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想想也知道皇帝现在找他有何事情,面色如常的走进大殿,在他面前微微行了个礼,“皇兄!”

语气淡淡,毫无波动。

皇帝眼神定定的看着他,眯了眯眼,手扣着桌沿越发的紧,片刻,才松开手,淡淡的说,“坐下吧!”

容郅坐在另一边。

皇帝淡淡的看着他,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语气寡淡的问,“七弟的气,消了么?”

这件事情,除了容郅,谁还敢做?

如今再如何的质问,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容郅会用这样的方式回击,这样的耻辱,会让他的母后一生都忘不了!

打开天窗说亮话,容郅自然也不装傻,“皇兄觉得呢?”

哪怕杀她,都不足以消气!

他的无忧受了这样的羞辱,如何能够消气?

以前的也就罢了,这次,他难以解气!

容阑闻言,眼神陡然一冷,看着他淡淡的问,“那你还想如何?昭告天下太后与人有染?用她和皇室的颜面给楼月卿赔罪?”

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皇室的颜面也算是扫地了,不仅如此,太后也不用做人了,如此一来,当真是比要她的命还要残酷!

容郅挑挑眉,“如此也未尝不可!”

反正元太后如何,皇室颜面如何,他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样!

是元太后自己触犯他的底线,这只是教训!

闻言,容阑脸色极度阴沉,咬牙低声厉喝,“容郅!”

他很少会直呼容郅的名字,可是,今日真的失去被他气到了。

容郅看着他,面色淡淡。

容阑咬牙道,“一个楼月卿,当真是能让你如此不顾一切?”

闻言,容郅淡淡一笑,“这种问题,皇兄不觉得多余?”

这个问题,容阑自己都能给出答案。

容阑尚且都为了秦贵妃不顾一切,那么,他的心情,不难理解了。

为了无忧,他一样可以不顾一切,所以,谁敢对她不利,他不会容情!

以前,不管元太后对他做什么,但凡是能忍,他都当做不知道,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元太后既然敢对她下手,今日之事,不过是教训!

何况,这事儿其实也不算冤了元太后了……

容阑没有说话。

他真的低估了那个女人!

没想到,这才多久啊,容郅可以为了她如此不顾一切,如此看来,若是她嫁了容郅,容郅岂不是可以为了她把楚国的江山置于一旁?

他一直很赞成容郅和楼月卿的事情,因为宁国公府对于容郅而言,百利无弊,甚至娶了楼月卿,楼奕琛会更加忠于容郅,日后他若有一日不在了,容郅的皇位便是稳固的了,然而,如今看来,楚国的江山,楼月卿,若是有一日让容郅选一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对此,容阑不愿看到!

容郅站起来,淡淡的说,“皇兄若是没事,孤先走了!”

容阑并未拦他。

他一出去,容阑眯了眯眼,陷入沉思。

元太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她一醒来回想一下,就知道昨夜发生了何事,哪怕是中了迷情香,她也有意识,但是当时周太医也是一样被迷情香控制,她无法反抗,只能沉迷其中,所以,醒来的时候,又羞又怒,整个章德殿的东西都被砸烂,整个人跟疯子一样。

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些象征着耻辱的痕迹,元太后眼神仿佛碎了剧毒,咬牙切齿,“容郅,楼月卿,哀家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

容郅出宫后,并未去看楼月卿,而是去了邙山别院看庆宁郡主。

而楼月卿,则是在揽月楼专心的做衣服。

章德殿的事情算是彻底压下来,外面的人只知道太医院周太医意图谋害太后导致太后病情恶化被凌迟处死,而章德殿的宫人保护不力,全部赐死,因为皇帝命人不许外传,所以,此事没闹出多大的动静。

但是,因为先是合欢殿的宫人被赐死,这才过了半个月,又是章德殿的人被赐死,导致宫中人人自危。

元皇后自然是一早听闻消息就赶了过去,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兹事体大,所以在皇帝下了命令封宫后,她便不敢再多待,无奈之下,只能回了自己的宫殿。

这件事情并非小事,她只能派人出宫去通知她的父亲元吉,然而,刚过午时,派去的人就回来了。

“娘娘,出事了!”

元皇后正在因为元太后的事情愁眉不已,听到声音回头看着来报的贴身宫女元红,“怎么了,父亲怎么说?”

元红是她身边的宫女,但是真实身份是太后当年给她的人,是个女暗卫。

元红低声道,“奴婢没有说与丞相听!”

闻言,元皇后骤然一怒,“为何?这件事情一定要尽早通知父亲,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你怎么办事的?”

太后出事,对元家而言,绝非好事。

元红立刻跪下低声道,“娘娘恕罪,奴婢之所以没有说,是因为奴婢在元家看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急着回来禀报娘娘,不敢怠慢!”

闻言,元皇后蹙了蹙眉,不解的问,“看到了什么?”

元红立刻道,“奴婢潜入元府时,正巧相爷正好下朝回府,本来打算给他说太后的事情,可是……”顿了顿,元红看着元皇后的脸色道,“看到元家有一个男子,管相爷叫父亲!”

元皇后愣了愣,“这是何意?”有一个男子管父亲叫父亲?

元红沉声道,“奴婢当时纳闷,便探了探府中一个侍女的口风,才知道,那个人是相爷前两日接回来的一个元家远房侄子,不过奴婢听到相爷与他的对话才得知,那人其实是岑氏与相爷所生的儿子,这两日才回府,因为相爷对外宣称要将其培养成才继承元家家业,所以,过继在岑氏的名下,因此无人得知他的身份!”

闻言,元皇后脸色一僵,随即脸色大变,“你是说……那是父亲跟那个贱人生的?”

元红不敢隐瞒,便又道,“是,不过,相爷只是对外宣布他是元家的远房侄子,接过来培养好继承元家!”

元皇后闻言,咬了咬牙,冷冷一笑,“呵,那本宫的大哥呢?”

哪怕是没有公开这个身份,可是本该是大哥的家业,却被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杂种继承……

“大少爷因为这件事情,已经疯了!”

元皇后闻言,脸色大变,身子一软,重重的瘫坐在地上……

她身后的元青见此,连忙上来扶着她,“娘娘!”

元皇后任由她扶着坐在一旁的桌边,元皇后一脸颓然的坐在那里,片刻,才淡淡的问,“本宫的母亲呢?”

那侍女低声道,“夫人许是知道了那个人的真实身份,所以已经病倒了,听闻相爷不让夫人出房门一步,派了人看守夫人的院子……”

元皇后闻言,手紧紧地扣着桌边,脸色阴沉得可怕。

“娘娘,您……”

元皇后打断元青的话,淡淡的说,“你们都出去!”

两人闻言,都十分担心的看着她,可是,终究还是退了下去。

两人退下后,元皇后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一坐,就是半个时辰……

果然,第二天,一个消息的传出。

元家多了一个嫡长子!

今日一早,元家传出消息,元丞相为了元家后继有人,故而在元家的旁支中挑选了一个子侄过继名下,为元家传承子嗣,因为元家夫人郭氏身子每况愈下,所以这个养子过继在平妻岑氏的名下,正式成为元家嫡子。

这个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楚京,在众多的议论声中不断被提起。

元家极为不平静。

因为元绍衍的到来,不知为何,本是一件喜事,毕竟元家后嗣有人,但是,却让本就因为儿女的接连出事而精神不济的郭氏突然病倒,而在前段时间被人废了身子的元绍麒也因为这事儿疯魔了……

然而,最高兴的,当属元静儿。

元绍衍事实上是她同母的兄长,虽然不能公开身份,但是,她也是十分高兴,但是相对于元静儿的兴奋,岑雪依旧是态度冷淡的,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儿子的回归而感到高兴。

从岑雪的院子里出来,元静儿和元绍衍一同走在花园中,府中的人看到,无不恭敬地行礼。

元绍衍和元静儿并排走着,一身灰白色锦袍,头戴着玉冠,身形修长,比元静儿高出一个头,样貌不凡,许是遗传了岑雪的模样,所以长相十分出挑。

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五官也算精致,但是,不知为何,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眼底却了无任何情绪,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跟元静儿走在一起,若不是因为两人是兄妹,说是金童玉女都不为过。

元静儿从岑雪那里出来后,脸色一直不太好,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道,“母亲也真是的,对我一直冷冰冰也就算了,对哥哥也是这样,真不懂她怎么想的!”

她一向看不透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哥从小就不在她身边,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没想到她还是一样没有任何的喜色,这么冷淡,哪里像一个母亲?

元绍衍面色不变,只道,“静儿不许抱怨母亲!”

声音带着一股阴柔,却又好似平平淡淡。

元静儿看着自己一直期盼着回来的哥哥,看着他那难以琢磨的眼神,咬了咬唇,低声道,“我知道了!”

元静儿不可否认,对这个哥哥,依赖有之,佩服有之,但是更多的,是捉摸不透!

元绍衍又道,“母亲只是不善于表达情感,静儿该理解母亲,不要怨她!”

元静儿蹙了蹙眉,倒是没说什么。

这时,一个玄衣男子匆匆走来,朝着元绍衍作揖,低声道,“主人!”

元绍衍挑挑眉,“怎么?”

那玄衣男子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一番,元绍衍皱了皱眉,沉思片刻,淡淡的说,“退下吧!”

“是!”

元静儿看着那人退下,这才问道,“哥哥,怎么了?”

元绍衍淡淡一笑,道,“不重要的事,静儿不用管!”

元静儿蹙了蹙眉,不过没有多问。

元绍衍又道,“好了,我该去父亲那里了,你先自己回去!”

“我知道了!”

看着元绍衍离去的背影,元静儿抿着唇畔,没说什么。

元家的事情,楼月卿哪怕不出门也都听到了禀报,不过,她听到了,不是外面知道的那样,而是真正的内幕消息,倒是十分惊讶。

因为这段时间都没有去了解元家的事情了,元家突然多了个人,她自然是惊讶。

而且,她总有预感,这个人的出现,绝不是什么好事!

思索片刻,她淡淡的说,“派人去好好查一下这个元绍衍的事情!”

元家这个时候回来了一个儿子,定然不是偶然,而且,她之前可从没有听说过元家还有个儿子,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她怎么也不放心。

“是!”莫言颔首,可是,想了想又问道,“主子会不会想多了,兴许是元丞相见元家嫡系无后,才把见不得光的庶长子接回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您何必费神呢?”

元丞相有两个儿子,都是郭氏所生,一个因为冲撞了容郅而被容郅掐死,一个被楼月卿前两个月因为蔺沛芸被下麝香一事儿而废了命根,元绍麒虽然娶了妻,但是他的妻子只生个女儿,元家嫡系一脉已经是无后了,为了传宗接代接个儿子回来不足为奇。

而且,元丞相可并未公开这个儿子的真实身份,只是以养子的身份接回来,怎么看都像是为了继承家业!

楼月卿闻言,笑了笑,“传宗接代?元家是个什么家族你忘了么?”

不是她敏感,元家这个时候把这个儿子接回来,哪怕是以养子的身份出现的,她也觉得不简单,而且,现在正是她和元家势不两立的时候,原价的这些变动,她不可能不重视。

原本元家已经是不足为俱,但是,如今来了个她不了解的人,她怎么也无法安心,若是不查清楚,日后若是着了道可怎么好?

而且,她总有预感,这个人的到来,真的不简单,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