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就此打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如今宁国公府已经是不可能再效忠于自己,与其等着容郅娶了楼月卿,倒不如在此之前想个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

她还有底牌,可以让楼月卿和容郅招架不住,呵,她可以让容郅生不如死这么多年,也一样可以让楼月卿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

听见元太后说要给自己出气,昭琦公主这才慢慢的停下来,只是还一脸委屈的低声抽泣着。

元太后毕竟心疼女儿,看到她遮掩,更是心疼,抚了抚她的脸,抹去泪痕道,“好了,别哭了,可有寻太医来看看?”

昭琦公主脖子上的掐痕极其明显,看在她眼里,更是心疼。

她的女儿,这么多年都捧在手心长大,今日经受了这般委屈,还是她最厌恶的两个人所为,元太后每每看到这个掐痕,就懊恼不已。

一个杂种,一个黄毛丫头,当真是认为她好欺负?

昭琦公主没吭声。

那宫人连忙道,“回太后的话,大长公主已经寻了大夫给公主殿下诊治,大夫说并无大碍,只是这淤青得或两天才能消除了!”

然而,元太后闻言,脸色更差了,转头看着她,眯了眯眼,“你是说当时容玉玲也在那里?”

那个宫女还没回话,昭琦公主就连忙拉着元太后的手抱怨,“母后,姑母也训斥我,她竟然为了楼月卿那个贱人当众责骂于我!”

当时若是没人倒还好,可是元家几个人都在那里,特别是元静儿,她本来一直不曾把元静儿放在眼里,可是今日却被她看到两次自己如此丢人,简直是可恶。

闻言,元太后脸色铁青,容玉玲……

她一向对这个姐姐厌恶至极,因为是先帝的长姐,又早年丧夫,所以容玉玲很受先帝敬重,自己刚入宫时,明明是皇后,可是却不敢对她如何,甚至做错了什么,还会被她指手画脚,可是自己只能忍,甚至为了维护那些勾先帝的妃嫔,与自己对着干,元太后一直看她不顺眼,后来庆宁长大了,她竟然敢把当初的那些事情告诉庆宁,如何能不恼恨?可是偏偏自己对她毫无办法,先帝袒护,她对容玉玲无可奈何,先帝驾崩后,容郅袒护,更是没法对付她。

这也就罢了,如今在她的地方,竟让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委屈,她这个姑母也太厚此薄彼了,也不晓得护一下这孩子。

在一旁的皇后闻言开口道,“母后,若真是如此,这大长公主也太过于刻板了,公主好歹是她的侄女,竟然……”

点到为止,皇后没有再说下去。

说来,昭琦公主是大长公主的亲侄女,和庆宁郡主跟她的关系是一样的,可是,大长公主一直都不喜欢昭琦公主,甚至是厌恶。

火上浇油,元皇后确实是猜对了元太后的心思,果然元太后一听皇后这么说,脸色更加难看,紧紧拽着衣袖咬牙切齿,“这个贱人……”

以前跟她对着干,如今还是不肯罢手,不就是仗着容郅在自己不敢对她如何?

转头看着昭琦公主,轻声道,“没事儿,母后一定帮你出这口气,一定杀了她们……”

半个时辰后,安抚了昭琦公主,太医来检查说了无碍,元太后才从漪澜殿出来。

回廊上,元太后看着已经被傍晚的余晖笼罩住的皇宫,眉头紧锁。

夜晚即将来临,微风徐徐,竟有些凉意。

元兰谷谷连忙道,“太后,夜里凉,您还未曾大好,先回去吧!”

元太后摇摇头,幽幽道,“哀家好久没有如此心慌过了!”

虽然刚才跟昭琦公主说的信心满满,可是元太后心里莫名的慌乱她不是没感觉到。

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容郅出生之前。

她知道,先帝对元若云的那份心思,所以出谋划策来让先帝得偿所愿,算计了妹妹,泯灭了良知,以为就能保住后位,可是,她刚生下儿子,元若云就有孕了,一旦生下皇子,那么,以先帝对元若云的宠爱,太子之位属于谁,毋庸置疑,她当时慌了,因为她知道,想要振兴家族,夺回江山,自己就不能输,元若云虽然是元家的女儿,可是只想着儿女情长,从来跟家族不是一条心,她的死,是无可避免的。

挣扎过,恐惧过,每当午夜梦回,死在她手里那么多人,她唯独只梦见了元若云,那个一直对她敬重有加的妹妹……

元兰谷谷闻言,沉默了。

仰望天际的一抹残云,元太后嘴角噙着一抹莫名的笑意,道,“就是明日了,每一年的这一天,哀家都会梦到她,她总会质问哀家为什么……就像当年她临死前的样子,让哀家每次想起,都心如刀割……”

她不是不在乎这个妹妹,一开始,也是打算让她置身事外的,她那么单纯,没有必要参与这些事情,可是,要怪只能怪她让先帝迷了心智。

她的丈夫,想娶的,爱着的,是她的妹妹,这对她来说,是耻辱,所以,她没有退路!

元兰闻言,蹙了蹙眉,轻声道,“太后,此事已经过去了,您不要再想了!”

想得再多,也没有回头的路。

元太后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她,轻声道,“你替哀家去办件事吧!”

元兰连忙上前恭声道,“太后请吩咐……”

元太后附在她耳边低语一番,元兰闻言,面色一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元太后点了点头。

元兰只好硬着头皮应声。

没多久,元太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角落里,元皇后才缓缓走出来。

看着元太后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她身边的贴身宫女元青低声道,“皇后娘娘,这一次太后怕是想要……”

看太后的样子,今日昭琦公主受了委屈,之前又被气病了,怕是这恨意不小,就是不知道,她又想起什么幺蛾子。

元皇后淡淡一笑,“太后一向好强,这一次被打了这么大一记耳光,怎么可能容忍的了?”

她的这个姑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之前被容郅和楼月卿如此对待,怕是早就难以容忍,昭琦公主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导火线罢了。

元青嘴角微勾,道,“娘娘果然没猜错!”

元皇后闻言,笑意渐深。

昭琦公主今日一早正要出宫前,她不过是和昭琦公主聊了几句,没想到那没脑子的还真寻了楼月卿的麻烦,不管是否被容郅亲眼所见,事后的麻烦昭琦公主都逃不过,本来元太后心里就已经对楼月卿和容郅恨之入骨,如今更是恨极。

既然元太后已经扶持元静儿和岑雪,对自己这个皇后弃如敝履,那么,与其做一个待宰的羔羊,等着哪一日她把元静儿嫁给皇上为妃,把自己所有的一切毁掉,倒不如搅弄着一滩水,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

想了想,她淡淡的问道,“皇上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么?”

元青颔首,低声道,“是,除了薛妃一直在里面伺候,谁也进不去,不过,秦贵妃那边也一直没有任何赦令,还在禁足!”

这一点,所有人都为之不解。

都在揣测秦贵妃做错了为什么,竟让皇上如此生气,竟然禁足这么多天都没有任何赦令,据说秦相和秦夫人也求见皇帝想要一探究竟,可都无功而返,皇上根本不给他们进宣文殿,摄政王殿下也许知道,可不管这些事情,所以,秦相想要查探自己女儿做了什么都无人相告。

以前因为秦贵妃的原因,皇上对秦家的人都极为敬重,可如今,秦贵妃失宠,秦相连皇帝都见不到。

元皇后眉梢一挑,冷哼道,“哼,本宫早就说过,秦玟瑛如此作践皇上,总有一日会出事的,果不其然,这一次不管她做了什么,让皇上如此生气,肯定都不是小事,说不定……以后皇上都不会再痴迷于她了,呵……”

她想要的,秦贵妃弃如敝履,她焉能不恨,这一天,他盼了这么多年,如今看到了,可谓是心甚慰之!

元青想了想,道,“娘娘,薛妃是您安排在皇上身边的,她如今是最能接触皇上的人,不如奴婢找个机会向她打探消息……”

“愚蠢!”元皇后打断她的话,拧眉沉声道,“如今她在宣文殿里出不来,本宫若贸然这么做,若是被发现,别说她,本宫都因此受皇上厌恶,如此愚蠢之事,贯不能做!”

宣文殿毕竟是皇上的寝宫,守卫森严,这么做,风险太大了。

元青闻言,连忙低着头道,“奴婢知错!”

她刚才确实是鲁莽了些。

元皇后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你怕什么?皇上总不能一直这样僵着,日后还怕不能知道这次发生了什么么?”

只要皇上出来,就一定可以知道怎么回事,到时候,皇帝定然会有个态度,毕竟秦贵妃不可能一直关着。

如今这么多人看着,皇上对秦贵妃如何处置,既然当时事情闹得这么大,总要收场。

元青闻言,了然,道,“奴婢知道了!”

元皇后看着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便道,“回宫吧!”

“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漪澜殿。

……

元静儿回府后,别了岑雪。就独自回了自己的院子,坐在房里便一直沉默着。

墨竹看着她一直沉默不语,也不敢开口。

岑雪来的时候,她尚且察觉不到。

岑雪几乎很少来看她,以前从没有,现在岑雪出来了,便隔个两三日就来看看她,虽然一如既往的严厉冷漠,可是,比以前的不闻不问,倒是让元静儿舒坦许多。

岑雪缓缓走过来,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发呆,元静儿毫不察觉,直到身后的墨竹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

顺着墨竹的眼神看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白色素雅衣裙的岑雪,她面色一惊,连忙站起来,“母亲,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天都快黑了。

岑雪看着她,面色不动,缓缓走过来坐下。

元静儿看着岑雪,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岑雪来,她是意外的。

抬眸看着元静儿拘束的站在一旁,岑雪淡淡的说,“坐下吧!”

元静儿闻言坐下。

迎上元静儿疑惑不解的眼神,岑雪挑挑眉,淡淡的说,“你不知道我来干什么?”

语气没有多温柔,只是一贯的冷淡。

元静儿摇摇头,“静儿不知!”

冷笑一声,岑雪看着她缓缓问道,“今天去了邙山别院,看到了那些,心里很不快活吧?”

元静儿一愣,面色诧异的看着岑雪,“母亲……”

她是心里不快活,尤其是看到容郅为了楼月卿竟然如此震怒,竟不顾后果想要杀了昭琦公主,她无疑是震惊的,原来他真的那么喜欢楼月卿,之前听说他为了楼月卿丢下满朝文武,她就震惊不已,可如今,那是难以置信的。

她喜欢容郅,这一点,她一直掩饰得好好的,但是,这份心思,从不曾放下过。

两年前回京的途中,她在城外看到了他,当时他策马奔腾离京不知道是要去干什么,那样的英姿,那样的霸气,深深地埋在她心里,早就已经无法自拔了。

岑雪抿唇淡声道,“你跟他没有任何可能,所以,不管你以前有什么想法,就此打住!”

闻言,元静儿黛眉一拧,看着岑雪的眼神有些难以置信,“母亲,你在说什么……”

看着元静儿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岑雪抬眸淡淡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重复方才的意思,“我说让你不要再惦记他,不管倾注了多少情愫,都就此打住!”

元静儿咬牙,“不可能!”

她想要得到的人,怎么可能就此罢手?

岑雪见她一脸坚持,蓦然冷冷一笑,“随你,只要你不怕死!”

元静儿咬着唇畔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时间,只觉心凉,一般为人之母,不该是为了达到女儿的心愿可以不计一切的么?可是,她的母亲不但什么也不愿帮她,还如此无情的说出这样的话。

她一直看不透,自己的这个母亲究竟在想什么……

元静儿想什么,岑雪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妥,可并未纠正,而是淡淡的说,“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为你好,你斗不过楼月卿,她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你惦记着容郅你以为她不知道?你的所有装模作样,她都看在眼里,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经过几次的观察,岑雪很肯定,楼月卿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哪怕元静儿的心思深沉,也绝对斗不过她,相反,会被她玩弄于鼓掌,最后什么下场,也能想象的出来,岑雪自然不像元静儿去送死。

可是,元静儿却不以为然,“不过是个病秧子,难道她还能有三头六臂?母亲多虑了!”

元静儿自问,论手段和心机,没有多少女人可以胜过她,楼月卿之所以让她难堪,不过是身后有宁国公府为倚仗,能够让摄政王为她如此倾心,也不过是因为那张皮囊和她身后的倚仗罢了,她以前足不出户不曾在外面露脸,可如今不一样,她就不信,她想要的会得不到。

闻言,岑雪眯了眯眼,甚是不悦,“我以前教你的,你都忘了?”

元静儿蹙眉,还未开口,只见岑雪冷冷的说,“我跟说过多少次,不要太高估你自己,也不要低估了别人,人外有人,你以为所有人都是白痴么?”

元静儿被岑雪这么一说,脸色一阵懊恼,“母亲,你为何要这样小瞧我?就算您说的是对的,可那又如何?太后说过,会帮我的……”

岑雪脸色难得一变,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她是想利用你!”

元静儿顿了顿,没说话。

岑雪不想再多说,便语气微软,道,“我再跟你说一次,不管你有什么心思就此打住,楼月卿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若是还是执迷不悟想要送死,那我也管不了你了!”

她虽然不善于与人相处,但是,从不曾看错,楼月卿给她的印象,便是心思深沉,计谋过人,看着无欲无争待人和气,实际上如何,她也看得出大致。

绝对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她的女儿什么斤两,她也清清楚楚,自负,自傲,自以为是,元静儿不会是楼月卿的对手,相反,根本不足以抗衡,元静儿再这样下去,会死在楼月卿手里。

闻言,元静儿看着岑雪,咬了咬唇盘,眸中有些湿润,咬牙问道,“母亲,您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我是您的女儿,您不帮我就算了,为何要帮着一个外人如此打击于我?”

有时候,她是羡慕元歆儿的,元歆儿虽然不得父亲疼爱,可是,郭氏是疼女儿的,为了自己的女儿也是筹谋不断,爱女之心让元静儿都为之嫉妒,她自小就没有在母亲这里看到过一个笑脸,甚至,连一次和颜悦色都不曾有过,如今,更是让她难堪。

就算是楼月卿真的厉害,可是,她不是应该夸赞帮助自己的么?为何如此疾言厉色?

岑雪听见她的话,面色依旧冷漠,挑挑眉,淡淡的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儿,还会来跟你说这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