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摄政王送了十个美人给南宫翊/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渊的心腹闵震连忙将外面的事情如实禀报。

南宫渊静静地听完了后,倒是沉默了许久。

随即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着闵震淡淡的问,“本王多久没有见过那小丫头了?”

闵震想了想,低声道,“回王爷的话,五年了!”

五年前楼姑娘跟着宁城主离开后就再也不曾去过东宥,所以,已经五年没见了。

闻言,南宫渊挑挑眉,“五年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他如今都还记得,那小丫头一副永远不肯吃亏的模样,其他的都已模糊了,倒是她掐死那个女人的那一幕,他一直没忘记。

很有意思的小姑娘!

闵震问道,“王爷要去见她?”

南宫渊倒是没表态,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宁煊还没来?”

宁煊本来是跟他一起来东宥的,然而刚出发两天姑苏城传来密信,他回去了!

“宁公子怕是要过两日才能到!”

从东宥回姑苏城再来楚京,距离可不近,怎么可能那么早就到。

南宫渊闻言,不予置喙,而是看着梅语嫣离去的方向,淡淡的说,“这两日派人看着梅语嫣!”

闵震闻言,皱了皱眉,“王爷是担心……”

南宫渊冷哼一声,“本王可不想抬着一具尸体回去!”

梅语嫣什么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他娶她,本也无关情爱,所以,她喜欢谁,他都不在乎,只要她别太出格就行,可是,这个女人如今看来可不安分,她作死也就罢了,如今东宥出使楚国并非小事儿,若是因为她误了事儿那就得不偿失了!

何况,想对付那个小丫头,她有几条命?

“呃……属下知道了!”

闵震什么想法都没了!

王爷,怎么说她都是您娶回来的王妃,瞧您半点不在乎的样子!

南宫渊又道,“找个机会去见见那丫头,本王倒是十分好奇,五年不见,她究竟是长得如何的倾国倾城,竟然让南宫翊非她不娶了!”

上次见,还是个不足十三岁的小丫头,就一张脸长得好看,精致又细腻的五官足可见日后该是如何的迷人,然而其他的怎么看都是个孩子,南宫渊心里看来,那也只是个脾气差的小孩子,可是,五年不见,十八岁了,他可还没见过呢!

“是!”

南宫渊倒是很期待!

不过,不管如何,这次,南宫翊想要娶她,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且不说容郅不会让南宫翊有机可乘,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整个楚京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着楼月卿和南宫翊的那些流言,甚至容郅也因此陷入了舆论顶端,不过,相对于外面的热闹,宁国公府就很安静。

楼奕琛安排好了东宥使臣的一切事宜回府,那些污言秽语自然是免不了入他的耳,所以,一进府门,他就立刻去了楼月卿那里。

然而,外面舆论的主人公正在拿着绣花针缝衣服。

一脸悠闲自得,完全没有因为外面的事情受到任何影响!

反正容郅会处理,她不用操心!

然而,楼奕琛看到她一脸淡定的坐在那里,脸色一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捯饬这些,外面那些话没听见,”

若论淡定,楼奕琛自认自己已经足够,然而相对来说,比不上他这个妹妹!

楼月卿淡定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隔了几座院子几堵围墙,自然听不见!”

她耳力可没那么厉害。

楼奕琛:“……”

装傻有用?

“你……大哥真是拿你没办法!”

真想不通这个妹妹究竟在想什么,怎么就喜欢把自己的名声搞坏呢?

叹了一声,走到不远处坐下。

楼月卿笑了笑,缓缓站起来走到楼奕琛的对面坐下。

楼奕琛淡淡的问,“外面的流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认为这些都睡那些百姓的臆测!

楼月卿嗤笑一声,语气略带讽刺道,“不过是有些人拿我没办法,狗急跳墙罢了!”

元太后如今肯定对她和整个楼家恨之入骨,可是却没有办法对付,才会用这些低级的手段来对付她。

不过,应该也没那么简单!

“元太后?”除了她,怕也没有人敢这样做。

楼月卿颔首,道,“大哥别忘了,她的女儿现在可都还在宗人府关着呢,这口气不出一下,难道还要咽下去?”

从一开始,元太后和楼家就不和,只是还能维持面上的和睦,毕竟一个是当朝太后,另一个是手握重权的楼家,然而,元太后屡次算计拉拢,楼家的拒绝和远离,让元太后恼恨不已,加上她回来后的一系列事情,她和容郅的牵扯,已经让元太后不除不快,这一次昭琦公主的事情,怕是已经让她杀机难消!

楼奕琛闻言,冷冷一笑,“呵,看来这次联姻的人选……已经有了!”

皇室既然有公主,就不需要用楼家的女儿来了!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大哥是想让昭琦公主嫁给南宫翊?”

会不会不太好?

“不行?”挺好的主意!

楼月卿想了想,轻声道,“怕是有些难度!”

且是,她想说不能,按照南宫翊的性格,他不会娶这其中那种女子,这是一定的!

楼奕琛挑挑眉,不置可否。

楼月卿这才轻声道,“不过话说回来,大哥今日一切可都还顺利?”

楼奕琛点头,“嗯,一切都已安排好!”

其实迎接使臣并非什么麻烦事儿,楚国每年都有各国的人来访,驿馆是现成的,那里的事情礼部都已准备妥当,根本无需他操心,只是,上面下了命令,他也不好拒绝。

不然有时间在家里陪陪妻子岂不更是好?

楼月卿挑挑眉,笑了笑,“那大哥应该见过南宫翊了?”

“嗯!”想不见到都难!

楼月卿莞尔一笑,轻声问道,“大哥之前不是好奇?如今见到了,觉着如何?”

“不如何!”这是实话!

在他眼里,确实是不如何!

楼月卿倒是有些奇怪了虽然说她不喜欢南宫翊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挺有魄力的男人,不管怎么说,也不至于如此不入楼奕琛的眼吧。

楼奕琛又道,“配不上卿儿!”

这是大实话!

他的妹妹,如此娇贵,乃掌心之珠,凡夫俗子怎堪匹配?

楼月卿笑了,“那大哥觉得,谁配得上我?”

楼奕琛眼皮一抬,淡淡的说,“谁配得上你都没用了!”

这也是大实话!

楼月卿这一辈子,注定是只能做容郅的王妃,不管他以前觉得如何,都没有任何用处,而且,其实在楼奕琛眼里,如果不是容郅出身皇家,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匹配楼月卿。

多年的交情,他很清楚容郅的为人,所以,知道如果楼月卿嫁给他,会很幸福,可是,出身皇家,很多事情从来都是身不由己的。

他从来都不希望楼月卿嫁入皇家,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人的牵扯,他有把握,可以让妹妹远离这些纷争,远离那些阴谋诡计,可惜,没有如果。

楼月卿闻言,淡淡一笑,“是没有用了!”

她和容郅的事情,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所以,注定了要在一起,不管身处何地,总会相遇。

而且,如今哪怕是她想要远离,容郅都不会允许,而且,她想,她也不会舍得。

楼奕琛颔首,“嗯,所以,你就慢慢待嫁吧!”

楼月卿撇撇嘴。

楼奕琛看着她缓声道,“这次的事情,你也不用管太多,若是这点事情他都没法子摆平,那你也不用嫁了,所以,这两日也不要出门了,省的被外面的污言秽语脏了耳!”

他听着都觉得不堪入耳,虽然楼月卿不在意,可是,能不听就别听,不然估计再怎么豁达都会受不了。

何况,这种事情,有人出面!

想娶他家卿儿,没点表示怎么行?

楼月卿莞尔一笑,“好!”

她也没打算出门,在弄个两日左右,手上的袍子就大功告成了!

这事儿,她还真就不管了!

楼奕琛很快也就离开了。

然而,很快莫言匆匆走进来,“主子!”

楼月卿看着她,“怎么?”

莫言脸色有些……复杂,低声道,“方才摄政王殿下派人送了十个美人去了驿馆,说是……送给南宫太子!”

楼月卿:“……”这个幼稚的男人!

“收下了?”

莫言低声道,“南宫太子没有表态,不过,闳王让人将那几个美人安排着住下了!”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我还以为南宫渊那老头把那几个美人收了呢!”

呃……老头?

莫言很无语的看着自家主子,闳王也就三十多岁,也不算多老,怎么到了主子眼里,咋就成了老头子?

想到这里,硬着头皮道,“主子,闳王才三十多!”

楼月卿眉眼一弯,“我知道啊!”

她第一次见到南宫渊的时候,还不足十岁,因为当时姑苏城还是老城主管着,宁煊常年行走江湖,就把她捎上,去探访好友,这不,她就见到了和宁煊可以说是至交的南宫渊,当时南宫渊已经二十多了,她当时开口就叫了一声:大伯伯!

当时南宫渊气得跳脚!

毕竟他当时也就二十多,风华正茂,被这样称呼,十分郁闷!

------题外话------

今天真的是没时间码字,就这么多先,明天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