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把勾引的罪名坐实!(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家虽然在东宥也是手握重兵,但是比起楚国的楼家,那就差别大多了,梅家是这几十年才崛起的,而楼家自楚国建国便开始存在,历经两百年都一直鼎盛不衰,而与之一同助楚国开国皇帝打下楚国江山的四大功臣,如今两个已经不复存在,一个逐渐衰退,在朝中毫无实权。

而楼家却一直深受倚重,沿袭至今两百年,手握重兵,权倾朝野,楼月卿的地位,可不比一个皇家公主差,只是,出身再好有何用?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如何母仪天下?

太子迟早是要登基的,如今皇上已经是年近迟暮,身子越来越不好,而且常年骄奢淫乐,又吃了不好丹药,看着都跟个迟暮老人一样白发苍苍了,估计不出几年就驾鹤归西了,而太子登基,他的正妃就是皇后。

所以,自从知道楼月卿和容郅之间如此不清不白之后,成毅就不希望南宫翊娶楼月卿。

听完成毅的禀报,南宫翊一直沉默着,面色毫无波动,好似楼月卿的出身背景,他并不在意,只是当成毅说到她的事情的时候,才用心听着。

沉思半晌,才淡淡的问,“容郅何时回楚京?”

成毅低声道,“应该这两日就回来,具体时间属下还不确定!”

南宫翊没说话。

这两日就回来……

他该去见见她了,不知道看到自己,她会是什么反应……

他已经等不了了,如果她身边没有容郅,他倒是不会担心,可是,她身边有了人。

容郅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这一点,南宫翊能肯定,所以,必须在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就出手……

想了想,他淡淡的说,“派人看着,她什么时候出楼家就来禀报我!”

成毅颔首,“属下知道了!”

绣了一个下午的衣袍,看着才绣了两个袖子的袍子,楼月卿伸了伸懒腰,揉了揉肉手腕,重重的呼了口气。

“呼!”幸亏她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不然这样折腾真是要命,坐了一下午,腰都僵了……

莫言见她扭着身体活动筋骨,便自觉的上前被她揉,楼月卿也不拒绝,坐在那里任由她给自己揉着后腰。

娴熟的手法和手劲儿,让楼月卿舒服的嘴角微扬,喟叹一声。

以前她埋头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或者几个时辰,莫言都会为她揉捏一下,不过,躺了三年,加上这一年来她身子不好,常常卧床病榻,便也不需要了。

看着自己累死累活也才绣了一小部分的袍子,楼月卿撇撇嘴,一声哀嚎,“要弄到什么时候啊?”

都摆弄了好几天了,可是还是只弄了一点点,早知道那厮提出的时候,她当即拒绝就好了,要不给他绣个荷包就好,也不知道现在各种伤脑筋。

莫言一边给她揉着后腰骨,含笑道,“主子前几日还兴致冲冲的,如今就不耐烦了?可还有一大部分要弄的呢!”

顿了顿,她又道,“而且主子以前不是一向很有耐心的么?”

以前一件事情做不完,哪怕是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去完成她都不会烦躁,如今倒好,这才几天,就这样了。

楼月卿撇撇嘴,没好气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做什么,我这手以前是用来握剑的,现在握绣花针……要是我师父知道,估计要气个半死!”

拿绣花针也就算了,还给男人缝衣服,师父打死她的心都有了!

不过,师父怕是不用多久就知道她和容郅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她从来没有让师父失望过,可这次,师父定然会生气。

可是,她能如何?她和容郅之间的事情,并非不曾退让过,只是一再的退避,却还是逃不出他的温柔,也许这就是命吧,命该如此,又如何能避开呢?

想到这些,楼月卿眉梢一拧,心又乱了。

放下手里的东西,楼月卿看着莫言轻声道,“好了,陪我去看看大嫂吧!”

“是!”

日暮西山,整个宁国公府都笼罩着一层金辉。

楼月卿在岔口处遇到了刚从松华斋出来正要回宜兰院的楼琦琦。

楼琦琦也是去看蔺沛芸的,虽然她和蔺沛芸没什么感情,更是和楼奕琛生分,但是,她却不能不去看看,所以,今日上午去看过了,现在又去,不过也没呆多久,早上去的时候正好人多,她只待了一炷香就离开了,所以,后来才到的楼月卿没有遇到她,现在没想到刚好遇到。

自从昨日在宫宴上之后,楼月卿就没有和楼琦琦说过话,也没机会单独相处,倒是没想到现在会遇到。

现在外面议论纷纷,都是在说她如何容不下楼琦琦这个异母妹妹,楼琦琦成了受害者,而她却恶名罩住,如今在这里遇到,仇人见面的那种既视感,倒也是有趣。

四目对视,楼琦琦本来想避开也避不开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微微行礼,“见过姐姐!”

“不必多礼!”

楼琦琦闻声站起来,却不敢直视楼月卿,袖口下的手微微拧着拳头,好似很紧张。

楼月卿看着她一副不安的样子,挑挑眉,“好巧,妹妹是从大嫂那里过来?”

楼琦琦颔首,“是!”

“原来如此!”楼月卿了然,随即缓缓走近楼琦琦,楼琦琦立刻退后一步,脸上极度不安。

好似怕楼月卿会对她如何似的。

楼月卿嘴角轻扬,似笑非笑的看着楼琦琦,“妹妹怕我?”

楼琦琦连忙摇头,扯了扯嘴角低声道,“姐姐说笑了,您是琦儿的姐姐,琦儿怎么会害怕呢?”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不解的问,“那你为何……不敢看我?”

刚才一看到她,楼琦琦就没敢再正眼看着她,而是一副恭顺的样子低着头。

呵,若是有外人在,怕是真的是坐实了自己欺压她的谣言了。

楼琦琦身子一僵,咬了咬唇,这才看着楼月卿。

眼底,有些不安,随即敛了下眉,轻咬着唇畔,没吭声。

楼月卿蓦然一笑,无奈道,“看来我真的要检讨一下自己了,把妹妹吓成这样,若是被人误会了,还真以为我如何的欺负妹妹了呢!”

说实话,她对楼琦琦这样的女子,是嫉妒不喜的。

她和楼琦琦,是两个不同的人,完全不同,所以,楼琦琦不会喜欢她,她也不会将这样的人放在眼里。

楼琦琦一惊,连忙解释道,“姐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可是,楼月卿没有心思在这里听她掰扯,淡淡的说,“妹妹什么意思,我很清楚,所以,你不用解释!”

楼琦琦愣了愣,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她很不喜欢这样的人,好想能够看透一切,自己所有的伪装和善意,都能被她一眼识破,每次对上楼月卿这双似笑非笑的眼,她都无比厌恶。

难道她想这样么?如果她有资本横冲直撞,也不会如此压抑着自己的心,如果她不是身份尴尬,她也不会什么都不敢反抗,什么都听从宁国夫人的话。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和楼月卿在一起,曾经,宁国公府只有她,她是被捧在手心,被赞赏有加的,可是如今,楼月卿的出现,她地位一落千丈,再也没有以前受尽追捧的感觉,如果可以,楼月卿一辈子不回来,她才能够开心。

楼月卿的存在,就像是一面镜子,将她的心思窥探的清清楚楚,让她无时无刻不想砸了这面镜子的冲动。

看着楼琦琦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楼月卿笑意渐深,轻声道,“好了,妹妹回去吧,我也要去看看大嫂了!”

楼琦琦微微退开,“姐姐慢走!”

楼月卿扯了扯嘴角,直接走向松华斋。

她一走,楼琦琦咬着唇畔,眸色微冷。

楼月卿……呵!

蔺沛芸休息了一天,看着气色好了很多,已经可以下床了,不过她不敢出房门,所以就在房里的外间跟灵儿一起。上午楼月卿直接把灵儿丢在这里,现在过来,自然是看人顺道带她回去的。

以前蔺沛芸身子没什么,灵儿直接在这里住着没什么,但是现在哪里可以?

陪着蔺沛芸说了一会儿话,楼月卿便带着小丫头直接回了揽月楼。

与此同时,元家。

元静儿正在抚琴,元家的上空,传出阵阵琴音,琴音缭绕仿若山谷回音般,让人听着都觉心情舒畅。

元静儿心情不错。

墨竹站在一旁看着元静儿坐在那里,素手抚琴,一道道乐声响起,她都能感觉到元静儿心情不错。

曲闭,元静儿才缓缓将手覆在琴弦上,嘴角微扬。

墨竹不由得好奇,“小姐弹的是什么?”

以前可从未听小姐弹过这首曲子。

元静儿莞尔,“随便弹的!”许是心情好,所以随便一弹也能弹出这般动听的曲子。

墨竹闻言,笑了笑道,“小姐琴技真好!”

元静儿但笑不语。

她的琴棋书画,其实都是母亲教的,只是,为了学得这些技艺,不知道曾受了多少苦。

母亲不是一个温柔的母亲,自然也不会是一个温柔的师傅,所以,她做的不好,母亲从不会鼓励,有的,只有冷得让人不想听到的讽刺。

墨竹疑惑的问,“小姐是因为外面的流言才高兴么?”

想来最近没什么能让人开心的事儿,而且昨夜元静儿还一直沉着脸,除了今日在京中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

而今日小姐心情好得不得了,早上出门走了一圈后,回来后便面色愉悦,连下午被夫人冷言冷语的说了几句都不见生气。

元静儿淡淡一笑,挑挑眉问道,“难道不值得高兴么?”

楼月卿被骂的越惨,她就越开心。

昨日在宫里被她警告的事情,元静儿历历在目,本来是很气的,可是,听到外面的那些议论声,她就心情好了不少。

不过是个声名狼藉的贱人,呵……

竟然敢警告她,该死!

墨竹笑了笑,道,“小姐心里高兴就好,想来如今那个卿颜郡主该是十分气恼的吧!”

没有一个女子可以忍受这样的事情吧,人言可畏,有的时候,这些流言蜚语,是可以把一个人逼上绝路的。

元静儿淡淡一笑,道,“你错了,她不会在意!”

墨竹不解,“为何?”

元静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怎么知道?”

墨竹低着头,没敢吭声。

元静儿站了起来,悠悠道,“不过,她在不在意我不管,我只知道,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想要嫁给摄政王,可不容易!”

如今挑选摄政王王妃,其实跟给皇上挑选皇后一样,毕竟摄政王掌管整个楚国,权同皇帝,他的王妃如果品性不好,文武百官和宗室皇亲都不会同意,何况,摄政王还没娶她就为了她不顾及朝政,若是娶了,岂不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地步?

一旦如此,楚国江山不保,那些人怎么可能会答应?

虽说摄政王专制,从没有人敢反对过他的话,或者反对他的人都死了,可那又怎么样?难道他会为了一个女人把反对的人都杀了么?

不,不会的,摄政王虽说性情狠戾,可是,执政多年一直都为国为民,虽说杀了不少人,可是却都是为了楚国的江山,他不可能会为了一个楼月卿而滥杀无辜的。

墨竹挑挑眉,“所以,小姐的意思是……静观其变?”

元静儿嗤声道,“既然都有人收拾她了,我为何还要费心思?如今这其中被关在宗人府,太后恨毒了楼月卿,太后一向手段狠毒,她本就想要楼月卿的命,如今昭琦公主因为楼月卿而受了这样的罪,她焉能容忍?不用多久,就会出手了!”

昨日皇后突然发招,挑拨离间楼琦琦和楼家的关系,用意如何,元静儿自然是猜到了,而皇后这么做,可不就是太后授意?

不过皇后可真是没脑子,就这样被太后当成了一把杀人的刀。

不过,那也是她自己蠢!

墨竹闻言,眉眼间闪烁着一丝兴奋,道,“小姐的意思,奴婢明白了!”

反正不管元太后能不能除掉楼月卿,那都是太后的事情,不管是结果如何,小姐都没有参与其中。

而作为太后马前卒额皇后,不管她们计划如何,成也好,败也好,皇后都脱不了干系!

元静儿嘴角微勾,咬牙道,“我倒要看看,这一次楼月卿的命有多硬!”

楼月卿第二天就出门了。

因为做的衣服遇到了点不懂的问题,所以,要去华云坊询问那里的绣娘。

只是,刚出府没多久,马车行驶在街道上,许是马车上有楼家的标志,所以,两边街道都指着她的马车议论纷纷,和昨日的流言一样,都是在说她如何的品性恶劣,只是马车周围都跟着几个身穿铠甲的护卫,所以,没有人敢造次。

马车内,楼月卿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外边的流言,嘴角微勾,好似心情不错。

莫言看着她如此,有些无语,“主子还能笑得出来?”

她听着都想出去把那些人的嘴撕了,亏的主子却还能笑得出来,心可真大。

楼月卿抬眸看着她,挑挑眉,“难道不好笑?”

莫言鄙视她。

虽然她也对这些所谓名声不在意,可是,不代表可以容忍人家凭空造谣。

其他的还好,可是,那个所谓的勾引摄政王殿下,意图惑乱楚国江山……

呸!明明是摄政王殿下自己来勾引主子!

楼月卿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问道,“莫言,你说既然罪名都扣下来了,我不把罪名坐实,岂不是很冤?”

莫言,“……”

无语的看着她一眼,随即才问,“主子有何打算?”

把散播流言的人大卸八块?还是真的回去把楼琦琦虐待一顿,克扣月例或者让她缺衣少食什么的……

呃……莫言有些凌乱!

楼月卿撇撇嘴,一脸遗憾道,“我都还没有勾引过容郅,就被人泼了一身脏水,你说我要不要试试看,勾引勾引他?”

什么鬼?

莫言眨眨眼,呃,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对啊,不是应该去把楼琦琦大虐十八遍的么?怎么成了勾引摄政王了?

楼月卿没听到莫言吭声,转头看着她,见她一脸吃了屎的样子,皱眉,“你这么看着我作甚?”

难道这个建议不好么?

莫言这才回神,吞了吞口水,这才很不确定的开口问,“主子是说……您要勾引摄政王殿下?”

她没听错?

楼月卿颔首,“有问题?”

莫言姑娘笑了,“主子,你不用勾引,摄政王就已经把持不住了好么?”

摄政王每次一看到主子,那一副欲求不满故作镇定的样子,莫言怎么可能没看到?

嘿,还用得着去勾引么?

楼月卿闻言,脸都黑了,“什么把持不住?胡说八道!”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耳根子和脸颊热的好想放在火上烤一样,楼月卿深深地觉得,莫言变坏了!

虽然……咳咳,容郅每次占她便宜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但是……

莫言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什么都不说,就看着你装的样子……

楼月卿想打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