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皇后自焚,两相思念/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一开始,他就从不曾对皇后有一丝感情,对她态度不同也只不过是因为她毕竟是表妹,但是,他从不曾对她有过男女之情。

他从年少时就喜欢上了那个人,哪怕知道她心里在乎的,是他的弟弟,他也心系着她,他知道,父皇早已经把她内定给了容郅,知道他注定不能得偿所愿,那个时候,他对容郅,生来第一次,心生嫉妒。

他为了娶她,听从母后的话矫诏夺位,哪怕她不愿嫁给他,他也不容她拒绝,后位,本该是她的,可是,因为母后的逼迫,他,只能妥协,立元鸢为后,让秦玟瑛为贵妃,也因此,他对皇后,心生厌恶。

他何尝不明白皇后并没有错,甚至,对他一片真心,可是,他不爱她,甚至,恨她。

皇后痴痴笑着,听着他的回答,更是觉得自己可笑,幽幽问道,“既然臣妾没有错,那为何?为何要如此待我?”

她始终无法明白,相比秦玟瑛,她并不差什么,甚至,秦玟瑛不爱他,她却可以为了他付出所有,可是,为何,他却如此狠心?

她十六岁就成了他的皇后,从大婚那日开始,到现在,整整八年过去了,他都不肯碰她,甚至,不闻不问,却对秦玟瑛那么痴心,哪怕知道,那个女人对他,心怀恨意,心里爱着容郅,他也可以如此大度的当做不知道不在意,却从来舍不得给她一个好脸色。

他从来都不知道,她到底多在乎他,多少个夜晚,他在犯病了,她都彻夜不眠的担心他,却连想去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只能遥望着宣文殿的方向……心如刀绞一般……

如果,他能把对秦玟瑛的心,给她一点,多好啊……

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容阑静静地看着皇后,她的所有情绪,尽收眼底,沉默片刻,他轻声道,“当年,你不该嫁给朕!”

如果她没有听从太后的话嫁给他,或许,她如今,不会落得如此结局……

元皇后闻言,痴痴的看着他,随即,垂下头,泪如雨下,又哭又笑……

“呵呵呵……”

是啊,从一开始,她就错了,爱他,错了,嫁他,也错了,所以,她该死!

容阑静静的看着皇后坐在那里又哭又笑,脸上都是眼泪,整个人十分颓然的模样,眼底有些不忍……

可是,什么也没说。

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后的罪名已定,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何况,废了她,一直都是他想做的,不是么?

想到这里,他眼底的一丝不忍也荡然无存,缓缓站了起来,淡淡的说,“明日废后诏书便会下达,朕已经命人收拾好了北延宫,届时,你就去那里吧!”

北延宫,是宫中最偏僻的一座宫殿,虽然没有冷宫那般萧条,但是,也荒废已久,和冷宫,没什么区别了……

元皇后缓缓抬眸,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为何……不赐死我?”

既然容不下她,为何不杀了她,如此罪名,哪怕他想要她的命,都名正言顺,为何要留她一命?

去冷宫?呵,她元鸢怎么可能愿意在冷宫苟延残喘?

她宁死,也不要!

容阑眸色微凝,垂眸看着她,没有回答。

元皇后见他沉默不语,挑挑眉,有些讽刺的看着他,问,“是因为不忍心么?还是觉得愧疚?”

容阑闻言,眼角一缩,随即淡淡的说,“你想多了!”

他不会不忍,这一直都是他想要做的,让她活着,不过是她错不至死罢了。

“是么?”真的……是她想多了么?

呵,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也会骗人……

“朕先走了,你……”顿了顿,道,“好自为之!”

说完,他提步打算离去。

元皇后忽然问道,“如果,没有秦玟瑛,皇上会不会喜欢臣妾?”

这个问题,她一直想问,如果这个世上,没有秦玟瑛,那么,他会不会对她有所不同,会不会也喜欢她……

容阑脚步一顿。

元皇后悠悠道,“既然皇上想让臣妾背负这个罪名,那么,能不能让臣妾死也死个明白?”

容阑未曾转头,只道,“没有如果!”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所以,她想要的答案,他给不了。

元皇后闻言,只是手撑着地坐在那里,沉默,眼底,只有自嘲……

他连一丝希望,都不肯给,这就是他,如此狠心,如此无情,如此的……自私!

容阑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也没有转过头去看着她,片刻,提步,走下阶梯,径直走向殿门口……

还未走到殿门口,皇后平静的声音传来,“我恨你!”

容阑顿足。

她道,“从来都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若是可以,下辈子,我不要再遇到你!”

容阑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拳,闭了闭眼,随即,没有再做停留……

元皇后看着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眼前,静静地看着紧闭的宫门,眼底空洞……

随即,恨意,在她心底,渐渐滋生,她恨他!

有多爱,就有多恨,所以……

看着空荡荡的凤鸾殿,她眼底划过一丝决然,既然她注定得不到,那么,她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

静坐了许久,她缓缓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废后诏书还没下,凤鸾殿忽然燃起熊熊焰火……

火势之大,根本无法扑灭。

容阑闻讯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皇后自焚,整个凤鸾殿都被烧了怎么也扑不灭这场大火,而守门的将领,把皇后留给他的一封信,交给了他。

容阑并未曾犹豫,颤抖着手,接过了这封信。

而元太后,哪怕是不能踏出章德殿的门,但是,外面的事情,她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出不去,皇帝也不肯见她,她没有办法,皇后的死讯传来时,她直接一口鲜血喷出,昏迷不醒。

而秦贵妃,自然也看到了远处的熊熊烈焰,不过,她自从被幽闭后,就不曾知道外面的动静,所以,看到那边起火,她眸色微凝,有些震惊。

她知道宫里的布局,自然看得出来,是凤鸾殿起火了……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皇后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楚京。

楼月卿也从莫言的嘴里听到了,但是,却并不关心。

因为,容郅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她心里,只觉得空荡荡的……

他从来没有如此过,以前,她来月事的时候,他哪怕再怎么忙,每日都来回奔波的去陪她,这一次,他却气的不肯回来看看她……

莫言看着楼月卿站在窗台下看着水阁外面的湖面发呆,身上却穿的单薄,便拿着她的狐毛披风走上去,给她披上。

楼月卿一怔,以为是容郅回来了,然而,一转头看到莫言,她心底顿时一阵失落,眼底也随之暗淡。

莫言哪会不知道她的心思,替她系好披风的带子,叹了一声,轻声道,“主子身子还没好,可不能站在窗下吹风,还是回去躺着吧!”

楼月卿抿着唇,微微颔首,莫言便扶着她走过去。

扶着她坐在榻上,莫言才轻声道,“方才我已经去问过李管家了,他说摄政王昨日进宫去了并未出宫,想必是在处理政务不得空,主子就不要太多心了!”

楼月卿闻言,垂眸,没做声。

她知道,他真的恼她了,所以,才躲进宫里去不肯回来见她。

这一次,她错了。

“莫言!”她开口。

莫言立马问道,“主子怎么了?”

楼月卿轻声道,“我想回宁国公府!”

莫言一怔。

随即还是如实道,“摄政王临走前吩咐了,在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之前,您不能离开!”

所以,楼月卿只能待在这里。

王府的人,是不会让楼月卿离开的。

闻言,楼月卿顿了顿,随即也没有勉强,只道,“我知道了!”

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她又不是没有办法把他逼回来!

……

容郅一个晚上都没有睡!

宣政殿的后殿,是他休息的地方,整整一个晚上,他无心批阅奏折,就这样坐在那里,一个晚上,都在想着她。

心里抑制不住的担心和思念,差点就忍不住出宫回去看她,陪着她,再次妥协!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这一次,她的做法,真的让他无法接受,别的事情,她如何任性,他都可以纵容,可是,她如此拿自己的命去胡闹,他真的无法去纵容她。

若是不让她长记性,不让她好好的反思自己的错,以后,她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所以,他只不停地派冥夙回去看,看她的情况,在回来禀报,一个晚上,冥夙来回跑了不下十次,直接整个人都累的没了半条命,不过,却没有半点不满,只是对自家王爷这样纠结,感到无语。

想回去看,又逼着自己不肯去!简直是……

听到她又好好休息,也按时吃药,按时用膳,他才放心。

皇帝昨晚去见了皇后,皇后一大早自焚身亡的消息传来,他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的说,“孤知道了!”

皇帝做什么,他不会再管了,这一次,皇帝做的事情,已经让他无法谅解,虽然皇后这次死的虽然也是冤枉,但是,她曾做过的事情,也不算冤,何况,她的死活,容郅向来不在意。

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只是,还是想她……

------题外话------

咳咳咳,凑合凑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