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孤女蔡悦/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事儿一传出去,怕是元家遭受的冲击绝对不小,甚至,元吉的官途算是完了!

呵,她要不要还给他们一份礼?

果然,她的话一出,元绍衍和元静儿的脸色都变了。

元静儿嘴角扯了扯,略带咬牙到,“郡主,您这是何意?”

楼月卿这么说,定然是知道了大哥的身世,如此,当真是不妙,一旦她将此事传出去,麻烦定然不小,甚至,有可能会葬送了父亲的官途。

而且,这段时间楼月卿的那些流言蜚语大多和元家脱不了干系,若是楼月卿因此记恨,这件事她岂会放过!

她虽然不了解楼月卿这个人,但是,这段时间的接触,也知道了一些,她绝对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甚至,可以说是睚眦必报,这种人,若是没有必要,其实她是不想牵扯太多的,但是,谁让她和他有那种关系?

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唾手可得,如何能甘心?

而且,得失,关乎一生,容不得她退让!

楼月卿嘴角微勾,缓声道,“我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好意提醒,毕竟,人言可畏……我可是深有体会,自然不希望这种事情也发生在元家,元小姐说……对吧?”

元家敢算计她,她自然不会轻易饶恕,只是,元静儿怕是想太多了,她并没有打算用这件事来对付元家,这种小事,她还不屑做!

对付元太后,她比较喜欢温水煮青蛙,慢慢折磨,然而,对于元家,她比较喜欢……沉重一击!

最好就是一次性连根拔起1

亡国几百年了还想复国,呵,做梦!

元静儿牵强一笑,“郡主说的极是!”

楼月卿但笑不语。

元静儿这才问道,“郡主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她明知故问,而是闲杂已经是下午,总不可能是来吃东西的吧,何况,还带着面纱。

楼月卿笑了笑,“自然是来吃东西,不然我来这做什么?”

元静儿自然是有些不信,不过,她也只是随意问问,没指望楼月卿会如实相告。

楼月卿也不打算跟他们继续浪费时间,淡淡的说,“好了,两位自便,我先走了!”

说完,看着两人站在楼梯下挡住了去路,并没有要让路的意思,楼月卿挑挑眉,不过,元静儿还是不敢太造次,主动让开了。

而元绍衍却一动不动,眯了眯眼,看着她,有些……阴戾!

还有隐藏在眼底的一抹杀机!

楼月卿挑挑眉,“元公子……有事?”

元绍衍淡淡一笑,“没有!”

说完,微微退开身体,把去路让给楼月卿。

楼月卿看了他一眼,眼底讳莫如深,随即直接走下楼梯。

看着她身影消失,元绍衍眸色渐深,脸色如常,只是,垂于身侧的手,却渐渐握紧。

元静儿看着他如此,走了过来,轻声叫道,“大哥……”

元绍衍淡淡的问,“姑母和你就是屡次被她算计?”

元静儿咬了咬唇,微微颔首,“嗯!”

“呵……”元绍衍扯了扯嘴角,眸中划过一丝阴狠,“好一个楼月卿!”

今日一见,确实不寻常!

姑母一向自恃聪明,从来都是有恃无恐的算计他人,如今,却屡次败在一个小丫头的手里,十分恼怒,如今看来,轻敌者,败也活该!

还有他这个妹妹,也一样!

那个女人,一看就知道,心思可不简单!

闻言,元静儿不由得问道,“大哥,你有办法对付她么?”

元绍衍看着她眉眼带笑道,“静儿急什么?”

元静儿抿了抿唇,没说话。

她怎么不急?

夜长梦多啊,如今容郅这么在意楼月卿,天知道再等下去,还有没有机会?

看着她,元绍衍面色温和道,“好了,上去吧!”

“嗯!”

楼月卿刚回到宁国公府,马车停在后门,楼月卿一下马车,就看到有人在等她,挑挑眉,不过楼月卿还没开口,那婢女就匆匆给她行礼,“参见郡主!”

“起来吧!”

那婢女忙站起来含笑道,“郡主,您可算回来了!”

“有事?”等她回来作甚?

“二少爷刚才回来了,但是……”那婢女顿了顿,没有往下说。

楼月卿闻言,倒是蹙了蹙眉,道,“二哥回来了?这是好事儿啊,你但是什么?”

楼奕闵这几天会回来她是知道的,楼琦琦月底就要嫁人了,嫁妆宁国夫人已经准备了一半了,但是楼家的产业都在楼奕闵的管理下,另一半嫁妆要他回来才能办妥。

楼琦琦的嫁妆,可不少!

那个婢女低声道,“二少爷带回来一个姑娘,要娶她为妻,夫人让奴婢等郡主回来,她已经在您那里等着了!”

楼月卿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不再言语,提步走进门。

从后门进了门,直接回了揽月楼,宁国夫人果然在二楼等着她。

她忙微微行礼,“母亲!”

宁国夫人回头看着她,微微一笑,“回来了?”

楼月卿颔首。

宁国夫人走过来,坐在桌边,拉着她也坐在旁边,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二哥的事情,你知道了?”

“嗯!”

宁国夫人叹了一声,无奈道,“方才你二哥跟我说,他想尽快娶蔡悦为妻!”

闻言,楼月卿蹙了蹙眉,“蔡悦?”

这名字怎么好像……

曾经出现过……

宁国夫人并未察觉楼月卿的不妥,点了点头,轻声道,“嗯,是那姑娘的名字!”

失神,只是一刹那,随即楼月卿便恢复过来,淡淡一笑,“那母亲意下如何?”

“他若是喜欢,我还能如何?只是,那姑娘来历不明,又不会言语……”顿了顿,宁国夫人又道,“我就怕这个女人不简单,日后若是对楼家不利,我又该如何?”

若是家世清白,楼奕闵喜欢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宁国夫人虽然出身皇家,但是并非迂腐之人,并非会因为家世和反对这样的事情,可关键是,不管如何,都要家世清白才行,而这个姑娘,可是沦落风花雪月场所的孤女……

虽说是抚琴的雅妓,可是说白了,这样的身份背景,宁国夫人确实是不喜欢!

而且,谁知道她是否真的那么简单。

楼月卿闻言,挑挑眉,随即淡淡一笑,“母亲若是担心,那就先搁着吧,不过,二哥并非无脑之人,既然他和那个女子相识多年,定然是知根知底的,他既然带回来一定要娶她,说明他相信哪个姑娘,您许是多虑了!”

楼奕闵是个精明的人,否则这些年也不会吧楼家的产业打理的那么好,也不会让宁国夫人那么信任,这样的人,可不像是会被一个女子蒙骗的,不过……

蔡悦……

希望不是……

宁国夫人只好道,“希望像你说的这般,不过,你一向懂得看人,有时间去看看她,她住在清雅居!”

楼奕闵跟蔡悦在外面如何亲近,那都是还没回来前,现在楼奕闵把她带回来,自然是不能直接和楼奕闵住在一起,不然闲言碎语,蔡悦哪怕日后嫁给楼奕闵,都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所以,宁国夫人已经把她安排到了楼府的客居,派了人专门伺候。

楼月卿自然不会拒绝,“好,我有时间便去!”

她得去看看,这个蔡悦,究竟……

“嗯,对了,我还没问你呢,太后的事儿,是怎么回事,皇上为何要杀了这儿多人?”

昨日宫中传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很惊讶的,甚至,派了人去打探,可是,却无人得知发生了何事,知道内情的人都死了,以前但凡宫里的事情,宁国夫人想要打探都几乎能打探得到,这次,却什么也探不出来,她便知道,这事儿皇帝不容许任何人知道,所以才全面封锁消息,甚至不惜赐死那么多人!

这事儿,她一猜就知道和楼月卿有关!

楼月卿笑了笑,道,“先帝的头顶都长草原了,皇上难不成还要让那些目睹此事的人活着将这种皇家丑闻宣扬出去?”

闻言,宁国夫人十分惊讶,“你是说……”她这才想起,皇上对外的交代,周太医谋害太后……

周太医昨日一早就被凌迟处死……

呵,原来如此!

看着楼月卿,宁国夫人挑挑眉,“这是你做的?”

楼月卿一副谦虚,“母亲太高看我了,我可没有本事做这种事情!”

确实不是她做的啊,只是提了个建议,谁知道某人那么上道,说干就干!

宁国夫人没好气的看着她,“行了,我还不知道你?若非因为你,他哪会做这种事情?”

对于容郅而言,要么直接杀了,要么当做不知道,这次这般羞辱折磨元太后,自然不可能是他的主意,而且,这种鬼点子,也就楼月卿会想。

往一国太后的床榻上丢一个男人,可不是谁都敢做的!

楼月卿眼观鼻鼻观心,没吭声。

“不过,我有些担心……”宁国夫人蹙了蹙眉。

看着楼月卿略带疑惑的眼神,她轻声道,“太后毕竟是皇上的亲生母亲,这次摄政王这样做,我就怕皇上会因此责怪摄政王,届时,事情就麻烦了!”

她不能不担心,毕竟,皇帝若是对容郅心怀不满,这种不满慢慢滋长,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楼月卿冷冷一笑,沉声道,“没有让太后颜面扫地,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他若是因此对容郅怀恨在心,对容郅不利,我就杀了他!”

这一点,她说的出,绝对做得到,如果有一日,容阑敢对容郅不利,就算容郅是他为至亲,她也绝对不会饶恕这个人的存在,哪怕弑君那又如何?

于她而言,没有什么人,是她不敢杀得!

容郅从不曾亏欠过任何人,只因为上一辈的恩怨,生来就受尽折磨,如今却为了皇帝步步退让,甚至连杀母仇人和毁了他所有的人都可以饶恕,他不是以德报怨的人,对于别人,欠他一分,他十倍讨回来,可是,因为是容阑,所以,他可以忍,但是,她不会忍!

谁也没有要为谁委屈自己的必要!

宁国夫人闻言,显然是被楼月卿的最后一句话惊得不轻,“卿儿……”

楼月卿浅笑道,“好了,母亲放心吧,皇上不是看不透的人,这次他能大事化小,保全太后声誉,不过是我们的让步,何况,孰是孰非,他很清楚,不会有事的!”

容阑若是心思不够透彻,也不会这么多年来和容郅能够兄友弟恭了,毕竟,坐在皇位上的人是他,朝政大全却在容郅手里,最心爱的女人,心里爱着容郅,换作他人,哪怕再怎么宽容,也都不可能不在乎,可偏偏她看得出来,容阑哪怕心思不简单,对容郅的关心却不是作假,说明他看事情很透彻,这次元太后自作自受,他也该明白,所以,哪怕是责怪,也只是一点而已。

不过,怕是这件事后,皇帝对她,却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宁国夫人只好道,“希望如此吧,不过,你还是得劝摄政王小心为上,皇上可不像表面上看着这般温润,他若是要对摄政王不利,摄政王防不胜防!”

宁国夫人是看着这些皇子长大的,一个一个是什么心思,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若是容阑要对容郅不利,容郅怕是真的有麻烦!

因为当年容阑的一身病是因容郅而起的,虽然最后他的求情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容郅一向重情重义,因此对容阑很是尊敬,若是容阑要对付容郅,容郅怕是要吃亏。

楼月卿轻声道,“嗯,我会转告他的!”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宁国夫人站了起来。

“好!”

看着宁国夫人离开,楼月卿思索片刻,并没有在揽月楼待多久,便去了清雅居。

这次楼奕闵带回来的女子,是他五年前在外打理生意时,偶遇的一个雅妓,因为被逼着接客而被折磨,楼奕闵碰巧遇到,就把人赎了下来,并且对她一见倾心,怕她孤苦无依,就把她安排在楼家在外的一所别院居住着,以打扫别院的婢女身份住了下来,这事儿当时宁国夫人也是知道的,只是,也只是觉得一个婢女而已,无伤大雅,而且楼奕闵不是会乱来的人。

可是谁知道,楼奕闵常常去打理生意,一来二去,两人便生了情意!

------题外话------

这个蔡悦,可是无忧的一个故人……

这段时间没时间码字,我家小侄女因为肺炎住院了,情况比较严重,家里人都忙,就我和我嫂子轮流照顾,每天大半时间都在医院,所以,这段时间更新就只能这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