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阴谋暴露,无忧醒来(附中奖名单)/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抱着楼月卿,本来打算直接上马车回摄政王府,然而,被南宫翊挡在前面,脸色一沉,眯了眯眼,抱着楼月卿的手微微收紧,淡淡的说,“让开!”

南宫翊不可能让开,立在那里手捂着伤口分毫不退,目光依旧停留在楼月卿的面庞上,因为是夜色,虽然旁边有火光照着,但是,看不太真切,他问道,“她怎么样了?”

她方才中了毒,他不看看怎么能放心?

看到她口吐鲜血的时候,他就想要上前,但是,偏偏这个时候伤口有些不适,他身份也不方便,这才作罢!

容郅现在哪有时间跟他废话?面色冷冽语气淡漠的开口,“她的事情,与你无关,孤再说一次,让开!”

南宫翊脸色有些不悦,“容郅,你……”

容郅淡淡的看着他,面色依旧冷冰冰的,不过倒是未曾动怒,只是,他身旁的薛痕却已经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

“南宫太子,请自重!”

南宫翊看着容郅紧紧抱在怀里依旧昏迷着的人,眼角缩了缩,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紧紧握拳……

这时,南宫渊走来,手放在他的肩上,缓缓开口,“翊儿!”

这里是楚宫,南宫翊在这里跟容郅作对,绝对讨不到好,何况……

他淡淡的说,“夜里风大,想让摄政王把她带回去,有什么事情改日再说!”

许是因为怕她着凉,所以容郅抱着她的同时,也在她身上披了一件厚厚的狐毛毯。

南宫翊犹豫的看了一眼楼月卿,终究没在坚持拦着,确实,她若是再病了,岂非更麻烦……

她一向身子不好……

想到这里,他没有再拦着,而是有些不甘的退开了一步。

容郅直接抱着楼月卿,走向马车。

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南宫翊看着马车缓缓驶向宫道上,在夜色下慢慢的模糊,他脸色有些阴沉。

南宫渊也是目光担忧的看着马车的背影,他知道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他们交情匪浅,所以,他不能表露太多,否则,楼月卿会有麻烦,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

希望无碍吧……

倒是梅语嫣,看着南宫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再看着南宫渊也是一副担忧不已的样子,咬了咬牙,看着马车的方向,眼底尽是怨恨。

不过是一个病秧子,长得好看罢了,却恬不知耻,也不知道南宫翊喜欢她什么,就连南宫渊也都对她极为不同……

呵,中毒了竟然也不死,活着勾引那么多人!

贱人!

回到摄政王府之后,容郅把她放在了之前她住过的房内床榻上,又让花姑姑诊治了一次,确定并未有什么问题,这才放心。

庆宁郡主看着他坐在床边,面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眼底难掩的担忧,微微一叹,轻声道,“郅儿,你也别担心了,花姑姑不是说了么,毒已经解了,总归也不会有大碍!”

庆宁郡主怎么也想不多,好好的宫宴,会出这样的事情,让楼月卿受这份罪!

本来身子也时好时坏的,幸好没什么大问题,蛊虫也死了,不然,怕是难以收场!

容郅默了默,看着楼月卿苍白沉静的面容,仍是自责不已。

她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中的蛊毒……

定了定神,他看着庆宁郡主,淡淡的问,“是何人做的?”

刚才他并未去太常殿,不知道事情如何了,有人没有刻意去问,毕竟,刚才除了她,他什么都不想关心!

“皇后嫌疑最大,不过……”顿了顿,庆宁郡主轻声道,“依我看,皇后并不知情!”

庆宁郡主看人很少会有错,她从皇后的神态和反应看得出来,皇后好像也并不知情,何况,皇后不傻,怎么可能不明白,在她负责的宫宴上下毒谋害楼月卿,不管如何,她都难辞其咎,所以,她绝对不敢!

可是,不是她,那会是谁呢?

张怀下毒是毋庸置疑的,他自己后来也没有再否认,他是皇后的心腹,对皇后忠心耿耿……

容郅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不吭声了。

庆宁郡主又道,“其实最有嫌疑的,当属太后,但是,太后被软禁,什么也做不了,何况,若是太后,她怕是直接要了卿颜的命,而双生情蛊……显然那个人是想让卿颜没了清白!我想,在这样的局势下,另一只蛊,就在南宫翊的酒里,只是他并没有喝下!”

太后恨毒了楼月卿,绝对不可能只想要毁掉她的清白那么简单的,而今夜……

下毒的人意图很明显,只要楼月卿真的中了蛊毒,南宫翊也中毒了,那么,为了救她的命,容郅哪怕再痛苦,也不可能让她死,一旦楼月卿失身给了南宫翊,楼月卿不嫁给南宫翊,也无法再做摄政王妃了,哪怕容郅不在意,整个楚国,谁还会肯?

哪怕容郅坚持,楼月卿怕是也不愿再嫁给容郅,她是一个骄傲的女子,又怎么愿意?

如今,强烈想要阻止容郅和楼月卿在一起的人,又能在宫宴上悄无声息的下毒的人,呵……

庆宁郡主冷冷一笑,“真是好手段!”

庆宁郡主想到了,容郅自然也想到了……

眸中划过一抹痛色,哪怕掩饰的好,可是,还是被庆宁郡主轻易的捕捉到了,她讽刺一笑,幽幽道,“郅儿,这一次,你该看清了!”

永无底限的忍耐和退让,换来的,只有更加肆无忌惮的剥夺!

庆宁郡主没有待多久,她身子依旧不太好,今夜也是无事可做进宫散散心,但是,如今也累了。

庆宁郡主走了之后,容郅坐在那里,目光定定的看着楼月卿,久久不曾有任何反应。

直到冥夙进来。

微微作揖,沉声道,“王爷,方才宫中传来消息,张怀招了,乃皇后指使,意图谋害郡主!”

容郅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沉默片刻,又问,“皇上如何处理?”

“皇上还未下旨!”

容郅嗯了声,没再多言,“下去吧!”

冥夙闻声退下。

冥夙走后,容郅伸手,轻轻拿起楼月卿冰凉如玉的手,裹在手心,一手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过……

随即,倾身,在她的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无忧……

他的……所有!

楼月卿这一昏迷,直接第二天的午时过后才转醒,而在此期间,宫中却仿佛翻天……

昨夜,张怀受不住刑罚,招供了乃皇后指使他在楼月卿的酒里下了毒,所以,一大早,朝中就对此议论纷纷,几个御史上奏废后,一元丞相为首的几个大臣求情,力保皇后,然而,证据确凿,无从抵赖,所以,皇帝下旨,皇后意图谋害卿颜郡主,心肠歹毒,先封宫待罪,再做定夺!

虽然未曾直接废后,但是,谁都知道,废后,不过是时间问题!

毕竟,摄政王殿下并未上朝,早朝是皇上来主持,而宁国公楼奕琛今日一早告了假,所以,这事儿还没完!

皇后这一次,是难翻身了。

皇后整整一个晚上都无法入眠,望着宫门口等候消息,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接到圣旨的时候,她当场昏迷过去……

短短一个月,先是秦贵妃,再是太后,如今又是皇后,宫中最尊贵的三个女人,一个接着一个被封宫软禁,宫中人心惶惶……

昨夜之事,并未在宁国公府传开,楼琦琦也窝在自己的院子里,毫不知情,其他人也没有刻意告知她。

但是,一大早起来,贴身侍女香儿竟不知所踪,楼琦琦询问了院子里伺候的丫鬟,个个都默不吭声,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刚吃完早膳,楼管家就带着几个人来了。

微微行礼,“二小姐安好!”

楼琦琦有些不好的预感蔓延心头,看着楼管家,有些不解,故作镇定的问,“楼管家……有事么?”

楼管家不卑不亢的道,“二小姐,夫人请您去一趟!”

楼琦琦更是疑惑,一大早,母亲找她做什么……

楼管家见她没动,只好再度开口,“二小姐,请吧!”

楼琦琦咬了咬唇,站了起来,跟着他,走出了宜兰院。

不过,楼管家没带她去前院,而是带她去了楼家的祠堂!

楼琦琦看着近在咫尺的祠堂,脚步一顿,转头看着楼管家,拧眉问道,“楼管家,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母亲要见我么?”

楼家的祠堂,她从没有进去过……

楼管家淡淡的说,“夫人现在身子不适,让您在祠堂等着!”

楼琦琦蹙了蹙眉,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不会以为是楼管家为难她,毕竟,楼识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是知道的,那么,这就是母亲的安排,母亲突然让她来祠堂,要做什么……

难道说,她知道了……

不,这不可能,不会的……

可是,香儿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事儿香儿知道,若是……

楼琦琦有些慌了,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母亲要见我,为何要带我来这里?”

祠堂……为何要带她来这里?

楼识不卑不亢的道,“想必二小姐还不知道,昨夜郡主在宫中中毒,如今还昏迷不醒,您是聪明人,夫人为何要让您来祠堂,您应该明白了!”

宁国夫人自然不愿相信楼琦琦敢这么做,也难以接受,所以,连夜审讯了所有接触过楼月卿膳食的人,厨房管事王伯是夫人信任的人,所以府中的膳食皆交给他打理,也从不曾出错,这次,楼月卿被下了蚀骨散,宁国夫人怒极,自然是一定要搞清楚,连夜把厨房的所有人都审问了,这不,一问才知道,楼琦琦身边的香儿前天果然接触了楼月卿的汤,趁着没人注意,下了蚀骨散,香儿已经被拘禁拷问了,虽然不管怎么样都不承认,可是,承认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宁国夫人因此有些急火攻心,如今还在芙蓉园躺着。

昨夜审讯时,楼奕琛也在,听到这些,楼奕琛因此震怒,若非宁国夫人不肯,他早就直接过来掐死楼琦琦了……

他本就不待见这个妹妹,平日里对她也不算亲近,比起楼月卿,他和楼琦琦之间的感情十分寡淡,并非他刻薄无情,而是对于这个异母妹妹,当真是无法真心喜欢。

楼琦琦的生母背叛了母亲,爬上了父亲的床,因此导致父亲母亲之间貌合神离,再也无法挽回,这些,他难以忘却。

可是,也从不曾想过为难她,甚至,他也尽力的做到不让她受委屈,可是,这一次,她真的让他动了杀机!

连自己的姐姐都要害,如此恶毒,该死!

楼琦琦脸色一僵,身子一颤,退后两步,看着楼管家,“你……”

母亲真的都知道了……

可是,皇后不是说,那种毒不会那么快发作的么?不会有人怀疑到她的么?为什么,那么快就被发现了?

楼琦琦很清楚,这件事情若是被发现,母亲和大哥都不会放过她,何况……

她该怎么办……

看着楼琦琦眼底的震惊和慌张,楼识有些厌恶,不过,并未表现出来,而是淡淡的说,“二小姐,请吧!”

楼管家身后的家丁已经上前打开了祠堂的大门,楼管家缓缓上前,站在门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楼琦琦立刻摇头,咬牙道,“我要见母亲,现在!”

楼管家淡淡的说,“夫人现在不会见您的,夫人说了,让您在楼家的列祖列宗前好好反思,等她想见您了,就会来!”

楼琦琦心底一沉……

最终,她还是不得不走进了从未踏入过的楼家祠堂……

门被在外面关上,楼琦琦跪在祠堂中间的软垫上,看着前面摆满了灵位的高台,咬着唇畔……

楼识每天都会进来打扫,所以,祠堂很干净,堂内烛光摇曳,一片亮堂,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每一块灵位牌上的名字和身份……

楼琦琦看着上面的牌位,本只是随便看一眼,可是,蓦然一愣,目光定在一堆灵位牌的角落那里,并不显眼的一块灵位牌,脸色一怔……

白氏锦云之灵位……

白锦云,是她的亲生母亲……

怎么会……这里怎么会有娘亲的灵位?为什么会这样?

楼家先祖是因为元朝末年的战乱和朝廷暴政导致家破人亡的,举家被屠,所以,投军当时还是靖南王的太祖皇帝麾下,因为胆识过人,又懂一些武功,所以步步高升,甚至在行军途中,救下了太祖皇帝一命,肝胆相照,就成了太祖皇帝的心腹,楚国开国后,便成了四位国公爷中权力最大的一个,手握重兵。

自那以后,楼家每一个人死后,都被列入这间祠堂,换句话说,能列入祠堂受后代供奉的人,都是被楼家承认的!

娘亲的灵位在这里,难道是说,楼家承认了娘亲?所以把她的牌位列入祠堂?

怎么会……

她看着那块小牌位,脸色霎时苍白,身子一软,瘫坐在那里……

宁国夫人坐在榻上,来着软枕,看着旁边的窗台外面的天际,怅然失神。

她脸色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憔悴。

身上只是穿了件素雅的中衣,一头墨发简单盘起,只一根发簪固定,看起来不似往日雍容,反而憔悴不已。

她一夜未眠,如今也难以入睡。

脑海里,想起的,都是往事……

凝儿端着一碗粥走进来,站在她身边,看着宁国夫人一脸怔然的看着外面的天,想了想,低声道,“夫人,您吃点东西吧,不管怎么样,都得顾着点自己!”

宁国夫人顿了顿,回头看着她,摇摇头,“我吃不下……”

“可是……”这样不吃不喝也不睡,可怎么得了?

宁国夫人淡淡的问,“楼识呢?”

凝儿低声道,“楼管家在外面,您要见他么?”

宁国夫人倒是没有说要见他,而是淡淡的问,“吩咐他做的事情,都办好了?”

“是,楼管家已经按您的吩咐办好了!”

宁国夫人默了默,随即道,“那就让他下去吧!”

“是!”凝儿颔首,随即思索片刻,继续道,“夫人,您还是吃点吧,不然哪有力气去看郡主呢?”

宁国夫人闻言,倒是无奈的笑了,“你总是能说到我心里!”

是啊,她这样,怎么去看她的女儿?

想起自己的女儿,宁国夫人哪怕没胃口,也还是接过凝儿手里的粥,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硬塞一般,一口一口的吃,什么味道,她根本没有去感觉。

凝儿见状,有些急了,忙道,“夫人,您慢点!”

哪能这样吃?

噎到了可怎么是好?

不过,幸好,一整晚吃完,宁国夫人都没有噎到。

看着手里的空碗,凝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夫人这是疼郡主疼到了骨子里了……

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粥,宁国夫人这才问道,“琛儿回来了没有?”

楼月卿在摄政王府,所以,楼奕琛一早就去看了,她这个样子,楼奕琛怎么也不给她出门,她也就不去了,等好些了再去,不然楼月卿醒来看道她这般憔悴,又该难受了。

凝儿道,“还没呢,奴婢已经让人去前面候着,大少爷一回来,就让他来见您,您不用担心!”

“嗯……”这便好……

凝儿看着宁国夫人眼底一片乌青,忍不住道,“夫人,您休息一下吧,您都一夜没合眼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昨夜到现在,宁国夫人都未曾合眼,这样熬着,哪儿经得住?

宁国夫人想了想,看着凝儿眼底尽是担忧,便叹了一声,道,“那我眯一会儿,琛儿回来了就叫我!”

“是!”

宁国夫人并未到床上去,就靠着软榻闭目养神。

凝儿给她掖了掖被角,才折身出去。

楼奕琛将近午时才回府。

楼月卿还没醒,容郅寸步不离的看着她,花姑姑又在,倒也不用担心,他不放心宁国夫人,就回来了。

宁国夫人睡了一个时辰便醒来了,实在是浅眠,楼奕琛一走进来,她就听见动静了。

看到她醒来,楼奕琛连忙扶起宁国夫人靠在软枕上。

面色依旧不太好。

宁国夫人拉着楼奕琛的手急声问道,“卿儿怎么样了?醒了么?”

楼奕琛缓声道,“还没,不过,并无大碍!”

蛊虫已经死了,蚀骨散又慢慢消散了,所以,楼月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却伤了身子,要养一段时日了。

宁国夫人闻言,拧紧眉头,问道,“昨夜的事查得如何了?”

外面什么情况,她并没有问,所以,不知道查得如何了。

楼奕琛颔首,淡淡的说,“张怀承认是皇后指使他做的,今日一早,皇上下旨,皇后失德,封宫听候发落!”

这样的处理,他肯定是不满意的,不过,他今日告假,未曾上朝,所以,这事儿改日再说。

何况,容郅还没表态呢。

宁国夫人闻言,冷冷一笑,咬牙道,“这样就想了结此事,做梦!”

这次楼月卿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皇后……

敢害她的女儿,让她险些再失去一个女儿,简直是该死!

楼奕琛沉吟片刻,随即缓声道,“这事儿母亲就不用担心了,母亲放心,孩儿定然不会让卿儿凭白受这样的苦!”

宁国夫人微微抿唇,倒是没说什么。

她自然是没什么意见,怕是楼奕琛比她更加不肯轻易罢休。

楼奕琛这时眯了眯眼,淡淡的问,“不过,楼琦琦……母亲打算如何处置?”

宁国夫人眸色微动,沉默了。

如何处置楼琦琦,她现在都不愿去想。

心中无止境的失望和愤怒,还有后悔……

她后悔了,当年的心软,养出了一个祸患,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楼琦琦真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楼月卿下手,这是她最无法容忍的。

对楼琦琦,她自问无愧于心,可是,那孩子太过贪心,想要的太多了,楼琦琦做什么,她都可以找个借口不去计较,可是,唯独这件事情,她无法当做不知道。

她怎么敢?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对自己的姐姐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只为了一点点不平,就想要楼月卿的命,如斯歹毒,和当年的元太后有何区别?

养虎为患,她悔之晚矣!

楼琦琦如今这样,日后,还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都能对楼月卿下毒手,是不是有一天,也能够把自己害了?把楼家害了?

宁国夫人心寒至极!

即使做好了准备,也一样难以接受,如果是旁人,她直接杀了倒也省事,可是,楼琦琦是她亲手养大的。

十六年的养育,她不曾亏待,也真心疼爱这个孩子,就算做不到疼她和疼楼月卿那么多,可是,能给的,都给了,她一出生,就是自己亲自抚养,给她的呵护,比给楼月卿的都多,每日里都过问她的状况,一有不妥,马上就处理,宁国夫人自问,已经尽力了,却还是落得这般境地……

杀了她么?扪心自问,下不了手,可是,犯下如此大错,绝对不能不做处置!

宁国夫人的为难,楼奕琛很清楚,但是,也能理解,但是,绝对不赞同,眸色微沉,他淡淡开口,“母亲,您若是为难,孩儿亲自处理,她既然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容不下她!”

给她的安稳人生,她不要,那就只能让她为她的愚蠢付出代价!

宁国夫人闻言,目光坚定的看着楼奕琛,道,“不,琦儿的事情,你不要管,母亲会处理的!”

楼琦琦的事情,她要亲自处理。

楼奕琛看着宁国夫人,见她并非敷衍,便也不坚持,微微颔首,“好!”

宁国夫人想了想,又道,“还有,你若是无事,就去一趟你外公那里,他想必急坏了,你去看看他,他身子越来越不好了,我怕出事……”

这件事情想想也知道人尽皆知了,慎王府的人昨夜也都在宫里,老王爷哪怕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们回去了也会告知,所以,这事儿瞒不住了,老王爷一向疼爱这个外孙女,怕是担心不已。

楼奕琛温声道,“母亲放心吧,舅舅和阿琰方才去看了卿儿,如今应该已经告诉外公了,他知道了会安心些,我下午就去看看他!”

宁国夫人缓了口气,“如此便好!”

没什么事情要说了,楼奕琛也不再打扰宁国夫人,站了起来,缓声道,“我先回去看看芸儿,母亲好好休息!”

昨夜蔺沛芸也有些不舒服,受了点惊吓,又担心楼月卿,夜里也睡不好,他不太放心。

宁国夫人颔首,“嗯,去吧!”

楼奕琛这才转身走出去。

他一走,宁国夫人靠在那里,倒是陷入了沉思……

守了一个晚上,容郅不曾合眼,甚至一直在她旁边等着,一大早花姑姑诊脉,说楼月卿已经没有大碍,可是他仍然不肯离开,庆宁郡主劝说无奈,只好命人给他准备了点吃的,容郅倒是吃了点。

李逵送走了楼奕琛和慎王和容易琰,没想到,午时还没过,又有人来了。

来的是宁煊。

宁煊昨日并不在楚京,出去办了点事情,刚回到楚京就听到了这事儿,便火急火燎的赶往摄政王府。

不过,被拦了下来。

摄政王府硬闯是绝对闯不进去的,无奈,宁煊让出来一探究竟的李逵去通报。

庆宁郡主好不容易劝说容郅去洗了个澡,因为昨夜楼月卿吐血,容郅抱着她的时候,衣服上也染了不少,容郅便听话的去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刚下来,就听到李逵跟正在看着楼月卿的庆宁郡主禀报此事,容郅直接让他把人放进来。

宁煊不同旁人,他们之间的渊源容郅知道,所以,自然不能拦着。

庆宁郡主十分诧异,她并不知道宁煊是什么人,但是,并未多问。

容郅未曾解惑,吩咐了李逵命人清洗他换下的衣服,这才走进内室。

楼月卿还没醒,莫言和玄影在床边候着,看到他进来,微微行礼。

看着她依旧没有动静,容郅仍然担心。

她身子不同常人,哪怕花姑姑说她没事了,他都不能完全放心,不看着她醒来,他难以安心。

坐在她旁边,拿起她的手握于掌心。

楼月卿的手冰凉如玉,她体质本就是虚寒的,加上昨夜伤了元气,差点让寒毒发作,如今更是冰凉刺骨,与他身上的炙热内息形成反差。

宁煊很快被李逵带进来,看到楼月卿昏迷不醒,自然是急得不行,不过,得知无碍,倒也放心了,问了一些她的情况,花姑姑都很有耐心的回答,不过,容郅从始至终并未吭声。

宁煊没呆多久,嘱咐了莫言好生照顾,便识趣的走人了。

不然再继续待下去,要被轰出去了!

宁煊一走,庆宁郡主也要回去午休了。

楼月卿醒来的时候,容郅正好不在屋内,因为冥夙和薛痕有事情禀报,所以,容郅在外面。

楼月卿缓缓睁眼,许是因为室内夜明珠照射光线太亮,所以,让她有些不适应,刚睁眼,就忍不住一闭……

“唔……”轻咛一声,楼月卿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声音一出,让候在一旁的莫言和玄影两个人立刻大惊,转身看到她醒了,忙上前。

莫言忙道,“主子,您醒了……”

听到声音,楼月卿顿了顿,这才缓缓睁眼看着莫言和玄影,蹙了蹙眉。

楼月卿撑着身子想起来,但是,身子太过虚弱,根本无法起来,莫言见状,忙扶着她起来,玄影忙拿起一旁的软枕叠在她后面给她靠着。

楼月卿只觉浑身无力,整个人都十分沉重,且有些冷,蹙了蹙眉,她看着莫言,缓缓问道,“我怎么了?”

人过于虚弱,所以,声音也是有气无力。

莫言低声道,“有人在主子的酒里下了情蛊!”

楼月卿有些惊讶,情蛊……

她当时只觉得体内冷热交替,难受至极,然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就昏迷了。

一般的毒药是对她没有任何作用的,她六岁之后开始,吃进去的药不计其数,那些药,吸附在她体内,早已与她的血融在一起,且因为寒毒的关系,又常常浸泡药浴,所以,那些人想下毒害她,除非是见血封喉的至毒之药,否则,都无用。

但是,蛊毒不同,虽不至于要她的命,但是,绝对不可能万无一失,何况是情蛊,所以,她会吐血昏迷不奇怪。

一般的毒药,她可以察觉,但是,蛊毒,却不行!

想了想,她淡淡的问,“是谁下的蛊?”

莫言低声道,“查出来了是皇后,不过……”话没说完,门口传来脚步声。

莫言顿了顿,看过去,果然看到容郅大步走进来,许是听到里面的动静了所以进来。

莫言忙退开一旁,微微低着头。

容郅看到楼月卿醒了,眼底一丝喜色划过,随即走过来,坐在床榻上,看着她苍白的面容轻声问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楼月卿摇摇头,浅浅一笑,“没有……”

她只是昏迷刚醒,所以全身无力,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感觉。

但是,容郅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和额头,蹙了蹙眉,还是不放心,转头看着玄影淡淡的说,“去请花姑姑!”

玄影闻言,忙颔首,转身出去。

容郅又问,“饿不饿?”

楼月卿颔首,“嗯!”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真的很饿,昨晚本来也没吃什么,现在看外面天色,估计都下午了,她能不饿么?

闻言,容郅转头看着莫言,莫言了然,缓缓退下,往王府的厨房走去。

屋内顿时只剩下两人,楼月卿看着容郅眼底尽是血丝,有些憔悴的模样,有些心疼,轻咬着唇畔,正要开口说话,容郅却忽然一个动作把她带进了怀里……

整个人被抱着,累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楼月卿忙开口,“容郅……”

容郅没有出声,手臂紧紧的抱着她,把她扣在怀中,静静地,不言不语。

容郅不可否认,他真的害怕了……

这段时间,第几次了?

看着她昏迷不醒,看着她脸色苍白,看着她这般惹人心疼……

他甚至都宁愿,她安好无恙,一切的痛苦他来承担便够了……

以前,从不知道何谓惧怕,他不怕死,不怕痛,好似没有任何人和事可以让他心生惧意,唯有她……

如今才明白,什么叫担惊受怕,怕她受伤,怕她痛苦,更怕失去她。

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不安和畏惧。

很快花姑姑就到了,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容郅放开了她,看着她,目光极致柔和,伸手撩起她鬓角的发丝别于耳后,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这才缓缓起来。

花姑姑从门口走进来,看到楼月卿醒来了,面上划过一丝笑意,这才缓缓走过来,坐在床沿给她把脉。

片刻,花姑姑才放开她的手腕,站起来,看着容郅轻声道,“王爷放心吧,郡主已无大碍,只要这几日好好养着,便会慢慢痊愈了!”

“嗯!”容郅微微颔首。

花姑姑又看着楼月卿,轻声道,“不过,郡主如今实在虚弱,需要好好注意,我等会儿开个方子抓药命人每日三餐熬出来,郡主可要按时用药!”

楼月卿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吃药,她已经习惯了……

花姑姑也没多留,看着容郅轻声道,“那我先走了!”

“嗯!”

花姑姑一出去,容郅忽然看着玄影淡淡的说,“你也出去吧!”

玄影颔首,缓缓走出去。

容郅这才缓缓走到床边坐下,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楼月卿这才问道,“你怎么把我带回你这里了?还有,我母亲和大哥呢?”

容郅答道,“他们都在宁国公府,你大哥上午来看了你,见你没醒就先回去了,你母亲病了!”

楼月卿闻言,微微皱眉,“母亲病了?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她中毒?

容郅沉默片刻,这才道,“花姑姑给你号脉时,发现你曾中过蚀骨散的毒!”

楼月卿微微一愣……

随即才反应过来,蚀骨散,便是那天晚上她汤里的毒,花姑姑既然知道她中了蚀骨散的毒,自然也能大概推测中毒的时间……

宁国夫人怕是已经知道了她为何中了蚀骨散的毒了!

所以,病倒了,是被气到的吧……

定了定神,楼月卿这才问道,“那她情况如何了?”

宁国夫人估计怒极了吧,楼琦琦是她养大的孩子,她一向视若亲女,可是楼琦琦却做出这样的事情,且不论宁国夫人多疼自己,单凭楼琦琦这样要害死自己的姐姐的做法,宁国夫人就已经厌恶至极,无法容忍。

何况,楼琦琦已经不是第一次犯错了……

“无碍!”不过是受了点刺激,虽然怒极,但是,宁国夫人也不至于因此倒下了。

“那就好!”无碍就好,她只是希望宁国夫人不要再心软,才将计就计,以绝后患,但是,若是因此让宁国夫人出什么事情,她怕是百死莫赎!

“无忧!”他突然正色的叫了她一声。

楼月卿看着他,挑挑眉,“怎么?”

容郅沉声道,“孤问你个问题,你不许撒谎!”

呃……“什么?”

怎么突然那么严肃?

他凝神看着她,略带咬牙的问道,“你是否事先就知道汤里被下了蚀骨散?”

昨晚的事情,事发突然,他肯定楼月卿事先不会知道,但是,蚀骨散……

莫言的反应,还有她刚才丝毫不觉惊讶的样子,他基本可以肯定,她事先知道!

楼月卿一愣。

随即想了想,却是没撒谎,“知道!”

那碗汤,她闻一下就知道了汤里不干净,但是,一开始并不知道是蚀骨散,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不过,她有把握,不会有事情,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她的身体,哪怕不至于百毒不侵,但是,只要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她即使吃下去,都不可能威胁到她的命,甚至,毒性会被她的身体吸附。

果然!

容郅眸色一沉,紧紧的看着她,“所以,你明知道汤里有毒,还喝了下去?”

楼月卿微微颔首,“是!”

她本来就打算喝下后,再告知宁国夫人,不管是否害到了她,楼琦琦的结果都一样。

事实俱在,就算她安然无恙,可是,只要楼琦琦动了这个心思,付诸了行动,宁国夫人就不可能再容得下楼琦琦!

她并不想要楼琦琦的命,但是,也绝对不允许楼琦琦做任何对楼家不利的事情!

闻言,容郅脸色陡然一沉,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怒火,拉过她的手紧紧扣着,看着她的眼睛,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拿你的命来赌?”

容郅的怒火,让楼月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题外话------

圣诞节实体礼物中奖名单如下:我也是灵犀殿下;曼珠沙华Z殇;啊酬绿了辛苦(你该改名啦!);雨萧源曦;《天下风华》

大管家:曦曦二管家:VIVI三管家:遗失每人发放圣诞实体礼物一份,请还没进正版群的妹纸尽快进群,统一把邮寄地址给苒宝,地址提交截止日期是12月26号晚上十二点!

验证群:371472464(悍妃验证群)敲门砖是郡主的小名:无忧,进群后提交正版订阅截图,然后就可以进正版群玩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