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故人相邀(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想把这死丫头暴打一顿的想法已经很久了,以前莫离经常念叨她,这熊孩子还安安静静的,乖顺的不得了,莫离不在身边后,她就各种笑话自己……

说好的规矩呢……

不过似乎,她从来没有跟身边这几个人要求过规矩,所以,才让她们如此嚣张!

该管管了!

“莫言~”楼月卿笑眯眯的看着她。

莫言眨眨眼,看着楼月卿一脸和善,不由得挪了挪屁股,坐的离她远了些。

她家主子每次这样笑,都没好事。

楼月卿笑的十分亲切和蔼,“你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莫语了吧?”

莫言心头一跳,连忙正襟危坐的看着楼月卿,咽了下口水,道,“主子,我不想见到莫语!”

莫语可是个女魔头……

她们八个人都是主子的心腹,她和莫离是主子贴身伺候的人,莫殇在琅琊峰管着各种事务,咳咳,反正主子的银子都在她手里,卉娆是探查各种事情,拂云驻扎楚京待命,也等同于监视着楚国京城的一举一动,红菱在东宥金陵的风月场所游刃有余,而夕颜,很多年前被主子派去西魏邕都,却机缘巧合之下成了西魏景王的红颜知己,所以,才会为了景王背叛主子,而莫语,是她们八个人中唯一称为女魔头的,因为她手下训练的兵,虽然个个都英勇善战,但是,没有一个不怕她的。

莫言可不想看到她,谁知道她会不会一时兴起把自己折腾一顿?

除了主子,还没见她对谁和颜悦色过,真是……

楼月卿挑挑眉,似笑非笑,“是么?可我看你跟想见她!”

“没有!”

楼月卿冷哼一声。

才刚把卉娆轰走,这死丫头就不消停!

莫言没敢再吭声。

嘤嘤嘤,吓死个人了!

她差点就要被送去蹂躏了……

马车很快就到华云坊了。

楼月卿在华云坊里面,待了三个多时辰才出来。

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未时。

上了马车,楼月卿想了想,淡淡的说,“去天香楼!”

莫言颔首,掀开帘子对着外面驾车的玄影说了一句,便重新坐回原位。

看着楼月卿,不解,“主子去那里做什么?”

想吃什么让她来做就好了,天香楼的东西,没有什么是她不会做的。

楼月卿淡淡一笑,道,“我有些饿,而且灵儿喜欢那里的点心,既然出来了,就去给她带一份,不然肯定又要闹脾气了!”

她出来的时候,是趁着灵儿在蔺沛芸那里没注意,否则那小丫头肯定也要闹着出来,她已经好多天没有出来过了。

莫言:“您买回去她也不会消停!”

小丫头闹着出来都闹了几天了,上次楼月卿刚从邙山别院回来出来不带她,她就不开心了。

楼月卿没好气的看着她,“就你乌鸦嘴!”

这不是没办法么?

不然空手回去,估计那小丫头几天不会理她。

莫言闭嘴。

马车走了好一会儿才到天香楼,远远就闻到浓浓的香味,越近越香。

马车停在天香楼门口,楼月卿在莫言的搀扶下款款下马车。

看着眼前这一座庄严大气的天香楼,楼月卿嘴角微勾。

周围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她,又是一阵骚动,不少人围了上来,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和愤怒,可是鉴于楼月卿身边跟着的侍卫,个个都腰间挂着佩剑,紧绷着脸站在楼月卿旁边,所以没有人敢造次,楼月卿看了一眼他们,倒是没有任何气恼和羞愤,只是转头看着一直跟着的侍卫长淡淡的说,“你们在这里等着吧!”

侍卫长立刻领命,“是,郡主!”

楼月卿才缓缓走上阶梯,往天香楼的大门走了进去。

现在这个时候,天香楼里面人不多。

楼月卿没打算在这里多待,不过一楼有人,且她一进来就把目光定在她身上,楼月卿只好让莫言去点东西,自己则是带着玄影上了二楼,站在窗台下看着外面的勾月湖。

勾月湖上面,好几艘船漂在上面,仿若一片落叶落入水中一样,忽飘忽定,楼月卿看着那些船,思绪飘远。

明日就是初一了,也不知道容郅明天能不能赶回来,心里总是担心。

“玄影!”楼月卿轻声开口。

玄影应声,“郡主!”

楼月卿转头看着她,嘴角微扬,轻声问道,“你说我要是现在就赶去利州,容郅会不会开心呢?”

玄影愣了愣,看着楼月卿,也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她不吭声,楼月卿挑挑眉,“嗯?”

玄影肯定的道,“不会!”

楼月卿倒是笑了,“为何?他想我,看到我,不该是很开心?”

容郅每次传消息回来,都写着想你两个字,他不是一个很会甜言蜜语的人,但是,想她二字,却从不吝啬。

而且,她也想他了……

玄影很坦诚的道,“王爷若是知道您这个时候出京,不会开心,只会生气!”

现在郡主哪怕出府都要带着人,何况是离开京城,何况,上次去邙山别院回来就遭遇了刺杀,若非冥夙暗中保护,她和莫言两个人怕也是护不住楼月卿。

那些杀手个个都是严格训练的死士,武功都不弱,她和莫言虽然身怀武功,可是也是寡不敌众。

楼月卿撇撇嘴,“我就说说而已,没打算去!”

而且,他说了这两天就回来,谁知道会不会快到了,要是她去了,他回了,呵呵哒,那就闹笑话了!

玄影扯了扯嘴角,您刚才可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楼月卿拧了拧眉,她现在确实不能出京,如今那么多人想要她的命,上次刺杀她的北璃暗卫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可不能掉以轻心。

没有人比她更珍惜自己这条命,所以,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何况……

她也知道,她如果这个时候出京,他真的会生气。

可是,他若是不回来……

玄影看着楼月卿拧眉,一副担忧的样子,不由开口,“郡主是担心王爷明日不回来?”

点点头,道,“明天是初一,他若是不愿让我看到,会回来么?”

上个月人都在姑苏城,却还是在初一那天偷偷离开不想被她看到,容郅这样的人,不会喜欢被人看到他最狼狈的一面,何况,看到的人是她……

现在他人不在,谁知道他会不会回来……

玄影想了想,低声道,“郡主,王爷不想您担心,依属下看,会回来的!”

上次就因为此事,郡主生气,不仅不理王爷,还偷偷跑了,还各种兜圈子让王爷追着,那会子那副讨好的样子,可是历历在目,王爷又不是不长记性,肯定不敢再犯。

毕竟郡主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你说得对,他可是签了保证书的人,若是敢不回来……”顿了顿,嘴角一抹笑意,道,“我要他好看!”

至于怎么做,嘿嘿嘿,她还没想好!

不过,折腾容郅,她是很有办法的。

随便躲起来三五个月不见他,看他怎么哭!

玄影;“……”

王爷,您这次前往别作死啊,不然娶不到王妃你就自己哭去吧……

楼月卿没再说话,继续看着下面的湖面,沉默不语。

但是,玄影却忽然警惕的开口,“郡主,有人在窥探我们!”

楼月卿闻言,看着她,见她看着湖面上的一艘船,楼月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一艘楼船飘在湖面上,船身是一座小阁楼,和那些官家停在湖面上的船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各家的标志,如此一看,怕是哪位风雅人士的。

而那艘船四下竹帘半垂,所以里面如何,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还是隐隐可现里面有人坐在里面面对这边,在那里看着她们。

只是,看不清里面的人。

楼月卿顿了顿,有些疑惑,那是什么人?

正想着,莫言就上来了,提着一个食盒,可见已经弄好了。

“主子,可以走了!”

楼月卿颔首,看了一眼那艘船,便转身下楼。

不过,楼月卿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个玄衣男子走来,站在楼月卿面前。

阶梯下面的侍卫连忙上来拦下他。

侍卫长冷声问道,“你是何人?胆敢拦下郡主?”

他也不莽撞,在那边就朝着楼月卿作揖,“在下见过郡主!”

楼月卿停下,转身看着那男子,见他一身玄色衣服,手上还有一把佩剑,蹙眉,淡淡的问,“你是何人,有什么事?”

“在下成毅!”报上名后,成毅道,“在下的主子请郡主一见!”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你家主子?谁?”

成毅想了想,道,“南宫!”

这里人多眼杂,东宥的使臣还没到,所以不能直接说出南宫翊的名字,否则会有些麻烦,不过,说出南宫姓氏,他相信,楼月卿应该知道是谁了。

楼月卿一愣,脸色微变。

南宫翊……

沉思片刻,淡淡的问,“他在哪里?”

成毅只是做了个请的姿势,“郡主请!”

楼月卿蹙眉,看着侍卫长淡淡的说,“你们等着!”

便带着玄影和莫言跟着成毅往旁边的勾月湖走去。

果然是刚才的那艘船,那么,看着她的人,就是南宫翊。

------题外话------

今天感冒了,各种不适服,所以更晚了,么么哒,二更老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