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替孤去找几本小话本(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挑挑眉,看着冥夙,“你帮他把衣服换上!”

冥夙连忙退后两步,“属下不敢!”王爷若是知道,肯定削了他!

楼月卿眉头一皱,看着薛痕,“你!”

薛痕又是一副惶恐的样子,“郡主莫要为难属下了!”

看着他们一个两个三个都死活不肯,楼月卿就纳闷了,看着他们问道,“怎么了?又不是让你们上刀山下油锅,做什么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个个脸上都摆着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又不是给女人换衣服,真是……莫名其妙!

那三只眼观鼻鼻观心,很默契的,不吭声了!

楼月卿只好看着身后的两个人,“你们……”

莫言哪儿不知道楼月卿打什么主意,立刻道,“主子,我是个姑娘!”

而且,主子有点自觉好不好,摄政王殿下怎么说也算是你男人,你让我们给换衣服?心可真宽!

楼月卿:“……”

难道我不是姑娘?

看了一眼玄影,那姑娘已经绷着脸退后了几步,不用吭声,楼月卿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

忍不住看着容郅,纠结纠结再纠结……

他这幅样子,原谅她看不下去了……

见她苦着一张脸好似在纠结着什么鬼,薛痕忙道,“郡主,若是王爷知道是您帮他换的,理应不会生气的!”

不仅不会生气,还会很高兴……

楼月卿面无表情的道,“我也是个姑娘!”

呃……

薛痕嘴角一抽,正要开口,一边的李逵满脸无奈道,“那就只能让王爷这样睡一个晚上,等明日再让他自己换了,不过,如今天气凉了些,这一身汗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病,去年就……”

点到为止,不说比说出来效果更佳……

楼月卿:“……”意图不要太明显!

不过,这样下去真的可能会生病……

纠结片刻,楼月卿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道,“你们……”咬了咬牙,没好气道,“都滚!”

身前身后五个人呲溜的就没影了……

楼月卿一副视死如归的看着容郅,再看看摆在一旁的衣服……

非礼勿动非礼勿视……

不过,还是想看看……

所以,某人最后是有总结的:长得不赖,身材不错,手感也棒棒哒……

不过身上有疤……

容郅昏迷了两个时辰就醒了,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楼月卿坐在他身边,等着等着,自己直接趴在他身边睡着了都不知道,所以,容郅一睁眼,就看到了楼月卿趴在床边眯着眼睡着。

两个时辰过去,容郅脸色恢复了些,不过还是有些苍白,薄唇更是毫无血色……

看着楼月卿趴在旁边,他蹙了蹙眉,掀开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袍被换了……

剑眉一蹙……

不过,知识一刹那,就缓缓起来,动作轻柔的抱着她放在了自己刚才躺的地方,昨夜耗费的内力也都恢复了些,不过还是有些难受,他把她放在床榻上后,自己也躺在她身边,继续闭目休息。

楼月卿昨晚睡得晚,本就十分疲累,所以一直睡着,被抱起来了也毫无察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巳时了。

楼月卿一坐起来,看着自己已经躺在床榻上,而旁边已经没人了,她蹙了蹙眉,翻开被子下床……

这里是二楼,且悬窗开着,所以,外面的日光已经斜射进来,一看就知道不早了。

正打算往楼下走去,屏风后的隔间传来声音,楼月卿脚步一顿,黛眉一蹙,看着那边的屏风。

思索片刻,走了过去。

然而,当看到屏风后的美男出浴图时,楼月卿明媚的眸子一瞪,随即脸颊一红,耳根子也跟着滚烫起来……

然后,在里面的人抬头看过来时,她跑了!

摄政王殿下刚沐浴好,正在穿衣,感觉有人靠近便抬头看过去,然而看到某个女人逃命一样跑了,一脸懵逼……

呃……

随即嘴角微勾,低低的笑了……

楼月卿跑到一楼的时候,仍然感觉自己的脸很热,忍不住伸手捂脸……

作孽的人生啊!

昨晚上给他换的时候,她都忍着不敢直视,虽然还是忍不住瞄了几眼,可是人是昏迷的,压力不大,然而刚才……

活生生的人啊,什么也没穿啊……

啊啊啊啊!

莫言看着她坐在那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凑过来问,“主子怎么了?怎么脸那么红?天儿也不热啊!”

一大早的,做什么一副被火烤的样子?

楼月卿:“……你滚!”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利用着这空闲,楼月卿梳洗了一下,洗了把脸人也看着没那么别扭了,所以,摄政王殿下弄好一切下来的时候,楼月卿已经恢复正常,当做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等着吃早膳,不对,是午膳!

虽然精神不太好,但是心情不错的摄政王殿下依旧是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走来,看着一副淡定的坐在桌边的楼月卿。

早膳已经端上来了,不过屋子里并无多余的人,就她一个,显然是人都撤下去了。

挑挑眉,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

勾了勾唇,“无忧……早!”

楼月卿:“……王爷早!”

哟,这么淡定?不过,摄政王殿下绝对不是一个你不提这事儿我便就此揭过的人,疑惑不解的问,“无忧怎么了?脸这么红?”

楼月卿:“……”不是已经不红了么?刚才好不容易淡定下来……

“热!”

然而,刚说出这话,不远处垂着的帘帐被入室的风撩起……

容郅很不配合的笑了,低哑的笑声响起,似乎心情十分愉悦……

咳咳,连老天爷都拆台,他还能说什么……

楼月卿哪儿听不到他的笑声,立马就不乐意了,一脸羞怒的瞪着他,“不许笑!”

摄政王殿下笑容更甚。

此时的她,一副娇羞嗔怒的模样,怕是在没有比这更迷人的了……

他喜欢,喜欢如此这般喜怒哀乐毫不掩饰的她,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这般真实……

楼月卿本就很不好意思,被他取笑,哪里还绷得住,恼怒道,“你再笑我就走了!”就差没有站起来跺跺脚了……

摄政王殿下笑声戛然而止!

“生气了?”

楼月卿冷哼一声!

摄政王殿下挑挑眉,悠悠道,“孤被偷看都不生气,你这个偷看的人有什么可气的?”

他才是受害者好么?

楼月卿横了他一眼,强调道,“不是偷看,是不小心看到!”

她哪儿知道他一大早的会沐浴,要是知道,打死也不会跑过去看,而且看到的还是一丝不挂……

没脸见人了!

摄政王殿下笑意渐深,从善如流,“嗯,你说是不小心就姑且算是不小心吧……”顿了顿,又蹙眉不解道,“可是那也是孤亏了,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楼月卿:“你……容郅,你有什么可亏的?我还是个姑娘!”

啊啊啊!被他气疯了!

这种事情是这样算的?岂有此理!

摄政王殿下很伤脑筋,怎么就说不明白呢,“可孤也是清清白白……”

“噗嗤!”他刚开口,楼月卿就忍不住了。

摄政王殿下:“……”本来就是!

楼月卿腾地一声站起来,一脸烦躁,“不吃了,回家!” 继续待着,她会忍不住打他!

然而,人刚站起来,就整个人被他一扯,坐在他怀里。

一如既往地扣着她的腰,楼月卿也不挣扎,反正挣扎也没用,只是怒瞪着他,“做什么?”

摄政王殿下一脸悲春伤秋的看着她,叹了声,“孤清白没了,无忧难道想不负责?”

对于这种人,楼月卿很想直接送他去见阎王!

楼月卿直接怒了,“容郅,你要不要脸?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而且你一个大男人计较这么多做什么?”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容郅……

摄政王殿下不要脸起来,是很豁的出去的,直接回以一句,“脸哪有无忧重要?”

瞧瞧,这是他该说的话么?

楼月卿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某人有挑挑眉道,“而且,刚才不是故意的,昨晚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呃……”楼月卿一脸茫然,随即问,“你怎么知道是我换的?”

难道一大早的有人告诉他了?

是谁?不会有事冥夙那丫吧?

摄政王殿下闻言,笑了,“孤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还真是无忧给换的……”

楼月卿:“……”

摄政王殿下一脸悠然的道,“孤没想到无忧是这样的,趁着孤昏迷不醒占便宜,也不知道对孤做了什么,如此……”

楼月卿听不下去了,直接脸色一沉,咬牙,“容郅,你够了!”

摄政王殿下闭嘴,就这么看着她。

反正他今儿心情异常的好!

楼月卿直接破口而出,“你以前不也偷看了我洗澡?有来有往,你哪里亏了?”

第一次在姑苏城见到的时候,她可是在沐浴,这厮直接掉下来,这事儿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哼,非得逼她算账!

“哦……”摄政王殿下这才想起,几个月前的昨天,确实有这么回事,然而,想起这事儿……

这事儿就更好办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互相负责吧……”

楼月卿一脸懵逼,“互……互相负责?”

“嗯!”再也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儿了!

楼月卿想死!

这是什么道理?

“你滚!”

她这般模样,可谓赏心悦目,怎么看都不够!

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知道无忧可还满意?”

楼月卿已经不想再被套话了,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满意什么?”

摄政王殿下勾了勾唇,附在她耳边低语一番,然后,楼月卿的脸,再次红了……

恼羞成怒的瞪着他,“容郅,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楼月卿已经决定了,他要是再磨叽下去,她真的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

简直是让她怀疑人生!

说好的冷漠无情呢?说好的不苟言笑呢?说好的……

这死不要脸的谁家孩子!

摄政王殿下笑了笑,倒是好似知道她的心思似的,不吭声!

然而,依旧紧紧抱着她!

狐疑的看着他,楼月卿问出了心中疑虑,“容郅,你最近是不是……看小话本了?”

怎么一个明明是什么也不懂的童子鸡摇身一变成了七彩孔雀了……

小话本?摄政王殿下一阵不解,“那是什么东西?”

怎么忽然提这事儿?

呃,一脸茫然就是没看过咯,可是,这信手拈来的流氓话从哪学的?

楼月卿是不知道,对于男女之事,男人从来都是自学成才的!

“哦,你不认识就算了!”

楼月卿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让摄政王殿下顿生疑惑。

嗯,听她的口气,应该是好东西,有时间让冥夙去找几本来看看……

楼月卿哪里知道,今日也就是随口一提,然而在不久的将来,她悔恨不已……

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小话本都全烧了!

肚子一阵咕咕叫,推了推他,楼月卿拧眉,“放我下来,我饿了!”

容郅闻声,倒是放开了她。

吃完了早膳,楼月卿就回宁国公府了,容郅本想送她,但是楼月卿不肯,他只好作罢。

不过,楼月卿一走,容郅就让薛痕和冥夙进来。

他今日没有上朝,所以朝中的事情便都让皇帝处理了,只是还是不得不过问。

“东宥使臣何时到?”如今这事儿至关重要。

薛痕立马回话,“宁国公已经出发去迎接东宥使臣,怕是下午便可抵京!”

薛痕可是真感激这次东宥使臣的到来,不然他昨天就回不来了!

王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打算让他待在利州,第二天又改变主意了……

不过,薛痕是没想到,他家主子是在逗他!

容郅拧眉,“下午……”

顿了顿,抬头看着冥夙淡淡的问,“南宫翊离京了?”

冥夙立刻道,“回王爷,东宥太子昨日一早便离开京城,怕是已经跟东宥使臣回合了!”

南宫翊在楚京,其实他们早已知晓,但是并不打算理会,只是那天楼月卿很南宫翊见面,他们才重视起来。

本以为提前进京是有别的事情,谁知是来勾搭王妃的,那还得了……

趁着王爷不在,竟然勾搭王爷的人,简直是找死!

所以……

容郅挑挑眉,“伤的如何?”

冥夙道,“不算轻!”

所以王爷当夜就传来命令,派人去刺杀,不用死,受点伤就行!

南宫翊刚出城没多久,就遭遇了王府暗卫的刺杀想来伤的不算轻,但是不会致命就是了!

摄政王殿下冷哼一声,怎么就没缺胳膊断腿?

竟然敢勾搭他家无忧,简直是不知死活!

冥夙就疑惑了,“王爷,您为何不让人直接杀了他?”

哪怕不是因为这事儿,就因为他是敌国太子,上次还差点要了宁国公的命,就该死了,何况,南宫翊这个时候就在楚京蹦跶,哪怕是死在这里,东宥也无话可说。

闻言,摄政王殿下挑挑眉,“你不觉得他很有趣?”

呃……有趣?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容郅也没多解释,看着薛痕淡淡的说,“你先下去!”

薛痕颔首,退了下去!

薛痕一走,就剩下冥夙候命,冥夙不解的看着容郅,“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摄政王殿下淡淡的说,“你去帮孤寻几本小话本!”

既然无忧提了,应该是好看的,嗯,寻来看看也无妨!

冥夙闻言,一个趔趄……

他是不是幻听了?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所以产生了幻觉,还是刚才没仔细听,所以听错了?

他的反应,让容郅有些不悦,“怎么?”难道这很难?

冥夙咽了口气,忍不住的要确认,“王爷刚才是说……要小画本?”

摄政王殿下一本正经的点头,“嗯!”

呃……

“王爷要看?”冥夙定定的看着自家主子……

摄政王殿下不耐烦了,“孤不看让你找来做什么?”

冥夙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王爷竟然要看那种东西,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啧啧……

估计又是因为郡主吧!

见他杵着不动,摄政王殿下脸一沉,“愣着做什么?”

冥夙连忙退下,“属下立刻去找!”他得下去缓缓,不然真的难以接受!

不过这东西不难找,去宫里把藏书阁的搬过来就好了,绝对是孤本!

他一走,容郅这才若无其事的继续看奏折……

楼月卿一回到宁国公府,就看到宁国夫人在等着她……

宁国夫人已经等了很久了,一大早过来才知道,自家闺女竟然大晚上出去,一个晚上都没回来,若不是知道她去了哪里,宁国夫人都要派人去找了!

楼月卿昨晚不是正大光明从门口出去的,而是让莫言和玄影轻功带她出去的,所以府中无人得知。

看到她回来,宁国夫人一脸淡定的坐着。

楼月卿一上楼,看着坐在外间的桌边,一脸淡然的宁国夫人,楼月卿只好上前,硬着头皮叫了一声,“母亲!”

眼皮一抬,宁国夫人凉凉道,“舍得回来了?”

楼月卿一阵心虚!

宁国夫人挑挑眉,看着她问,“什么时辰了?”

楼月卿呼吸都弱了些,“午时……快过了!”

她在摄政王府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巳时快过了,跟容郅掰扯了那么久,吃了东西,立马就赶回来了……

也不算迟了……

宁国夫人绷着脸,那叫一个心塞!

她能不心塞么?一大早过来才知道自家闺女一个晚上都不在,等了一上午,嘿,这死丫头竟然过了午时才回来。

若不是她不是那些迂腐的,现在就直接拖着她跪祠堂去了!

人可还没嫁呢!

楼月卿心虚的要死,上前站在她身边,戳了戳她的肩膀,“母亲……”

宁国夫人忽然开口,“卿儿……”

“嗯?”

宁国夫人言简意赅,“母亲很想棒打鸳鸯!”

楼月卿:“……”

棒打鸳鸯?

一向正经的宁国夫人突然说要棒打鸳鸯?

宁国夫人哀叹一声,道,“你这人还没嫁就这样,若是嫁了人,日后估计都不会回来看我了……”

自家女儿最近的行为,便是活生生的女大不中留!

这才刚回来几个月,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容郅勾搭到手了,之前做衣服的事儿就不说了,如今倒好了,直接夜不归宿!

真是头发都白了几根!

楼月卿嘴角一抽,“母亲,您能好好说话不?”

宁国夫人没好气的看着她!

随即无奈道,“行了行了,我不逗你就是了,瞧你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她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就想逗逗她,不过,她也是被她气到了。

她一大早的吃了东西就过来了本想看看她,谁知道一来才发现,人不在!

听雪听雨也是不知道人去哪里了,莫言和玄影也不知所踪,她想想昨日是初一,就知道她在哪里,等了又等,竟然等了两个时辰才回来!

真是要气死她!

好好的一个闺女,就这样被摄政王给勾搭走了!

楼月卿撇撇嘴,本来就是!

宁国夫人忍不住唠叨,“不过说来,我还是得说说你,你说你一个姑娘家,跑去他那里做什么,你又不是大夫,万一被他欺负了,我看你怎么办!”

孤男寡女,谁知道会怎么样!

她也是过来人,咳咳,怎么会不知道,心生情愫了,再凑到一起,万一一时脑子发热……

简直是胡闹!

明明不是她亲生的,怎么就跟她这点像?

楼月卿拧眉,“母亲想多了……”

就容郅那副死德性,就算是他想,也是有心无力啊,她可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话说回来,她不肯,他也不敢啊。

宁国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无奈至极,“你……算了算了,你自己懂分寸,别胡来就是了,我也懒得管你这些!”

她能说什么?该庆幸自己还算是看得开的,不像那些被礼法和规矩束缚的妇人,不然真被气死!

楼月卿点点头,“知道了!”

宁国夫人也点到为止,恢复如常,沉声道,“行了,我今儿过来是告诉你,今日东宥使臣就到了,东宥太子要求娶你的事儿,也已经不是秘密了,估计过两日宫中就会举办宫宴,这次你又在风口浪尖,所以,万事小心些!”

随着东宥的出使,东宥使臣的来意也被传开了,如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楼月卿乖顺的颔首,“嗯,我晓得了!”

宁国夫人不说她也知道,这次她会随着东宥来使,再次被推倒风口浪尖。

宁国夫人有绷着脸道,“还有,以后不许像昨晚这样胡闹!”

“……好!”

宁国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哪里还敢吱声?

不然真被棒打鸳鸯,那就苦大发了!

不过,她不知道,这事儿,她以后该是会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