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转变/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静儿嘴角微勾,轻声道,“是这样,今日一早宫中薛妃娘娘入住永宁殿,皇后娘娘下旨,过几日在永宁殿为薛妃娘娘办个生辰宴,怎么,郡主未曾收到邀请?”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这事儿她好像没听说啊。

她昨日才回京,没人跟提起这些事情,而且,宫中的宴会,宁国夫人一般不喜欢她去参加,所以,不会特意去告诉她,何况,容郅估计不会让人邀请她。

不过,这么说来,皇上已经好了。

看着楼月卿似乎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元静儿笑了笑,道,“看来郡主没有收到邀请,不过,静儿听说楼二小姐倒是也在应邀之列呢!”

说起楼琦琦,元静儿其实是有些羡慕的。

楼琦琦是庶出之女,谁人不知?可是,却被挂在宁国夫人的名下长大,名义上,是楼家的嫡女,虽然不及楼月卿这个郡主高贵,可是,在楚京贵女中,却是不容忽视的,也没有多少个贵女可以比得上她,且在楼月卿回京之前,楼琦琦可是个香饽饽,只是不管谁家提亲,宁国夫人都不甚理睬,如今虽然被许配了人家,可是,起码不是当做联姻的棋子。

嫁给落魄的西宁郡王府,在外人看来,是下嫁了,因为比起如日中天的宁国公府,西宁郡王府虽然是王府,可是楼琦琦嫁进去,是可惜了,然而,元静儿却看得出来一点,就是,宁国夫人没有利用这个女儿来为家族谋取任何利益,虽然嫁的不如意,可起码不是棋子。

世家女子,那个不是作为棋子存在的?就连她的父亲,哪怕再宠她疼她,如果她可以为家族谋取更好的利益,父亲不会拒绝,这就是世族女子的悲哀。

听说之前,求娶楼琦琦的人不少,就连太后,都曾提起让楼琦琦入宫为妃,而以楼家的地位,楼琦琦入宫,必然地位不凡,皇上哪怕钟爱秦贵妃,怕是也不会拒绝,可是,宁国夫人拒绝了,西宁郡王府虽然不及当年,却很安稳。

京中怕是没有一个庶出之女能有这样的待遇了。

其实,这些世家之中,哪一个女儿不是作为棋子存在的呢?也就只有楼家的两个女儿,有那样显赫的家族护着,有宁国夫人这样强势的母亲和楼奕琛这样优秀的哥哥在,楼月卿也好,楼琦琦也罢,都不用去筹谋自己的未来,甚至,不需要为家族谋取利益,也能安枕无忧。

楼月卿闻言,淡淡一笑,“那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既然如此,元小姐先看着,我就先回去了!”

她没有收到邀请,怕也是因为容郅和宁国夫人的阻拦,哪怕宫中邀请了,也传不到她这里。

不过这样也好她也懒得去趟这些浑水。

元静儿闻言,眸光微动,倒是没拦着,微微屈膝,“郡主慢走!”

楼月卿含笑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宫里。

因为摄政王的离京,皇上今日一早就上朝了,所以,在宣文殿里面居住了多日的新宠薛妃娘娘,也随着被分配到永宁殿居住,不少人都在等着看这位薛妃娘娘究竟有何魅力,竟然在秦贵妃失宠的时候蒙得圣宠,从一个舞女被封为妃嫔,且还是越级封妃。

宫中本来妃嫔就不多,除了皇后一个中宫之主,便是秦贵妃和贞妃,还有几个地位低下的妃嫔,可是,皇后本就不受待见,秦贵妃被禁足,贞妃因为钟家的湮灭,地位不如当初,也鲜少出门,整日里在重华殿闭门谢客,那几个地位低下的嫔无宠无权,掀不起大浪,如今只有这个新崛起的宠妃备受瞩目,不止宫中之人争相讨好,朝臣女眷也都纷纷来请安,一时间,永宁殿门庭若市,各种贵重礼品堆成小山。

此时,凤鸾殿。

元皇后正在吩咐内务府总管过几日薛妃生辰宴的事情,因为太后最近没心思管着后宫,所以已经把后宫的所有内务全部交给她处理,进宫七年,元皇后这才开始有了皇后的实权,内廷所有事情都是她管着,如今在宫中地位也不如当初那般不重要。

虽然不受宠爱,可是,有权力在手总归是好的。

今儿一早,她本想用薛妃的生辰宴来试探皇帝的态度,秦贵妃被禁足,皇帝想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薛妃的事情拿来试探最好不过,若是皇上答应举办这个宴会,那就证明,皇上对这个薛妃当真是宠爱,如此一来,他对秦贵妃什么态度就可见一斑了。

这时,本来去永宁殿送赏赐的元青匆匆走进来。

“参见皇后娘娘!”

元皇后看了她一眼,这才让内务府总管退下。

内务府总管连忙退下。

皇后这才看着元青,淡淡的问,“如何?”

元青咬了咬牙,低声道,“娘娘恕罪,奴婢旁敲侧击,薛妃就是不肯说出皇上这几日怎么了,一直装傻,奴婢无奈,只好就此作罢!”

闻言,元皇后蹙了蹙眉,“她是怎么说的?”

元青咬牙,低声道,“她说皇上只是让她近身陪伴了几日解闷,其余的,半点也问不出来!”

元皇后脸色一沉,这种话,也就骗骗那些无知的人吧。

能够让皇帝这样对待秦贵妃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小事儿,且皇上这么多天不见任何人,又频频召见太医,绝对是身体出了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冷冷一笑,“看来本宫找的这颗棋子,也是没用处了!”

她费尽心思找到这么一个人,没想到竟然不听话,呵,当真是极好的。

元青拧眉问道,“娘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元皇后眉眼突显锋芒,道,“如此看来,只能本宫亲自去问问,本宫就不信,她胆敢欺瞒本宫!”

一个棋子,想要脱离控制,想都别想。

“可是……”元青有些犹豫。

“怎么?”

元青低声道,“薛妃身边的侍女,是皇上的人,娘娘怕是不能强行逼问,否则……”

闻言,元皇后;脸色一变,猛然看着她,“你说什么?”

元青回道,“薛妃身边的两个宫女,是宣文殿的人,在她身边寸步不离,您若是贸然逼问,怕是得不偿失,失了棋子事小,让皇上不悦,才是大事!”

元皇后有些难以置信,皇上竟然这么宠爱这个女人?

宣文殿的宫女,可不止忠心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个个都武功傍身,说是伺候,实则保护,皇帝把宣文殿的宫人赐给薛妃,怕是想要保护她,如此看来,皇上的心思,就难以捉摸了。

莫不是真的那么快就忘记了秦贵妃?

元青想了想,咬了咬牙,道,“娘娘,这个薛佳,看来已经背叛您了,与其留着,倒不如……”

手在脖子下轻轻一划。

元皇后沉着脸,没吭声。

要除掉薛妃,她不是没有这个手段,只是,薛妃是她费尽心思找来的人,暗地里花了不少心血培养出这样一个人,长得像秦贵妃,会跳长袖舞,更是有类似秦贵妃却比秦贵妃更加温婉的性子,对于皇上而言,这是他求之不得的温顺,糊掉了她,更是白费心思……

可若是留着,岂不是又是下一个秦贵妃?

见她不语,元青有些着急,“娘娘……”

“不可!”元皇后淡淡的说,缓缓站起来,踱步思索片刻,咬牙道,“薛佳得宠,本宫求之不得,只要不是秦氏那个贱人,不管是谁,本宫都乐意之极,何况,本宫要让秦玟瑛尝一尝本宫这么多年受的耻辱!”

她这一生,最恨的人,莫过于秦玟瑛。

她是皇后,本该是楚国最尊贵的女人,可是,因为秦玟瑛的存在,她这么多年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却沦为笑柄,她永远也忘不掉,她的大婚之夜,她的夫君,没有踏进凤鸾殿,而是留宿秦玟瑛那里,从那以后,七年,没有宠爱,没有权力,每天只能忍着各种委屈,她最爱的那个人,厌恶她,几度想要废了她,这也就罢了,她想要得到的,珍惜的,秦贵妃弃如敝履,不曾正眼相待,她凭什么?

如今,不管谁得宠,她都不在乎,只要秦贵妃失宠,她便拍手称好!

闻言,元青嘴角微扯,沉默不语。

想到这些,元皇后眉眼间迸出浓浓恨意,更有一些得偿所愿的快感,嘴角一弯,咬牙道,“传本宫的命令,薛妃生辰宴,要办的隆重些,最好,阖宫同庆!”

元青颔首,“是!”

元皇后吩咐完,这才道,“准备一下,本宫要去见皇上!”

“是!”

容阑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伤虽然还没有全部痊愈,但是脸色看着也没什么不妥,和受伤前比虽然有些差,可他常常犯病,脸色白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倒也没人看得出来。

他刚从太后宫里回来,本来正在看容郅派人刚送到的加急奏报,顺德公公走进来,行了个礼,才道,“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容阑闻言,剑眉一蹙,皇后这个时候来了,怕是所为何事他一想就能知道。

平时,他一般不会让皇后进来的,宣文殿除了秦贵妃,也就薛妃能够让他准许随意进出。

想了想,他淡淡的说,“让她进来!”

顺德公公有些惊讶,本以为会拒绝,因为以前皇后每次求见,皇上都不会见,久而久之,皇后娘娘也不怎么过来了,不过,想起最近的事情,他倒是也能明白了,便躬身退了出去。

很快,元皇后走了进来,身后的元青紧随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盅东西。

看到皇帝,元皇后眸光微闪,随即盈盈一拜,“臣妾参见皇上!”

合上奏折,容阑的淡淡看着元皇后,“皇后怎么来了?”

元皇后浅浅一笑,轻声道,“臣妾知道皇上今儿处理朝政,如今怕是也累了,就让亲手熬了些补汤送来,让皇上补补身子!”

说完,眼神示意元青将手里的汤呈了上去,放在容阑身前的桌子上。

容阑看着面带浅笑的皇后,再看看面前隐隐传来浓浓香气的汤,面色如常,陷入了沉默。

元皇后看着容阑垂眸看着那碗汤,不由得细细打量着他。

看着脸色没什么不妥,不过,和中秋宫宴相比,有些瘦了。

这时,容阑抬眸看着她,淡淡的说,“皇后有心了!”

元皇后闻声回神,连忙道,“这是臣妾该做的,皇上若是喜欢,臣妾天天送来!”

说完,抬眸看着他,看着他的反应。

容阑顿了顿,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元皇后不敢再看着他,只好垂眸不语。

容阑忽然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朕也很想天天喝到皇后亲手做的羹汤!”

他话一出,元皇后猛然抬眸,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刚才的话,其实不抱任何希望,只是随口一说,可是,容阑的这句话,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容阑倒是没管她的反应,伸手将面前的汤碗端到身前,真的一口一口的喝下了。

元皇后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

以前,她送过很多次汤过来,只是,要么他见都不见她,要么就是敷衍几句,可是那碗汤他永远不会碰,可如今,他不仅说出刚才那句话,更是当着她的面喝下了那碗汤。

她以前不善下厨,贵族女子,没有哪个会做这些的,她进宫前也不会,只是后来入宫后不得宠,便想着各种办法讨他欢心,也想做一个贤良的皇后,所以知道他喜欢什么都去学,他喜欢吃的,她也学着做,这汤确实是她亲手熬的。

容阑喝完了一碗汤,这才抬眸看着元皇后,淡淡一笑,“皇后的厨艺,不输御膳房!”

得到这样的赞美,元皇后欣喜不已,连忙道,“皇上谬赞,臣妾可不敢跟皇上的御厨相比!”

她没有想错,皇上真的有所不同了,对她的态度,也变了许多,以前,她可从来不曾得到过一个好脸色,如今,他却对她笑了。

容阑笑了笑,缓缓站起来,绕过御案,走出来,走到元皇后身前,温声道,“既然皇后来了,不如陪朕去御花园散散心!”

元皇后欣喜之极,“臣妾遵旨!”

自从入宫后,元皇后从来没有和皇帝一同在御花园走过,今日,是第一次。

宫中看到的人,几乎都不敢相信,以前只见过皇帝带着秦贵妃游园,如今,却和皇后走在一起,想起秦贵妃遭禁足,薛妃崛起,如今皇后又和皇上一起在御花园散心,人人都在猜测,宫中风向变了……

就是不知道,一向宠爱贵妃娘娘的皇上,为何转变如此之大,甚至,一改常态。

以往谁人不知道,皇上甚是厌恶皇后娘娘,若非太后撑腰,皇后娘娘早已被废了,可如今,皇上竟转了性子,冷落禁足贵妃,转而宠爱薛妃,对皇后娘娘也是不复以往的冷淡。

没多久,御花园中的这一幕,宫中都传遍了,就连太后得知此事,都很是难以置信,不过,什么也没说。

这样,正是她想看到的。

元皇后一路上都不敢吭声,很是局促的走在皇帝身后,亦步亦趋,却很紧张。

在进宫前,她经常入宫,因为是表兄妹,所以皇帝对她态度不错,一起在御花园聊天也是有过不少次,她一直喜欢着他,所以很开心,只是那时候,他对她,只是兄妹之情,成为夫妻多年,今日是第一次一起走在这里。

如今御花园中正是菊花盛放的季节,远远一看,一片五颜六色的菊花仿若彩虹般,美不胜收。

容阑喜欢菊花,所以,以前未登基前所居住的地方便是种了不少菊花。

容阑性子温和高雅,所以,喜欢菊花,以前每每菊花盛开的季节,总会弄来各种稀罕的菊花以作观赏。

这些年似乎没听说过这些事情,因为皇帝的心思全部都在秦贵妃身上,所以,别说赏菊,就连自己喜欢菊花都忘得差不多了。

元皇后想起此事,倒是含笑开口道,“臣妾记得,皇上以前很喜欢菊花,不如去赏菊如何?”

闻言,容阑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元皇后,看到元皇后目光看着另一边,他顺着看过去,确实是御花园中特地辟出来的菊园,远远一看,一片菊花互相争芳,各有特色。

这才注意到,御花园的空气中也隐隐闻到菊花香,这样的香味,轻易便能察觉,可刚才,他竟没注意到。

沉思许久,忽的一笑,“皇后的记性极好!”

他自己都忘记了他喜欢什么了,这么多年,心里只在乎一个人,在乎的事情皆与她息息相关,而自己所喜所爱,几乎都忘了,而她,也从不在意他的喜怒哀乐。

如今想起,好似一朝梦醒,而梦里的他,痴傻不已。

元皇后莞尔道,“皇上的事情,臣妾自然都记得!”

她从不曾忘记过,只是,记得,也没有用。

容阑笑了笑,似在自嘲,也好似单纯的笑了笑,随即微微颔首,“既然皇后提议,那便去吧!”

说完,提步走向菊园那边。

以往宫里是没有那么多菊花的,这段时间元皇后开始掌管宫中事务,便命人寻来不少菊花摆在御花园,就是希望皇帝什么时候出来了能看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