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奕琛没有多待,很快就回了松华斋,楼月卿继续埋头研究自己的事儿。

不过,刚过午时,许久不曾见过的楼琦琦倒是来了。

楼琦琦这段时间深居简出,几乎不怎么出门,楼月卿又不在宁国公府,所以,自从中秋国宴之后,有十多日没有见过她了。

之前宁国夫人和蔺沛芸都去邙山别院看过她,不过楼琦琦没去过,据说宫宴之后,她也着了风寒,所以这段日子一直在养病,再加上她的婚事还有一个月,要准备许多事情,也要忌讳婚前不能太过抛头露面,所以,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楼月卿回来那天她也没有来过,不过,楼月卿和这个妹妹一向没什么感情,且她不喜欢楼琦琦的性子,所以也没特意去关心,没想到今天会过来。

楼月卿正在一楼的偏厅里面做自己的事情,听到听雨的禀报,没让她进来,倒是放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看着园子里的亭子里,楼琦琦站在亭子边上,背对着这边站着,楼月卿走了过去。

楼琦琦近日来没有出过门,所以穿衣打扮很是简单,今日穿着一身淡绿色曳地长裙,头上戴着一些简单的珠翠,略施粉黛,整个人如小家碧玉一般。

楼月卿走过来,她身后的丫鬟看到楼月卿,连忙行礼,楼琦琦闻声看过来,也盈盈一拜,“妹妹见过姐姐!”

听着她柔弱的声音,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色,楼月卿不由挑挑眉,看来是真的病了呢。

淡淡一笑,“妹妹不必多礼!”

楼琦琦闻声站起来。

楼月卿看着她,挑挑眉问道,“听说妹妹偶感风寒,看着气色不太好,可有寻太医来?”

楼琦琦看着气色确实不太好,人也消瘦了些。

楼琦琦轻声道,“母亲每日都让太医来为我把脉,如今已经好多了,这段日子姐姐在外养病琦儿没法去看,如今姐姐回来了,想着姐姐回来也有两三天了,便过来看看!”

自从楼月卿回来后,她便沉寂了,以前京中各大宴会都有她的身影,最近她却鲜少出门,毕竟,之前楼家只有她一个女儿,风光无限,谁不是讨好她?可如今楼月卿自从回来后,名声远远盖过了她,她便很少出去,每日都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所以这段时间楼月卿病了,外面闹得沸沸扬扬她也病了,却无人得知。

“好多了那就好!”楼月卿轻声道,随即看着旁边的石桌,道,“妹妹坐吧!”

楼琦琦闻声坐到桌边,楼月卿坐在她对面,这时听雨端着两杯烹好的茶放在她们面前。

楼琦琦端起来轻抿一口,随即眉眼带笑道,“好茶!”

楼月卿端起茶轻轻一嗅,并未喝下,闻言笑了笑,放下茶杯轻声道,“妹妹若喜欢,我这里还有不少,等会儿就给妹妹送去!”

她现在不适合饮茶,所以只是闻闻茶香。

楼琦琦闻言,浅浅一笑,“谢谢姐姐!”

楼月卿莞尔不语。

楼琦琦忽然问道,“对了,后天薛妃娘娘的生辰宴,姐姐应该也去吧?”

看着楼琦琦满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楼月卿微微颔首,“当然!”

楼琦琦闻言,面露喜色,带着浅浅的笑容道,“那太好了,到时候可以跟姐姐一同入宫了!”

楼月卿抬眸看着她却是很开心的样子,挑挑眉,没说什么。

楼琦琦又问道,“对了,姐姐可知道秦贵妃因何会被皇上禁足么?”

楼月卿闻言,面色微变,眯了眯眼看着楼琦琦,见她眼神带着好奇,还有一丝紧张,楼月卿淡淡一笑,“妹妹说笑了,这事儿我怎么会知道?”

秦贵妃犯了什么错,她是知道,从那天看到皇帝的时候就知道了,可是知道又如何?皇帝瞒着,容郅虽然不曾提及,可是,他定然也不希望此事被人知道,楼月卿自然不会说出来,毕竟,这可是关乎秦贵妃生死的事情,她和秦贵妃无冤无仇,自然不会害她。

不过,楼琦琦突然来问她,怕不只是瞒着自己的好奇心那么简单的吧。

楼琦琦闻言,看着楼月卿看她的眼神不对劲,低着头闷声道,“我还以为姐姐跟摄政王殿下关系那么好,摄政王殿下会告诉姐姐呢,是琦儿冒昧了!”

她这样问,确实不妥。

楼月卿闻言,看着她一脸自责的样子,淡淡一笑,道,“皇上和贵妃娘娘的事情,不是你该关心的,琦儿若是有时间,不如好好准备着下个月的大婚,母亲前几日已经派人去寻了二哥,二哥怕是没几天就到了,届时妹妹的嫁妆,想必十分丰厚!”

楼家的产业都是楼奕闵在掌管,所以,要为楼琦琦准备嫁妆,楼奕闵是要回来的。

楼琦琦是楼家记在宁国夫人名下的嫡女,出嫁自然不会是小事,所以这段时间宁国夫人为了她的婚事也是费了不少心血,隔几天便要去一趟西宁郡王府跟郡王妃商讨大婚事宜,此次两家的婚事,怕也是京中一大盛事。

楼琦琦微微点头,“妹妹知道了!”

按理说,她确实要准备了,只是,还不急……

一个月呢,一切还有回头的可能,她不要就这样决定一辈子的命运!

楼月卿看着楼琦琦眼底的不甘,挑挑眉,随即淡淡的说,“西宁郡王府虽然不及其他王府显赫,可是,我听说郡王世子容康一表人才,翩翩君子,相信等妹妹嫁过去了,一定会和世子夫妻琴瑟和鸣,也不会委屈了妹妹!”

对于楼琦琦,这是个最好的选择。

宁国夫人千挑万选为她选了这么一个丈夫,看着委屈了她,可是实际上,却是为了她百般筹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西宁郡王府曾显赫一时,哪怕当年被先帝贬为郡王,可是显赫多年,家底丰厚,不会委屈了楼琦琦,最好的,就是远离朝堂,不管日后朝廷如何分派结党,都不会殃及西宁郡王府,宁国夫人给她寻来的,是一个安稳。

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安稳来的重要,再尊贵的身份,都会有沦落尘埃的可能,再大的倚仗,也会有倒塌的可能,可是,只要楚国不亡,西宁郡王府不叛国造反,都不会危及到她。

楼琦琦面露娇羞道,“姐姐的话,琦儿都明白!”

容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订婚后,她接触过一次,长得俊逸不已,为人性情谦和有礼,风度翩翩,且见识不凡,对她也是极其温和,这和她想要嫁的男人性子出入不大,可是,却和她心里的那个人天差地别!

一个落魄的郡王府,她怎么可能甘心?

楼月卿会嫁进摄政王府,这是改变不了的了,摄政王妃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身份?哪怕不是皇后,可是却已经比皇后更加风光,同为姐妹,她却只能做一个落魄王妃?

呵,她绝不!

楼月卿不动声色的看着楼琦琦,看着她面上难掩的娇羞,眼底却一片冷意,嘴角微勾,没说什么。

当夜,容郅的信再次传来。

看着纸张上面和前两个晚上一模一样的内容,楼月卿已经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第二日,楼月卿去看了庆宁郡主。

庆宁郡主这几日恢复得不错,虽然还是病恹恹的,但是,自从容郅给她输了元气,她就恢复了些气色,人也轻便多了,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可是看着也没有前些日子那么恐怖了。

今日正好阳光明媚,楼月卿便扶着庆宁郡主道园子里走走。

庆宁郡主走得急慢,楼月卿扶着一边,另一边则是被庆宁郡主的贴身侍女含香搀扶着,走了许久,才走了半个园子。

楼月卿一路上都不曾开口,就扶着庆宁郡主慢腾腾的走着,庆宁郡主转头看着她,含笑问道,“怎么了?一直不吭声?”

楼月卿回神,忙道,“没事!”

说着没事,可是看着心事重重,庆宁郡主无奈问道,“是不是郅儿不在,不开心?”

容郅离京三天了。

楼月卿微微抿唇,“没有!”

庆宁郡主见她明明在否认,眼神却极为不自在,知道她脸皮薄,便笑了笑,指着那边的石桌轻声道,“我累了,扶我过去坐会儿!”

楼月卿闻声,扶着她走了过去。

缓缓扶着她坐下,这才坐在她旁边。

庆宁郡主看着楼月卿轻声问道,“今日怎么想起过来看我?路途遥远,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她声音有些虚弱,有气无力的。

楼月卿想了想,道,“容郅想必也不放心你,所以我过来看看,好写信告诉他,不过,等一下就要回去了!”

其实,是她自己想来看看。

虽然和庆宁郡主并不算交情甚笃,可是,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天,不来看看也不合理,何况,她是容郅的姐姐,她无论如何都是要来看看的,不然她也不放心。

楼奕琛并不想她来,从京城到这里路途挺远,谁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只是拗不过她,只好让她来却派了不少侍卫跟着来。

庆宁郡主闻言,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意,伸手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嗯,今日来看了就好了,容郅不在,你别乱走动,否则,出了事儿可怎么得了,花姑姑说我恢复的不错,你也不用担心,等郅儿回京,你再跟他一起来看我也好!”

虽然不常出去,可是外面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楼月卿现在招来不少人的怨恨,怕是危险不少。

楼月卿微微一笑,“好,我记下了!”

不过,今日之后,她也没多少时间出来了。

庆宁郡主想起什么,又道,“昨日姑姑跟我提起,明日宫里要为那个新封的薛妃办生辰宴,应该也请了你吧?”

楼月卿点头,“嗯!”

庆宁郡主沉声道,“你要小心些,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待着,入口的东西又要谨慎,太后如今对你恨之入骨,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郅儿不在,她怕是会想办法对付你!”

她很明白,如今楼月卿已经是元太后的眼中钉,因为容郅,因为宁国公府,楼月卿她是一定不会放过的,何况上次昭琦公主在这里出的事情,太后一向对这个女儿宠的不得了,很是在乎,上次的事情更是雪上加霜,容郅这次离京,元太后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楼月卿颔首,微微一笑,“我明白,郡主身子不好,花姑姑说了不可太过伤神,所以,莫要为我担心!”

生病的人本不宜多思,这样会加重病情,加上庆宁郡主那么虚弱,还为她担心,楼月卿自然都明白她的心意,虽然庆宁郡主是因为容郅才会对她好,可是也是真心待她,楼月卿是有些感触的。

庆宁郡主嘴角微扯,“你明白就好!”

楼月卿抿唇莞尔,没说什么。

庆宁郡主伸手轻轻揉了揉脑仁儿,低声道,“好了,我累了,扶我回去休息吧!”

“好!”

扶着庆宁郡主回去之后,楼月卿没有多待,直接离开回了京。

与此同时,秦家。

因为秦贵妃突然被禁足,又有薛妃的出现,秦夫人几次进宫求见皇帝不得,本就郁结于心,前天听闻皇上终于肯见人了,可是,却唯独不见秦家人,秦右相和秦夫人求见数次皆被挡在外面,再加上薛妃被赐住永宁殿,皇上竟然默认了皇后将要为薛妃大摆生辰宴的事情,秦夫人因为担心秦贵妃的处境,竟硬生生病倒了。

目送太医离开,秦玲珑叹了口气,转身走回自己母亲的房内,看着秦夫人面色憔悴的躺在那里,两眼闭着,整个人好似瘦了一圈,咬了咬唇,面色尽是担忧。

姐姐被关在合欢殿十一天了,也不知道怎没人样了。

皇上一向宠爱姐姐,这次为何就这么狠心呢?

这时,本来昏迷着的秦夫人皱紧眉头,嘴里不停的呓语,“瑛儿……瑛儿……”

秦玲珑面色一变,连忙拉着秦夫人的手,“母亲,你醒醒啊……”

秦夫人缓缓睁开眼,看着秦玲珑坐在那里,拧紧眉头,“玲珑……”声音极其沙哑。

秦玲珑拉着秦夫人的手急声问道,“母亲,你感觉如何?”

秦夫人拧紧眉头,想起什么,连忙抓着秦玲珑的手问道,“如何?皇上可有下旨宽恕你姐姐?”

看着自己的母亲一醒来就急着问姐姐的事情,秦玲珑微微抿唇,低声道,“不曾!”

不仅如此,还对薛妃盛宠,更是对皇后态度转变,竟然一反常态去了皇后那里,虽然没有留宿,可是,这样的转变,留不留宿都一样。

秦夫人闻言,面色一变,立刻坐了起来,“不行,我要进宫面圣,我要去为你姐姐求情……”

皇上这个态度,可见这次事情绝对不简单。

看着秦夫人要掀开被子下床,秦玲珑脸色微变,忙道,“母亲,你身子那么虚弱,太医说了您要好好静养,不可以再出门了!”

自从姐姐的事情传开后,母亲就不曾好好休息过,再加上皇上宠爱薛妃,在这个节骨眼上准许皇后为薛妃办生辰宴,更是大受打击,又是担忧不已,急火攻心导致昏迷了一天一夜,若是再不好好休息,会更严重。

秦夫人咬牙道,“你姐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能够安心休息?皇上从不曾处罚过你姐姐,如今这样,我怎么放心静养?”

她的宝贝女儿,从小到大从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不曾受过这样的苦,这次能让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皇上对她这么绝情,谁知道皇上会不会杀了她?

秦夫人何尝不知道,这个女儿多偏执,这么多年不甘心在宫里,一直恨着皇上,想必也是因为这些事情和皇上闹了不愉快,皇上才会这么恼怒,对她这么狠,不管如何,他们都要求皇上网开一面,绕过她一次。

不然,她该怎么办?

秦玲珑闻言,一阵懊恼,有些怒了,“您还不明白么?皇上不会见您的,您与其这样,不如想办法搞清楚姐姐做了什么?”

她也担心,可是,这段时间皇上的态度很明显,不会见秦家的人,不肯听任何求情,既然这样,就算现在入宫,也是一样的结果,若是惹怒了皇上,谁知道皇上会不会更生气?

这么多年,皇上因为姐姐的关系,对秦家的人一向很好,对父亲更是极为信任,可是,这次因为姐姐的事情,直接连父亲他都不肯见,可见恼怒至极。

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姐姐,对皇上从来都是冷冷淡淡的,她也多次劝过姐姐,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让她不要太过分,可是姐姐就是不听,如今这样,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如今,只能想办法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盲目求情,只会让皇上更加恼怒,届时,火上浇油,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秦夫人闻言,咬着牙,想了想,沉声道,“那你说说,该怎么办?皇上瞒着不然任何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又如何能够搞得清楚?”

皇上不让任何人知道为何要处罚瑛儿,却又不肯宽恕她……

“皇上既然瞒着,自然有他的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