已经走到这边了,看到地上的昭琦公主,再看到昭琦公主白皙的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指印,面色一变。

抬眸看着容郅,拧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饭菜她好像看到这边……

容郅淡淡的说,“她自己找死!”

闻言,大长公主挑挑眉,可是,容郅显然是不想多说,大长公主只好看着楼月卿,轻声问道,“卿颜,这是怎么回事?”

方才有侍女去禀报,说昭琦公主和卿颜郡主在园子里遇见了,好似起了争执,她连忙风风火火赶过来,没想到远远就看到容郅掐着昭琦公主的脖子往下丢。

这么一看,倒有些明白了。

看来是昭琦这孩子自作自受。

楼月卿笑了笑,轻声道,“大长公主,还是先把昭琦公主扶起来寻个大夫来吧,不然再拖下去不妥!”

昭琦公主已经昏迷过去了。

闻言,大长公主颔首,“把她扶起来送去我那里,锦儿,去寻个大夫!”

大长公主身旁的贴身侍女连忙颔首,“是!”

虽然别院里有花姑姑在,但是,大长公主还没有傻到让花姑姑诊治昭琦公主,花姑姑对元太后的恨可不浅。

当初为皇上诊治,都还是容郅亲自跟她说了,她才勉为其难答应了。

可是,也只是因为皇上和容郅兄弟感情好,可是一个昭琦公主,她是不会帮忙的。

花姑姑来路她是不清楚,但是,却忠于元若云,元太后害死元若云,她怎么可能会为昭琦公主医治。

昭琦公主的侍女们也连忙扶着昏迷过去的昭琦公主离开。

元静儿自然知道这样的场合自己不该待着,便也微微行礼,“臣女告退!”

说完,随着一同送昭琦公主离开。

大长公主这才看着容郅,拧眉道,“她不过是被宠坏了,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要知道,杀了她,对你是有影响的。”

不管再怎么狠辣无情,容郅起码都没有泯灭人性到残杀手足的地步,且一直以来政绩不错,所以对于他的那些手段,世人都不会在意,可是,杀了昭琦公主,那就不一样了。

容郅日后如何,大长公主明白,自然不希望一个昭琦公主让容郅蒙上残杀手足的骂名。

闻言,容郅淡淡的说,“孤不在乎!”

大长公主闻言,有些无奈,抿唇道,“那你也不能……就算你不为了你自己,你可知道今日昭琦死在这里,卿颜要背上什么骂名?如今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还不够多么?你为了她杀了自己的妹妹,你想过后果么?”

想想都知道容郅动了杀意是因为什么,大长公主更是无奈,容郅对楼月卿如何偏爱在乎,她不在意,可是,容郅为了一个女人杀了自己的妹妹,别说容郅会被世人谴责,楼月卿也会遭受谩骂。

红颜祸水……呵!

容郅蹙了蹙眉,显然是大长公主的话,确实是说到他心里了,转头看着楼月卿,只见后者淡淡一笑,似乎不在意这些,他才看着大长公主道,“孤知道了!”

这次放过,下次,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大长公主以为他听进去了,才松了口气。

容郅这才看着楼月卿轻声道,“快午时了,你该吃东西了!”

楼月卿浅浅一笑,“好,走吧!”

容郅直接牵着楼月卿的手,朝着大长公主微微点了下头,便直接走向楼月卿居住的地方。

大长公主看着容郅紧紧拉着楼月卿的手离开,叹了口气,她自然是和庆宁一样希望容郅和楼月卿能有个好的将来,可是,容郅太过在乎楼月卿,她却不放心。

她可不希望容郅到头来在乎楼月卿比在乎楚国江山还要多。

回到住所,沉默了一路,楼月卿这才看着容郅开口,“方才你差点就杀了昭琦公主!”

容郅坐在桌子旁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嗯!”他知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楼月卿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抿了抿唇,道,“我还不想她死!”

容郅喝了杯水,闻言,看着她挑挑眉,“这么说,无忧也不想她活着?”

楼月卿笑了笑,不置可否。

随即莞尔道,“不过,她也算是你的妹妹,我原本没想到你会毫不留情!”

这一点,她之前是没想到的。

他看着不在乎血缘关系,可是,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

闻言,容郅顿了顿,随即忽然面色认真的说,“在孤心里,谁敢欺辱于你,都该死!”

所以,不管是谁,都一样。

妹妹又如何,他从不曾放在眼里。

楼月卿愣了愣,随即笑了,看着容郅,闷声道,“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她是一个贪心的人,容郅这样,总有一天,她会沉浸在这样的温柔里,把他所有的温柔当作她的所有物。

容郅哑然一笑,道,“孤求之不得!”就想把你宠坏了,越坏越好!

把她宠坏了,从此以后她离不开他,也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可以容许她所有的骄纵和任性,可以倾尽所有博她展颜一笑。

楼月卿闻言,脸颊酡红,眉眼带笑,嗔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怎么办呢,感觉好开心!

见她如此,容郅笑了笑。

候在一旁的莫言和玄影相视一笑,王爷和郡主如此情投意合,她们看着也高兴。

这时,门口走进几个丫鬟,端着午膳走过来,躬身把东西放下。

除了楼月卿的,还有容郅的。

……

昭琦公主被送回宫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时,因为她差点没了命,被吓到了,所以被直接送回了漪澜殿。

元太后听到消息,不顾自己还身子不适,立刻更衣赶往漪澜殿,一进殿门,皇后已经在了。

昭琦公主靠着软枕坐在床上,面色委屈的抽泣,不停的咒骂,皇后在不停地安慰着她,元太后一进来,她更是哭的撕心裂肺。

元太后听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哭声,急匆匆走到昭琦公主的床前,看着她哭成了泪人,再看着昭琦公主脖子上一圈青紫,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昭琦公主哭的一抽一抽的,仿佛说不出话,皇后站起来候在一旁。

元太后声音一出,殿内谁也不敢回话。

元太后转而看着元皇后。

元皇后连忙低着头道,“臣妾也刚到不久,并不知道公主出了什么事儿!”

闻言,元太后蹙了蹙眉,转而看着昭琦公主,看着她哭得如此委屈,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掐痕,更是心疼,轻声道,“夕儿乖,告诉母后,怎么回事。是谁敢欺负你?”

竟然有人敢掐她女儿的脖子,简直是岂有此理。

昭琦公主抽抽噎噎的道,“母后……呜呜呜,夕儿不活了,七皇兄……七皇兄竟然为了楼月卿那个贱人要杀了我!”

说完,低着头继续哭着。

元太后闻言,脸色大变,容郅……

她看着昭琦公主一脸被吓到的样子,转而看着候在一旁的昭琦公主的侍女,眯了眯眼,咬牙问道,“哀家让你们伺候好公主,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让公主受这样的委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后恕罪!”几个侍女连忙跪下颤抖着求饶,个个身形颤抖,显然是极其畏惧元太后。

那个之前劝了昭琦公主的宫人连忙道,“太后,公主殿下在邙山别院和卿颜郡主发生了争执,摄政王殿下看到,就以为公主要欺负郡主,不问缘由就要杀了公主,奴婢们未能护好公主,请太后降罪!”

虽然都知道是昭琦公主无理取闹,如今苦恼也不过是想要让太后为她出气,可是,她们怎敢乱说?

元太后闻言,脸色铁青。

好一个容郅,好一个楼月卿!

元皇后在一旁听见,脸色也为之大变,目露诧异道,“竟有此事,母后,公主不管如何都是您的女儿,摄政王殿下竟为了一个臣子之女要杀了公主,如此……简直闻所未闻,那岂不是郡主想要任何东西,摄政王殿下都不吝奉上?”

她话一出,元太后脸色更加难看,咬着牙关,眼神中迸出无尽的恨意,咬牙道,“容郅……楼月卿……哀家一定要杀了他们!”

对她如此也就罢了,竟然对她的女儿也如此狠毒。

昭琦公主咬着唇,泪眼婆娑地看着她,带着哭腔祈求道,“母后,夕儿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您一定要杀了楼月卿……那个贱人,把她千刀万剐……不,把她剁成肉酱……”

这段时间,因为楼月卿,她遭受了多少次训斥和责罚?因为类药物,今天差点死在容郅手里,如何能不恨?

她现在恨不得让楼月卿去死。

元太后也是恨极了楼月卿,本就想让楼月卿死,昭琦公主这么一说,她更是恨,岂会拒绝,连忙柔声道,“好好好,母后答应你,瞧你哭的样子,赶紧别哭了,母后一定为你出了这口气就是!”

她生过两个孩子,相比于皇帝,她更偏爱于幼女,从小到大,从不曾委屈过她,之前哪怕是将她禁足,也只是不给她出漪澜殿,可在殿内,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受点气也就罢了,可她如何舍得她的女儿也受这般委屈。

楼月卿……果然该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