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好自为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不管出什么事情,容郅都会看在他的面上,能忍则忍,哪怕他的母后,害死了姨娘,让容郅从小受尽折磨,容郅很恨她,可是,他也知道,只要他活着,容郅绝对不会杀他的母后。

可是,现在,他猜不准容郅的心情,以前,容郅无所畏惧,对什么都不在意,所以,他可以猜得出容郅的想法,可现在容郅对楼月卿动了情,为了楼月卿,一次次的做出本不该做的事情……

这次楼月卿虽然已经没事了,可是,容郅既然直接跟他摊牌,就是这件事触犯到他的底线了……

既然如此,他打算如何对自己?

容阑摸不准容郅如今的心思。

容郅沉默了片刻,随即看着容阑,眼底平静毫无任何情绪……

若是换作他人,他定然让害她的人死无全尸,他并非善人,杀人,早已家常便饭,何况,受伤害的人,是她……

可是,这次对她下手的人,竟然是容阑……

于他而言,容阑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否则,他也不会为了这个皇兄做出如此大的忍让,更不会放任那些想要杀的人活着,容阑比他大一岁,他们年幼时一同居住,形影不离,虽然没过几年就出了事,那些隐藏的阴谋也逐渐浮出水面,他们之间是兄弟,可是,因为元太后,也因为父皇对他们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原本纯粹的兄弟之情,有了隔阂。

但是,即便如此,两人的兄弟之情也依旧存在,只是不复年幼的亲近。

当年,楚国跟北璃之间打仗,楚国败了,所以,楚国需得送一个皇子去北璃做质子,最后,因为元太后的推波助澜,他成了人选,容阑不顾一切,在雨中跪了两天,虽然最后并未能改变他被送去北璃的结果,但是,那时候是初冬,天气阴寒,容阑就因为那次的求情,把自己本来很好的身体毁了。

因为这件事情,容郅对皇帝十分尊敬,他一向恩怨分明,元太后做的事情,他并未曾怪在容阑身上。

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跟容阑反目,所以,容阑想当皇帝,想娶秦玟瑛,他妥协了,默许了,并且亲手销毁了先帝遗诏,这些年,为了这个兄长,他也无数次退让,对元太后,他并非不恨,怎么可能会不恨?可是,因为容阑,他忍着不杀她。

他可以容忍这些,但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容阑得寸进尺……

她,是他第一个动心的女人,第一个可以不惜任何护着的人,是于他而言唯一不可触碰的逆鳞,容阑却对她下手,呵……

容郅眼底有些嘲弄……

随即,站了起来。

没有看着容阑,只是站在那里,冷声道,“这次,皇兄该庆幸她有惊无险,否则,孤会让所有人……为她陪葬!”

容阑闻言,脸色一变。

容郅的声音再次传来,“皇兄应该很清楚,孤早已不欠你,所以,这是孤最后一次妥协,谁敢动她,孤一个都不会再放过,所以,皇兄好自为之!”

说完,他未作犹豫,直接大步离开。

他和容阑,已无话可说。

容阑既然敢对楼月卿下手,就该明白,他不可能和以前一样……

容阑看着容郅毫不犹豫的就这样踏出宣文殿,他的最后那席话,在他脑海中不停地响起……

没想到,这次的事情,非但没有如他所愿,反而如此难以收场,凭着他对容郅的了解,他知道,这一次,他已经惹怒了容郅……

就因为一个楼月卿……

……

皇后被封宫待罪已经一天一夜了,这不,又是天黑了,外面的任何动静她都不知道,因为凤鸾殿里里外外都被把守的水泄不通,她根本不知道事情查得如何了。

无数次要求见皇帝,都被拒绝了,为此,她更是心慌无比,一天一夜未曾睡觉,也未曾进食,整个人都憔悴不已,身上依旧穿着昨天晚上的那套华丽凤袍。

空荡荡的殿内,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凤椅上,无神的望着地面,眼底尽是绝望,死气沉沉……

呵,这一次,她可真是……冤!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张怀会给楼月卿下毒,又为何会说是她指使的,她从未让张怀这么做过。

她并非多想要楼月卿的命,可是,太后的意思,她也不敢违背,所以,才做了那些事情,但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敢在宫宴上公然下毒,若是旁人也就罢了,楼月卿她是万万不敢惹得,可没想到,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

究竟是谁如此害她……

想不明白,一天一夜的时间,她都想不明白……

她很清楚这件事情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厄运,哪怕只是楼家,她都逃不出废后的结果,何况,还有容郅……

容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她必死无疑,哪怕她是皇后,也一样!

殿门口传来开门声,在这安静的可怕的夜晚,开门声格外的响亮,她微微回神,抬眸看去……

容阑一身白衣,缓缓走了进来,只有他自己走了进来。

元皇后神色一怔,缓缓坐直了身子,看到容阑,眼底尽是不可置信……

皇上……

她面上一喜,立刻站起来,然而,一天一夜不眠不休,还滴水不进,人早就没力气了,何况,坐了那么久,身子都僵了,再加上头上顶着如此多金灿灿的头饰,一站起来,一阵晕眩,直接身子一歪,整个人都摔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

容阑见她如此,眸光微闪,缓缓走上前,踏上几步阶梯,站在皇后旁边,蹲下,伸手打算把她扶起来。

皇后却未曾起来,而是顺势撑着身子跪在容阑面前。

仰头看着他,眼底闪着泪光无力道,“皇上,臣妾冤枉……”

皇帝垂眸看着她,看着她眼底的企盼和热切,还有满脸的委屈,眼神,有些复杂。

伸出去的手,缓缓收回,随即,坐在旁边的凤座上,看着她。

皇后跪在那里,一脸真切的看着容阑,继续哽咽道,“臣妾真的……真的没有,您要相信臣妾啊,皇上……”

许是身子虚弱无力,她声音不大,带着哽咽……

皇帝凝视着她憔悴的脸,看着她脸上的泪痕和眼底的企盼,沉默片刻,随即淡淡的说,“朕知道……”

不是她做的,可是那又如何,这件事情,只能是她做的,否则,根本无法收场……

何况皇后做了什么,他并非不知道……

皇后闻言,神色一怔,随即开口,“那……”

容阑看着她,缓声道,“朕已经拟好了废后诏书,明日……就宣旨!”

皇后闻言,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容阑,整个人都在颤抖……

随即猛然抬头看着他,颤声问道,“您不是说……您相信臣妾么,为何……”

既然相信她,为何还要废她?

容阑并未开口,只是坐在那里,垂眸沉默。

皇后见他沉默不语,拧着眉头,十分不解,皇上既然相信她,为何还要废了她?明明他也知道不是她做的……

不是应该派人查清楚,然后还她清白的么?为何还……

皇后一怔,看着皇帝,想起了什么……

张怀……

在宫中,可以让张怀背叛她的人没几个,太后不可能这么做,除去太后,便是……

她脸色霎时苍白如雪,看着皇帝,眼底皆是不敢相信。

咬着本就干得裂开的唇,她颤声问道,“这件事情,是皇上做的……对么?”

除了皇帝,她想不出别人了。

原本她怀疑是薛妃,但是,薛妃没有这个本事,如今,在这宫里,能够指使张怀背叛诬陷她,又想对楼月卿下手的人,还能有谁……

容阑缓缓抬眸,看着她,沉默,没有否认,看着她的眼神,有一些复杂。

那是愧疚的眼神……

皇后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身子一软,瘫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没了灵魂一般,静静地看着地面。

然而,那眼神空洞的,好似什么都容不下了。

随即,她笑了。

许是因为没力气,笑声很低,声音中,带着讽刺,自嘲,苦涩,还有……绝望!

她的笑声,容阑听得清清楚楚,面上虽然平静,然而,置于膝盖上的手,却紧紧握拳,看着她的眼神中,竟有些……不忍!

元皇后痴笑了片刻,才抬眸看着他,脸上还带着苦涩苦笑,幽幽问道,“臣妾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您如此容不下臣妾?”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她只是嫁给了他,只是心里爱着他,仅此而已……

这些年,她恨,她怨,可是,即便如此,她都安分守己的做这个皇后,没有宠爱,没有任何权力,哪怕沦为笑柄,她也未曾做任何让她不悦的事情。

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容不下她,这段时间,他和秦贵妃感情失和,对她态度有变,不仅常有关怀,还陪着她用膳,态度温和,她以为,这一次,他总算看到了她的真心,已经开始对她好了,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没想到……

呵呵!

他却如此直接的,把她当成替罪羊,把她废了……

皇帝闻言,看着皇后,眼底平静,淡淡的道,“你没错!”

皇后,确实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甚至,对他一片痴心,这些,他都知道,可是,那又如何?

他从来不曾喜欢过她,甚至,娶她,也是被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