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摄政王殿下是混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膳端上来的时候,楼月卿正在给容郅的衣服做收尾,一件袍子就这样大功告成了,虽然做的没有那些绣娘做的精美,但是,绝对不像是一个刚学女红的人做的,起码,穿在某人身上,还是可以的!

楼月卿喜滋滋的拿着刚刚做好的白色锦袍,翻了又翻,摸了又摸,就差没有捧在心口蹭蹭蹭了……

要多嘚瑟有多嘚瑟!

看着自家主子那嘚瑟劲儿,莫言不忍直视,但是,看着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再不去吃就凉了,莫言清了清嗓子,忍不住道,“主子,您的晚膳已经送来了,再不吃就凉了!”

您再继续嘚瑟下去,后面都长尾巴了!

不就是缝了件袍子么?搞得好像就您一人儿会缝一样!

楼月卿十分嘚瑟,然而被她这么一出声,脸一跨,瞥了她一眼,有些不高兴了,“不吃了!”

没看到人家正在高兴着么?

莫言:“……”

忍不住又道,“主子,您中午就没吃多少!”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体,竟然不想吃东西?

楼月卿挑挑眉,这才发觉自己肚子确实是饿,才没有任性,站起来放下手中的袍子,走向另一边的偏厅去。

晚膳其实不算很丰盛,都是她爱吃的几样,但是,自从上次来了葵水身子虚弱成那样后,宁国夫人便让花姑姑开了几个方子,隔三差五便让厨房的人给她变着花样炖补汤喝,以防下次再出现这种状况,这不,今儿又得喝了。

楼月卿坐下,看着听雪听雨正在给她盛饭盛汤,挑挑眉。

听雪将手里盛好的汤凡在楼月卿身前,便退开一旁。

楼月卿看着碗里依旧冒着烟的枸杞红枣乌鸡汤的汤水,闻着浓浓的香味,倒是没那么嫌弃。

宁国公府的厨子都是顶尖的好,不比御厨差,做出来的东西,都十分美味,楼月卿被莫言养刁了嘴,一般人做的东西她是瞧不上的,但是,府中厨子做的,还是很喜欢的。

这不,一个不算鸡汤也做的比一般人味道好。

拿着勺子摇了摇汤汁,楼月卿盛起一点,正打算喝下,然而,香味入鼻,她蹙了蹙眉。

看着楼月卿没喝,一旁的莫言不解的问,“主子怎么了?怎么不喝?”

楼月卿顿了顿,随即摇摇头,“没什么!”

说完,垂眸看着勺子上浓浓的汤汁,她有些发愣。

看着楼月卿又愣在那里发呆,莫言更加不解了,轻声问道,“主子是不喜欢么?要不莫言去给主子做点您喜欢吃的?”

楼月卿摇摇头,“不用麻烦!”

“那您……”

“没事!”楼月卿说完,直接把勺子里的汤喝了,随即又继续一口一口的,把一整碗汤给喝完。

甚至,还让听雪给她加了一碗。

吃饱后,楼月卿才让人把东西都撤了。

容郅昨天下午去看了庆宁郡主,在别院待了一下午,所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就没来看她,今日忙,一整日都在宫里,所以,晚上才来楼月卿这里,到的时候,楼月卿已经吃饱沐浴完。

她正在执笔作画,画的是一棵梅树,容郅悄无声息的进来,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许久,静若无人,呼吸清浅,并未打扰她,许是太过入迷,所以,楼月卿并未察觉有人在。

直到一幅画完毕,她放下笔,拿起画卷轻吹一下上面的墨水,这才看到容郅在自己的屋子里。

放下画卷,她浅浅一笑,“来了?”

仿佛日常中,早已习惯他的出现!

容郅挑挑眉,这才负手走过来,站在她桌前,看着桌上一副梅花傲雪图,那一朵朵梅花,仿若跃然纸上,唯妙唯俏……

容郅愣了愣,随即笑意渐深,微微一叹,赞道,“无忧果然多才!”

能把梅花,画的如此生动,确实是少见。

楼月卿莞尔,并未谦虚,也没有得意,只是轻声道,“王爷若是喜欢,送与王爷如何?”

摄政王殿下心情不错,眉眼间都是笑意,“无忧相赠,不敢拒!”

说完,伸手就打算将桌上的画卷收起来藏入怀中。

然而楼月卿自然不肯,“等等!”

“怎么?”难道反悔了?

楼月卿笑眯眯的道,“记得拿回去找人裱起来!”

摄政王殿下嘴角一抽。

楼月卿又道,“而且,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摄政王殿下笑了,“好!”媳妇儿画的,挂在门口都没问题!

看着容郅把画收起来,楼月卿挑挑眉,“你怎么不问我干嘛送你这个?”

摄政王殿下闻言,思索片刻,随即缓声道,“无忧这是在……奖励孤?”

“聪明!”

摄政王殿下:“……”

“对了!”楼月卿突然正色问道,“昨日你去看庆宁郡主,她身子如何了?”

她已经好几天没去看过了,自从那天回来被刺杀后,她就没有再去过了,而且,楼奕琛自那次事情后,也死活不给她出城,她几天没去看过了,也不知道庆宁郡主身子如何。

容郅温声道,“恢复得很好,她明日回来,就住在摄政王府,届时,你可以去看看她!”

说这话时,他明显心情有些低落。

楼月卿挑挑眉,“很好?花姑姑怎么说?”

怎么看容郅的神情都觉得,这个很好的意思不对劲儿……

沉默片刻,容郅没瞒着,只是也没直说,只是道,“花姑姑说,这段时间尽力让她开心些!”

楼月卿沉默了。

这段时间……

其实,已经很明白,庆宁郡主熬不了多久了……

或许,也就这一两个月的事情了……

伸手拉过容郅的手,楼月卿浅浅一笑,轻声道,“那等她回来了,我多去陪陪她,她一向很喜欢我!”

庆宁郡主对她的喜爱,楼月卿是看得出来的,或许是因为她在意容郅,所以爱屋及乌,但是,只要是真心,楼月卿都可以感觉得到。

庆宁郡主其实没什么处得来的人,她身份高贵,又性格孤僻,也不喜欢和那些矫揉造作的世族千金相处,所以,没什么谈得来的人,她,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

容郅也没反对,“嗯!”

其实,庆宁郡主的身子如何,别说他们,庆宁自己都清清楚楚,所以才要求回京来,这里,是所有罪孽的源头……

“还有一件事!”楼月卿这才想起另一茬事儿,忙问道,“昨天的事儿,皇上可是责怪你了?”

容郅顿了顿,倒是无所谓的道,“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

皇帝责怪,是肯定的,但是,那又如何?

他这些年遭受的算计,他可以当做不知道,为了皇帝,他可以把恨压下,但是,元太后太不知足,也太不知死活,敢算计他心爱的人,他不可能忍!

他想要护在手心一辈子宠着的人,哪怕她掉一根头发他都心疼,如何能遭受这样的委屈……

楼月卿笑了笑,“那看来,他是怪你了?”

其实,她早就猜到,皇帝是不可能不计较的。

其实不难理解,错得再离谱,哪怕罪大恶极,始终都是他的亲生母亲,皇帝虽然看着并不在乎太后,但是,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若是不在乎,太后早就死了。

何况,这次,容郅这样的反击,出乎意料!

容郅淡淡的说,“没关系!”

楼月卿笑了笑,不解的挑挑眉,“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算为了皇上这个哥哥,打算让元太后一直活着?”

皇帝登基已经八年了,太后安然无恙,甚至诸多算计,容郅都不予置喙,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这其中缘由,就是因为皇帝,这两兄弟感情是不错的,所以,容郅不想让容阑痛苦,但是,元太后是他的杀母仇人,也让他二十年来生不如死,难道他可以当做没发生?

不,容郅绝对不是以德报怨的人!

容郅想也没想,突出一个字,“不!”

楼月卿不解,“那你想做什么?”

不会放过,是肯定的!

但是,既然不愿放过,为何放任她活得那么好?

在楼月卿看来,若是有人敢这样对她,她绝对做不到这般忍耐!

容郅并未回答,而是缓声道,“这件事,不谈了!”

他自由他的理由。

元太后,他怎么可能放过?

碎尸万段,都不足以泄恨,只是……

不过,早和晚,都是一样的!

楼月卿撇撇嘴,又卖关子!

不过幸好,她知道容郅真的没打算放过元太后那个毒妇!

女人可以狠,特别是皇家的女人,因为不狠是没有活路的,但是,元太后的狠,太过了!

楼月卿思索片刻,这才眉眼带笑的看着他,道,“我差点忘了。还有样东西要送你!”

摄政王殿下剑眉微挑,“何物?”

又有东西送?

哟,今日这么大方!

楼月卿立马屁颠儿的跑到容郅身前,看着他故作神秘,道,“你闭上眼睛!”

摄政王殿下狐疑的看着她,那么神秘?

“快点!”那么墨迹作甚!

摄政王殿下见她如此,也不在墨迹,很爽快的闭上了眼。

楼月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嘿,没反应!

“不许偷看啊!”还是不太放心!

摄政王殿下煞有其事的点头,嘴角微勾,“好!”

楼月卿满意了,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到不远处的美人榻边的桌上,拿起折叠好的白色衣袍,摸着上面光滑的布料,无声傻笑了下,随即转身走向容郅。

容郅依旧站在那里,双眸禁闭,一动不动,显然是真的没有楼月卿的允许,是不会睁眼的。

楼月卿拿着手里的袍子,站在他面前,还是有些犹豫啊……

要是他不喜欢怎么办?要是他笑话她绣的不好怎么办?毕竟新手上任,还是不太自信来着……

看着容郅依旧闭着眼,长长的睫毛看得很清楚,神态正常,没有半点不耐烦……

楼月卿有些紧张!

看着手里的衣袍,唉,怎么办,看着突然觉得不太满意,早知道就更认真一点!

“唉!”一声叹息,楼月卿那个悔恨啊……

现在开溜应该还来得及吧……

然而,一声叹息,让本来闭着眼的容郅,忽然正眼,忙问道,“怎么……”

声音戛然而止,看着楼月卿抱在怀里的一团布,不对,是一件衣服……

摄政王殿下愣在那里,显然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楼月卿脸色不好了,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往后一藏,随即脸颊酡红,故作不悦的瞪着他,“容郅,我还没让你睁眼!”

呃……

摄政王殿下回神,“孤……”他只是听到她一声叹息,以为她怎么了,不是故意的……

不过,瞥了一眼她身后还能看到大半的白色布团,摄政王殿下似笑非笑,“你后面藏了什么?”

楼月卿退后一步,没好气道,“你问这干嘛?又不是你的!”随即又是一阵羞恼,“你别转移话题,容郅,你怎么能这么无赖,说好了不许偷看!”

本来还打算把东西拿走,然后回来跟他说她是开玩笑,最多就是投怀送抱一次,总比把这件自己越看越不顺眼的袍子送给他遭嫌弃好!

摄政王殿下见她这般模样,笑意渐深,不过么还是不敢笑得太放肆,而是语气温和的打着商量,“那孤继续闭上眼睛?”

那有什么用!楼月卿很想吼一声!

容郅心情十分美妙,故作不知,的问,“不过,你后面是何物?”

知道她其实根本不会女红,虽然她嘴硬不肯承认,但是,摄政王殿下哪会看不出来?所以,他都不指望年前能够收到这份礼物的,这女人竟然那么快就做好了,真是……

出乎意料!

藏了藏,楼月卿还是不好意思拿出来,“反正跟你没半个铜钱的关系!”

她要找时间再好好整修整修!

“哦?”摄政王殿下讳莫如深的笑了。

楼月卿一脸防备的看着他,“你做什么笑的那么贼?”

不过,某人没回答,而是直接低下头来在她唇畔上吻了一下。

楼月卿一懵,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狂奔,呃,画风不对啊……

然而,这年头刚过,某人却已经趁着她没注意,直接伸手从她身后将那件袍子拿走了。

双唇相离,楼月卿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而某人,异常得意的拿着从她这里夺走的衣服,看着她,似笑非笑……

楼月卿:“……容郅,你丫混蛋!”

------题外话------

嘿嘿嘿,摄政王殿下要穿着无忧做的衣服去四处招摇了……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就要到了,苒宝准备办个小活动~大家踊跃参与哦!

留言有奖:凡是圣诞节当天对文文内容进行评论留言的,一律奖励88币币,评论内容与文文无关的一律视作无效,咳咳,当然,赞美一下苒宝也是阔以哒……

长评活动:凡是悍妃的正版读者,对文文进行长篇评论的一律奖励99—999不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中人物评论,剧情评论,或者是番外小剧场,当然,小剧场可以写男女主或者其他角色。(长期有效)

实体奖励活动:截止二十五号,粉丝榜前五名的妹纸,苒宝会发放一份实体礼物,礼物都是苒宝精心挑选的哟,仅限五份,所以,大家赶紧往前冲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