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又是初一(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走了之后,楼月卿没多久就从房间出来了,换了一身衣裳,把被容郅弄乱的头发整理好,给红肿的唇抹了点脂粉,看着没那么……咳咳,没那么明显之后,才敢出来。

容郅已经走了,看着外面空荡荡的没人,她撇撇嘴,往楼下走去。

其他人还好,都是规规矩矩的,好似并不知道容郅来过了一样,可是,莫言就……

看着莫言笑的贼贱贼贱的样子,楼月卿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莫言姑娘一脸讳莫如深,笑眯眯的道,“看到主子好好的,莫言开心!”

不过,上小瞄了一眼楼月卿,看着好好的,真的好好的么?

摄政王殿下在上面待了一个时辰呢……

楼月卿闻言,脸颊一阵酡红,随即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我不好好的难道还缺胳膊断腿?”

什么话!

莫言眼观鼻鼻观心……

谁知道了,孤男寡女待了那么久……

楼月卿懒得搭理她了,看着外面太阳快下山了,不由得有些好奇,转头看着玄影挑挑眉,“你家王爷来多久了?”

玄影一板一眼的回答,“回郡主的话,王爷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

楼月卿嘴角一抽……

一个时辰……

他刚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

楼月卿想了想,又问,“他何时回京?从哪里进来的?”

翻墙还是……

玄影答曰:“王爷刚到一个多时辰,一回京就直接来了宁国公府,是从正门直接进来的!”回答得很详细!

楼月卿想死!

她已经在风口浪尖上两天了,现在这厮直接从正门进来一待就是一个时辰……

她敢肯定,这事儿又是闹得满城风雨!

容郅……

回来害她的吧……

“他进宫了?”

“是!”朝中事情本来就多,王爷本来一进城就该进宫处理政务的,来这里待了一个时辰,肯定不能再耽搁。楼月卿没再说什么,现在离天黑还有快两个时辰,他进宫应该待不了太久。

看着外面的天色,楼月卿淡淡的说,“走吧,去看看大嫂!”

“是!”

蔺沛芸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楼月卿到的时候,她正在给孩子做衣裳,蔺沛芸女红很好,这几个月给灵儿做了不少衣裳,精致又好看。

楼月卿之前本来是想着来请教她的,但是还是不麻烦她。

鉴于她现在身怀有孕,又是出了这档子事刚好,楼奕琛勒令她不许出门,甚至连管家的大权都还给了宁国夫人,她也就只能缝缝补补,这不,半天下来,就缝了一件小衣服。

楼月卿没让人通报直接走了进来,看着蔺沛芸坐在那里神色认真地一针一线缝补,而灵儿则是坐在旁边闪着大眼睛看着,楼月卿直接走了过去。

蔺沛芸看到她来,停下了动作,含笑道,“妹妹来了?”

正要站起来,楼月卿忙道,“大嫂坐着吧!”

蔺沛芸闻言,便也没有起来。

灵儿乖顺的叫了一声,“姑姑!”

楼月卿揉了揉她的脑袋,便拿起蔺沛芸缝好的一件小衣服细细的看着。

是一件浅蓝色的对襟小衣,很简单的样式,布料也是一般的锦缎。

因为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所以,蔺沛芸便挑了有些男女都能穿的布料来做衣裳。

随即放下,看着蔺沛芸轻声道,“大嫂身子刚好,还是莫要太费神的好!”

闻言,蔺沛芸低低一笑,无奈道,“一早母亲唠叨了一遍,夫君刚才出去之前刚唠叨完,你就来了,我已经好了,哪有那么娇弱?”

“大哥不在家?”这个时辰怎么还出去?

都已经申时了,再过一个多时辰就天黑了,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

蔺沛芸颔首,“嗯,随着摄政王一同入宫的,刚走不久呢!”

楼月卿了然,“原来是这样,不过母亲和大哥也是为大嫂好,针线活交给绣娘们做就是了,好好休息才是重要的!”

“嗯!”

在蔺沛芸这里跟她聊了一下,楼月卿才回揽月楼。

没多久,天就黑了。

楼月卿沐浴完,吃了东西,看着天黑了,便带着莫言和玄影一同出了门。

到摄政王府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李逵直接把她带去了紫竹林。

紫竹林是摄政王府的一片竹林,入口处立着一块碑,上次楼月卿跟着庆宁郡主来过这里,不过没进去。

紫竹林下面,是一个密室,楼月卿跟着李逵走了进去,容郅已经在里面了。

密室门口守着冥夙和薛痕两个人,看到她,连忙座作揖行礼。

楼月卿看着紧紧闭合的密室石门,蹙了蹙眉,看着李逵淡淡的问,“容郅自己一个人在里面?”

李逵低声道,“殿下这个时候不想看到任何人!”所以,自然不会有其他人在里面。

楼月卿听见,了然。

上次在凉州也一样,他也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让任何人进去。

对与容郅而言,高傲如他,这个时候的狼狈是不情愿被人看到的……

李逵问道,“郡主要进去?”

楼月卿没说话。

她能想象得到,里面的容郅现在的模样,他一定很痛苦,焚心蛊已经在他体内存活快二十年了,容郅也会因为蛊毒的成长,一年比一年痛苦,特别是最后一年,一次比一次难以承受。

可是,进去么?

他不想被她看到……

其实她不是不能理解,这样的心情,她以前寒毒发作,也是不喜欢有人在身边……

拧了拧拳头,楼月卿沉思片刻,看着薛痕,楼月卿淡淡的问,“他进去的时候,说了什么?”

薛痕低声道,“王爷说,希望您不要进去,他不会有事!”

楼月卿不觉惊讶,看着紧紧闭合的石门,沉默不语。

因为是密室,所以里面的动静外面是不可能听得见的。

现在才酉时,离子时还差两个多时辰,这么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

看着楼月卿站着不语,莫言疑惑的问道,“主子不进去么?”

一天黑就奔赴过来,她还以为主子会毫不犹豫的进去。

毕竟,因为即将初一,她都担心了好几天了,就怕摄政王不回来,怕他在外面蛊毒发作自己不能陪着他。

“算了!”楼月卿忽然幽幽道,“我在这里等他出来!”

她刚说完,旁边的几个人都很惊讶。

冥夙和薛痕更是不解,上次在凉州,郡主的态度他们记得很清楚,是非要进去不可,这次怎么……

楼月卿没解释。

她很想进去陪着他,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会希望她在里面,不会希望再被她看到和上次一样的狼狈……

两个时辰,仿佛已然过了两辈子。

楼月卿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石门,仿佛想要透过石门看到里面。

莫言劝着她坐下,连椅子都搬来了,可是,她完全不理会,就这样站在那里。

时不时问一声,“还有多久?”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回答,都离子时很远……

楼月卿从来没有觉得,原来两个时辰过得那么慢,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她很想让他们把门打开,可是,话卡在喉间,她还是忍了下来。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拳头,修长的指甲嵌入皮肉中,一滴滴血滴落在地上,滴在裙尾上……

莫言连忙给她包扎,楼月卿一动不动,继续站在那里等着。

当子时来临,石门打开的时候,楼月卿脚都僵了……

她直接整个人一软,瘫坐在地上,并没有进去,容郅很快被薛痕和冥夙移回水阁。

容郅被搀扶着出来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了,脸色极其苍白,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还有头发都极其凌乱,身上还有不少血迹……

楼月卿缓了口气,站了那么久,方才还没感觉,现在才感觉到头一阵晕眩……

“主子……”莫言扶着她。

玄影也蹲下来扶着她。

楼月卿被搀扶着缓缓站起来,坐在一早就放在一边的椅子上,脸色有些难看。

莫言看着楼月卿脸色有些不好,不由得轻声问道,“主子要去看看摄政王么?”

楼月卿点了点头,无力道,“去吧!”

因为容郅每月蛊毒发作已经是常态,所以,并不需要大夫,楼月卿到的时候,冥夙和薛痕已经把容郅放在水阁二楼的床榻上。

楼月卿看着容郅身上的衣服一片皱褶,凌乱不已,而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给他换衣服的样子,只是拿着药打算给他包扎身上的伤口,便忍不住道,“去拿一套他的衣服过来!”

这个样子躺着,她实在是看不下去!

闻言,摄政王殿下的三只手下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郡主要给王爷换衣服?

她身旁的莫言也是一脸见鬼的看着她,呃,主子这是要给摄政王殿下换衣?

见他们不动,楼月卿挑挑眉,“怎么?”

肯定没问题!

“是!”李逵连忙去找衣服。

很快,李逵拿着一套干净的袍子走来……

然而,楼月卿又淡淡的说,“给他换上!”

李逵闻言,忙道,“属下不敢!”

王爷身边从来没有人近身服侍过,就是不喜欢有人近身,穿衣服这种事情,也是自行动手,以前蛊毒发作,他们也从不敢给他换衣服……

楼月卿看着不只是李逵,连冥夙和薛痕都很默契的退后一步,嘴角一抽。

他们不换谁来?

------题外话------

二更老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