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南宫抵京(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事情闹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可是一直没有人敢公然提起,这次那些人是趁着容郅不在,昨日宫里又发生了那两件事儿,借此来煽动皇上,毕竟昨日昭琦公主下狱,对于一个兄长而言,绝非无足轻重的小事儿。

而且,也算是小题大做,一个受尽宠爱的公主,太后所生的女儿,却因为一件有惊无险的事儿被打入宗人府禁闭,外人看到的,是太后不偏不倚的态度,可是,还有一点就是,宁国公府的影响力,竟然可以让皇家退让至此,何况,宁国公府本就手握大权,掌控四十万楼家大军,照常看来,极会引起帝王猜忌。

但是,对于那些人的胡说八道,楼月卿是很想吐槽的,其他的恶名,她是没什么感觉的,可是勾引摄政王?真逗!

等某人回来,她得好好说道说道!

死容郅,简直是败坏她名声!

楼奕琛蹙了蹙眉,随即淡淡一笑,“卿儿想多了!”皇帝是绝对不可能对楼月卿如何的,这一点,楼奕琛还是肯定的。

楼月卿笑了笑,“好了,大哥去吧,别耽搁了!”

楼奕琛颔首,看了一眼楼月卿身旁的容昕和蔺沛芫,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开。

他一走,楼月卿便直接去了松华斋。

蔺沛芸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十分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故而看着脸色都好了不少,不过,不敢过分吵到她,所以宁国夫人就跟几个人看她的人在松华斋的前院待着聊天,一起的还有慎王妃和世子妃,蔺夫人和一个跟她们相同年纪的妇人,和蔺沛芫眉眼很像,应该就是蔺沛芫的母亲,蔺家二房的夫人,还有另一个站在蔺夫人身后的年轻妇人,应该是蔺家大少的妻子。

楼月卿一进来,大厅里本来相聊甚欢的气氛顿时就没了。

其他人还好,蔺夫人对楼月卿,并不喜爱,自从上次蔺沛芸病倒楼月卿却闭门谢客不让她来看之后,她对楼月卿就意见颇深,哪怕是蔺沛芸跟她解释了,她也还是觉得楼家这个女儿太过于不近人情,且如此不顾纲常立法,让她难以接受。

没见过哪个姑娘家跟她似的,也幸亏不是她的女儿,否则都死不瞑目了,也不知道宁国夫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当真是败坏家风!

虽不喜欢,可是却还是不敢为难,毕竟两家姻亲关系,且宁国夫人对这个女儿甚是宠爱,蔺夫人自然不敢轻易得罪宁国夫人,看着朝着她见礼的楼月卿,蔺夫人温婉一笑,“郡主折煞我了,快起来吧!”

楼月卿站起来。

一一见过礼之后,楼月卿这才领着灵儿走进内院。

蔺沛芸正靠着软枕躺在那里闭目养神,本来还闭着眼,然而小丫头一进来就直接扑到床边,“义母!”

软软蠕蠕的声音响起,蔺沛芸缓缓睁眼,看到灵儿,忙的挣扎着起来。

听霜连忙扶着她坐了起来,看着灵儿柔柔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道,“灵儿来了……”

灵儿站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问,“义母,你没事儿吧?”

“当然没事!”

楼月卿随着走过来,看着靠着软枕做在床榻上脸色还有些白的蔺沛芸轻声问道,“大嫂感觉如何了?”

蔺沛芸闻声抬头,扯了扯嘴角含笑道,“挺好的!”

她七月初才刚被下了麝香,如今两个月不到,就怀孕月余,天知道她有多开心。

她很清楚,她能否诞下子嗣至关重要,上次的事儿让她担心了许久,没想到才刚过不足两个月,就有了,这可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楼月卿笑了笑,“那就好!”

蔺沛芸莞尔,随即思索片刻,轻声问道,“对了,妹妹,昭琦公主被关进宗人府,真的没事儿么?”

知道昨晚还发生了这事儿,她一直担忧,昭琦公主有多受太后的宠爱她是知道的,就怕这样会惹怒了太后,对宁国公府不利。

而且,她也没什么事儿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大嫂不必担心此事儿,人是太后关进去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难道还让楼家去跟太后求情让她宽恕昭琦公主?

蔺沛芸还是有些担忧,“我只是担心夫君为难,昭琦公主哪怕做错了事儿还是皇家的女儿,今儿夫君告了假可刚才皇上派人来请他去,会不会是……”

旁的也就罢了,就怕因此惹了皇上生气,为楼家招来忌惮,那可就麻烦了。

楼月卿笑了笑,无奈道,“大嫂想多了,大哥身处高位,朝堂之事与他大多有牵扯,皇上召他入宫是为朝政,昭琦公主自己犯了错,皇上是个明白人,不会因此为难大哥!”

缓了口气,“那就好!”

只要没什么事儿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楼月卿又继续拧眉道,“大嫂昨日动了胎气,日后可要注意些,昨日的事儿,日后可不能再有了!”

想想都后怕,幸好昨日听霜在她身后扶着,才没有让她直接摔到地上,不然哪儿经得住?

蔺沛芸颔首,“我知道了!”

现在她想起也都觉得一阵后怕,只是当时她又不知道自己有身孕了,也顾不得这么多,看到楼月卿被昭琦公主为难,她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

楼月卿对怀孕的事儿不甚清楚,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便道,“那大嫂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嗯!”

走到松华斋正厅,几个人还是在说说笑笑,宁国夫人一看到她,就招手让她到跟前去,楼月卿浅浅一笑,走了过去。

拉过楼月卿的手,宁国夫人蹙了蹙眉,“怎么不多穿件衣裳?手这么凉?”

楼月卿穿的较为单薄,就是一身白色的衣裙,因为不打算出门,所以还特意穿了一件轻便的,如今是初秋,有些凉意,她本身就一年到头都手脚冰凉,如今更是清凉如玉。

楼月卿含蓄一笑,轻声道,“外头日头大,等下去晒晒太阳便可,母亲不必担心!”

宁国夫人无奈道,“你这不是胡来么,也不顾着点自己的身子!”

楼月卿抿着嘴没吭声。

慎王妃在一旁也搭腔道,“你母亲说得对,你这身子一向不好,这才好了没几日,可要注意身子,如今天气转凉了,可不能跟夏日那般穿着了!”

楼月卿点头,“舅母的话卿儿记住了!”

慎王妃轻笑道,“你外公今儿一早派人过来让我跟你说说,让你和你大哥这几日去陪陪他,他想你的紧!”

楼月卿想了想,颔首,“好!”

不过,要去看也得过两日了。

今日都二十九了,这两日定然是没时间去的,毕竟一去王府就得在那里待一天,她还是先把容郅的衣服做好了再说吧。

这时,旁边的蔺夫人开口了,“老王爷可真是疼爱外孙,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亲孙呢!”

她的话本没有什么歧义,只是想插个话,但是听在宁国夫人和慎王妃的耳边就有些不妥了,宁国夫人蹙了蹙眉,倒是,没说什么,但是慎王妃却淡淡开口了,“蔺夫人说笑了,乐瑶是父王的女儿,乐瑶的孩子可不就是父王的孙儿?”

在老王爷眼里,女儿可是比儿子更金贵些,所以,从慎王和宁国夫人小时候开始,就更偏爱小女儿,而慎王也是疼妹妹的,所以也对老王爷的偏爱不甚在意,她的孩子,在老王爷眼里,跟容易琰和容昕是没有区别的,所以,对于他而言,从没有内孙外孙的差别。

蔺夫人脸色一僵,她不过是想要搭个腔,并未有别的意思……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宁国夫人忙站起来,对着慎王妃和两个蔺夫人含笑道,“天色也不早了,既然今日亲家母和大嫂都来了,我先去吩咐厨房多备些午膳!”

“那就有劳夫人了!”

宁国夫人淡笑,转身走出去。

宁国夫人一走,在这里待着的也无聊,便都一起去了花园走走。

下午,两府的人都回去了,楼月卿又继续窝在揽月楼里折腾容郅的衣服。

南宫翊到楚京已经两天了。

坐在一家茶楼的雅间里,听着手下的禀报,脸色一直阴沉着。

他在东宥出发的第二天,就已经先行来楚,所以,早就到了,这两日一直在注意着楚京的动静,未曾让人察觉他的到来。

楼月卿的事情,他也派人打听的差不多了,只是听着这两日楚京中的百姓对她的各种诋毁,脸色极其阴沉,特别是今日,行走在街上,街头巷尾那些人的议论声,竟是如此的不堪入耳。

不知羞耻,未婚就与容郅暧昧不清,心肠歹毒,不止草菅人命还苛待亲妹,张扬跋扈……

而且,她竟然病了,之前就听手下禀报她年幼就体弱多病,在外养病多年,回京数月病了好几次,上个月她对外宣称病了,实则是去了姑苏城,这次却是真的病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卿颜郡主中秋之后便病了一场,被送去了楚京外大长公主的别院养病,前几日才刚好转回京,听说养病的这几日,楚国摄政王每夜都在别院里过夜,且两人同处一室……”

成毅顿了顿,看着自家主子脸色已经极度阴寒,他不敢直视,也不敢继续说下去。

太子对这个卿颜郡主上了心誓要娶她,可是,如今卿颜郡主和楚国摄政王暧昧不明,怕是两人早已不清白,这样的女子,如何做得了太子妃?如何做一国之母?

而且,这个女人的性格,怕是也不适合嫁给太子。

南宫翊脸色阴沉,但是,还是淡淡的说,“继续!”

没有什么是他无法接受的,只要是她的事情,不管好坏,他都全都必须知道!

成毅低声带,“而且在上个月,卿颜郡主便曾在摄政王府住过两日,加上这次,不少人都在说,怕是两人早已不清白,殿下,这样的女子您就算娶回去了,怕是东宥百官和子民都不会答应这样的女子做您的正妃,您……”

一个婚前失贞的女子,是不可能做的了东宥的太子妃的,所以,楼月卿和容郅之间不清不白,配不上太子!

闻言,南宫翊扯了扯嘴角,淡淡的说,“他们答不答应,与我何干?”

成毅蹙了蹙眉,“殿下……”

南宫翊淡淡的说,“继续说!”

她和容郅的事情,他可以不在乎,只要是她,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而且,从得知她和容郅的事情开始,他就做好了这个准备,他不是那些思想迂腐的人,所以,并非难以接受。

成毅无奈,只好继续道,“属下打探到,楚国元太后跟她关系极差,而楚国摄政王跟也跟元太后势如水火,因此,元太后一直想要将他们拆散!”

南宫翊顿了顿,随即狐疑的看着他,“元太后?”

成毅低声道,“回殿下,是的!”

“说说看!”

成毅道,“元太后是楚国皇帝容阑的生母,据说也是摄政王的生母,只是母子关系恶劣至极,势如水火,这几年一直互相争斗,其中缘由,不得而知!”

楚国太后和摄政王母子不睦的事情不是秘密,只是无人得知,为何会如此,只觉得是因为摄政王脾气诡异,所以才会和自己的母亲形同仇人。

南宫翊闻言,眯了眯眼。

亲生母子?不见得吧!

哪有亲生母子会如此不和的?何况,皇室中的事情从来都不简单,谁知道真真假假?

想了想,他没让成毅继续说元太后,而是淡声道,“行了,说她的事情就好!”

如今,他只想了解她的事情。

想知道她的点点滴滴,想了解她更多,然后再打算,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之前他派人打探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是什么人,但是,她的出身背景和喜好都不甚清楚。

成毅只好把想说的憋回去,继续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一禀报。

其实,若非楼月卿和容郅的那档子事儿,成毅都觉得楼月卿做南宫翊的正妃并无不妥。

要说这位郡主的身份,比起皇室公主,也就差了个称呼!

若是论出身,相比之下,怕是在东宥金陵无人能敌的梅语嫣都不及她的一半。

------题外话------

起来的晚了,咳咳,二更就不确定时间了,可能下午,可能晚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