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再见南宫渊/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本来打算这两天都不出门的,但是下午,华云坊那边的人就传来消息,宁煊来了。

一个月没见了,而且宁煊是直接从姑苏城来的,所以,她自然是得去见一见,顺便问一问那里的状况,所以便出门了,不过,她并未从正门出去,而是走后门,且让管家安排的,是没有标志的马车,为了避免麻烦,还特意戴了面纱。

宁煊人在天香楼,她自然是直接去了天香楼见他。

不过,很不巧的,除了宁煊,还有别人。

莫言和玄影扶着她下了马车,楼月卿一身白色衣裙,戴着面纱缓缓走进了天香楼。

门口站着一个灰衣男子,便是宁煊的心腹手下,显然是在这里等着她,看到她,忙作揖恭声道,“见过小姐!”

楼月卿点了点头,“嗯,走吧!”

那灰衣护卫领着她上了三楼的雅间。

雅间里,除了宁煊,自然还有南宫渊。

宁煊中午刚到楚京,因为是日夜兼程赶来,所以一来到,在华云坊那里把自己整理好后就忍不住到天香楼来吃些好的,南宫渊在宁煊进京的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也来了这里。

所以,此时的三楼雅间门口,守着两人的手下,雅间内,两人面对面坐在桌边,四下无人,宁煊正在吃,南宫渊挨着椅子在那里跟他说话。

看着宁煊明明几日未曾好好吃东西了,却还依旧慢条斯理的细嚼慢咽,几乎没有因为赶了几天的路而有意思急躁,所以,他已经吃了小半个时辰了……

等了又等,愁着宁煊根本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南宫渊终于忍不住吐槽,“你究竟要吃到几时?”

他已经看着他吃了小半个时辰了!

对于他这种常年待在军中,狼吞虎咽的人来说,宁煊这般磨蹭,简直是挑战他的耐力!

南宫渊一向耐心不错,但是今日,真是忍无可忍!

宁城主顿了顿,随即淡淡的说,“急什么?老头子与我说过,凡事慢慢来,所以,不急!”

说完,继续吃!

南宫渊:“……”

宁煊又道,“何况,还有人没到!”

“哦?”南宫渊闻言,挑挑眉,想起什么,“莫不是……”

宁煊但笑不语。

南宫渊来兴致了,“本王倒是很期待,据说女大十八变,就是不知道,五年未见,那丫头那野蛮的性子是否一样!”

他可是怕了她那脾气,不管是谁,只要是冒犯了她,她从不会肯退让半步,甚至,直接就手起刀落一条命断在她手里,说她狠,确实是,怕是也没多少女子能够有她的果断和狠辣,可是,事实上,她却也是一个心怀慈悲的人。

如今几年过去了,不知道人长大了,性子是否会变,不过,听着楚京中关于她的流言,好想也没什么变化。

一样都是这样得理不饶人!

闻言,宁煊默了默,无奈道,“你恐怕要失望了!”

我已经知道了!南宫渊心里默默道!

又想起什么,他笑了笑,揶揄道,“当初见你领着她到处走,整的跟个童养媳似的,还以为这小丫头会栽在你手里,没想到最后竟然祸害了容郅,也不知道容郅怎么就把她搞定了,你也不学着点!”

对于这一点,确实是十分惊讶。

宁煊喜欢那小丫头,他是看得出来的,毕竟年少相识,两人交情甚笃,自然是看得出来,他当时就十分纳闷,要说宁煊也是个理智的人,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喜欢一只小辣椒呢……

前段时间听说那位楚国的摄政王栽了,啧啧,他当时就是怎么也想不通,要说如今四国之中,容郅可算是一个大人物了,他都十分佩服这个后生晚辈……不对,这个小伙子的能力,怎么着也是个理智的人,怎么就把心丢给了小丫头呢?

唉,一辈子就这样毁了……

宁煊顿了顿,随即语气轻淡地说,“小月一向把我当兄长!”

所以,从一开始他在楼月卿心里就是兄长的存在,怎么作,都是无法改变的!

容郅很幸运,得到了她全部的情意,让她只为他一个人绽放,那比拥有全天下更幸运!

南宫渊闻言,更是忍无可忍的吐槽,“就说你不开窍吧?你说你,人家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也是看着她长大的,怎么就不懂得先下手为强?”

要是他,估计早就把美人弄到手了!

宁公子微微一笑,“嗯,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我确实不比王爷懂!”

南宫渊:“……”不带这样戳人短处的啊喂!

宁公子悠悠道,“不过,王爷有所不知,您的这些馊主意,可不是对谁都有用处!”

南宫渊:“……”

他的是馊主意?

想当年,他可是这样就把他家子衿搞定了的!

只是,伊人已逝,想起来,总是心痛不已,幸好,给他留下了个掌上明珠!

摆摆手,淡淡的说,“行了行礼,本王不与你说这些!”

“嗯!”他也知道,这个话题一向是南宫渊的痛楚。

南宫渊蹙了蹙眉,淡淡的道,“我那个侄子现在性格诡异得很,我已经摸不透他究竟想些什么,这次他如此有把握的想要把那丫头带回东宥,怕是不会轻易罢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啧啧,本王倒是颇为期待呢!”

他敢肯定,接下来楚京定然很热闹!

宁煊闻言,倒是沉默下来。想了想,笃定的道,“他不是容郅的对手!”

这一点,无需质疑!

南宫渊倒是颇为好奇的看着宁煊挑挑眉,“哦?你要知道,南宫翊现在可不容小觑,如何肯定他就赢不了容郅?”

南宫渊敢肯定,南宫翊的手腕和能力,不比容郅差多少,不出五年,东宥必然昌盛,甚至不输楚国,这样的手腕,不输容郅!

若是东宥的江山落入他手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宁煊不做思索,直接答疑,“小月不爱他!”

不管南宫翊的能力如何的出众,结果都是一样的!

只要楼月卿不爱他,他就不可能得到,宁煊很清楚,楼月卿是一个很倔的人,没有人能够逼她做不想做的事情,也没有热能阻止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她心里的人是容郅,所以,南宫翊不可能如愿以偿!

无关身份地位,无关能力和手段!

闻言,南宫渊倒是沉默了。

宁煊继续道,“所以,南宫翊……最好趁早死了这份心,否则……”语气一顿,他没有说下去!

否则,爱而不得,只会一辈子痛苦!

她的情,她的心,甚至是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交付给了容郅,没有人可以逼她,没有人可以让她退让!

南宫渊淡淡一笑,“呵,让他死心,可不容易……”这一年来,南宫渊看得出来,南宫翊想要得到的,通常都会不惜任何代价得到,所以,这次,怕是不容易!

宁煊挑挑眉正要开口说话,可是忽然一顿,突然道,“她来了……”

话落,南宫渊蹙了蹙眉,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很快门被从外面推开,一身白色的楼月卿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因为白纱遮挡着脸,只看到一双似乎可以魅惑众生一般的潋滟眸子静静地看着里面,平静无痕,只是看到坐在宁煊对面的南宫渊的时候,眉梢挑了下,随即恢复如常,缓缓走了进来。

南宫渊眯了眯眼,看着正走进来的女子,有些……活见鬼!

面前这个看着端庄有礼的妙龄女子,从容不迫的走进来,仿若那些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但是,因为一身白色的衣裳,却又给人一种清灵出尘的错觉,果真是当年在他的王府闹得鸡飞狗跳的小丫头?

啧啧,当真是女大十八变!

不过,遮着脸作甚?

蹙了蹙眉,正要开口说话,然而楼月卿把面纱取了下来,露出一张比她的眸子更加魅惑人心的绝世容颜,随即把面纱递给了旁边的莫言,随即面色淡淡的直接走了过来,不吭一声的就坐下了……

南宫渊挑挑眉,眼底难言的惊艳和诧异,不过,南宫渊却十分纳闷,心里那种类似于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楼月卿没鸟他,而是看着宁煊莞尔,“什么时候到的?”

宁煊答,“不到两个时辰!”

楼月卿挑挑眉,“这里那么乱,你来做什么?”

如今的楚京有些乱!

宁煊哑声笑了笑,“乱不是更好玩?”

以前,没有接手姑苏城的时候,他倒是最喜欢去乱的地方凑热闹!

楼月卿闻言,倒是笑了笑,“宁伯伯要是知道你毛病犯了,又该骂你了!”

以前还没继承姑苏城的时候,宁煊一年到头没几天是在姑苏城的,宁老城主对此意见可大了,每次见面总会叨叨几句,说他整天不务正业,丢着交给他的城中事情不处理,跑去行走江湖……

其实,这都是青出于蓝好么?

老城主自己就是个不安分的!

“没事!”骂几句也好,强身健体!

南宫渊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起劲儿,自己坐在一边却被妥妥的无视了,脸色一黑,“本王还坐在这里呢!”

几年不见也不晓得跟他打个招呼,哼,还是那般气人!

楼月卿这才看着他,眉梢一挑,眼底带着一丝玩味,莞尔道,“多年不见,大伯伯可还好?”

南宫渊:“……”他要淡定!

扯了扯嘴角,忍不住颇为咬牙的道,“小月还是这般……幽默!”

是幽默么?是气人!

楼月卿笑意渐深,“多谢大伯的夸赞!”

南宫渊:“……”

宁煊低低一笑,显然是看到两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觉着十分好玩。

南宫渊无奈的看着她,道,“行了,几年不见,也不晓得给本王一个好脸色,亏得本王还琢磨怎么帮你!”

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

楼月卿眉梢一挑,“帮我?帮我什么?”她能有什么事情需要南宫渊帮忙的么?

真逗!

南宫渊淡淡的问,“难道你想嫁给南宫翊那小子?”

“嗤!”一声,楼月卿扯了扯嘴角,“这事儿……还真不需要闳王殿下的帮助了!”

呃……

南宫渊脸色一沉,顿时就不高兴了!

这死丫头,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半分面子都不给人!

楼月卿笑了笑道,“对了,听说闳王前段日子娶了个美娇妻,不知道究竟是何方佳人,让闳王甘心许以正妃之位,怎么,不带出来看看?”

闳王心里一直有个人,那女子是他认识的一个雅妓,两人情投意合,这事儿,楼月卿是知道的,不过,因为出身不好,所以东宥皇帝不肯让他娶为王妃,所以一直无名无分的跟着他,可是后来红颜薄命,留下个女儿就去了,南宫渊为此,曾伤心欲绝,甚至后来直接把皇帝想要立为皇妃的女子抢了过来……

南宫渊闻言,淡淡一笑,道,“不足小月美,何谈佳人?”

梅语嫣是美,但是,她那种美,太过俗气,与楼月卿相比,差别可就大了,且一个伪善的女人,也不过是蛇蝎,何谈佳人?

闻言,楼月卿笑了,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第一次觉得……大伯不算糊涂!”

说的都是大实话,所以以前骂他老糊涂应该是她误会了……

南宫渊什么想法都没了!

宁煊已经吃饱了,坐在那里看着两人,似笑非笑。

好似回到了多年前,在南宫渊那里的场景!

然而,这时,闵震走进来,对着南宫渊低声道,“王爷,王妃来了!”

闻言,三个人面面相觑,南宫渊蹙了蹙眉,似乎十分不悦,“她来做什么?”

闵震道,“王妃是特意来找您的!”

南宫渊眸子微眯,似更加不悦了,“她怎么知道本王在这里?”

这里可不是东宥,还能这么快就知道他的下落,不得不说,他这个王妃真的很有本事1

闵震低声道,“王妃没说!”

“可方便?”这话是问楼月卿和宁煊的,特别是楼月卿,楼月卿不喜欢见乱七八糟的人,南宫渊还是知道的!

宁煊无所谓,倒是楼月卿默了默,随即莞尔,“正念着呢,再没有比这更巧的了,有何不方便的?”

而且,倒要看看是个什么女子!

南宫渊才看着闵震淡淡的说,“让她来吧!”

闵震退了出去。

------题外话------

咳咳,我要开始存稿了,所以……

圣诞节还有十天就到了,苒宝打算办个小活动,嘿嘿嘿,有实体礼物送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