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谁先勾引谁?(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沛芫闻言,抬眸看着楼月卿,有些诧异,有些犹豫,还有些局促。

楼月卿名声不太好,甚至已经是恶名远扬,她一贯听见的,都是那些人怎么怎么说楼月卿心狠手辣心胸狭隘,寡廉鲜耻品行败坏……

和大姐姐不一样,她并非一直在京中,而是在上个月底才随着父亲回京述职,回来这段时间,京中关于楼月卿的各种流言从不间断,哪怕是她病了一个月也一样备受争议,而且她刚回来就听大伯母说楼月卿如何的欺负大姐姐,大姐姐病成那样都不给蔺家的人探望,可是大姐姐回去又跟她说这位郡主其实是个不错的人,聪慧,有胆识,比起其他那些世族女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而上次中秋宫宴她也去了,宫宴上的事情她看的清清楚楚,如此的彪悍和率真,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见到,当时十分佩服她,有听说她和一向冷漠的摄政王殿下情投意合,如此一来,她更是好奇这位郡主了。

楼月卿见她驻足不进来,清秀的脸上来不及遮掩的紧张和犹豫,不由得挑挑眉,有些好笑的问,“怎么?蔺二小姐怕我?”

蔺沛芫脸色一白,连忙低着头道,“芫儿不敢!”

她确实是怕。

虽然是她是蔺家的女儿,可是并非大房的,她的父亲也不过是一个刑部侍郎,还是因为钟家落网后刑部官员变动,才让父亲顶了上来,却也只是一个刑部侍郎,蔺家虽然是国公府,但是比起如日中天的楼家,堪称天差地别,所以,面对强势彪悍的楼月卿,她怎么会不紧张?何况楼月卿这段时间的各种流言那么多……

楼月卿莞尔,语气和善的道,“既然不怕,那就进来坐!”

蔺沛芫咬了咬唇,看了一眼容昕,她是跟着容昕过来的,且相比楼月卿,容昕就看着和善多了。

容昕笑了笑,“我表姐又不会吃人,你怕她做什么?”

别看表姐看着冷冰冰的不喜欢亲近人,可是她可是知道的,表姐只是不善于跟人相处,且不喜欢太热闹,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去为难任何人。

被容昕点破心思,蔺沛芫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福身,忙走到客座上坐下。

可是依旧还能看得出她的极度不自在。

楼月卿也不在意,转头看着身后的听雪,轻声道,“把早膳撤下去,留下灵儿的粥便可,还有,让她们烹茶!”

听雪忙应声,就让周边的几个丫鬟一起把早膳撤走。

楼月卿这才看着窝在容昕那里的灵儿,绷着脸严肃道,“快过来吃,不然今日写一百个字!”

灵儿嘴一瘪,可是,看着自家姑姑一张阎王脸,哼了一声,还是乖乖走到偏厅餐桌边坐下,吃着自己的粥。

容昕见此,忍俊不禁,连蔺沛芫都腼腆的笑了笑。

楼月卿这才满意,懒得搭理她了,走到正厅坐在上面,转头看着容昕,淡淡一笑,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容昕撇撇嘴,闷声道,“她们在交代表嫂忌讳之事,说我和蔺小姐未出阁不能听,就把我们轰出来了!”

楼月卿挑挑眉,了然。

怀孕忌讳之事……咳咳,她是懂一些的……

容昕突然皱着脸道,“表姐,你可不知道,我和母妃今早过来的时候,听到不少人都在说昨日的事儿,昭琦公主的事儿被议论纷纷也就罢了,那是她活该,可也不知道是谁把昨日宫宴上的事儿传出来了,好多人都在说你……”顿了顿,容昕咬着唇不敢直说。

昨日宫宴上皇后特意点出楼月卿和楼琦琦的穿着差别,让人对此产生楼琦琦欺压庶妹的想法,今儿一早,不知怎的,这事儿就穿的沸沸扬扬,甚至说楼琦琦之所以被宁国夫人许配给西宁郡王世子容康,也是楼月卿可以埋汰楼琦琦。

如今,楼月卿的名声极其不好。

宁国公府百年将门世家,本就树大招风,加上楼月卿和摄政王殿下的暧昧关系,还有回京这几个月来,屡屡成为楚京备受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招人议论。

楚国本就是民风保守,对女子的德行品性要求极高,贤惠大度知书达理是基本,所以,但凡是楚国女子,都会很注重名声,名门世家的女子更是如此,名声若是不好了,就会影响终身大事,甚至很难做人,楼月卿若非身在宁国公府,身份尊贵,凭着她如今的恶名,怕是难以生存。

楼月卿知道容昕为何不敢说下去,看着她一脸为难,楼月卿无所谓的笑了笑,“我都不在意,昕儿何必放在心上?”

外面传成什么样,她不用听都知道,只是那又如何?

昨日皇后刻意挑起这个话题,她就才到皇后的用意,一箭双雕,一可以让楼琦琦更加不满这样的待遇,二是让她名声更臭,只是前者能理解,后者于她们有何益处?

这点,楼月卿十分不解。

皇后这么做,肯定是太后的授意,太后现在对她不除不快,估计不会太久就会出手,只是,太后这样做,究竟有何用意就另说了。

容昕拧着眉,略带愤怒的道,“我只是觉得可笑,且不说表姐乃郡主之尊,就说嫡庶之别,楼琦琦什么出身?若没有姑姑的大度,她能有这样的身份地位?那些人竟然说楼琦琦受尽表姐欺负,你都不知道,爷爷知道了皇后的挑拨,发了好大的脾气呢!”

当年因为楼琦琦的存在,致使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慎老王爷差点就一剑杀了楼疆,宁国夫人要留下那个孩子,老王爷是坚决反对的,致使最后拗不过自己的女儿,只能作罢,这么多年,老王爷并不待见楼琦琦,只是面上还算过得去,不会去为难一个小丫头,只是每每看到她,总会想起自己尚在外面多年未见的亲外孙女,所以,很少会让宁国夫人带着楼琦琦去王府。

老王爷半生戎马,一向心性耿直,他和已故的老王妃并非政治联姻,而是在年少时行军途中遇到的一个医女,心生情愫就不顾身份差别将其娶为王妃,又是伉俪情深的,只是好景不长,老王妃生下女儿便难产去世了,而老王爷悼念亡妻,这么多年都不曾续弦,当年知道楼疆在外驻军的时候和一个风尘女子有了孩子,便对其气恼不已,后来时隔多年,又和宁国夫人的心腹侍女暗结珠胎,差点杀了他。

所以,他是不喜欢楼琦琦的存在的,昨夜知道宫宴上皇后的挑拨之后,发了好大的脾气。

楼月卿闻言,倒是勾唇笑了笑,轻声道,“那你回去后好好劝劝外公,不过是雕虫小技,我和母亲都不会放在心上,让他老人家悠着点,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

容昕闻言,没好气的看着她,“就你和姑姑心最大,我还一直担心你,现在看来,倒是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在她看来,姑姑是最为与众不同的,敢爱敢恨,不拘小节,可是如今一看,这个表姐比起姑姑更甚。

楼月卿闻言,眉梢轻挑,抿唇低笑,“嗯,皇帝不急太监急……”

容昕一愣,随即瞪着她,“表姐!”

楼月卿揶揄的笑了笑,看着容昕羞赧的模样,也不再逗她,而是看着容昕下面一直在听她们说话的蔺沛芫,含笑问道,“蔺小姐上个月刚回京吧?”

蔺沛芫本来一直在听着楼月卿和容昕的对话,略显惊讶,感觉楼月卿当真不像外面说的那般不堪,且还挺和善,并不是外面穿的那般不近人情,正想着,楼月卿就跟她说话了,她回神,忙站起来,局促的低着头道,“回郡主的话,是!”

见她如此,楼月卿愣了愣,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

别说别人,就连府中的婢女都不曾如此……嗯,如此战战兢兢。

她有那么可怕么?

她都觉得自己很温柔了,怎么这小姑娘怕她就跟怕那些刽子手似的……

楼月卿忍不住自我检讨了。

容昕却笑了,看着她道,“你这是做什么呢?快坐下吧!”

蔺沛芫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也有些不妥,咬了咬唇,缓缓坐下,只是,如坐针毡!

楼月卿见她如此,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还是淡淡的问,“蔺小姐多大了?”

蔺沛芫怔了怔,低声道,“十五岁了!”

楼月卿挑挑眉,“及笄了?”

“还没有,下个月及笄!”所以,十五还没满。

哟,挺小的!

想起自己都快十八了,楼月卿是崩溃的,年纪比身边的姑娘们大,绝对不是自己高人一等的那种感觉……

再过两个多月就十八满了,算是老姑娘一枚了。

不过话说回来,说起年纪,她家大嫂也就十六岁,比她小来着,每天大嫂大嫂的叫,叫着真是顺口。

也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楼月卿忽然叹了一声,“年轻真好……”

话出,容昕正端着刚奉上来的茶轻抿一口,听到自家表姐的感叹,直接不顾形象的喷出来了。

“噗……”一声,茶水四溢。

“哈哈哈……”就差没有直接捧腹大笑了,自家表姐这一声叹息,简直绝了!

腼腆如蔺沛芫,都忍不住抿嘴轻笑。

而候在一边的莫言,忍俊不禁,而玄影,本来肃穆着的脸也忍不住扯了扯……

楼月卿面无表情……

她说错了么?笑什么笑!

灵儿在那边,忍不住噎了一下……

小丫头吃饱后,楼月卿才带着她出去遛弯,顺道带她去看蔺沛芸。

不过,人还没到松华斋,就遇上了正要出门的楼奕琛。

楼奕琛并未穿着朝服,只是穿着一身白色袍子。

他今日并非上朝,而是告了假在家陪着蔺沛芸,不过很苦逼的,也被宁国夫人轰了出来……

楼月卿走近,看着楼奕琛打算出门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大哥这是要去哪里?”

这个时候都已经巳时了,上朝早已来不及了,说不定已经下朝了。

楼奕琛许是没睡好,看着倒是有些憔悴,温声道,“皇上让人来召我入宫!”

楼月卿闻言,笑了笑,“皇上要见大哥,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吧?”

未穿朝服,定然不是去朝堂,这么一看,怕是私下召见。

楼奕琛颔首,道,“今日以元丞相为首的几个官员上奏,说昭琦公主所犯不过是小错,不该关入宗人府,此事在朝堂上争执不休!”

这事儿会闹起来不奇怪,毕竟在那些人看来昭琦公主乃皇室公主,身份尊贵,为了昨日的事情就关进宗人府太小题大做,也是令皇室蒙羞,元丞相乃昭琦公主的亲舅舅,会为此煽动朝臣求情,他早就预料到了。

楼月卿了然,冷冷一笑,“说的也是,在那些人眼里,哪怕大嫂当真流产了,也不值得处罚一个公主,何况,大嫂如今安然无恙,孩子也没事儿,这么一来,就更不需要关着公主了!”

楼奕琛脸色一沉,倒是没说什么。

楼月卿挑挑眉,似笑非笑的问,“不过,我想今日朝堂上争执的,不止这事儿吧?”

楼奕琛顿了顿。

随即眯了眯眼,问,“你怎么知道?”

楼月卿耸耸肩,“猜的!”

不过,看来她猜得对极了。

楼奕琛脸色阴沉道,“确实,御史台的几个御史上奏弹劾,说你刁钻跋扈,草菅人命,甚至寡廉鲜耻,还未成婚就意图勾引摄政王,不配为郡主之尊,请求皇上废除你的诰封!”

楼月卿闻言,笑了。

那些御史怕是早就想弹劾她了,只是一直都不敢,如今容郅不在,今儿楼奕琛又不上朝,所以趁机上奏弹劾……

不过,勾引摄政王?亏他们想得出来,趁着容郅不在才敢将此事挑明,否则容郅若在,谁敢提起这事儿?

何况,明明是容郅自己勾搭她的好么?她已经拒绝了,可某人就是硬要凑上来,结果现在,她罪魁祸首了?一群眼瞎的玩意儿,简直是造谣!

不知道容郅回来听见,会不会心虚!

心里仿佛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楼月卿嘴角微抽,似笑非笑的问,“难道皇上召大哥入宫,就是想询问大哥意见,然后释放昭琦公主,再把我废了?”

这样,那就有趣了!

------题外话------

咳咳,我有罪,明天上午一更,二更时间不定。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