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母女情断(1)/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的死讯,没多久就在楚京中传开,皇后死得惨烈,据说火扑灭的时候,凤鸾殿已经成了废墟,因为皇后被封宫待罪后,凤鸾殿的宫人太监皆数被抓起来,所以整个凤鸾殿只有她自己,故而,最后在废墟中找到了一具被烧焦的女尸,经仵作验证,确实是她,没多久,皇后畏罪自杀的消息就沸沸扬扬的传开了。

整个楚京,上到皇亲,下到平民,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也因为这件事情,身为皇后娘家的元家也被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被议论纷纷……

而楼家,却诡异一般的安静。

因为楼月卿突然中毒尚在摄政王府养身子,楼琦琦又突然被宁国夫人下令关在祠堂,而就在郡主中毒的那个晚上,宁国公府厨房的所有人,都被换了,据说,在楼家近三十年的王伯回乡养老了,其他人则是被驱离,不知去向,这样的变故,让整个宁国公府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所有人都在猜测,二小姐究竟跟郡主中毒有什么关系,为何一向对二小姐疼爱的夫人要把她关在祠堂,不许任何人靠近,甚至,连饭都不给送进去。

可是,宁国夫人好似把楼琦琦关进去之后,就把这事儿忘了一样,一天一夜,都没有过问,也没有去见她。

楼琦琦在祠堂关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宁国夫人才来见她。

因为一天一夜滴水不进,也未曾休息,跪在那里,她整个人看着有些憔悴,加上前几日她身子不适,看起来更是虚弱,可是,却静静的跪在那里,垂着头看着地面,一脸淡然的一动不动。

因为跪了一天一夜,她不止没力气,腿也没有知觉了,她有预感,她再继续跪下去,坚持不了多久。

直到身后的门被打开,宁国夫人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只有她一个人。

门被打开,本来垂着头的楼琦琦身子一震,缓缓抬头,眨了眨眼,只是,还未转头,宁国夫人已经走了过来。

只是,宁国夫人没有顿足,而是径直走到一堆牌位前面,很自然的拿起放在一旁的香放在烛火上点燃,这才朝着那些牌位拜了几下,才插在香灰炉里。

她站在那里,背对着楼琦琦,看着一堆牌位,许久,都不曾转头,凝视着前方的牌位,而楼琦琦,则是跪在那里看着宁国夫人的背,嘴角微动,皱着眉……

过了近半柱香的时间,她才转过身来,看着楼琦琦。

眼底,毫无往日的温柔,而是深不见底的漠然。

楼琦琦苍白的唇微抿,看着宁国夫人,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她知道,这一次,宁国夫人不会再容忍她。

微微垂眸,她眼底有些自嘲……

宁国夫人缓缓走到她面前,垂眸,静静地看着她。

楼琦琦抬眸,看着宁国夫人,嘴唇动了动,“母亲……”

宁国夫人面无表情,淡淡开口,问道,“琦儿,你恨我,对么?”

楼琦琦顿了顿,有些诧异的看着宁国夫人,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的沉默不语,宁国夫人并不意外,苦苦一笑,道,“你不回答,我也知道,你恨我!”

哪怕楼琦琦掩饰着她的恨意,宁国夫人也知道,楼琦琦恨她,恨不得……杀了她!

知女莫若母,楼琦琦是她养大的,楼琦琦想什么,她轻易就能看得出来!

心底的恨意被直接点明,楼琦琦咬着唇畔,没有否认,不过,她也没有吭声,只是垂眸沉默。

宁国夫人眼底划过一丝讽刺,转瞬即逝,随即,语气疏远寡淡的道,“你姐姐,已经安然无恙!”

楼琦琦顿了顿,看着宁国夫人,轻咬着唇,没有开口。

安然无恙么……

真幸运!

但是,为何,好似松了一口气……

宁国夫人看着她沉默不语,倒是没再说什么,而是从袖口中取出一本红色的本子,递给了楼琦琦。

楼琦琦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没接。

宁国夫人淡淡的说,“看看吧!”

楼琦琦抿了抿唇,伸手接过,缓缓打开,然而,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她脸色一白,身形微颤,随即,一页一页的翻阅着……

没多久,本子从她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楼琦琦猛然抬头看着宁国夫人,脸色煞白……

宁国夫人看着她这般模样,眼底平静如水,淡淡的说,“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嫁妆,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半!”

这是这段时间,她为楼琦琦准备的嫁妆,不过,这只是她想给的其中一半,还有一半,是楼家名下在楚国各地的铺面和庄子,只是,楼奕闵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准备,就出了事……

真是可笑!

楼琦琦整个人都在颤抖,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宁国夫人看着她眼底的悲伤,只觉得可笑,淡淡的说,“不过,我的一番苦心,你已经不需要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给你安排的婚事,所以,我如你所愿,我刚刚从西宁郡王府回来,你和容康的婚事,已经取消了!”

楼琦琦闻言,看着宁国夫人,眼底,一片震惊。

宁国夫人又道,“我也知道,你心里想嫁的人是谁,你恨我,不只是因为你娘的死,更多的,是因为我当初阻挠了你嫁给那个人吧!”

楼琦琦难以置信的看着宁国夫人,随即,颤声问道,“你知道?”

她确实很不情愿嫁给容康,并非容康不好,而是,她心里有一个人,想嫁的,也只有那个人,可是,这件事情是个秘密,她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也没有表露过她的心思,连香儿都不知道,宁国夫人怎么可能会知道?

宁国夫人挑挑眉,“我知道,很奇怪么?”

楼琦琦狐疑的看着她,眼底十分复杂。

宁国夫人淡声道,“琦儿,你忘了么,你是我亲手抚养长大的,从小到大,你所有的喜好,母亲都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清清楚楚,一直都记在心里,你十三岁那年跟着我入宫,看到皇上开始,你就对他动了心,你想要嫁给他,你的心思,我一直都知道!”

楼琦琦闻言,惊诧的看着宁国夫人,眼底皆是不可置信,随即,缓缓开口,“那为什么……”

既然知道,为什么要阻止她进宫?为什么要断了她的心思绝了她的梦,还把她许给容康?

“为什么……”宁国夫人呢喃一声,沉默片刻,忽然苦苦一笑,转头看着最角落的那一块小牌位,幽幽道,“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女儿!”

楼琦琦闻言,讷讷的看着宁国夫人的背,有些不解。

宁国夫人语气平静地缓声道,“你一出生,就在我身边长大,十几年的母女之情,你陪在我身边的日子,比你姐姐更多,我对你的疼爱,从来不比你姐姐少!”

人都是有感情的,楼琦琦从一出生就在她身边,她一天天看着楼琦琦长大,这些年,楼月卿不在身边,楼奕琛也年少就上战场,楼奕闵也早早地就到处游历学习打理楼家的生意,楼琦琦,是陪在她身边时间最多的孩子,感情,从来不比任何人少。

可是,这几年,楼琦琦让她,越来越心寒……

楼琦琦闻言,心底只觉可笑,看着宁国夫人的背讽刺一笑,咬牙问道,“既然在您心里,我是您的女儿,那为什么,你可以让姐姐得偿所愿,想嫁给谁就嫁给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却要这样对我?既然您知道我想要什么,那为什么,要阻挠我?母亲口口声声说对我的疼爱不比姐姐少,既然如此,为何要如此待我?”

所以,这都是骗人的!

她的话刚说完,宁国夫人陡然转身看着她,眯了眯眼,厉声问道,“我想给你的一个安稳的人生,难道我错了么?”

楼琦琦愣了一下。

安稳的……人生……

宁国夫人看着她,眼底满是失望,咬牙道,“你还年轻,你根本不明白为人母亲的心情,对一个女人而言,没有什么比安稳更重要,我视你为亲女,想让你一辈子安稳无忧,如果你嫁给皇上,你的下场是什么?老死在宫中,一辈子都得不到宠爱?还是不择手段的争宠,最后一无所有?你心里很清楚,皇上钟情秦贵妃,他不会在意你,你想要的,没有人能给你!”

想要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宠爱,那是做梦!

楼琦琦想要的,谁也给不了她,对于她而言,比起进宫去,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一个没有纷争的家族,容康,是宁国夫人千挑万选之后,选到的最合适楼琦琦的男人。

西宁郡王府的荣华富贵不会少,且不涉朝堂,没有纷争,楼琦琦嫁过去,一生安稳,这是对于她而言,最好的抉择!

可是,她太过自傲,太过贪心!

她想要高高在上的地位,也想要得到皇帝的心,这些,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皇帝不会喜欢她,甚至,会厌恶她。

皇后和贞妃如何,楼琦琦的结局就会如何!

所以,宁国夫人怎么可能愿意让她一手养大的女儿这一辈子就这样毁了?

只可惜,她的苦心,楼琦琦从来都不在意!

甚至,肆意践踏!

------题外话------

唉,唉,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