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容郅生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神色一怔,有些诧异的看着容郅,显然是被容郅这突然而来的怒气惊到了,然而,容郅太过用力,手腕传来一阵痛感,她蹙了蹙眉,“容郅……”

容郅显然是真的气得不轻,面色极其阴沉,眼底浮现出一抹厉色,看着她,冷冷地问,“你有几条命可以拿来这样胡闹?你难道不知道你什么身体?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她怎么可以这么任性?身体那么差,还不知死活的灌毒药,哪怕她的身体百毒不侵,可是,万一呢?

她身子本就不如常人,反反复复的出事,竟然还不好好注意着,这般任意妄为,谁知道毒药入口,会不会发生其他意外?

蚀骨散的作用他知道,一旦染上便会浸入骨髓,轻易地让人丧失意念,被控制,慢慢的……全身溃烂而死!

何况,万一她吃进去后出什么问题,她的寒毒因此发作,花姑姑也束手无策,这一点,容郅很清楚,所以,如何能不怒?

情蛊的事情怪不得她,所以,他心疼,可是,在得知她以身试毒之后,他愤怒不已。

楼月卿闻言,讷讷的看着容郅。

他因何而恼怒,她知道,可是,她的身体,她自己最清楚,她有把握不会有问题才喝下蚀骨散的,事实证明,她确实没事,若是没有昨夜被下了情蛊,蚀骨散在她身体里,会慢慢的消散,最后,不会有影响。

她要的,只是让宁国夫人看清楚楼琦琦的心思,不要再心软,然而,一个楼琦琦,她怎么可能会用命去赌?所以,没有把握,她不会这么做,她的命,她比谁都要在意。

她并不觉得这么做不妥,可是,他的怒火,他的质问,让她无言以对。

她没有料到,他会因此气成这样,这么久以来,容郅好像是第一次,如此生气。

以前,哪怕她擅自离京,他也只是有些气,可是,今日,是怒!

定了定神,看着他脸上难掩的怒火,和布满血丝的眸子,她轻声道,“容郅,我知道不会有事情!”

她知道,蚀骨散毒性再强,都不会伤害到她,否则,她绝对不会这么做。

谁知道,会有人给她下蛊?

出乎了意料,她也无可奈何。

见她还如此毫不知错,容郅更是难掩怒火,冷冷地问,“可万一出事呢?”

楼月卿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迎上他的眼眸,竟一时间说不出话……

万一……

这一点,她确实是没有去想。

“我……”顿了顿,她咬着唇,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次,是她没有顾虑到他的感受。

容郅沉声道,“你自己什么身体你自己明白,哪怕有一丝意外,寒毒发作,你的命还要不要?”

她的寒毒若是发作,花姑姑哪怕医术再高,也一样束手无策,届时,她要承受什么样的折磨,她心里最清楚,那种痛苦,不亚于他被焚心蛊折磨。

他气她,这般不计后果!

楼月卿咬着唇畔,眸光微闪,低声道,“对不起……”

也许,她真的太任性了吧,他说的没错,哪怕她再有把握不会有事,可是,凡事无绝对,她没有考虑这点,更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容郅见她如此,面色稍霁,“以后,不许再如此!”

这一次,她没事了,也知错了,他可以不计较!

但是,以后,这样的事情,他不希望再有!

自从他们认识以后,她的身体反反复复的出事,以前还未动心时,不觉得有什么要紧的,可是,如今,每每看到她虚弱的模样,看着她一脸苍白,他都心疼不已。

他素来无畏无惧,从不知道何谓怕,第一次,尝试到了什么是患得患失的滋味,这种感觉,他不希望再有!

楼月卿闻言,抬眸看着他,蹙了蹙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色微动,没吭声。

她的沉默,让他又气又恼……

他的害怕,他的恐惧,她不知道,他有多怕失去她,她也不知道……

伸手,紧紧的掐着她的下巴,强制着她看着他的眼睛,面色阴郁的咬牙问道,“听见没有?”

楼月卿抿了抿唇,随即微微颔首,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道,“我知道了……”

话出,他放开了她。

楼月卿被他放开,本业没什么力气,撑着手坐在那里,缓了口气,这才抬头看着他。

然而,容郅却忽然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楼月卿嘴角微动,想叫他,可是,还是没有出声,看着他身影消失在门口……

楼月卿怔怔的看着容郅离开,失神片刻,这才看着自己方才被他拽着生疼的手腕,有些青紫了……

容郅第一次,对她如此生气……

揉了揉手腕,她缓缓靠着身后的软枕,身子一阵无力,她微微闭眼……

很快,莫言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装着一碗她刚熬好的清淡小粥。

听到脚步声,楼月卿以为是容郅回来了,睁眼一看,看到是莫言,她有些失落,不过,还是缓缓撑着身子坐好。

莫言有些疑惑的问,“主子,摄政王怎么出去了?”

她刚端着东西来,遇见了出去的容郅,容郅脸色不太好,交代了她好好照顾楼月卿,就大步离开了,好像出府了。

这个时候,容郅怎么会离开?按照莫言的印象,主子刚醒,怕是摄政王恨不得时时刻刻在主子身边的吧。

而且,脸色很不好,这就更奇怪了。

楼月卿挑挑眉,轻声问道,“他去哪了?”

“好像出府了……”莫言道。

楼月卿咬着唇畔垂眸不语。

莫言有些担心的问,“主子,摄政王殿下好像很生气,你们怎么了?”

楼月卿摇摇头,“没事。”

莫言挑挑眉,没事?

看着也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不过,她也不敢多问,把托盘放下,端着碗上前,轻声道,“主子吃点东西吧!”

楼月卿肚子确实是饿了,便点点头。

莫言熬的,只是一碗白粥,她刚醒,只能吃这个,幸好莫言放了点盐,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莫言站在那里,想说什么,可是,看着楼月卿吃东西,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把一碗粥吃完后,楼月卿才觉得有了点力气。

莫言把碗放下,思索片刻,还是低声对楼月卿轻声道,“主子,今日一早,我收到了莫离的飞鸽传书!”

楼月卿一顿,随即抬头看着她,挑挑眉,“说了什么?”

莫离现在怕是正在端木斓曦身边,莫离传来消息,怕是端木斓曦那边有什么动静了。

莫言低声道,“莫离说,圣尊已经知道了您和摄政王的事情,很生气,不日抵达楚京!”

随即,从腰间拿出一张小纸条递给楼月卿。

楼月卿脸色有些僵硬,伸手接过纸条,打开一看,脸色一沉……

师父要来了……

她就知道,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和容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师父肯定已经知道了,来找她,是迟早的,但是,这个时候来……

罢了,来就来了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将纸条握于掌心,她微微一叹,轻声道,“你先出去吧!”

莫言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楼月卿坐在那里垂眸沉思了许久,很快,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过去,宁国夫人已经在她的床边坐着了。

宁国夫人面色好了点,不过还是看得出有些憔悴,一身素雅的衣裙,头发高高盘起,戴着一些简单的玉饰,看着不似往日雍容华贵,反而多了一丝淡然。

楼月卿醒来后,便有人去宁国公府告诉了宁国夫人和楼奕琛,所以,宁国夫人不顾身子不适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而楼奕琛,本来已经过来了,可是,不久前宫中召见,他便进宫去了,宁国夫人一来,就坐在她床边看着她,等了近两炷香的时间,看到她醒来,宁国夫人本来沉静的面上一喜。

“卿儿,你醒了,感觉如何了?”

楼月卿看到宁国夫人,神色一怔,“母亲……”

宁国夫人忙把她扶起来,上下打量着她,这才问道,“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楼月卿被扶着靠在那里,闻声,摇摇头,“没有!”顿了顿,她看着宁国夫人憔悴的脸色,显然是真的不适,忙问道,“母亲不舒服怎么还赶过来了?”

宁国夫人握着她冰凉的手,闻言淡淡一笑,“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而且,母亲也没什么事儿,你别担心!”

她只是失望至极才导致急火攻心,但是,想通了,倒也没那么难受了。

楼月卿蹙了蹙眉,“母亲……”

宁国夫人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轻声道,“好了,母亲真的没事儿,你看你自己,都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思担心我!”

楼月卿只好闭嘴。

看着楼月卿毫无血色的脸色,宁国夫人凝神一叹,道,“幸好你没什么事儿,不然……”

不然,她该如何承受如此打击?如何跟端木斓曦交代?

楼月卿浅浅一笑,“我不是已经没事了么,都已经过去了,母亲就不要再想了,多思无益!”

宁国夫人闻言,垂眸,神色微凝,终归是无法不想。

微微闭眼,面色有些痛苦,低声道,“这次你出事,虽然并非琦儿直接导致的,可是,母亲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如此狠毒,竟然给你下毒,若不是你身子与他人不同,蚀骨散对你没有作用,你岂不是……”

岂不是要被她害死……

想一想,宁国夫人都觉得无比心寒。

楼月卿闻言,默了默,随即轻声道,“母亲,不瞒您,我是故意喝下那碗汤的!”

宁国夫人闻言,抬头看着她。

“我知道那碗汤里有毒,但是我也知道,哪怕喝下去,那个毒也对我无害!”她并不打算瞒着宁国夫人,看着宁国夫人的眼睛,她道,“我想让您不要再对她留情,她不值得!”

宁国夫人沉默了。

楼月卿有些担心的看着宁国夫人,她很清楚,宁国夫人哪怕嘴上说不在乎,可是,在她心里,楼琦琦是她养大的孩子,再怎么不好,也不可能真的狠得下心,她这样做,等于是逼着宁国夫人狠下心去,处置楼琦琦!

楼琦琦敢这么做,宁国夫人且不说,楼奕琛就不会再容忍她!

容郅虽然没有干涉这事儿,可是,是否着的不干涉,取决于楼家如何处置。

宁国夫人沉默片刻,随即苦苦一笑,看着楼月卿轻声道,“卿儿,这不重要!”

楼月卿闻言,看着宁国夫人挑挑眉。

宁国夫人苦苦一笑,道,“你的用意,母亲都明白,这事情,如何能怪得了你?她下了毒,这是事实,她既然动了这份心思,你如何做,都不重要了!”

楼琦琦既然能做出毒害楼月卿的事情,那么,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对她下手,然后联合外人算计楼家?

这次的事情还算是有余地,若是真的到了难以收场的地步,她养虎为患,死也没脸去见楼家的列祖列宗。

当初,是她求着老夫人留下了楼琦琦,是她把楼琦琦抚养长大,本以为是个乖巧的女儿,若是如此,那也就罢了,可是,却不曾想,是个白眼狼!

连自己的姐姐都要毒害,如此无情无义,宁国夫人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楼月卿默了默,随即挑挑眉,“那您打算如何做?”

杀了楼琦琦?宁国夫人不会,楼月卿也并非想要楼琦琦的命,怎么说楼琦琦也是楼家的血脉,虽然做了她一向无法容忍的事情,可是,楼琦琦姓楼,所以,她可以不计较。

若是换了旁人,敢如此对她,她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宁国夫人嘴角微扯,冷冷一笑,“本想予她一世安稳,她既然不稀罕,我也无话可说……”

就当,她从来没有养过这个女儿!

十六年的母女之情,自当不复存在!

楼月卿闻言,看着宁国夫人狠绝的眼神,倒是并不意外,而是……放心了。

楼家于她,恩重如山,她自然不希望有任何人危害到楼家!

楼琦琦已经心生叛意,对楼家而言,是祸患,索性,宁国夫人本身就是个坚强的女人,哪怕难以接受,也不会盲目放任。

她给了楼琦琦很多机会,楼琦琦自己作死,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题外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拉了一天的肚子,整个人都虚脱了,求安慰……

推荐好友顾轻狂小说《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

偷兵符,逼宫夺位,她为心上人落得不忠不义不孝之名,最终却魂断冷宫。

魂返当年,她只求一切重新来过,该了的怨,该报的仇,一一清算。

名门将女,步步为营,前世恶人皆得报复,她却发现自己爱上了前世被自己所杀之人。

更可怕的是,待一切归于平静,她竟发现自己入了别人的局。

退无可退,为避免重蹈覆辙,她只能遇神杀神,遇佛拭佛。

且看重生女与重生男如何强强联手,威慑天下。

ps:今日开始截止27号,收藏留言皆有奖励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