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恶毒谣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翊伤的不重,但是,也不算很轻!

他哪里会想到,会在离开楚京后没多远就遭遇了刺杀,因为是秘密进楚京,所以他只带了成毅和曹寅两个人,又是意外遭袭,来者个个武功都不弱,他便受伤了!

一剑刺中肩胛骨,虽不致命,可是,也流了不少血……

刺杀的人好似并不是要他的命,把他伤了人就撤了,让他十分郁闷……

想不出究竟是谁要刺杀他,又不是要他的命!

但是,他受伤之事并未声张,回到东宥使臣抵达的平城驿馆,只是让随行的太医包扎了下,休息了一夜,一大早就随着队伍往楚京前进。

长长的队伍在官道上缓缓前进,南宫翊坐在自己的马车上,因为马车的颠簸让他本来包扎好的伤又裂开了,脸色有些难看!

马车很大,里面置了一张软榻,软榻前还有一块空地,让他可坐在上面可以舒服些,但是一路上的颠簸,弄得再怎么舒适也让他苦不堪言。

他很不喜欢坐这些马车,若非受伤了,他倒是愿意骑马,可是,也就是想想!

他是十分怀念以前的飞机和车……

成毅又把随行的太医带来,给他包扎再次裂开的伤口,而南宫翊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马车里,南宫翊靠着软榻,任由太医给他包扎再次裂开的伤口,成毅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成毅低声道,“殿下,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走吧!”

再这样下去,怕是真的越来越严重,致命都是可能的。

南宫翊任由太医给他包扎,剑眉紧拧,有些无力道,“不用,继续赶路!”

他这个时候若是让队伍停下,必然会耽搁进京的时间,反正今日是一定要抵达楚京的,倒不如快些!

成毅沉声道,“可是还需要将近一个时辰才能到楚京,殿下……”

南宫翊咬牙,“本宫忍得住!”

这点伤他还不至于受不住,又不会死!

成毅只好闭嘴!

他怎么会不知道,殿下的命令从来不容置喙,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这伤势再继续恶化下去,也是会要人命的!

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要刺杀殿下,伤了人就这样跑了……

太医包扎好后,恭声道,“殿下,已经好了!”

南宫翊嗯了声,随即凌厉的眼神看着他,淡淡的说,“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虽然他受伤的事情南宫渊是知道的,但是,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此次出使楚国的人,还有好几个大臣和宗亲,若是他们知道了自己受了伤,定然是瞒不住的。

太医连忙点头,“臣明白!”

“下去吧!”

太医连忙下马车。

南宫翊继续闭目养神。

成毅思索片刻,道,“殿下,依属下看,此事不可不查!”

闻言,南宫翊淡淡的问,“查?你以为是谁做的?”

成毅立刻道,“此次殿下的行踪知道的人不多,但是闳王却是知情的,会不会是他……”

其实,他一直都怀疑,甚至是肯定,因为如今朝中唯有闳王是殿下最大的障碍,且也只有他知道殿下的行踪,有这个动机!

因为这一年来殿下的崛起,让皇上对这个儿子一直都欲除之而后快,而闳王是皇上最信任的弟弟,连兵权都大半交给他,这次也是一样,得知殿下所要娶之人的身份后,便忌惮不已,让闳王随行,不过是想搅黄此事,甚至是在途中便把殿下置于死地。

殿下先行来楚,知道的人不多,但是闳王是知道的!

南宫翊闻言,淡淡的看着他,没说话。

南宫翊的眼神让他有些心惊,问,“殿下,难道属下猜错了?”

南宫翊蹙了蹙眉,淡淡的道,“若是皇叔做的,本宫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刺杀的人,明显是在警告他什么,而南宫渊却不会这样,他知道这一点,南宫渊这个人,要么就不会轻易动手,要动手,就不会轻易收手,这次他只是受伤,绝对不是南宫渊做的!

昨日那些人只是刺伤了他便撤离了,而那些人武功都不弱,他身边只有成毅和曹寅二人,若是他们想要他的命,不难!

毕竟,他不会武功!

闻言。成毅了然,“是属下大意了!”

这一点,他倒是没想到。

那既然如此,会是谁呢?

南宫翊淡淡的说,“本宫在楚京的事情,并非无人知道,你想想,还有谁有这个动机?”

他虽然是秘密入京,但是,他敢肯定,这事儿并非无人知道。

只是……

成毅在沉思片刻,又问道,“殿下,您说……会不会是卿颜郡主?”

南宫翊闻言,立刻笃定道,“不会是她!”她不会这么做,绝对不会!

“那……”

南宫翊打断他的话,忽然问道,“你不是说,容郅派了不少人在她身边保护么?”

成毅点头,“确实如此,卿颜郡主身边,有不少人暗中保护她……等等,殿下的意思是,此事乃楚国摄政王所为?”

对啊,殿下在楚京的事情,容郅哪怕不在京中,可是摄政王府控制整个楚京,怎么会不知道?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那天殿下和卿颜郡主见面的事情,在卿颜郡主身边保护的人不会不知道,他自然也知道了,所以……

警告!

南宫翊淡淡的说,“除了他,应该不会有别人!”

而且,据他所知,容郅身边高手如云,那些刺杀他的人个个都武功不错,如此看来,就是他了!

因为他去见了月儿,所以,容郅派人来警告!

呵,真是有趣!

成毅闻言,有些不解。

不过,南宫翊已经闭目,他也不敢再打扰。

同一队伍的另一辆马车里。

这是南宫渊的马车,不过,并非他自己一个人坐,旁边还坐着他的新婚王妃,梅语嫣。

比起南宫渊的随性和自在,梅语嫣则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若非马车有些颠簸让她身子跟着颤动,鬓角的步摇不停地晃动,她几乎就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了。

活生生的一个知理端庄的闳王妃。

然而,这样的女人,着实无趣!

南宫渊靠着软榻闭目养神,马车里安静的只能听到马车底下传来的轱辘声,这样的寂静,依然维持了许久,可是手下来报,“王爷,太子方才又召见了太医!”

南宫渊骤然睁眼,旋即眯了眯眼,淡淡的说,“知道了!”

而梅语嫣,一听到禀报声,袖口下的指尖一颤,轻轻握拳,本来平静的眸中,一闪而过的担忧。

脸色有些隐隐的难看。

又召见太医……

这时,南宫渊看着她,淡淡一笑,“王妃看着脸色不好,可是累了?”

语气虽然不至于温柔,却也不算冷淡。

梅语嫣一僵,随即莞尔一笑,低眉道,“妾身无碍,王爷不必担心!”

南宫渊闻言,眸色渐深,忽然问道,“可是担心翊儿?”

梅语嫣身子僵硬,看着他深不可测的眼,嘴唇颤了颤,正要解释,“王爷,妾身……”

南宫渊没等她解释,笑了笑,道,“你是他的皇婶,担心是正常的,不过不必担心,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

梅语嫣咬了咬唇,显然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她看来,南宫渊是她怎么也看不透的人,他好似很喜欢她,从成婚至今,他对她都很温柔,甚至他的女儿对她不敬,他也会处罚,可是,又让她觉得,这个丈夫,似乎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感情,虽然他对她很好,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就有这样的感觉。

南宫渊笑了笑,又温声问道,“王妃应该是第一次来楚国吧?”

梅语嫣低声道,“妾身第一次离开东宥,所以确实是第一次来楚!”

她是深闺千金,虽然出身将门,但是,却是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也不止在金陵待过,但是,来楚国,这么远的距离,却是第一次。

“原来如此!”南宫渊似乎没什么想说的了,打算继续闭目养神。

梅语嫣看着他继续闭上了眼,不着痕迹的缓了口气,皱了皱眉,看着他,眼神有些幽怨。

这个丈夫,她是怨恨的!

长长的队伍继续往楚京城门而去。

终于,在未时的时候抵达了楚京城门口。

城门口,楼奕琛已经在等着,一起的还有慎王世子容易琰,礼部尚书姚庭深,还有几个随着一起迎接使臣的官员。

城门口也围了不少人。

两方交涉后,队伍便缓缓进了城门。

……

楼月卿在送走了宁国夫人之后,本想继续缝着那件已经缝了一半的袍子,可是,今日使臣入城,外面很热闹,容昕就来了宁国公府,把楼月卿拽着出了门。

楼月卿无奈,只好跟着去看热闹。

站在容昕定好的茶馆二楼,看着下面缓缓过去的使臣车队,楼月卿倒是没什么感觉,而容昕却是很有兴趣,看着那些东宥人的衣服首饰什么的……

其实和楚国差不多……

不过,隐隐传来的议论声,却让楼月卿忍不住侧目仔细听着。

这是从隔壁传来的声音,所以听得有些清楚,好几个人在聊天,而她的名字赫然在列。

“听说这次东宥太子亲自前来,是来求娶卿颜郡主的!”

“不是吧?怎么又是她?她不是和摄政王殿下不清不白?怎么如今东宥太子又要娶她?这不是真的吧……”

“怎么不是?这事儿从东宥一路传来,东宥都闹得人尽皆知了,说东宥太子不惜拒绝了东宥皇后选的太子妃,一定要娶她,这次亲自前来可不就是为了此事儿?”

“那我今早听说的都是真了?”

“什么真的假的?你听说了什么?”

“我听人家说,卿颜郡主和东宥太子有染……”

“不是吧,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不然东宥太子怎么可能会求娶她?”

“当真是祸国妖女啊,如此恶毒心肠就算了,这刚勾引了摄政王殿下,还和他国太子有染,这种荡妇,不是该浸猪笼吗……”

“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该直接烧死……”

楼月卿听着隔壁的议论声,眯了眯眼,眸中隐隐可见一抹阴鸷……

而容昕,哪怕是正在看热闹,都能听得到隔壁的声音,脸色一沉,那不堪入耳的字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咬牙道,“我去杀了他们!”

然而,却被楼月卿拽住。

容昕一顿,转头看着楼月卿,怒道,“表姐,你让我去,那些人太过分了……”

她家表姐何时这般不堪?回来这段时间,竟被一次又一次污蔑羞辱,现在竟然连这种事情都敢说出来,和东宥太子有染?亏他们说得出来!

楼月卿淡淡一笑,轻声道,“让他们说吧!”

虽然不堪入耳,但是,总不能杀了他们吧,谣言背后的人,才是该死的!

容昕闻言,更是恼道,“表姐,你怎么……别的也就罢了,可是你现在和摄政王的事情谁不知道,他们这样是在羞辱你,无中生有的事情,如何忍得?”

在容昕看来,其他的,传得如何,都没什么,不过是别人嘴里的话,听听就过了,可是,这件事情却不同,以前,表姐被人谩骂,恶毒也好,跋扈也罢,哪怕再怎么不堪,都比不上水性杨花来的严重,何况,与表姐两情相悦的,是摄政王,这样的身份,传出这样的流言蜚语,比以前的都要不堪!

楼月卿缓声道,“你能如何?把他们抓起来?还是杀了他们?”

容昕皱了皱眉,不语。

楼月卿恢复了一脸淡然,轻声道,“这些流言怕是已经传开了,杀了他们无济于事,抓起来只会更加严重,既然如此,你还能做什么?”

总不能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处死这些人吧?

不过是些百姓,人云亦云罢了!

容昕闻言,咬了咬唇,她自然懂得这些个中道理。可是,她如何能无动于衷?看着楼月卿,她咬牙道,“那表姐就这么算了?这可不是小事……”

“算了?”楼月卿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阴冷,“怎么可能!”

这次,她还真不会善罢甘休了!

别的,她一向不予理会,可这次,不管是谁,胆敢污蔑她和南宫翊有染,她就不会让那个人全身而退!

而这些流言蜚语是谁散布出来的,她不用想都知道!

呵……

------题外话------

二更老时间,大家可以明天起来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