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养虎为患(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闻言,愣了愣,随即想起今儿在宫里那一茬,笑了笑,道,“为难倒是算不上,不过,今儿突然发现,皇后娘娘挺有趣的!”

皇后今日那最多是挑拨离间,倒是没有明摆着为难她,不过,那几句隐晦的话,却足以让她声名尽毁。

以前觉得这个皇后只是太后手里的一颗棋子,如今看来,倒是小瞧她了。

不过,这点事儿,她还不放在心上。

宁国夫人眯了眯眼,冷冷一笑道,“看来她是这个皇后当得太顺遂了!”

以前在后宫可有可无,甚至没有任何影响力,因为一直安分守己,和宁国公府没有冲突,所以宁国夫人鲜少关注这个皇后的事情,每次见到也只是客套的行礼打招呼,没有太多交集,可最近秦贵妃失宠,太后将后宫大权交给她,她便如此按捺不住,竟敢算计宁国公府?

呵,还真当宁国公府的人全是傻子?

楼月卿莞尔,坐在宁国夫人旁边,淡淡一笑,道,“母亲,挑拨离间的人固然可怕,但是……能被挑拨的那个人,该是更可怕才对!”

宁国夫人闻言,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眸色渐深,抿唇不语。

楼月卿淡笑道,“只是不知道皇后这么做,究竟是有什么目的,旁的也就罢了,若是危害到楼家……”

不管怎么说,楼琦琦都是楼家的女儿,若是皇后和太后想要利用她来算计楼家,轻的,或许不会有什么大碍,最多就是失去一个女儿罢了,重的,却很有可能会葬送整个楼家。

宁国夫人脸色骤然一冷,茶杯重重一放在桌上,砰地一声响,茶水四溢,她咬牙道,“她敢!”

楼月卿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宁国夫人冷冷的说,“她若是敢联合外人危害楼家,我便亲手杀了她!”

其他的,楼琦琦怎么作,她都可以不在乎,不过是无伤大雅的事儿,但是,这一点,是她的底线。

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楼家不利!

楼月卿挑挑眉,“母亲……舍得么?”

宁国夫人顿了顿,抿唇不语。

舍得么?

她自问从来不曾亏待过楼琦琦,从她出生到现在,能给的都给了,哪怕更加在意楼月卿,但是也从不曾想过亏待她,可她却从来不知足,甚至一次次让自己失望。

楼琦琦是她亲手抚养长大的,哪怕楼琦琦一直都一副不争不抢,什么都听从她安排的样子,可是,阅人无数,宁国夫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不过是楼琦琦的伪装罢了,她想要什么,宁国夫人很清楚,只是,不愿去点破罢了。

她确实是舍不得。

楼琦琦一出生,就在她身边长大,她日夜照看,生怕她会像那个孩子一样从小一身病痛,所以凡事都亲自过问,从没有因为自己有儿女就冷落她,哪怕是后来婆婆和丈夫相继去世,宁国公府全部压在她身上,没时间过问太多了,也是安排最信得过的人照顾,即便如此,也都常常过问她的情况,给她请最好的人教导她各种琴棋书画,从不曾亏待任何。

可是,她却只是听从旁人的三言两语,就与自己疏远至此,甚至怨恨自己,宁国夫人说不失望是假的。

其他的,她能忍,可若是楼琦琦胆敢对楼家不利,她即便不舍,也要亲手了结了她!

咬了咬牙,宁国夫人沉声道,“若是她敢,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当初,是她的心软把她带到这个世上,若是这是一个错误,那么,她不介意把当年的错纠正!

楼月卿竟有些心疼这样的宁国夫人,“母亲……”

她其实很佩服宁国夫人的宽容和坚强。

她出身皇家,从小就受尽宠爱,和楼疆年幼便订下婚约,长大后也两情相悦,佳偶天成的两个人,身份地位也是足以匹配,本该伉俪情深,一生都幸福美满,可是,最后还是落得个早年丧夫独自挑起整个家族的地步。

楼奕闵虽然也是楼疆和别的女人所生,可是,比起楼奕闵,宁国夫人更介意楼琦琦的存在,楼琦琦的生母锦云是宁国夫人的心腹侍女,从小就跟着她一起长大,情同姐妹,便带着她嫁进宁国公府,一直也是忠心耿耿,可是谁知道,锦云会对楼疆心生情意,为此受人指使,在楼疆的茶里下了药,爬上了楼疆的床,当时宁国夫人的亲生女儿刚出生几个月,身子一直不好,让她心力交瘁,当她知道的时候,是两个月后锦云被诊出怀孕,盘问之下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和自己最信任的人苟合,珠胎暗结,可想而知当时她何等心寒。

她能把楼琦琦抚育成人,还如此用心,不因为当年的恩怨而亏待楼琦琦,估计没几个女人能有这般胸怀,可是,楼琦琦却还不懂她的心,想必宁国夫人更加心寒吧。

宁国夫人看着楼月卿隐隐带心疼的眼神,不由得笑了笑,伸手捋了捋楼月卿的鬓角,眉眼温柔看着她轻声道,“卿儿放心吧,母亲半辈子什么没经历过?我自己问心无愧便好,不管她想做什么,我都承受的住,所以你不必担心!”

哪怕对楼琦琦一向宠爱,哪怕一直都把她当做亲生女儿,那又如何?只要楼琦琦敢犯错,她也一样可以把这份母女情斩断。

当年她多爱楼疆她自己知道,所以,楼奕闵的生母带着他来楼家的时候,她忍了一次,却不再愿意全心全意,当锦云有孕,她便将对他所有的情意全部扼杀,哪怕他死的那一天,她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甚至,连心痛都不曾有过。

她的亲生女儿死的时候,只有七岁,可她哪怕再伤心,也不曾软弱给谁看,没有什么是她放不下的,所以,哪怕楼琦琦是她养大的,她也一样不会心软。

楼月卿莞尔,“我知道!”

她一直知道宁国夫人是个心性坚韧的女人,所以,担心倒不至于,只是心疼而已。

宁国夫人站起来,轻声道,“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蔺沛芸怀孕的事情她已经派人告知蔺家,慎王府那边容昕也会告知,怕是明日都会来,明日怕是有的忙了。

楼月卿站起来颔首,“嗯!”

宁国夫人便转身离开了。

楼月卿见她离开,才转身走上阁楼。

容郅今日没有来信,知道他忙,楼月卿也没太在意,只不过是有些担心。

还有两天就是初一了,不知道初一之前他能不能回到这里,若是回不来,她实在是不放心。

已是午夜,楼琦琦却一直未曾入睡。

披着一件单衣站在房间的窗台下看着外面一片乌黑的天际,陷入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今已是月底,天上并无月色,只有没有边际的黑暗,她却一直看着天际沉默着。

她的贴身侍女香儿见她一直不睡,自己也不敢去睡,只是一直疑惑的看着她,根本不懂她在看什么。

黑漆漆的天有什么好看的?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小姐,夜深了,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现在已经是秋季,晚上有些凉意,小姐本就病刚好,这样穿着单薄的里衣站在这里,若是着了风寒怎么得了?

楼琦琦闻声收回目光,看着一脸关怀的香儿淡淡的说,“你先下去休息吧!”

她睡不着。

香儿忙道,“奴婢还是陪着小姐吧!”

楼琦琦也不勉强,轻声道,“那就随你吧!”

说完,转身继续看着外面。

香儿见她拧眉沉思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小姐可是在想今日宫宴上的事儿?”

楼琦琦敛眉不语。

她确实是在想今日宫宴上的事儿。

香儿咬了咬唇,有些不平道,“小姐,说句不敬的话,依奴婢看,夫人这次真的是太偏心了,郡主是她的亲生女儿又如何?您才是在她身边长大的,以前郡主没回来前,夫人对你那么好,自从她回来后,夫人对您就不如以前上心了,这次竟然……”

自从去年在容华郡主的及笄宴会上看到她穿着那件琉璃裙,小姐就很喜欢,夫人当年嫁过来时老王爷给了那么多陪嫁,夫人却一直放着,那也就罢了,毕竟是夫人珍藏着的,可是这次竟然给郡主做了裙子,却没有给小姐做,也太厚此薄彼了。

哪怕小姐穿的用的都是顶尖儿的,可是比起郡主的奢侈,还是相差甚远,夫人如此偏心,小姐以后怎么做人啊。

楼琦琦闻言,眸光微闪,相叠置于身前的手微微攥着拳头,轻咬着唇幽幽道,“姐姐是母亲亲生的,我不过是个庶出,母亲把我养在名下,待我已是极好,我还能怨什么?”

她的生母,是个连妾都算不上的婢女,而她,哪怕是楼家的女儿,哪怕名义上是楼家的嫡次女,也不如楼月卿血统高贵,所以,她能如何?

楼月卿注定是摄政王妃,一辈子高高在上,而她,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嫁给容康,一辈子平平淡淡。

呵,她除了认命,还能如何?

香儿闻言,忿忿不平道,“可是小姐是夫人亲手抚养长大的,郡主从小就被送走,哪有小姐跟夫人亲厚?她一回来,您在府中地位就不如以前了,如今更是……”

在她看来,郡主除了是夫人亲生的,长得比小姐更美之外,哪也比不上小姐,可是,她一回来,不仅夫人对她宠爱有加,更是对小姐不如以前亲厚了,把最好的都给了郡主,如此偏心,当真是让人心寒。

还有大少爷,以前大少爷从不曾正眼看过小姐,每次都是冷冰冰的不待见,本以为是因为是天性如此,然而却对郡主如此温和,每每看到,她就为小姐感到委屈。

小姐心性温和,平日里不骄不躁的,比起跋扈刻薄的郡主不知道好多少……

楼琦琦没吭声,只是垂眸看着外面的庭院,凝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香儿话一顿,看着楼琦琦闷不吭声,忍不住问道,“小姐,您真的要嫁给西宁郡王世子么?”

说来这点最气人,郡主那样的人都可以和摄政王殿下好,注定了会嫁给摄政王,夫人却把那么优秀的小姐许配给一个没落皇族,虽然以后也会是王妃,可是不过是一个毫无任何地位的郡王妃,和郡主相比,天差地别。

楼琦琦轻咬着唇畔苦苦一笑,“我还能不嫁么?”

她根本就无法做主,不是么?

她想要的得到了,曾经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因为宁国夫人,如今已经是奢望。

她想要的一切,已经在宁国夫人把她许配给容康的时候,彻底没有希望了。

香儿看着她如此,实在是不忍,一咬牙,道,“小姐,您不如想个办法让夫人把婚退了,这可是您的终身大事儿,如今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兴许还来得及!”

她是小姐在街边带回来的孤女,因为太饿了偷了人家的馒头被小贩打个半死,是小姐路过把她救了回来,这几年小姐对她一直都很好,从不苛责打骂,在她眼里,再没有人比小姐更好了。

小姐本该嫁的更好,却被许给了一个没落的郡王府,夫人这是作践小姐!

楼琦琦闻言,愣了愣,转头看着她,“退婚?”

能么?

香儿点头道,“对啊,您以前不是总跟奴婢说事在人为么,如今也是这个理,您想个办法让夫人把婚退了,可不就成了么?”

楼琦琦眸光微闪,凝神不语。

香儿还想再开口,“小姐……”

楼琦琦看着她轻声道,“你去睡吧,我要睡了!”

香儿只好把想说的话憋回去,道,“那奴婢伺候小姐休息……”

楼琦琦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去睡吧!”

香儿只好退下。

楼琦琦见她离去,这才缓缓走到梳妆台前,坐在那里,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红色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手心,紧紧拽紧。

脑海中,浮现出今日在宫里,皇后单独跟她说的一句话。

“只要这次事成,你想要的,本宫和太后都会给你……”

咬着牙关苦苦一笑,楼琦琦将瓷瓶紧紧握在手心,仿佛握住的,是救命的稻草……

她不要嫁给容康,不要一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不要低人一等!

眼底一道冷芒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如常,她轻咬着唇畔,将瓷瓶放回盒子,合上盒子,放回原处,这才站起来往床边走去。

一夜好眠。

第二天,楼月卿正在用早膳,前面就有人来报,慎王妃带着世子妃和容昕还有蔺夫人带着蔺家的几个女眷来了。

蔺沛芸怀孕的事情昨日她们就知道了,所以一早就过来。

而昭琦公主因为鲁莽将蔺沛芸推倒在地差点流产,被太后关入宗人府的事情也是在京中闹得沸沸扬扬,外面都在议论此事儿。

不过,外面再怎么热闹,宁国公府都很平静,慎王府和辅国公府的人一来都去了蔺沛芸的院子里。

楼月卿也不急着去见客人,简单的吃了些早膳,又催着灵儿吃东西。

小丫头昨晚以为蔺沛芸身子不适所以闷闷不乐,睡得晚,今儿也没什么精神。

不过,没多久容昕就来了。

楼月卿正在哄灵儿吃早膳,桌上都是她爱吃的,可是不知怎的,小丫头就是吃几口就不想吃了。

眼巴巴的看着楼月卿,瘪着嘴道,“姑姑,灵儿要去看义母……”

楼月卿道,“听话,吃饱了再去!”

说完就把手里的粥递到她嘴边,可是灵儿就是不吃。

“哼!”脸一别,小脾气见长。

楼月卿脸一沉,“不吃今天都不许去看义母!”还学人家闹脾气不吃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才多大,不好好吃饭怎么行。

灵儿闻言,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楼月卿绷着脸完全不买账。

容昕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站在门口扬声问道,“哟,灵儿这是怎么了?被姑姑欺负了?”

她一出声,楼月卿抬头看去,就看到看到容昕,挑挑眉,不过,来的不止容昕一个人。

还有一个脸生的姑娘。

看着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不算绝色倒也清秀,身材窈窕,站在容昕身后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灵儿连忙跳下凳子跑过去,扑进容昕怀里一脸委屈的告状,“表姑姑,姑姑欺负我!”

楼月卿嘴角一抽,只好把碗放下。

站了起来看着门外不敢走进来的女子,挑挑眉,“这位是……”

那女子忙屈膝行礼,语气轻柔紧张的开口,“沛芫见过郡主!”

不难听出她很紧张,好似很害怕……

楼月卿眉梢轻挑,看着容昕,容昕只好放开灵儿站起来,道,“她是蔺家二房嫡女蔺沛芫,表嫂的堂妹,第一次来这儿,姑姑让我带她走走,我就带着她来这里了!”

因为她们都是未出阁的女子,不方便待在那里听长辈们各种交代孕妇的事儿,所以被打发出来了。

楼月卿了然,淡淡一笑,“蔺小姐不必多礼!”

蔺沛芫闻言,才敢起身。

却不敢直视楼月卿。

显然是有些怕楼月卿的。

楼月卿倒是没在意,淡淡的说,“既然是大嫂的妹妹,便无需太过拘礼,进来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