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丢出去又捡回来的小话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能这样?太无耻了!

摄政王殿下看着手中的白色袍子,心情要多好久有多好,眉眼间都是笑意,看着她悠悠道,“无忧没听说过,兵不厌诈?”

所以,他无半点不觉得不好意思!

楼月卿脸颊酡红,本就脸皮薄的人,如今哪好意思争辩?伸手就要抢回容郅手里的东西,然而,某人似乎洞察了她的意图,直接摆好姿势伸出手,她就直接扑进了某人怀里……

然后,他略带调侃的声音在楼月卿头顶响起,“原来无忧喜欢这样的……”

楼月卿这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一囧,立刻推开他,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做什么这样看着孤?是你自己投怀送……”

“你给我闭嘴!”还敢说!

摄政王殿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倒是闭嘴了!

无忧生气,甚是可爱!

楼月卿伸手,没好气道,“还我!”

她不送了!

难得收到这么好的礼物,摄政王殿下怎么可能还给她?挑挑眉,“难道这不是送给孤的?”

“我反悔了!”她才不要送给他!

好歹是第一件自己绣的衣服,她拿来收藏总是可以的吧,他的,她再绣一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反悔?”摄政王殿下挑挑眉,随即悠悠道,“孤给你反悔的机会了么?”

说完,直接摊开手里的白色衣袍,细细打量着……

楼月卿已经阻止不住了,只能抚了抚额,坐等他的嫌弃……

容郅说不震撼是假的……

他虽然很期待无忧给他做的衣服,但是,他知道她根本不会女红,甚至从没有拿过绣花针,如今,这才十多天过去,就做出来一件那么好的衣服,嗯,非常好看!

而且,是白色的,他家无忧最喜欢白色了,几乎每天都是一身白,要是他也穿上,多赏心悦目啊……

所以,摄政王殿下十分开心!

久久没听见某人的嫌弃之音,楼月卿抬头看着他,见他似乎十分愉悦,不由得挑挑眉,“你很喜欢?”

他一向要求极致,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最精美无暇的,虽然楼月卿很自信自己做的衣服绝对不是很差但是,对于一向要求极致的摄政王殿下来说,可就不是特别好了……

摄政王殿下想都没想,就道,“无忧做的,为何不喜欢?”

嗯,无忧做的,哪怕是破布,也是最好看的!

何况,这可不是破布!

呃……

楼月卿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比起你身上的,还是有些不足?”

容郅的衣服,全都是最好的绣工做的,且每件衣服都是好几个绣娘花上几个月慢慢绣出来的,她的这件,与之相比,确实是差很多!

摄政王殿下半点也不觉心虚,“她们做的不及无忧的好!”

他家无忧的,岂是他人可比?

楼月卿睨视他一眼,还是不太相信,“你可不许骗我!”

虽然……她很喜欢他的夸赞!

摄政王殿下不高兴了,“孤可骗过你?”

他说的都是大实话!

楼月卿撇撇嘴,轻哼一声!

“多了去了!”

摄政王殿下:“……”

楼月卿没好气道,“行了,你赶紧走吧,别杵在我这里碍眼了!”

才来了一会儿就被赶?他蹙了蹙眉,“还早!”

他都两天没见她了,男的有时间来看,怎么也得待个三五个时辰……

说完,继续比划着手上那件骚包的衣袍……

嗯,尺寸也差不多!

果然,无忧对他十分上心!

想到这里,摄政王殿下又是一阵欣慰!

看着某人脸上怎么也遮不住的笑意,还要拿眼底的傻气,楼月卿受不了他了,“你再不走,这就是最后一份礼物!”

以后,她再也不给他倒腾这些玩意儿了!

这威胁可大了,摄政王殿下还琢磨着让她给她做对鞋子缝个亵裤什么的……

迎上她那小眼神,摄政王殿下自然不敢多待~

所以最后,某混蛋得意洋洋的拿着某件骚包的袍子,大摇大摆得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偷香……

楼月卿捂脸,实在是受不了了!

容郅刚走没多久,莫言就上来了。

“主子,方才宫里传来消息,昭琦公主被接回宫里了!”

闻言,楼月卿十分诧异,“这么快?谁接的?”

元太后现在怕是想办法解除她自己的麻烦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管她的女儿?

莫言低声道,“是皇上派人把她接回去的,据说是因为昭琦公主在宗人府自尽,被看管的人救了下来,皇上知道后。便下令把她接回去了!”

楼月卿闻言,讽刺一笑,“这倒是有趣!”

“主子,那现在该怎么做?”

楼月卿沉思片刻,随即莞尔一笑,轻声道,“不用理会!”

既然皇帝亲自下令把她接回去,那么,就是在表明他的态度,皇帝因为太后的事情已经心生不满,这时候,昭琦公主的事情,任由他决定就是了!

何况,昭琦公主……总有人收拾她!

楼月卿忽然问道,“对了,我让你去打探的事情,如何了?”

莫言自然听得出来楼月卿问的是什么,低声道,“已经去问过了,确实如主子所料!”

“呵!”楼月卿冷笑一声,“果然不安分!”

莫言略低不解的问,“主子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喝下?”

那可是毒药啊!

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毒,但是,只要是毒药,都不可大意。

楼月卿浅浅一笑,缓声道,“我自有我的道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

她身份尴尬,毕竟楼家有大恩与她,楼琦琦是楼家的血脉,所以,她不能直接处置楼琦琦,但是,楼琦琦自己作死,就不要怪她!

她绝对不允许楼琦琦给楼家带来任何不利!

既然选择了那条路,就要做好为此付出代价的准备!

莫言颔首,又问,“那主子感觉身子如何?”

“半点感觉也无!”

她本身就携带着剧毒,一般的毒药,根本不能威胁到她,甚至,无关痛痒!

莫言才放心了。

楼月卿轻声道,“你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是!”

看着她离去,楼月卿忽然皱了皱眉……

容郅离开宁国公府之后,直接回了摄政王府,然而,刚进水阁,冥夙就来了。

本来打算沐浴,他一进来,容郅只好把准备好的衣物搁着,坐在桌案后看着他挑挑眉,摄政王殿下淡淡的问,“怎么?”

冥夙慢腾腾的把手里的锦盒递上去,“禀王爷,您让属下找的东西,属下已经找到了!”

让他找的东西?

容郅略带疑惑的皱了皱眉,随即了然,才想起是什么!

嗯,是他吩咐冥夙去找的小话本!

两天过去了,他都险些忘了这茬,看来是找到了,不过,找几本书要两天,冥夙办事效率也太差了!

“呈上来!”

冥夙还是有些犹豫来着!

这可不是王爷会看的东西!

“嗯?”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有些不悦了!

冥夙只好硬着头皮把手里的锦盒递上去。

看着他一脸扭捏,摄政王殿下眯了眯眼,淡淡的问,“你脸色这么别扭作甚?”

一个大男人,一脸扭捏,成何体统!

冥夙咽了下,忙道,“属下……呃……”

他该怎么说?

这几本小话本可是他偷偷摸摸进宫找的,全都是孤本,为了不让王爷英名扫地,他可是趁着没人发现,跐溜的从藏书阁顺来的,这辈子,可没干过偷鸡摸狗的事儿,这是第一次!

要是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也就算了,关键是小话本!

回来的时候,薛痕和李逵还很好奇地问他拿着什么东西藏着掖着,差点就被那两人瞄到了……

不过,自己拿来的,冥夙还是翻开看了下,咳咳,然后,他再想想自家主子捧着小话本看的津津有味的模样,就被雷到了!

“嗯?”怎么感觉这厮神态不对劲……

难道是找来的东西有问题?

摄政王殿下伸手拿起盒子,正打算打开,冥夙见状,哪敢留下,几步退回原位,忙道,“属下先下去了!”

说完,不等容郅点头,就逃命一般串了出去!

没规矩就没规矩吧,总比等一下惨遭王爷杀人灭口好多了!

容郅蹙了蹙眉。

随即打开锦盒,偶然不里面一叠本子,看着那些精美的书皮,嗯,挺不错。

拿起一本,摄政王殿下直接打开了!

然后……

身体猛然一僵,深邃的眸子忽然一怔,随即一缩,然后……一本书飞了出去!

摄政王殿下脸顿时黑了!

小话本……

简直是……有伤风化!

瞧瞧那些逼真的图,还有那些有依有据的注解……

那死女人难道看过?

“嗷嗷嗷……”几声狐狸叫,摄政王殿下丢出去的那本小话本直接被它两只爪子抱着再次回归桌上。

小狐狸鎏金色的狐狸眼看着它,然后献宝似的递上去,嗷嗷嗷了几声。

主人,我给你捡回来了!

摄政王殿下脸更臭了!

直接拿起面前盒子里的那几本往狐狸身上招呼!

“嗷嗷……”几声惨叫,小狐狸被砸了出去,抱着本子在地上滚了几圈……

没眼色的东西!

摄政王殿下脸色阴沉的坐在那里,心情显然是差到了极点!

那死女人,存心的,绝对是,他竟然还屁颠儿的让冥夙去找,得了,他总算明白冥夙为何听到他要小话本的时候那诡异的眼神为何意,哦,对了,还有刚刚那扭捏的样子……

丢人!

瞧她那模样,绝对是看过,简直是欠修理,姑娘家家,看这些东西做什么?简直是辣眼睛!

然而,恼了片刻,摄政王殿下忽然皱了皱眉,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站了起来,站在那里,又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纠结着什么,然后,走出桌案,看着地上凌乱的几本书,嗯,都翻开了,上面的图和字隐隐看得清楚,他走了过去,站在几本书的旁边,看了一下,然后,直接蹲下,捡了起来……

然后,走回桌子那里坐下,把书放在桌上,坐下,拿起,略带嫌弃的模样,把书翻开了……

……

第二天,南宫翊伤好得差不多了,使臣进京也第三天了,是不能再耽搁了,所以,东宥使臣入宫觐见,容郅没上朝,因为庆宁郡主一早就回来了,他要去接人,亲自接回来,亲自松紧摄政王府他才安心,所以,今日,他直接没上朝。

在朝堂上,东宥表明了今次的来意,献上了带来的东宥珍宝,但是,联姻一事,毕竟兹事体大,所以,没有敲定,但是,因为容郅不在,不少大臣都直接表明两国联姻事关重大,不宜拒绝,尤其是以元丞相为首的几个大臣都表明支持,只是,大部分人都不敢表态。

慎王和楼奕琛还有几个大臣反对,这种情况下,皇帝自然不可能直接点头,却没有直接反对,这事儿就拖了下来。

然后,没多久传来消息,皇上下旨,今夜在宫中的太常殿为东宥使臣举办宫宴,朝中四品以上官员及家眷入宫参加宫宴!

楼月卿自然也不能不去!

不过,她倒是没太关心此事儿,因为庆宁郡主进京了,还没到午时,庆宁郡主就派了人来找她出去,楼月卿自然不会拒绝,就简单穿戴了一下,便出门了。

容郅安排好了庆宁郡主后,听闻朝堂上的事情,半个时辰前进宫里见皇帝了,所以,楼月卿到摄政王府的时候,他正好不在。

庆宁郡主好了许多,整个人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只是底子虚,所以,事实都得小心,而且,这次回来的,不只是庆宁郡主,还有大长公主。

看到楼月卿,庆宁郡主很高兴,拉着她坐在自己跟前,忙道,“可算是见到你了,几日不见,倒是想你的紧!”

虽然有容郅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认,庆宁郡主还是很喜欢楼月卿这个人的,所以,自然是想念。

楼月卿莞尔,轻声道,“是我不对,这几日没去看郡主,郡主莫怪!”

若非那次刺杀,她肯定常去看,但是,她身边杀机太多了,所以,才没去。

庆宁郡主笑了笑,“哪能怪你呢?去邙山别院那么远,你不去我才放心呢,想一下有什么打紧的!”

顿了顿,庆宁郡主又轻声道,“不过,我既然回来了,你可得常来与我说话,不然我可就不高兴了!”

楼月卿并未拒绝,道,“既然郡主这么说了,我恭敬不如从命!”

------题外话------

咳咳……圣诞节活动,大家咋都没反应?

还有五天啊!大家给力点喂,苒宝实体礼物都选好了,你们……别让苒宝的热情被浇灭了哇~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