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摄政王吃醋,后果很严重!(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自求多福吧,摄政王殿下脸色那么差。

莫言一走,容郅就这样坐在那里等她醒来!

然而,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

越等,脸色越是黑。

这女人还真是猪,刚才他在下面的时候莫言已经说了,她都睡了一个多时辰了,现在半个时辰过去了,人还跟头猪一样……

不过,摄政王殿下是不会弄醒她的……

他一回京,消息就传进宫里了,想必皇帝已经知道了他回来了在等他,他却跑来看她……

唉!

不过,这半个时辰也并非一直等着,因为楼奕琛来找他,两人聊了片刻,楼奕琛便离去,容郅又继续等着。

楼月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许是因为昨夜没睡好,所以这一觉睡得特别舒服。

然而,人还是迷迷糊糊的动了下还未曾开眼,耳边就响起一个略显咬牙的声音,“醒了?”

一个激灵,楼月卿明眸一睁,看到旁边坐着一个人,显然十分惊讶……

“呃……你……”

还真跑回来了?

旁边坐在那里的人,可不就是远在利州的容郅咩……

摄政王殿下脸色不善的看着她,绷着一张脸,不吱声。

那么明显的脸色,楼月卿自然是看出来了,缓缓坐起来,看着他,细细打量……

咝,不理她?

还有,脸色那么难看,不太对劲……

难道是她瞒着刺杀的事儿被他知道了?

看这脸色,若是他知道那自己瞒着那事儿,会这样比奇怪,不搭理她,肯定是生气了……

有些心虚,楼月卿抿了抿唇,试探性的问,“你……回来多久了?”怎么不叫醒她呢,真是……

摄政王殿下:“……”哼!

看着他一脸傲娇的样子,楼月卿眨眨眼,嘴角微抿,她想笑!

不理她是吧?

楼月卿也懒得搭理他,直接掀开身上的狐毛毯,从美人榻另一边站了起来,从他眼前……嗯,直接略过……

容郅:“……”她这是什么意思?做错事还不赶紧认错,岂有此理!简直是欠收拾!

转身伸手,把刚走到他身后,正要晃过去的人一扯进怀里。

“呀!”楼月卿猝不及防,整个人已经窝在他怀里,腰间被他紧紧扣着,楼月卿一阵暗恼,死死地瞪着他,“你干嘛?”

不是不理她么?一回来就给她摆脸色,不长记性!

哟,还挺凶!

迎上她明媚的眸子,对她眼底的懊恼忽略不计,容郅沉着脸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孤说?”

趁他不在几天就跑去见野男人,竟然还不知道认错?

楼月卿脸色也不好,“没有!”

本来想说的话,现在都不想说了,哪有这样的,离开几天回来就给她脸色看,哼,稀罕!

他生气个鬼,她还没生气呢,就是因为他勾引她,结果让她被人说成那样!

“是么?”摄政王殿下更不高兴了,但是,还是秉着让她自己认错的想法!

楼月卿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他了,挣扎着摇起来,可是,男人的手臂紧紧的扣着她的腰,她掰不动,只好再次瞪着他,“你把我松开!”

纹丝不动,继续开口问,“楼月卿,你真的没有话想跟孤说?”

嗯,她这次若是认错,他就不计较了!

楼月卿拧着眉看着他,也不动了,就淡淡的问,“你想听我说什么?”

看他这死德性!

容郅一口气卡在喉间就是出不来,她竟然还一脸无辜,“你……”

这天下最憋屈的,莫过于你在和一个人置气,你气得要死,她却浑然不知你为何置气!

现下可不就是这么回事?

嗯,再给她一次机会!

想了想,他很委婉地问,“你昨日去做什么了?”

这下知道自己错哪了吧!

楼月卿闻言,皱了皱眉,昨天,她去学缝衣服了啊……

然而,怎么可以让他知道自己专门去学缝衣服?被他知道,岂不是要上天?

砸砸嘴,脸一扭,“你管我!”

人不在京城还想管着她去哪儿?想得美!

于是乎,摄政王殿下的脸,再次阴了!

于是乎,横在她腰间的手,直接……咳咳,拧了她一下……

“咝!”楼月卿身子一颤,随即潋滟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咬牙,“容郅,你给我放手!”

竟然敢捏她的腰,简直是……

流氓!变态!登徒子!

摄政王殿下自然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好,但是,哪还管得了这么多?眯了眯眼,望着她一脸嗔怒的样子,问道,“你昨天去见了谁?”

这下子,该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吧!

没良心的女人!

“我昨天……”楼月卿蹙了蹙眉,这才想起,这厮为何一直别扭着,可不就是知道她去见了谁又不肯直接点名,然而,楼月卿更加疑惑的是,“你怎么会知道我昨天去见了谁?”

这厮昨天还在利州吧。

等等……冥夙!

楼月卿想死,她竟然忘记了,这厮把冥夙留在京中保护她,她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别交代不许禀报,冥夙都会上报……

所以,她昨天,哦,不对,她这些天干了什么,他都是知道的……

楼月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摄政王殿下挑挑眉,“怎么?以为你去见野男人的事儿孤不会知道?”

楼月卿嘴角一抽。

野男人……

然而,楼月卿乐了,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问,“容郅,你吃醋了?”

虽是问话,却是肯定!

怪不得一回来就一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样子,原来是……吃醋了!

啊哈哈!

容郅脸一沉,脸不红心不跳的道,“瞎说什么?孤会吃那个野男人的醋?笑话!”

无忧怎么都是他的,他有必要吃醋?真是莫名其妙!

楼月卿白眼一翻,心里那个乐啊!就差没有捧腹大笑了!

这男人拈酸吃醋起来真是……可爱!

楼月卿眉眼间的笑意摄政王殿下哪会看不到,当即就不高兴了,“严肃点!”

闻声,楼月卿立刻就摆着一副正经脸,静待某人继续瞎扯淡!

反正她今儿高兴!

姑且不去看她眼底那欠修理的笑,摄政王殿下绷着脸问道,“你去见他做什么?还失魂落魄的样子?”

这一点,他是十分不高兴的!

就没见她对着他失魂落魄过!这差别,摄政王殿下就不高兴。

楼月卿脸色一黑,失魂落魄?

冥夙那丫的简直是胡说八道!

她那是失魂落魄么?分明是看到了南宫翊,出来的时候还有些难以置信……

什么人啊!

竟然虚假报信让她受今日的无妄之灾!不把他往死里整一次,她就跟容郅姓!

摄政王殿下见她不吭声,手指卷着她的墨发,极具耐心的样子,“嗯?怎么解释?”

楼月卿一副义愤填膺的道,“什么失魂落魄?简直是无稽之谈,你信我还是信冥夙?”

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信手下还是信你媳妇儿!

这问题?

摄政王殿下想了想,很老实的道,“孤觉得,这事儿还是不能信你!”

虽然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这事儿吧,可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这是原则性问题!

闻言,楼月卿脸色一沉,咬牙道,“容郅,你这辈子跟他过吧!”

太过分了!

说的什么话?摄政王殿下无语至极,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说吧,你去见他做什么?”

楼月卿冷哼一声,“跟你有关系么?”

容郅看着她,面无表情!

楼月卿继续摆谱,“我又没嫁给你,你管我做什么?”

叫你信冥夙不信我!

闻言,摄政王殿下眯了眯眼,不语。

然而,不说话,却直接站了起来,将她拦腰抱起,一掌冷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楼月卿一种不好的预感……

整个人被他拦腰抱起,楼月卿立刻问道,“喂,容郅,你干什么……”

容郅没等她说完,也不曾搭理她,而是直接抱着她,走进了不远处开着门的闺房,大步走向楼月卿的床榻。

楼月卿心头一颤,整个人已经被放在上面。

而她还没来得及躲开,他已经倾身压着她,整个人覆在她上面。

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眼底仿若暗夜的夜空般浩瀚无垠,看不清,探不明……

而楼月卿却从他深邃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情欲。

毫不掩饰的情欲和占有欲,看着她,仿若想要把她揉进身体里,这种眼神,她不是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

楼月卿身子一僵,讷讷的看着他,“容郅……”

然而,他一开口,容郅就直接封住了她的嘴。

仿佛风卷残云一般不留一丝余地,瞬间就夺了她的呼吸,霸道的长驱直入……

楼月卿瞪眼,“唔……”

突然被吻,楼月卿下意识的推了推,可是,容郅紧紧扣着她的手,让她无法挣扎,两人并非第一次亲吻,楼月卿也不矫情了,便没有再推着,任由他吻着,可是,下一刻,她却懵了……

她一松手,他的吻移开,直接吻着她的脖子,一边伸手,把她的衣领扯开,露出半边香肩……

楼月卿身子一僵,随即立刻用力的推开了他。

“你……”他想做什么……

容郅俯视着她,眼底的欲望愈发的浓,还带着一丝丝怒气,咬牙道,“楼月卿,今日孤就把你办了,看看孤能不能管你!”

楼月卿闻言,脸色一变,“不……唔……”

然而,她刚开口,他已经再次倾身而下,再次封住了她的唇。

楼月卿想死的心都有了……

------题外话------

呜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