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尽快嫁给他/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元静儿不是她的女儿,怎么作死,她都不会有只言片语,何必特意过来劝她?

如果不是她的女儿,哪怕元静儿现在死了,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元静儿咬着牙关,看着岑雪的眼神有一些怨怼,有些委屈,“可母亲从来不曾把我当做女儿,这么多年,您从不曾对我有意思关怀,不是么?”

这话,她一直都想跟岑雪说,可是每次见到她,话到嘴边,她都说不出口,是不敢说,也是知道,哪怕说出口了,母亲对她的态度依旧不会变。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父亲,亦或是哥哥,都一样,哪怕是哥哥在外这么多年她都不得相见,也不曾多问一句哥哥的事情,甚至,不曾有过关心。

这让她实在不明白,若说自己不是母亲所生,那也就罢了,可是,她确实是母亲的女儿,这是做不得假的。

凡是为人母亲,不都是对自己的孩子视若珍宝的么?可为何母亲却与他人不同?

岑雪挑挑眉,并不惊讶元静儿的话,而是突然问道,“所以,静儿心里恨我,是么?”

元静儿抿唇没说话。

那张脸上的情绪,却是充分表达了她确实是心有怨恨。

“嗤!”岑雪看着自己女儿情绪如此外露,毫不掩饰的小女儿心态,冷嗤一声,道,“你恨我也好,不恨我也罢,我都不在乎,反正无所谓了!”

元静儿听见她这么说,泫然泪下,“母亲……”

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哪个母亲会这样毫不在意自己的儿女恨不恨她?

她的母亲,是铁石心肠么?

岑雪似乎已经不想再多言,站了起来淡淡的说,“好了,话已至此,你听也好,不听也罢,随你开心,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帮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面色淡淡的转身走了出去。

元静儿咬着唇畔看着岑雪身影消失在门口,面色一阵难看,青白交替,随即忍无可忍,直接就一挥手把桌上的茶盏全部挥落在地上,碎成一片。

“砰!”一声,地上一片碎片水渍。

元静儿重重坐在凳子上,崩溃的厉声嘶叫一声,“啊!”

墨竹看到她这样,立即安慰道,“小姐,夫人也是为您好,您可别多心啊!”

夫人本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连她自己她都不在乎,又能在乎谁呢?不管多少年过去了,都一样,小姐这么多年怎么还不习惯呢?

元静儿闻言,冷冷一笑,“为我好?她什么时候为我好过?如果不是因为……”她语气一顿,眉眼间尽是冷意,没有往下说。

墨竹低声道,“小姐,夫人是你的母亲,哪有母亲不在乎自己孩子的啊?夫人只是不善于表达……”

“够了!”元静儿打断墨竹的话,抬眸不悦的瞪着她,咬牙道,“不要再跟我说这句话!”

这样的话,父亲也说过,说母亲只是天性如此不善于表达,所以才会这么冷淡,她信了,所以一直都对母亲的冷淡故作看不到,可是,如今呢?她这是在让自己难堪。

为人母亲,不该是为了子女不惜任何的么,她也配?

闻言,墨竹也不敢再多言。

夫人确实是本性冷淡,谁都看得出来,可是小姐看不出来,谁也没办法。

第二天,楼月卿早早就起来了,因为今日是容郅的生辰,然而,那厮却早早地又回宫去了,让她一阵无语。

庆宁郡主气色慢慢好起来了,然而,楼月卿知道气色再好,庆宁郡主的身子已经开始衰弱了,花姑姑虽然说没什么大碍,可是,从她眉眼间的愁容看来,楼月卿也知道,庆宁郡主命不久矣,只是为了安慰大长公主和容郅,才出言宽慰,然而,具体情况大家心知肚明。

与往日一样,吃了早膳,楼月卿便直接去了庆宁郡主的院子陪她说说话。

今日的庆宁郡主,看着有些安静。

她已经可以下床,所以楼月卿就扶着她出了房门,在院子里的亭子里的躺椅上躺下看着天上的万里无云。

如今已经是秋季,院子里种的几株银杏树,郁郁葱葱的枝头已经有那么几片叶子开始泛黄,在茂盛的树叶群中,那几片黄色的叶子异常明显。

庆宁郡主眼神停滞在枝头上已经开始一片片泛黄的叶子上,神色微怔。

随即莫名的笑了笑,那棵树落叶纷纷,可不正如她如今的样子么,可是,明年春天,树叶再长,她却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得到了。

也许,就这些日子了吧……

也好,她这么多年,一直等着这一日呢……

看着庆宁郡主眼底的落寞和一丝释怀,微微蹙眉道,“郡主,外面有些凉,不如先进去吧……”如今已经八月底了,慢慢就凉了,如今还是上午,亭子里更是有些阴冷,庆宁郡主不宜吹风。

闻言,庆宁郡主回神看着她摇摇头,“我想再待会儿,不用担心!”

她已经好多日未曾下过床了,今日难得花姑姑说她可以出来走动,虽然没精力走走,可是,就想要在外面待会儿。

今日,是母妃的忌日。

以往每年这一天她都去母妃的墓前看看,可是如今身子这样,姑姑和花姑姑还有容郅都不会让她去,她也不想再让大家为她担心了,所以,就没去。

楼月卿闻言,也不坚持。

庆宁郡主看着她,苍白的唇微微勾起,轻声道,“让你跟我在这里干坐着也不好,不如你回去休息吧!”

楼月卿莞尔,“不用,我也没什么事儿!”在这里休养,也不能出去,索性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做,容郅也还没回来,她在这里待着多陪陪庆宁郡主也好。

庆宁郡主是容郅的姐姐,她不管如何,也该多陪陪。

庆宁淡淡一笑,看着院子里那几株银杏树,幽幽道,“我刚到这里的时候,才三岁,姑姑命人种了这几棵树,希望我健康长寿,一辈子安乐,如今,我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她刚到这里的时候,才三岁,身子很不好,又差点死在父王手里,让她极为心疼,听人家说,银杏寓意健康长寿,她便立即派人种了几棵树,只为了图一个安心,可如今,也不过是奢望。

楼月卿闻言,顿了顿,随即看着庆宁郡主道,“郡主若是不想让她失望,可以好好活着!”其实庆宁郡主的病之所以那么严重只是因为她自己都不想活着,一个人没了求生的意志,哪怕再好的大夫也于事无补。

庆宁摇摇头,苦苦一笑,“罢了,人终有一死,这么多年,姑姑因为我的病,一直提心吊胆,我不想让她在以后的岁月里,继续为我担心,没完没了……”

楼月卿及不赞同她的话,正要开口,庆宁郡主忽然捂着嘴一阵剧烈地咳,“咳咳咳……”

喉间好似被卡住了一般,咳声有些嘶哑。

她身后的含香连忙给她顺气,楼月卿蹙了蹙眉,连忙转身在一旁的石桌上给她倒了杯水。

然而,庆宁郡主一阵咳嗽过后,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的瘫在那里,捂着嘴的手慢慢垂落下来,刚才捂在嘴边的袖口却一片殷红。

含香脸色大变,立刻扶着已经无力的靠在躺椅上的庆宁郡主,颤声叫道,“郡主……”

看着眸子半阖脸色苍白,嘴角还有些血迹的庆宁郡主,楼月卿也是脸色一变,手中的杯子坠地,她两步上前扶着庆宁郡主,“庆宁郡主……”

庆宁郡主嘴唇微动,可是什么也没说,就头一歪昏迷过去。

“郡主……”

容郅快午时的时候才赶到,今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楼奕琛。

楼奕琛这几日都在忙朝中的事情,楼月卿被送来之后,他就当天来过一次,不过楼月卿没醒他就回去了,这几日容郅很少在宫里,皇上又那个样子,容郅能信任的人不多慎王爷不在京中,所以许多事情容郅都交给他处理,军务更是一件不落的丢给了大舅子,由于楼奕琛在军中声望高,所以也没人反对。

就是因为这样,楼奕琛这几天都没时间来看楼月卿,今日是坚持要来看看妹妹容郅不好再奴役他,只好答应。

没想到一来就发生这事儿。

庆宁郡主还没醒来,容郅来了,楼奕琛也来了,楼月卿也没有再多待,让容郅看着,自己带着楼奕琛出了庆宁郡主的院子。

一出来,楼奕琛立马停下脚步看着楼月卿,目露打量,眼神认真,好似怕她在这里几日有没有受苦似的,楼月卿被他看得有些无语,没好气问道,“大哥好好瞧瞧,我是少了一根头发还是瘦了?”

楼奕琛这眼神,可不就是这意思?

果然,楼奕琛一听她这话,就绷着脸严肃道,“大哥这不是担心你?这几日每日说要来看看你,摄政王就丢给我一大堆政务,我得看着,你要是瘦了,我跟他没完!”

虽然担心楼月卿,可是宁国夫人和蔺沛芸都来看过说楼月卿没什么事,再加上如今政务多,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帮着未来妹夫管着点。

他已经接受了妹妹和这位摄政王的这档子事儿,反正比起其他男子,容郅是最好的选择,摄政王又怎么了?宁国公府做后盾,谁敢欺负他妹妹?

“噗嗤……”楼月卿忍俊不禁,看着楼奕琛无奈道,“那大哥看看,我瘦了没有?”

楼奕琛还真是再次认真打量了一遍,随即下结论,“还好,脸色不太好,却没掉肉!”

脸色不太好是因为失血过多,可这几日天天补血,虽然也天天失血,可也好的差不多了,看这气色也好了些,可若是瘦了,那就是在这里没有被照顾好,那就事大发了。

来这里休养,有花姑姑在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容郅的私心,就想着楼月卿在这里住,这样他每天都会来看看庆宁,也不用发愁见不到她,真是……

楼月卿笑了笑,“我又不是去受罪,哪儿能轻易就瘦了,他们都对我极好,大哥不用担心!”

大长公主每日都过问她的情况,花姑姑每日都给她把脉,写药膳方子给她补身子,庆宁郡主也是天天询问她住得惯不惯,哪里需要担心?

楼奕琛似乎还是对容郅有不满,绷着脸道,“这算什么?你若在府里,也能把你照顾的好好的!”

只是,花姑姑的医术更能放心罢了,不然容郅想把人带走,他第一个不答应,本来他就不希望楼月卿在还未成婚前跟容郅关系太过暧昧,在京中的时候,那厮虽然每天都溜进府里,可没多久就走了,他放心许多,可是如今据说容郅天天在这里过夜,而且还是在楼月卿的屋里,想想他都觉得自家妹妹吃亏了。

闻言,楼月卿嘴角微扯,随即笑眯眯的看着楼奕琛,轻飘飘的吐出一句,“那大哥把我接回去吧!”反正是带不走的!

人都在这里了,而且她这小日子还没结束,别说容郅不肯,她也……咳咳,她还想多住几日。

楼奕琛沉着脸看着她,他怎么感觉几日不见,妹妹后面多了根尾巴?

一晃一晃的……碍眼!

看来真的是以为他不敢强行把她带回去?

楼月卿哪儿看不出来楼奕琛啥意思,连忙拉着楼奕琛的袖口可怜兮兮的道,“好了嘛,我知道大哥担心我,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放心,我过几日就回去!”

闻言,楼奕琛挑挑眉,“为何不是今日?”正好他来了,接她回去也是没有问题的,他乐意着呢,省的容郅每天以来看妹妹为由,堂而皇之把一大堆军务交给他!

楼月卿撇撇嘴,没吭声。

今日……

她还打算多住几日。

看着楼月卿脸一耸,楼奕琛笑了笑,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尽是温和,温声道,“好了,大哥也就说说而已,瞧你一脸不乐意,不知道还以为大哥在棒打鸳鸯呢!”

他虽然也曾打算棒打鸳鸯,可是那也是之前了。

楼月卿闷声不语。

楼奕琛笑了笑,忽然想起方才在庆宁郡主那里,楼月卿看着庆宁郡主的眼神有些担忧的样子,不由得忽然问道,“你和庆宁郡主关系极好?”

楼月卿顿了顿,随即想了想,道,“还行吧,怎么了?”

她和庆宁郡主这关系吧,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她还是挺喜欢庆宁郡主的性子的,特别是她对容郅的关怀无一丝杂质,这是难得的,楼月卿喜欢容郅,对容郅好的人,她自然有好感,但是,在她眼里,所谓的关系好,是足以交心的人,她和庆宁郡主,还不到这个地步。

楼奕琛淡淡一笑,温声道,“没什么,只是庆宁郡主一向不与人亲近,以前哪怕是秦贵妃,她也只是态度淡淡的,没想到,她会喜欢与你相处!”

以前哪怕是被许给容郅的秦玟瑛,庆宁郡主也不怎么热络,虽然在京中,她关系最好的,就属一个秦玟瑛,可是,那也只是她谁也不待见不亲近的情况下,偶尔能跟她相处在一起的秦大小姐,自然是与她最亲近的了。

庆宁郡主性格孤僻,又孤傲清冷,他还担心楼月卿在这里也没法得到庆宁郡主的喜爱,那就有些麻烦了。

毕竟容郅对这个姐姐还是很在乎的。

楼月卿闻言,嘚瑟了,“大哥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人见人爱……”

看着楼月卿又要自卖自夸,楼奕琛立马喊停,“停!”

楼月卿闭嘴了,看着楼奕琛,小脸臭臭的。

楼奕琛抿唇道,“行了,大哥知道你……嗯……讨人喜爱,说正事,庆宁郡主身子如何?”

天知道,他说出这四个字,是有些心虚的,他的妹妹肯定讨他喜爱,可是外人如何恨她,他也是知道的,现在京中,对楼月卿恨的人,可比喜爱的人不知多了多少。

楼月卿默了默,随即低着头沉声道,“可能……熬不了多久了,年前是一定的!”

她其实想说,能不能熬过一个月还是一个谜,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敢轻易说出口。

她也不想庆宁郡主死去。

并非她多在意庆宁郡主,而是知道容郅在乎庆宁郡主,他在乎的人不多,这个姐姐于他而言很重要,他虽然不说,可是楼月卿怎么会不知道,庆宁郡主若是死了,他要承受的伤痛,自己怎么也是无法填补的。

闻言,楼奕琛沉默了。

沉默半响,抬眸看着楼月卿,他问,“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些事情,对么?”

楼月卿颔首。

楼奕琛挑挑眉,“所以也不后悔?”

容郅的出身虽然他也觉得没什么,可是,在别人眼里,他的存在,是皇家的耻辱。

楼月卿闻言,忽的一笑,有些无奈道,“有什么好后悔的,这些都不过是无关紧要的过去,所谓的耻辱,不过是那些庸俗之人的看法,在我眼里,毫无任何意义!”

她喜欢容郅,也只是喜欢他这个人,哪怕他的存在,在世人眼中是不堪的,可在她眼里,他的存在,是她命中之大幸。

何况,楼月卿不觉得这有什么。

楼奕琛闻言,放心许多,才道,“如此,我也放心了,其实,大哥是希望你尽快与他成婚,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早晚都是要嫁的,你的心意已明了,所以,我和母亲已经谈过了,都希望你尽快嫁给他!”

楼月卿拧紧眉头,看着楼奕琛,有些疑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