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捉摸不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菊花素来深受人们喜爱,与梅、兰、竹同为花中四君子,容阑还是皇子时,就最为喜爱,每到菊花盛放的季节,都会想办法弄来各种稀有菊花以供观赏,甚至为之赋诗作词,而这么多种菊花中,他最爱白菊。

所以,元皇后虽然命人搜罗了所有能找得到的菊花品种,但整个菊园里,白菊最多。

可见她确实是把容阑的爱好放在心上。

容阑看着满园子的菊花,并未曾说过只字片语,只是缓缓走进小径中,看着两边五颜六色的菊花种类,面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即缓缓走到不远处立起来的高架上,上面摆着好几盆极品的瑶台玉凤,白色的一团仿若莲花一般。

元皇后含笑道,“这是臣妾命人花了很大心血培育出来的瑶台玉凤,乃菊花的极品,皇上若是喜欢,不如臣妾派人送一些去宣文殿放着,也好让皇上时时观赏,如何?”

瑶台玉凤要过两个月才是开花的时间,不过,她特地让下面的人费尽心思培育出这几盆在这个时候开花,因为实在是不易,所以也就那么几盆,她还特意让他们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以供观瞻。

闻言,容阑转头看着她,静默顷刻,随即淡淡一笑,“皇后费心了!”

此话便是答应。

元皇后面露喜色,随即盈盈一拜,“那臣妾等一下就命人送去!”

果然,皇上对她的态度真的很不一样了,好想不排斥她了一样,想到这里,元皇后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好似回到了当年,先帝还未驾崩,她常入宫陪伴姑母,容阑对她还是很温和的,每每与她说话,总是和颜悦色,那个时候,她还以为,他也是心悦与她的。

时隔多年,如今他的转变,也让她有了这样的念头,是否多年的企盼就要得偿所愿了?

闻言,容阑默了默,随即摇摇头,淡淡的说,“不用了,送去薛妃宫里吧,过几日她的生辰宴正好可以赏菊,还有那边那些,也一并送去!”

容阑所指的那些,便是除却一些常有的菊花之外,元皇后命人摆在另一边的十多种稀有菊花,虽不及瑶台玉凤珍贵,可是,也是难寻的极品。

元皇后脸色一僵。

送去给薛妃?

那她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转头看着皇后的脸色,容阑面色如常,只是淡淡的问,“怎么?皇后舍不得?”

“怎么会?”元皇后连忙恢复一脸笑意,道,“皇上正好提醒了臣妾,臣妾等一下便让人将这些送过去,以供过几日的宴会观赏!”

即便是再不情愿,元皇后都不可能承认自己舍不得,这是她作为皇后的态度。

容阑笑意渐深,看着元皇后似笑非笑的道,“朕的皇后当真贤惠!”

元皇后闻言,只是维持着笑容,却不懂皇上究竟什么意思。

以前皇上厌恶她,是看到明明白白的,如今,皇上态度有变,她却始终看不透皇上的心思。

容阑话刚说完,便转头不看她。

想了想,她笑了笑,看着容阑沉思看着菊园的测验,忽然鼓起勇气,道,“皇上,臣妾听说合欢殿里面的宫人都被处死了,贵妃不管做错了什么,都还是贵妃,这身份摆在那里,没人伺候怕是不妥,不如臣妾派些人进去伺候可好?”

谁不知道那天皇帝下旨将合欢殿所有伺候的人,除了秦贵妃的贴身侍女之外,全部杖毙,后来再没有派人去伺候,如今合欢殿怕是冷冷清清,所以,既然是皇后,她提及此事,也合情合理。

闻言,容阑再次转头看着元皇后,眯了眯眼,似在打量着她,元皇后面带轻笑,不躲不闪。

容阑并未说什么。

合欢殿没人伺候,他知道,这事儿,其实不需要元皇后提醒。

只是……

目光看着合欢殿的方向,眸光微沉,沉默许久,他淡淡的说,“不用,就这样空着吧!”

元皇后闻言。微微惊讶。

皇上这样,是真的不在意了么?

容阑仿若并不在意刚才所谈及的人和事,突然看着元皇后,温声问道,“朕若是没记错,皇后厨艺不错?”

元皇后颔首,“臣妾学过一些……”

容阑打断她的话,道,“既然如此,朕今夜去皇后宫里用膳,想吃皇后亲手做的!”

元皇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木讷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容阑淡淡一笑,看着她一脸呆滞隐隐带着不可置信的样子,挑挑眉,“怎么了?皇后不乐意?”

元皇后因为过于震惊,竟说不出话来,“臣……臣妾……”

容阑见她如此,淡淡一笑,随即道,“朕先去看看薛妃,晚些便去皇后宫里用膳,皇后好好准备吧!”

说完,也不等她反应过来,带着顺德公公和几个宫人太监走向永宁殿的方向。

元皇后愣在那里,许久才回过神来,掩映不住脸上的喜悦,似在笑,又带着一丝喜极而泣的情绪,转头看着元青,有些不确定的问,“本宫幻听了么?刚刚皇上说……”

元青连忙面露喜色道,“娘娘,不是幻听,皇上真的要去与您一起用膳,是真的!”

她也想不到,皇上今日会转变这么大,皇后进宫七年,皇上从未踏足凤鸾殿一步,更别说和皇后一起用膳了,如今,却许下此诺,她焉能不喜?

皇后娘娘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元皇后喜不自禁,竟高兴地眼眶都红了。

元青连忙道,“娘娘,既然皇上要去凤鸾殿用膳,先回去准备吧,不然等会儿可就来不及了!”

如今已经是即将酉时了,在过一个时辰就天黑了。

元皇后忙颔首,“好,回去吧!”

元青连忙上前扶着她打算回去。

元皇后脚步一顿,转头看着菊园里的菊花,想了想,看着一旁的凤鸾殿太监总管庞腾,淡淡的说,“把方才皇上所指的那些菊花全部送去薛妃宫里!”

庞腾颔首,恭声道,“奴才遵旨!”

元青不解,“娘娘,您为何……”

其实皇上方才那样,看着只是说说而已,不见得当真,娘娘大可不当回事,这些句话的培育花了多少心血啊,这样送给薛妃,简直是暴殄天物!

元皇后淡淡的说,“皇上的话,本宫自然都要当真!”

也许容阑只是一时兴起说要把菊花送给薛妃。但是,她不能不当真,这是她为皇后的态度。

元青闻言,倒是懂了。

所以,在两炷香后,容阑还在永宁殿,就看到一群太监搬着一盆又一盆菊花送进永宁殿的园子里。

容阑看着一个又一个板了许久都不曾停歇的太监,看着那些方才他所指的菊花一盆盆送进来,倒是沉默不语了。

薛妃缓缓走过来,看着外面的场景,再看着皇帝的面色,笑了笑,“皇后娘娘如此慷慨大度,臣妾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了!”

把精心培育了那么久的菊花送过来,估计很舍不得的吧。

容阑转头看着她,淡淡一笑,语气不明的道,“皇后确实大度!”

薛妃莞尔,“那皇上为何不喜欢皇后娘娘呢?臣妾可是听说皇后娘娘与皇上青梅竹马,从小便十分要好,可是……”欲言又止,并未继续往下言,似乎是忌惮什么。

容阑看着她,挑挑眉,并未见生气,而是道,“佳儿但说无妨!”

得了这句话,薛妃便斗胆道,“皇上,其实在臣妾看来,皇后娘娘对皇上痴心一片,实在不能理解,为何皇上会不喜欢皇后娘娘,甚至……厌恶!”

若是以前,她不会敢说这些话,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何,她倒是不怕了。

这段时日的相处,她又善于察言观色不难看出,皇帝其实不是一个心狠之人,只要她不是居心叵测,她不管说什么,皇帝都不会生气。

果然,容阑并未生气,只是蓦然一笑,略带自嘲道,“朕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何谈你呢!”

他辜负了所有人,只想好好待她,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想办法给她,为了她,帝王的尊严一次次舍弃,却落得如此下场,差点死在她手里,如今想来,他也难以理解。

如今,他已经承受不起了。

薛妃闻言,黛眉微蹙,并未多言。

皇帝如此,皆因秦贵妃。

她也有些理解不了秦贵妃了,皇上如此好的一个人,又是帝王,有如此珍爱与她,为何她却如此狠心?想想都知道,皇帝的伤是怎么来的。

那日在宫宴上远远一见,她知道,自己的长相与她相似,能够被封妃也皆源于她,只是,以前只知道秦贵妃宠冠六宫,却不知道,原来有如此内幕,幸好,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否则,她该是如何的可笑?

看着太阳已经下山,容阑淡淡的说,“天色不早了,朕先去皇后那里,你好好休息!”

薛妃忙颔首,“是!”

看着容阑离开,薛妃面色幽深,随即嘴角微勾笑了笑,才转身走进内殿。

楼月卿回到揽月楼便开始着手开始做衣服,花了半个晚上才琢磨出怎么开始,却忍不住去睡了,第二日一早,楼月卿早早就起来,开始动手。

拿着特意让玄影回摄政王府顺来的容郅的袍子来对比,为了方便,她还特意穿着简便的裙装,连一头墨发也只是简单挽起,懒得打理。

幸好昨日去华云坊学得差不多了,她本来学东西就快,该怎么做是知道的了,现在只剩下动手了。

灵儿一脸幽怨的看着一头栽在做衣服上,根本不搭理她的楼月卿,再看着桌上乱糟糟的一对东西,憋屈。

姑姑好不容易回来了,可是却不带她出去玩。拿着一堆布又扯又剪,哼!

楼月卿自然是知道这小丫头不高兴,但是,正兴致盎然的,哪有功夫搭理她?就索性当做没看到。

可是,小丫头哪里肯被这样忽视?

站起来,几步走到楼月卿身边,憋着嘴道,“姑姑,灵儿也没衣服穿了!”

楼月卿抬眸,无语的看着她。

自从这小丫头来了之后,每个月宁国夫人除了给她送来不少衣物,这小丫头的也好几大箱子,穿都穿不完,直接堆起来,害得她无奈之下只能跟宁国夫人提议先别送来了,太浪费了,她会没衣服穿?

想起容郅那天也是不要脸的说自己没衣服穿,楼月卿嘴角一抽,很无语的看着她,这小丫头,好的不学,干嘛要学他厚脸皮?

但是,还是笑眯眯的揉着小丫头肉嘟嘟的脸蛋,轻声道,“乖,等姑姑学会了,给你做一件!”

嗯,先拿容郅的来练练手!

灵儿闻言,两眼发光,“真的么?”

姑姑做的衣服,嘿嘿嘿……

她身上穿的这件浅粉色小裙子,其实是义母亲手做的,她可喜欢了,穿着好舒服,可是,姑姑做的,肯定更舒服!

楼月卿脸不红心不跳,“当然,姑姑可骗过你?”

灵儿想想,好像也是,就鼻腔一声哼出来,没说什么。

这时,门口传来楼奕琛的话,“既然如此,卿儿学会了也为哥哥做一件如何?”

人未到声先至,楼月卿闻声看去,就看到一身朝服的楼奕琛走进来。

他一来,灵儿两眼一亮,连忙笑眯眯的扑过去,“义父!”

灵儿跑得快,踩到裙尾,差点摔了,幸好楼奕琛手脚快,连忙接住她往怀里一抱,才没有让她跌倒,看着她眉眼间尽是温和,无奈道,“下次可不能这样跑,摔了可怎么得了?”

灵儿闷声点头,“哦!”下次继续,反正义父接得住她。

楼奕琛这才抱着她走过来,方才桌边的凳子上,这才看着一桌子乱糟糟的,粗了蹙眉。

楼月卿身后的几个丫鬟连忙行礼,楼月卿也站起来笑着道,“大哥刚下朝怎么就过来了?”

现在已经巳时了,想想都知道刚下朝。

“不放心你过来看看!”随即扫了一眼桌上,语气似有些酸溜溜的道,“若是不过来,都不知道卿儿原来会女红?”还替那厮做衣服?

楼奕琛仰天长叹,自家妹妹这样,可真是女大不中留的典范!

看着楼月卿的位置前面,放着一件墨色袍子,楼奕琛一看就知道那是容郅的,放在这里,可不就是对比?

楼月卿摸摸鼻子,“哪有,还在学!”

原谅她自动忽视拿酸溜溜的语气。

楼奕琛挑挑眉,“哦?既然如此,大哥也没衣服穿了,卿儿既然如此闲情逸致,不如也为大哥做一件?”

楼月卿嘴角一扯。

据她所知,她家大嫂可是出了名的名门闺秀,女红绣活在京中出了名的好,嫁给大哥这么久,也为大哥做了不少衣裳,大哥会没衣服穿?

一个两个这样真的好么?

看着她一脸不情不愿,楼奕琛挑挑眉,“有难处?”

楼月卿语结,“呃……应该……”

话没说完,楼奕琛叹了声,无奈道,“还没出嫁,心就如此偏颇,以后……”

楼月卿脸都黑了,她能听见身后几个丫鬟憋着笑意的样子,也看得清清楚楚,自家大哥那忧伤的眼神下揶揄的笑意,但是,在感情方面本就脸皮薄的某人,哪经得住如此调侃,连忙道,“我做完他的就给大哥做一件!”

心里对容郅的不满蹭蹭蹭的涨,要不是他提这个破要求,非得要衣服,她也不用被取笑了。

她决定了,为了出这口恶气,给他做完衣服再做条亵裤,上面就绣几朵大红花!

某无良大哥笑的那叫一个满意,“卿儿真乖!”

楼月卿,“……”她不是孩子!

楼奕琛笑了笑,脸色恢复正经,道,“好了,方才出宫前皇上身边的顺德公公来找我,说后日薛妃生辰宴,你若是身子无碍,便也去玩玩!”

闻言,楼月卿有些惊讶,“让我进宫?”

她以为容郅打点好了,她不用去,可是没想到,皇帝竟然亲自发话。

楼奕琛颔首,“嗯,摄政王确实打点过了,不过,皇上这次这么做,怕是此次宫宴确实不会有危险,不过去不去在你,皇上只是说说,并未让你一定去!”

若是有危险,皇帝不会让楼月卿进宫,皇帝既然派了身边的人来说,想必是笃定宫宴不会有危险,这样的话,去也没事。

反正不是太后召见,总归不会有大碍。

何况,永宁殿都是皇上的人,楼月卿去那里,不会有任何危险。

楼月卿莞尔,有些讽刺道,“皇上不会不知道,在皇宫里,谁也不能保证我会安然无恙,何况,我和太后已然互不相容,太后为了除掉我估计会不择手段,皇上凭什么认为,他觉得不会有危险就真的不会有危险?”

容郅既然交代了她,不要轻易进宫,定然也交代过皇帝,没事不要随便召见她,可是容郅刚出京城两天,皇帝就派人请她入宫,虽说并未明令,可是,意思传来了,她不可能不去。

楼奕琛闻言,也觉得有理,便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去了!”

一他也只是来传达这个事情。选择权都是在楼月卿手里,个薛妃的生辰宴,楼月卿不愿去那便不去。

她不去,皇帝也没有任何办法。

楼月卿摇摇头,笑意渐深,“不,我去!”

正好去膈应那些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